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赶尽杀绝

山鹰2007 收藏 2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诤!”一声令敌人无不熟识的脆声轻响,霎那传进了敌人耳朵。就在敌人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砣黑黑的物什已经当空飞向了老甘一侧2个敌人的身侧;“摩萨——”伴着个敌人悲壮的惊叫,“轰”的一声,砸在那俩敌人的近处,重伤了,倒地惨叫着不过须臾那两个敌人也没逃过谒见胡志明的幸运。横飞的破片自然也没放过那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诤!”一声令敌人无不熟识的脆声轻响,霎那传进了敌人耳朵。就在敌人尚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砣黑黑的物什已经当空飞向了老甘一侧2个敌人的身侧;“摩萨——”伴着个敌人悲壮的惊叫,“轰”的一声,砸在那俩敌人的近处,重伤了,倒地惨叫着不过须臾那两个敌人也没逃过谒见胡志明的幸运。横飞的破片自然也没放过那最后四个敌人,其中一个不幸也被飞来的弹片击伤,在地面惨叫翻滚着,流血不止,但剩下的三个敌人却以愤怒的吼叫着掩盖着自己的恐惧,并再次准备向老甘发起攻击!

因为顶着尸体,同样距离不远的老甘没伤着,更比敌人迅速的跪立起来。“砰!”再一颗子弹飞快准确命中了其中一个敌人脑袋,那敌人一头栽倒,红白汁水淌落一地。又少了个,现在是1VS2,说是迟这是快,此时上面六连的兄弟们这才赶到了上面陡坡边,瞠目结舌里看只得老甘又结果了的遍地死尸。

“独钓江寒雪……”老甘心底一笑,用手枪指了指正一脸愤然,已经来不及抬枪射击的敌人,嘎吱一声,缅刀还鞘,喘着粗气道:“不许动!缴枪不杀!解放军优待俘虏!”

那个操着AKM的敌人,飞快怒喝着拍了拍身旁还准备抵抗的小子,一对眼,用生硬的中国话道:“不要打,我们投降!”随即同身旁那小子扔掉了手里的枪,就要将自己的武装带解下来。老甘这才长长舒了口气,这时他才发现那个操AKM的家伙是个自己先前用79狙瞄上的那当官的,看级别最少是个营级,这回可大发了!老甘心头一喜,小心警惕着那两个敌人反水,却忽略了令一个重伤倒地的敌人正在地上痛苦哀号着,已悄悄滚近了他2、3米,那敌人已经偷偷一手靠在了自己光荣弹拉线儿上,而此时老甘却浑然未觉……

“摩萨!”伴着那越军军官的一声大吼,与身旁的敌人同时一越倒在了地上,与此同时那个近在老甘身旁重伤的敌人兽似的嗥叫着,瞬间将拉响了手雷,老甘飞快反应了过来,但已经晚了!

危机时刻,一声清脆的枪响从陡坡上传了过来,带着来自地狱森寒请柬,一颗灼人的炽热眨眼间穿透了那敌人的后脑;霎时,红白的汁水爆射了老甘满面,吓得身经百战的老甘一激灵,卵子都在打颤。瞄准具后,林海鹰嘿嘿一笑,对着身旁的四班长周幼平道:“怎么样,班长?我说不比平子赖吧?”

紧着一声四班长周幼平的呼唤瞬间就把那最后俩个不老实的敌人打进了地狱:“甘排长,红1团不要俘虏!”

立时,那俩不老实的敌人顿然面若死灰,惊叫着顾不得上面我们的射击,狼奔豕突,就飞快向山麓南侧逃去。这回老甘“赶尽杀绝”的匪号可真要落到实处了……

眼见着煮熟的鸭子要飞了,陡坡下老甘的气得暴跳如雷:“六连的,我操你娘!”

“砰!”一声脆响,刚准备逃的的一个敌人瞬间中了一弹。带着绝望与希望他冲那当官的吼一声,随即飞快向老甘扑腾了过来,一只手已经带住了手榴弹拉环儿!

“我操!”身形如电奔了过去想抓个活的老甘一声骂咧,就在那敌人挣扎着起身,怒喝着拉响手雷的当口,“噌!”带着寒光刺骨的森冷老甘的刀先到了。“噗!”血光乍现,电光火石间,老甘已然与那敌人错身而过,去拉手雷的手臂随着那拉响的手雷暴飞出来!

“去死!”顺着老甘迅即的刀势,老甘旋转身子加力又是一刀,“咔嚓!”又是一声金铁入肉的声音,那敌人已经分成三片,脑袋、身子、一条胳膊‘三分天下’,一蓬鲜血爆出,浇得老甘满身到处。旋即一回头,那敌人拉响的手雷正连着手臂将要落在身侧!

“滚!”窥紧了那手雷的老甘运起柔力,用斜着刀面对准手雷就是一卸,一挑,眨眼间,那手雷横空就被老甘带在一边飞了出去爆炸了。

“轰!”伴着一声轰然巨响,正奋力逃走的最后个敌人本能回头一看,就见老甘提着明晃晃止不住滚血的刀口,血红着双眼,状若疯神,如撒开了步子的猎豹样杀将过来,纵然尸山血海都走过来了,经过老甘这般虎入羊群般的疯狂杀戮;哪得不怕?也许在那敌人心中只剩得跑了;霎时,那当官的敌人成了撞见大猫的兔子,飞快撒开了脚丫子连滚带爬,狼狈逃窜;任凭着老甘飞奔着抽出了64微冲不断的点射,子弹不断嗖嗖的冲着他背脊痛吻过去,敌人依然痴心不改的不断闪转腾挪,左闪右避,尽现一代武林奇葩的绝佳身法,不断避开老甘射来的夺命子弹,向着山麓下,向着败退,向着后方,一往无回,气得同样飞奔中的老甘干瞪眼没辙。

“叮!”不多时,64微冲的子弹也尽了;怎么办?还是一个字:追!这回老甘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他可是老山战区侦查大队里的一号‘飞毛腿’, 隔着不过十米的没了支援,没了武器的肥肉就这么眼在眼前给飞了;追不到,你叫老甘这老脸回去在第三侦查大队的同志们的面前怎么搁?

“MD,抓个俘虏真的不容易啊!”每当回忆往事,老甘都会语重心长的深深感慨着。那一次失败的‘捕俘’成了老甘毕生为之痛恨的笑柄;在六连兄弟们的见证下;一等功臣,侦查英雄,老山歼敌能手,八一勋章和红旗勋章获得者,有着‘穿山豹’美誉的老山战区著名‘飞毛腿’,甘茂林同志,跟只猫似得猛撵着抱头鼠窜的敌人绕着山麓急速追了7、800米山路;满山间尽是老甘的吼叫与政策攻心:“宗堆宽洪独兵!”“解放军优待俘虏!”那敌人就似黄河之水一去不回头……王八羔子的,就他那副提着杀猪刀,混身浴血的屠夫样,鬼才信他会优待俘虏呢!

末了,老甘这回真‘兵不血刃’的威风了一把,但见那敌人惊恐喊叫着在崎岖的山麓上一脚磕在了处凸出的土坎上,惨叫一声滚落坡下去。待老甘大喝一声,也紧随着跳下山坡,就见着敌人一头栽在地面上再不动弹了。小心提防着敌人使诈的老甘,近了身一脚将那人撩翻过来一瞧,那敌人已经翻白眼了;老甘不甘心的再蹲下身子探探鼻息;好家伙,没气儿了!

“MD,刚才还活蹦乱跳的,没伤,没血的,咋就这么脆呢!?我说兄弟,你TMD咋这么不给老子争点气?六连不要俘虏我要啊……老子不是六连的!六连,我操你妈的蛋!”老甘哭丧着脸,抱怨着。原来那敌人受了很重的内伤,跑那么快纯属回光反照,经着老甘这么凶神恶煞似的一吓一追,这敌人也许是第一个在战场上被人‘追’死的倒霉蛋;跟老子一样,老山战场恶名远扬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