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水村村主任钱大宝在为女儿办毕业宴会的时候,发生了食物中毒,全村几十人一下住进来了医院,而引起食物中毒的罪魁祸首是用污


染的水浇灌出来的青菜。人命关天,但钱大宝却不相信这个事实,虽然上水村只有他弟弟钱二宝开的一个工厂,但他相信他弟弟的话,这个工厂有排污设备。而承包水库养鱼的满一花却一直盯着钱二宝的工厂不放,因为污染在水库里表现得最为明显,她养的鱼在市场中卖不上价最后竟然无人要了。


钱大宝救过满一花的命,但满一花并不领情,非但不感激,还觉得是钱大宝欠她的,因为她没想活,是钱大宝多事,所以钱大宝得处处让着她才行。两个人的关系很特殊,村里人自然有风言风语。当满一花盯着钱二宝的工厂排污不放的时候,这让钱大宝非常为难。


满一花还是把水库的水样送到了环保局,钱二宝知道自己被盯上了,对满一花的不满不时的发泄在钱大宝的身上。


中毒事件后,新来的乡长陶晓蕙对钱大宝的表现非常不满,但两个人是二十年前的老同学,这非但没让钱大宝觉得荣耀,而是应了那句“不是冤家不聚头”老话。原来当年钱大宝写信追求过陶晓蕙,而陶晓蕙把这封信交给学校了,钱大宝遭遇了退学的处理,从此人生道路改变,所以二人相遇,基本是“仇人见面分为眼红”。钱大宝对陶晓蕙存有戒心,总是分不清陶晓蕙的身份是同学还是乡长,常常是把批评当成刁难,把关心当成诱饵,因此二人在工作上分歧很大。


钱二宝与钱大宝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兄弟情谊深厚,一直住在一个院中。中毒事件中,是钱二宝出钱顶力相帮,才使事情有了妥善的解决。然而,在满一花的步步紧逼中,钱二宝的工厂排污越来越引起关注,最后一纸封条把这个厂子关了。在生产合同的逼迫下,钱二宝铤而走险,撕掉封条偷偷开工。


为了全村人的现在与未来的生存环境,钱大宝不惜与钱二宝断绝兄弟关系,坚持关闭钱二宝的工厂。钱二宝抱着钱大宝跳井,没想到满一花却把钱二宝的媳妇周灵灵扔井里去了。生死相关,钱二宝看不到钱大宝的退让,决计与钱大宝断绝兄弟关系。工厂彻底关闭了,钱二宝也因为偷税进去了,钱二宝的妻子也因此跑回了娘家,平日过得红红火火的小院一下空荡荡的。


村民们都很拥护钱大宝,陶晓蕙也从中看出钱大宝为村民做事的责任心,不免对这个老同学心生好感,带着钱大宝到北京参观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这让一直与钱大宝在情感上“万事具备只欠东风”的满一花感到失落。


钱二宝出来,在知道是满一花为自己补交了税后,仍对满一花对自己的检举不依不饶,并在穷困潦倒之中总是和钱大宝过不去,处处制造难题。他觉得人情如纸,他能耐的时候全都高看他,现在都瞧不起他,因此钱二宝破罐破摔。这时钱堆儿病了,一直以为自己在全村人面前再也没有风光和脸面的钱二宝,却看到了友情和爱,这让他感动了,意识到自已开那样的一个工厂是对不起大家的。


在党的富民政策指导和大家共同的努力下,上水村又恢复了往日的美丽和丰饶,在成立鱼业公司和观光农业联合体的大会上,钱二宝没有想到他会得到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