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武帝征伐匈奴:十五次重要的战役

ctkpl 收藏 0 2083
导读:  [img]http://military.china.com/zh_cn/dljl/hanchao/01/11044487/20080228/images/r_14697202_2008022808445527826700.jpg[/img]   汉武帝与匈奴战争示意图   汉匈战争,是汉武帝一生中最辉煌壮烈的史篇。自元光二年的马邑之战始发,至征和三年发起最后一次燕然山远征,四十余年之间,武帝倾全国之力,发动了对匈奴的十五次远征。其规模之大,气魄之雄伟,在世界军事史上是罕见的。其中尤以元狩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汉武帝与匈奴战争示意图

汉匈战争,是汉武帝一生中最辉煌壮烈的史篇。自元光二年的马邑之战始发,至征和三年发起最后一次燕然山远征,四十余年之间,武帝倾全国之力,发动了对匈奴的十五次远征。其规模之大,气魄之雄伟,在世界军事史上是罕见的。其中尤以元狩四年汉匈漠北大战最为惨烈。此战后迫使大单于向西方远遁,匈奴内部发生分裂。由此开始了古代史上一次重大的自东向西的民族大迁徙。

西去的匈奴人,汇合蛮族入侵,最终冲垮了西罗马帝国。但今人对此次伟大的汉匈战争之了解甚少。原因不仅在于史料语焉不详,有些记述错乱矛盾。还在于学术界至今缺少对此次战争有深度的研究。

匈奴,其种源据说与华夏本属同族。(《史记匈奴传》:"匈奴者,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匈奴者,夏后也。夏桀败,其子熏粥妻桀之众妾,避居北野,随畜迁徙,中国谓之匈奴。(乐彦《扩地谱》)夏人拜龙,匈奴亦拜龙,故名大会处为龙城

秦汉之际,匈奴在北狄诸族中最为强大。建立了强大的部族和部落联邦,匈奴成为盟主。分为三大部,大单于居中,控制蒙古高原和大草原。左贤王居东,控制中国东北部、朝鲜半岛及西伯利亚。右贤王居西,控制新疆及西域。汉高帝刘邦击匈奴,被匈奴困于平城。自后用刘敬建议,对匈奴和亲。匈奴由此轻视汉。汉遗单于书,辞甚谦曰:

"汉皇帝敬问匈奴大单于无恙。"所赠物及言语云云。牍长尺一寸。而匈奴来书长大于汉文书,尺二寸,语气倨傲,自称:"天地所生日月所置匈奴大单于敬问汉皇帝无恙。"

文帝14年,匈奴14万骑大举入朝那、萧关(今宁夏固原东南),杀北地都尉,虏人民畜产甚众。转至彭阳(今甘肃镇原东),烧回中宫(在今陕西陇县西)。后骑至甘泉(今陕西淳化西北)。单于留塞内月余乃去。汉以中尉周舍,郎中令张武为将军,发车千乘,骑十万,击胡。尾逐出塞即还,不能有所杀。匈奴日骄,岁入边,杀略甚多,云中辽东最甚。

汉患之,遣使复言和亲事。文帝死前一年,军臣单于立四岁,复绝和亲。匈奴大入上郡、云中各三万骑,杀掠甚众。

汉使三将军:(燕)屯北地,代屯勾注,赵屯飞狐口(今河北蔚县东南),各置守以备胡。又置三将军,驻长安西细柳,渭北棘门、霸上,以备胡。

是后,景帝复与匈奴和亲,通关市,给遗单于,遣公主和亲。终景帝世,匈奴仍时时小入盗边。

武帝即位,明和亲约束,通关市,饶给之。匈奴自单于以下,时往来长城下。

建元三年(前138),武帝招摹能出使绝域者,张骞应招出使西域。在外历十三年,至元朔三年(前126)归。"张骞,汉中人也,建元中为郎。时匈奴降者言匈奴破月氏王,以其头为饮器,月氏遁而怨匈奴,无与共击之。汉方欲事灭胡,闻此言,欲通使,道必更(经)匈奴中。乃募能使者。骞以郎应募,使月氏,与堂邑奴甘父俱出陇西。经匈奴,匈奴得之,传诣单于,留骞十余岁,然骞持汉节不失。"

此次出使,乃汉寻求盟友、战略侦察,为实施大迂回战略夹击匈奴所作的战略准备。

汉军对匈奴反击战争之始,即元光二年的马邑之战。(一击)

元光二年,武帝开始筹划对匈奴之战。

元光三年,武帝命朝臣议汉匈关系。朝中有和、战两派。大行五恢是积极的主战派,提出设计诱匈奴入塞,汉军伏击的战略方针。武帝采纳,王恢遂安排马邑(今山西大同)商人聂翁壹走私货物赴匈奴。

汉马邑下人聂翁壹奸关出物,与匈奴交,佯为卖马邑城以诱单于。单于信之,而贪马邑财物,乃以十万骑入武州塞(山西左云县),汉伏兵三十余万马邑旁。御史大夫韩安国为护军,护四将军以伏单于。单于既入汉塞,来至马邑百余里,见畜布野,而无牧者,怪之。乃攻障,捕尉史。尉史乃告单于汉兵所居。单于大惊,乃引兵还。汉将军王恢部出代击胡辎重,闻单于还,兵多,不敢出。汉以恢本造兵谋而不进,斩恢。

自此,匈奴绝和亲,攻盗路塞,往往入盗汉边,不可胜数。

〔汉纪:于是上议伐之。大行王恢曰:"匈奴和亲率不过数岁。请击之。"御史大夫韩安国以为"匈奴轻疾之兵也,至如飚风,云如流电,居处无常,难得而制。今将卷甲亲举,深入长驱,从行则迫胁,横行则中绝,徐行则后利,疾行则粮绝,难以为功。圣人以天下为度者也,不以私怒伤天下公议。故高帝始结和亲,孝文遵其约,二圣之迹足以为效。"王恢曰:"五帝不相袭礼,三王不相沿乐,各因时宜也。且言击之者,固非发兵而深入也,将顺单于之欲,诱而致之於边,选骁骑羽林壮士阴为之备。吾势已定,或营其左,或营其右,或当其前,或当其后,单于必可擒也。"上从恢议。夏六月,护国将军韩安国、骁骑将军李广、轻车将军公孙贺、屯骑将军王恢、材官将军李息袭匈奴。阴使雁门马邑豪聂壹诈亡入匈奴,谓单于曰:"吾能斩马邑令以降,则物可尽得也。"单于爱信之,令归为间。壹乃诈斩死罪囚头,悬邑城上以示单于使者。使者边,单于乃将十万骑入武塞。是时汉兵三十余万伏马邑旁草中,王恢、李息约从代出击辎重。单于未到马邑百余里,雁门尉吏行徼,单于大惊而还,曰:"吾得尉吏,天也。"以为天王。乃远走,兵追至塞,不及乃罢。上大怒,恢首谋,不出兵击单于辎重也,恢自杀。时主父偃上书谏伐匈奴,轻兵深入,粮食必绝;运粮以行,重不及事。得其地不可以耕而食也,得其人不可役而畜也。胜必杀之,非仁德也。疲弊中国,甘心匈奴,非完计也。")

燕人徐乐上书曰:"天下之患,在于土崩,不在瓦解。秦之末世,天下大坏,是谓土崩。吴、楚七国之时,是谓瓦解。今关东比年谷不登,民多困穷,不安其处,故易动。易动者,土崩之势也。故明主之要,其在于使天下无土崩之势而已。"临淄人严安上书曰:"今天下奢侈,车马衣裘宫室皆竞修饰。夫养失而泰,乐失而淫,礼失而采,教失而伪。伪、采、淫、泰,非范民之道也,是以天下逐利无已。臣愿为民制度以防其淫,使富贫不相以和其心。心和志定,则盗贼消,刑罚少,阴阳和,万物蕃也。"

此三人同日上书。上皆召见,谓之曰:"公等家皆安在?何相见之晚也!"皆拜郎中。而偃一岁四迁,至太中大夫。上自即位,好士。既举贤良,赴阙上书自者甚众。其上第者见尊宠,下者赐帛罢。若严助、朱买臣、吾丘寿王、司马相如、主父偃、徐乐、严安、东方朔、枚皋、胶仓、终军、严忌等皆以材能并在左右。每大臣奏事,上令助等辨论之,中外相应以义理之文。秋九月,令民大甫五日。〕

元光六年冬,初算商车。匈奴入上谷,杀掠吏民。

(元光六年秋)汉使四将军各万骑,击胡关市下(二击)。遣骑将军公孙敖出代,轻车将军公孙贺出云中,骁骑将军李广出雁门,车骑将军卫青出上谷。(此次为汉军改变战略的首次主动出击。)

卫青出上谷,至龙城,得胡首虏七百人。卫青奴隶出身,被拔擢重用为车辕将军。首战小捷。

公孙贺出云中,无所得。公孙敖出代郡,为胡所败七千余人。

李广出雁门,为胡所败。而匈奴生得广,广后得亡归。

汉囚敖、广,赎为庶人。

〔汉纪:卫青者,卫夫人子夫之弟也。父郑季,河东平阳人也。初,季与主家僮卫媪私通,生青,冒姓为卫氏。青长姊君孺,即公孙贺妻也。尝有相者曰:"贵人也,当封侯。"青曰:"人之生,得无笞骂足矣,安得封侯乎!"及子夫自平阳公主家僮得幸于上,立为夫人。陈皇后之大长公主捕囚青,欲杀之。公孙敖为骑郎,与壮士青。上闻,乃召青为建章监,侍中。子夫故与陈掌通。上乃召贵掌及公孙敖,卫青之宠始隆矣。其时诸将皆无功,唯青颇斩首虏,赐爵关内侯。而李广为匈奴所生得。单于闻李广贤,令曰:"得李广,必生致之。"广初被创,胡骑置两马间络囊盛之。广伪死,渐渐胜而上马,抱胡儿而鞭马南驰。匈奴数百骑追之,广取胡儿弓射杀追骑,遂得免。后下吏,赎为庶人。〕

冬,匈奴入边报复。渔阳尤甚。

汉使将军韩安国屯渔阳备胡。

元朔元年(前128)秋,匈奴二万骑攻入汉,杀辽西太守,掠二千余人。

又入败渔阳太守军千余人,围韩安国。安国时千余骑,亦且尽,会燕救至。匈奴乃去。

又入雁门,杀掠千余人。

于是(元朔元年冬),汉使将军卫青将三万骑出雁门。

将军李息出代郡,击胡。(三击)此役得首虏数千人。

元朔二年(前127),遣将军卫青、李息复出云中以至陇西,西至符离,击胡之楼烦王、白羊王于河南。得胡首虏数千人、牛羊百余万。

于是,汉遂取河南地,筑朔城方。复缮故秦时蒙恬所为塞,因河为固。(四击)("河南"地是秦汉与匈奴争夺的第一焦点。

其地包括河套,"自代并阴山下,至高阙为塞",乃赵武灵王所首开。(《匈奴传》:"赵武灵王,北破林胡、楼烦,筑长城,自代并阴山下,至高阙为塞。"正义引《括地志》:赵武灵王长城在阙州善阳县北)。

造阳在今河北怀来(河北赤城北独石口),襄平在辽阳。

"河南地,其地则张掖之南,陇西之西,在河之南,故以为号。(《梁书诸夷传》)指黄河第二曲之南伊克昭盟诸旗,以及榆林靖边绥德诸县之地。朔方,在今内蒙乌特拉前旗东南。)

封卫青为长平侯。校尉苏建有功,封平陵侯。校尉张次公有功,封岸头侯。

(此役为河南之战,第一阶段。)

汉亦放弃上谷之什(音斗/担)辟县(汉书作"斗辟县")、造阳地以予胡。

〔汉击匈奴,除由传统的车步军团改为骑兵团作战外,为反制匈奴之擅长弓箭,而使用大量强弩、连发弩箭,以高射速之密集矢箭压倒匈奴骑兵。此种新弩,工艺复杂先进,非匈奴所能制造,是一种新的军事技术。其战术是以骑兵集团奔远袭击,以车步重兵运送后援及后勤辎重补给。由此遂取得了对匈奴的优势,转变了战场之主动权。李陵以五千步兵屡战匈奴数万骑兵,即靠此技术。后弩箭用完,遂被俘。〕

元朔三年(前126)冬,军臣单于死。弟左谷蠡王伊稚邪自立为单于,攻破太子於单。於单降汉。封涉安侯。

(三年)夏,匈奴数万骑入边,杀代郡太守恭及,掠千余人。

秋,又入雁门,杀掠千余人。

元朔四年(前125)春,匈奴大入代郡、定襄(今内蒙和林格尔)、上郡,各三万骑。杀掠数千人。右贤王怨汉之夺河南地而筑朔方城,数为寇,盗边,及入河南,侵拢朔方,杀掠甚众。

(欲夺回河南地。匈奴发动反攻)

元朔五年(前124)春,汉以车骑将军卫青击胡。将六将军、十余万人。(五击)

卫青将三万骑出高阙。

骁骑将军公孙贺,游击将军苏建,强弩将军李蔡出朔方,将军李息,将军张次公出右北平,凡十万骑,击匈奴右贤王。

右贤王以为汉兵不能至。饮酒醉。汉兵出塞六七百里长途奔袭。夜围右贤王部,右贤王大惊,乃将数百骑驰,溃围北遁,仅以身免。

汉得右贤王部众男女五千人,畜数千、万,裨小王十余人。还师屯塞上。

诏即军中拜卫青为大将军,封青三子为列侯。青固拜让诸子封,上不听。

诸将公孙贺、李蔡,护军都尉公孙敖、校尉李朔、赵不虏、戎奴都尉韩说,皆以功封列侯。卫青贵为大将军,贵宠甚盛,自公卿以下莫敢不拜。唯汲黯无礼,或责之,对曰:夫以大将军之尊而有揖客,反不重乎?大将军闻而贤之。(河南之战经此役而告一段落)

秋,匈奴万骑入边,杀代郡都尉朱英,掠千余人。

元朔六年(前123)春二月,大将军卫青击胡。(六击)

此役卫青将六将军,十余万骑,乃再出定襄,长奔数百里击胡。得首虏前后凡万九千级。而汉亦亡两将军(苏建、赵信)。

右将军苏建得以身脱。

前将军翕侯赵信兵不利,降匈奴。赵信者,故胡小王,降汉,汉封为翕侯。以前将军与右将军并军分行,独遇单于兵,故尽没。

〔汉纪:中将军公孙敖、左将军公孙贺、前将军赵信、右将军苏建、后将军李广、强弩将军李沮,凡十余万骑出定襄,斩首虏三千级。还,休士马于定襄、云中、雁门。赦天下。夏四月,卫青复出,将六将军逾绝漠北,大克获。苏建、赵信以三千骑独遇单于,战败。信遂降匈奴。建独以身免,归。大将军议其罪,议郎周酣等曰:"自大将军出,未曾斩一裨将,建弃军,可斩,以明军威。"军正闳、长史安曰:"不然。兵法‘小敌之坚,大敌擒也'。建以数千当单于数万,力战一日余,士尽死,无二心。自归而斩之,是示后人无返意也。"青曰:"善。青幸得以待罪行阵之间,不患无威,而霸说我以明军威,甚失人臣意。且以臣之尊宠不敢擅诛于外,其归天子,天子自裁。于是以讽人臣不敢专权,不亦可乎?"将吏皆善。遂囚建至长安。上赦之,赎为庶人,忧死。校尉张骞从卫青有功,封博望侯。骞者,汉中人也。初为郎,应募,使月氏。时匈奴杀月氏王,遂西徙。故汉欲与月氏击凶奴。骞行,为匈奴所得。留骞十余岁,与妻,有子,然骞常持汉节不失。后亡到月氏,月氏未有报匈奴意。骞留月氏岁余,乃还,并南山,从羌中来归,复为匈奴所得。留之岁余,会单于死,国内乱,骞乃与其胡妻来归汉,拜为太中大夫。初,骞行百余人,十三年乃归,唯骞与邑氏奴二人得还。骞身所到大宛、大月氏、夏、康居,而传闻其旁国名,具为上言之。西域本三十六国,后分为五十四国,皆在匈奴之西。

南北有大山;东则接汉,厄以玉门、阳关;西则限以岭。中央有大河,其河有两源:一出岭,一出于阗。于阗在南山下,河北流,与葱岭河合,东注蒲昌海。蒲昌海一名盐泽,去阳关三百余里,广长三百里。其水停居,冬夏不增减,皆以为潜行地下,南出于积石山,为中国河云。自玉门、阳关出西域有道:行从善旁出南山,西行至莎居,为南道;南道西逾葱岭则出大月氏、安息。自车师旁北山西行至疏勒,为北道;北道西逾葱岭则出大宛、康居、奄蔡、鄢耆。西域诸国,大率土著,有城郭田畜,与匈奴异俗,皆役属匈奴。匈奴赋税之,取给焉。〕(漠北之战由此始发)

单于既得翕侯,以为自次王(二号王),用其姊妻之,与谋汉。信教单于绝北漠,以诱疲汉兵,相机而取之,无近塞。单于从其计。

元狩元年(前122),胡骑万人入上谷,杀数百人。

元狩二年(前121)春,汉使骠骑将军霍去病击胡。(七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霍去病北征匈奴

去病将万骑出陇西,过焉支山千余里,击匈奴,得胡首虏骑万八千余级,破胡,得休屠王祭天金人。

元狩二年夏,骠骑将军霍去病复与合骑侯公孙敖数万骑出陇西、北地二千里,击匈奴。过居延泽,攻祁连山,大破胡,得胡首虏三万余人,裨小王以下七千余人。(八击)

(由此开始霍去病统帅指挥的漠北之战,此为第一阶段。奔袭作战,距离长安达一千里至二千里。骑兵军团实施无后方深入敌后的远途。)

其秋,单于怒浑邪王,休屠王居西方,为汉所杀虏数万人,欲召诛之。浑邪王与休屠王恐,谋降汉。汉使骠骑将军往迎之。

浑邪王杀休屠王,并其众降汉,凡四万余人,号十万。

于是汉得陇西、北地,河西益少胡寇。徒关东贫民处所夺匈奴河南、新秦中以实之。(即"河南"地。)而减北地以西戌卒半。

(此战乃卫青指挥的河南战后,汉军对于匈奴的第二次决定性打击。经河南战役,匈奴右部遭受重创。大单于怒,欲责河西部浑邪王、休屠王,乃召二王赴龙城(今蒙古鄂尔浑河、和硕柴达木湖附近)。二王乃降汉,中途浑邪王杀休屠王,汉遣霍去病率部迎之。汉遂尽得河西走廊地。)

秋,匈奴左贤王部入代郡、雁门,杀掠数百人。

汉使博望侯张骞及将军李广出右北平,击匈奴左贤王。

左贤王围李将军,率可四千人,且尽,杀虏亦过当。会博望侯将军救至,李将军得脱。但尽亡其军。

汉失亡数千人。合骑侯敖后骠骑将军期,公孙敖与张骞皆当死,赎为庶人。

元狩三年(前120),匈奴大入右北平及定襄各数万骑。

杀掠千余人而去。

元狩四年(前119)春,汉(武帝)与诸将谋曰:"翕侯赵信为单于计,居漠北,以为汉兵不能至。"乃以粟喂马,发十万骑,负私从马凡十四万匹,粮重不计其数焉。

令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从东西二分军击胡。(九击)大将军出定襄,骠骑将军出代,咸约会于绝漠,夹击匈奴。

匈奴单于闻之,远其辎重,以精兵待于漠北。与汉大将军遇,接战一日。会暮,大风起。汉兵纵左右翼围单于。单于自度战不能如汉兵,单于遂独身与北骑数百溃汉围西北遁走。汉兵追不得,行斩捕匈奴首虏万九千级。北至阗颜山(杭爱山)赵信城而还。

单于遁去,其兵往往与汉兵相乱,而不随单于。

李广兵失路失期,自杀。

单于久不与其大众相得,其右谷蠡王以单于死,乃自立为单于。直单于复得其众。而右王乃去其号,复为右谷蠡王。

骠骑将军出代二千余里,与左贤王接战。汉兵得胡首虏凡七万余级,左贤王左大将皆遁走。

骠骑封于狼居胥山(今乌兰巴托东之肯特山脉),禅姑衍山,临翰海(贝加尔湖)而还。

(此为卫霍联合统帅的漠北大战,此役完成第二阶段。汉匈大战经此役后,汉朝取得决定性胜利。)

是后匈奴远遁,而漠南无王庭。汉渡河自朔方,以西至令居(今甘肃永登西),往往通渠置田官,设吏卒五六万人。稍蚕食,地接匈奴以北。

至此,汉两将军大出围(即大迂回)单于,所杀虏八九万,汉士卒物故亦数万,汉马死十余万。匈奴虽病,远去,而汉亦马少,无以复往。

匈奴用赵信计,遣使于汉,好辞请和亲。

天子下其议,或言和亲,或言遂臣之。丞相长史任敞曰:"匈奴新破,困。宜可使为外臣,朝请于边。"

汉使任敞于单于。单于闻敞计,怒,留之不遣。

汉方复收士马。会霍去病死。(霍去病死于元狩六年,前117年。)其后多年,汉久不北击胡。

(本年再派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游乌孙,副使到大宛。武帝开始考虑实施第二个大迂回战略。)

元鼎三年(前114),伊稚邪单于死,子乌维立为单于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