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



出于麦克朗的安排,卡瑟.梅林一面与来访的索气尼埃,就前线空战对飞机的要求进行一些不成熟的探讨。

虽然他仅仅以目光偶尔掠过正在侃侃而谈的唐云扬,耳朵可一点也不放松的支着,注意倾听着他们的谈话。

“叮!”

唐云扬手中的杯子,与埃米尔.德里昂上校手中的酒杯碰在一起。伴随着碰杯的声音,唐云扬喝净了杯中美酒,清清嗓子,说出了一段令在座的人都感到吃惊的话来。

“瞧,亲爱的上校先生,您要求的仅仅不过是加强凡尔登地区的防御,而霞飞将军现在正进行的改变,也是为了加强凡尔登地区的防御。”

埃米尔.德里昂摇了摇头否定唐云扬的说法。

“不,我不这样看,正如我向陆军部指出的那样,这位将军大人正在不断削弱凡尔登地区的防御!”

“表面上正是如此,相信,您也注意到那里正在赶筑野战工事在。现在他更进一步,要您的儿子这样的精英军人加入到一支新式部队当中,难道这还不明显吗!一种新的作战方式正在形成。我相信,这一点会在不久的将来会得到证明,而且大概就会在这一两天的时间内证明!”

“会吗?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说到底,埃米尔.德里昂虽然一再使用自己议员以及军官的身份,与霞飞在陆军部当中作对,无非是一场关于凡尔登地域防御的争论。当然,其中也牵扯着一些政治因素在内,为此霞飞将军也是军方想要撤换的人之一。

在法国国民议会里,霞飞由于伤亡人员增加和他对他们不关心而受到议员们的抨击。取代他的人选,在议员们谈论时,最多提到的是罗贝尔.尼韦尔将军。

他不像霞飞和贝当,罗贝尔.尼韦尔将军是能说会道的,这使他说服了许多政客同意他的观点。(本书17K首发)不笑生A群:35761481

议会陆军委员会的一位年轻和好议论的成员阿贝尔.费里,甚至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关于罗贝尔.尼韦尔将军他给我的印象良好,谈话时清澈的眼睛直视着你,清楚而精确的思想。说话不虚张声势,对每件事都通情达理。”

但唐云扬知道,就是这个罗贝尔.尼韦尔将军,他在唐云扬心中,就如同当年中国战国时期那位善于纸上谈兵的赵括一样,他使法军在凡尔登之战后期的进攻当中,几乎把血流尽。

“德里昂上校,如果您有兴趣的话,我将会在两天之后,在沙盘上进行一场兵棋推演,参加者我想暂时包括您与梅林两位议员先生,另外就是米勒上尉以及福斯特少尉以及敝人,不知德里昂上校有空吗?”

“随时恭候您的邀请……”

唐云扬看到自己的话引起了埃米尔.德里昂的兴趣,他满意的笑了。

无论为了唐云扬自己最终目的,还是说眼前麦克.普林斯公司的前途,霞飞在议员当中,都需要更多的同盟军,这就是唐云扬向霞飞表明自己是一个“有用的朋友”的手段。

听到这儿,卡瑟.梅林心中的震撼是不言而喻的,眼前的唐云扬不仅仅是要南锡城中的议员,支持他的公司,他似乎正在策划一场阴谋,而这场阴谋大到关系着法军未来的最高指挥官。

“我的天啊,这个中国人什么都敢干!”

当然在法国,老子的感觉并不能替代已经陷入爱河,智商基本为零的女儿对于唐云扬的看法。

“哦,他是我的爱人,真不能想象如果他加入军队的话……那么,他一定是一位英雄!”

当法国大餐的晚宴正式开始之后,尽管坐在简.梅林的对面的福斯特.德里昂少尉,依然不死心的向眼前这位美丽的女人大献殷勤,可简.梅林的表现已经说明了一切。

而令麦克.郎吃惊的是,简.梅林的表现。按道理说,一顿丰盛的晚宴之后,难道不该是她与唐云扬再度开始的一个“风花雪月”的夜晚吗?

“亲爱的,我知道你有许多事要做,让了陪在你身边好吗?我保证不会碍你的事!”

这是就是晚餐结束之后,唐云扬送走德里昂父子及索尔尼尔包括自己的父亲之后。简.梅林对唐云扬说的话,这简直令麦克.郎不敢相信。

为了简.梅林的话,唐云扬感觉到高兴,一个能对自己未来丈夫的事业关心的女人,才是他唐云扬真正需要的。而作为一个医生,一个科学探索者的简.梅林,同时又具有使几乎据有人羡慕的美貌。这不能不使唐云扬感叹老天对他实在不薄。

在这儿,简.梅林见识了唐云扬了的另外一面。

为了工作,唐云扬换上了一身工装,而他的工人就是睡了半天觉的那十几个,包括李二杆子在内的中国人。

现在的李二杆子是很得意的,怀里揣着使他本就很大的胆,更涨大了一圈的“盒子炮”,脚下是双法国士兵常穿的那种短靴。使他在手下的那些华工眼里,显得神气活现。

“哥几个,今天夜里我们要做这样的东西,而且两天之内我就需要。”

“大哥,这是啥东西,咋那么像咱老家用的牛车!”

李二杆子只会玩功夫,另外喜欢的就是“盒子炮”,他根本看不懂图。见唐云扬挂在墙上图纸,在一旁发出不那么合谐的评价。

“嘭!”

“哎哟”

捂着屁股在屋里乱蹦的李二杆子知道了,这位大哥虽然大方,随随便便就送人“盒子炮”。可这位大哥也不是善茬,一句话说不合适,屁股上是要吃苦头的。

一旁李二杆子的那些弟兄,一个个看到李二杆子的表情,忍不住一齐笑了起来。无形之中,唐云扬与他们的关系拉近了许多。

“唔,看不懂图不要紧,今个我也不睡,陪着你们。相信我讲过后,你们就知道这是什么玩艺了!不过我可招呼打在前面,这些东西给谁都不能说,要说去的话……”

说到这儿,唐云扬顿住了话头。

看着眼前的中国人,现在,仅仅只有这些人是他应该完全信任的人,毕竟他们都是与他同根同源的中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