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远的三国时代 第三十三章 军事会议 第一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5/


当盖顺从公安回来的时候,却带来了两个令姚远终生难忘的消息。一个是好消息,一个是坏消息。

好消息是:小妹有身孕了。

坏消息却让姚远痛不欲生:毛遂自荐想要嫁给刘备的那个女子,竟然是――容儿!


聪慧的容儿在作此决定之前,曾与小妹有过一次长谈。

那是在得知小妹已有身孕的第二天。也就是姚远正在兴山浴血奋战的那一天。

容儿本姓贾,自小父母双亡,被穷困潦倒的叔父买入教坊,由于生得艳丽,被老鸨当作苗子培养,到十多岁的时候,已经出落得如花似玉,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古时的教坊与后来的剧院和妓院都不一样,它基本上不经营卖唱及卖春的业务,主要营业收入是“卖人”。即,由业务精熟的“马泊六”――相当于现代的球探――到各地的人肉市场上去物色貌美、有潜质的女孩,以低价买进来,由老鸨们负责调教。

调教的过程也很复杂,有才艺方面的,就是上述的琴、棋、书、画之类,当然也包括舞蹈;有文化方面的,像诗、赋、文章她们也都能略知一二,有些甚至还很出色,如史上有名的薜涛、董小宛、苏小小等等;有礼仪方面的,主要是起、立、坐、行以及言谈举止等,都要以贵族的标准来严格要求。所以从理论上说,这些歌伎的文化素养要远远高于同时代的闺阁小姐。

一旦调教完成,她们中的出色之人就会成为“奇货”,为贵族们所青睐。有的甚至价值连城。

至东汉时,贵族们家中“蓄伎”已蔚为风气,有些大家的歌伎甚至能组成一个宏大的歌舞团,能完成一场盛大的演出。他们互相间不但攀比,而且也会彼此赠送。像《三国演义》中的貂蝉,就是王允家中的歌伎,赠给了吕布,最后成了“连环计”中的重要一环。

容儿是在十三岁的时候被盖家买下来的。盖顺并不是一个好色之徒,但时风所至,自己身为贵族,也不能不跟风蓄上几名歌伎,因为这是身份的象征,没有这个,会被世人看作“土庶”,即土财主和庶族。但他也仅仅是蓄伎而已,并没有其他想法。知道姚远对容儿有意后,他就巧妙地毁掉了容儿的卖身契,希望能使两人自由结合,成其美事。

但是,他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小妹也没想到。

在听容儿说完自己的身世后,她更加不理解为什么容儿要作出这个决定。

小妹把所有侍侯的丫环仆妇们都遣出去后,轻轻地抚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充满温情地说:“小家伙这两天就开始踢我了,出生后,怕也是个不安生的主,像他父亲一样。”

她看着容儿,眼中如含秋水:“容儿妹妹,我们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的脾气你还不知道么?刀子嘴、豆腐心,不是那种容不下别人的人。再说了,我早就看出来了,先生对你也是真心,只是还磨不开那个面子。等来了我好好劝劝他,说不定就回心转意了。”

容儿摇摇头,眼中垂泪道:“只怕妹妹我没那个福气。姚大人他前程万里,我不能因为自己的私情耽误了他的前程。姐姐也别让他为难了。”

她看着小妹,又道:“我说这个也不怕姐姐你生气,当初你和姚大人两个结合的时候,受到了多大的阻力?到现在还有许多人背地里说他‘儿女情长,成不得大事’。若是再加上我,不知会有多少人传他闲话、编排他呢,我的出身又不好。”

小妹笑道:“这我就更不明白了,妹妹老说自己出身不好,难道刘将军他就不会嫌弃你的出身么?”

容儿亦笑道:“姐姐当真是藏在深闺呢?外面的事儿一点都不知道。刘将军的先甘夫人不就是出身不好么?况且,以妹妹这种身份,还能奢望作刘将军的正室么?作个侍婢也就知足了。”

小妹叹了口气:“你这是何苦呢?反正到哪儿都是作小,不知将来那位夫人秉性怎样,能强过咱姐妹两个吗?”

容儿不语,沉默了一会儿方开言道:“姚大人是个做大事的人,日后必定能成就一番大事业。可是,我听说刘将军身边有许多人反对他呢,我此去应亲,如果能被选上,说不定日后还能帮助夏大人些许。”

小妹闻言大惊,忙不迭地过去捂住她的嘴:“这可是大逆不道!这种话也说得出来?”

容儿淡淡一笑:“我已经没有什么可怕的了。况且,姐姐也不是外人。”

小妹道:“妹妹真要是这么想,我第一个就不答应!而且,我敢肯定,先生也绝不会答应,我知道他那个人,重情义的很呢!”

容儿但笑不语。


兴山。由县衙改成的铁山军领军衙门内。姚远与盖顺相坐无语。

对于太守大人家中的私事,盖顺当然不好插嘴,但他明白姚远此时的心情。只是默默地看着他的脸色不停地变化。本来他要避开的,但姚远说要找个人陪着说说话,谁知半天的功夫过去了,两人谁也没说一句话。

姚远动了动有些麻木的腿,表情僵硬地笑了一下:“承德,看看后院还存着些酒么?”

盖顺不禁有些动容,他没想到容儿这件事对姚远的打击这么大,也没叫仆人,自己忙跑到库中取来了一甑朱忠当初藏下的上好醇酒。

谁知一进门,却看到姚远正伏在榻上,看不见面目,不知是哭还是睡。盖顺拿着酒,轻轻地掩上门,走了出去。他挥手命侍侯在门外的仆人们离开,自己在门前的台阶上慢慢地坐了下来,看着西边的天空还残留着一缕似血的晚霞,眼中也不由得湿润起来。


建安十七年,春,曹操破马超后还鄴。诏操赞拜不名,入朝不趋,剑履上殿,如萧何故事。

张纮以秣陵山川形胜,劝孙权以为治所;及刘备东过秣陵,亦劝权居之。权于是作石头城,徙治秣陵,改秣陵为建业,即今南京。

刘备入蜀,北到葭萌,未即讨鲁,厚树恩德以收众心。

诸葛亮居公安,主荆州政事。时孙夫人东归,府中无女主,众议欲迎娶孙乾之妹为夫人,主家事,另选一二侍妾以充内室。亮以为备时在葭萌,事尚未定,且孙夫人并未绝情,此时不宜迎娶新人。以此奏请刘备,备然其言,事遂寝矣。

迎娶之事虽然已经放下了,但像容儿这般约有十几个待选的民间佳丽,却留在了左将军府中,等着刘备回来挑选,同时照看家务。

“总之是邀功固宠。”盖顺笑着说,和姚远一样,他对公安这些人溜须拍马的手段也是很不屑,同时也没办法,好在刘备与孙乾结亲的事总算被诸葛亮拦住了,否则的话,不知今后要增添多少麻烦。

姚远此时已经恢复了常态,他像是自言自语地道:“然则简公却如何又参与此事?当初,我的媒也是他作的,应该知道内情。”

盖顺道:“简公一向以中庸自居,不偏不依乃其本色。先生但知他对我示好,怎知他不会向他人示好?且简公本就是元从之人。”

姚远笑道:“因此他就替双方各作一次媒,虽然两次都没成功,但谁也没得罪。”

盖顺道:“吾此次回公安曾拜访简公,不成功是在他预料之中的,他只不过做个顺水人情罢了。但当初先生的媒没有成功,他却没有预料到,不但他,所有人都没预料到。”

姚远笑了,忽然又想起了容儿之事,心中一阵酸楚。

盖顺见姚远脸色有变,忙叉开话题道:“兴山军整训已毕,不能没有主官。既然皇甫松不愿作这个统领,我看不如让奚里试一试吧。”

姚远道:“也只好如此了。就以皇甫松为他的副手吧。将亲兵也都编入兴山军中,以为骨干。我要将兴山军练成天下第一的山地步兵。”

盖顺还从未听过“山地步兵”这一名词,但也能从字面上理解它的意思。不过,他对于将亲兵全编入兴山军却持不同看法:“先生几次履险,亲兵们都立下了汗马功劳,若将其编入兴山军,谁来保护先生安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