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油价中的中国石油(ZT)

威远将军 收藏 0 112
导读:国际油价一路高涨,延续至今已是第七个年头了。国际油价从1999年以后进入攀升周期。在这个周期内,油价高位强势振荡,持续时间很长,是上一世纪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以来所罕见的。虽然振幅时大时小,但振荡从未停息,至今仍未见明显转机。欧美不少观察家认为,油价上涨将长期持续下去。换句话说,昨日的低油价时代,已风光不再,一去不返。目前,国际石油市场已呈现出高需求、高产量、高油价的“三高”态势。    国际石油市场是最复杂、最敏感、最充满矛盾和变数的初级产品市场。世界著名能源专家、英国牛津能源研究所长罗伯特·马布罗说:

国际油价一路高涨,延续至今已是第七个年头了。国际油价从1999年以后进入攀升周期。在这个周期内,油价高位强势振荡,持续时间很长,是上一世纪70年代两次石油危机以来所罕见的。虽然振幅时大时小,但振荡从未停息,至今仍未见明显转机。欧美不少观察家认为,油价上涨将长期持续下去。换句话说,昨日的低油价时代,已风光不再,一去不返。目前,国际石油市场已呈现出高需求、高产量、高油价的“三高”态势。

国际石油市场是最复杂、最敏感、最充满矛盾和变数的初级产品市场。世界著名能源专家、英国牛津能源研究所长罗伯特·马布罗说:“石油是一种具有政治意义的初级产品。如果考察石油市场,那么地缘政治是最根本的问题”。当前,世界油价之所以一路高歌猛进,正是供求关系与地缘政治、战争溢价、财团利益、国际资本流动、能源战争和政策、世界经济周期及突发事件等多种因素交互作用的结果。其中,全球石油需求增加、主要产油区局势动荡、恐怖袭击事件频频发生这三个因素最为关键。

世界经济发展的进程表明,上一世纪大多数发达国家在其工业起飞时,是处于每桶石油25美元左右的时代。而今中国的工业化进程,则是在相当于西方国家起飞时的两倍油价下进行的。经验表明,超过40美元的高油价,将大大增加中国发展的成本。国家统计局曾经用一组数字来表现这种影响:如果每桶油价上涨10美元并保持一年时间,按照1997年的投入产出表计算,油价上涨对中国GDP的影响最多为0.5个百分点。以此推算,以2004年13.65万亿元的GDP总量计算,当年损失即为600—700亿元左右。作为能源消耗大国、石油进口大国及经济高增长的发展中大国,高油价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既是多方面的,也是日益明显的。

油价上涨,一方面有利于加快经济结构的调整;有利于促进技术创新开发和新能源的研制、推广、应用;有利于在全社会树立节能理念;有利于促进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建设。另一方面,负面影响也多。

第一,高油价加大贸易成本。2005年中国进口原油约1.3亿吨,相当于9.5亿桶;仍以每桶上涨10美元计算,仅此一项即多支出100亿美元。2006年上半年,进口原油均价为每吨452.9美元,同比增长33%;成品油进口均价每吨423.3美元,同比增长48%;总体呈现量增价升的态势。与石油相关产业的进口成本亦水涨船高,如液化石油气、碳酸钠、合成橡胶、化肥等产品价格的增幅,都在两位数以上。受价格传导的牵连作用,进口铁矿砂、铜矿砂、煤炭也呈现量增价高状态,并拉动进口钢材、铜材、铝材的价格上涨。

第二,高油价加大经济发展成本。一是油价上涨必然加剧物流、交通运输、石油化工诸多行业的价格上涨,并影响到更多的终端产品。比如,高油价对整个汽车产业价值链都产生连锁反应的影响。一方面,石油是汽车制造过程所需的塑料、橡胶、皮革、化纤等中间品的原材料,高油价导致汽车制造成本上涨;另一方面,高油价上涨使劳动密集型产业直接受伤。以石油为原料的下游产业如化纤、家具行业,往往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这类企业既要消化高油价的成本,又要在确保低薄利润的前提下,以有竞争力的产品出口国外,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

第三,高油价加大经济安全的风险。目前中国已是世界第三大石油进口国。随着经济的快速增长,对外依存度将逐年提高,预计到2020年约为60%左右。对于一个发展中大国而言,关系国民经济发展命脉的石油,如果过分依赖国际市场,不仅对国际社会是一种压力,对自身发展的安全也极为不利。

应对高油价冲击,从根本上说必须坚持科学发展观,走建设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社会的道路。从具体上说,要解决好以下几个问题。

一是尽快启动原油对外谈判机制,谋求一定程度上的石油定价权;加快建设和完善国内石油期货市场,角逐亚洲石油定价中心的地位。中国的石油进口量占世界石油贸易总量的6%,但在影响石油定价的权重上却不到0.1%。进口大国的“失语”状态,被国际投机商作为炒作油价的“中国因素”,形成“越买越高、越高越买”的被动局面,被国际油市不断走高的行情牵着鼻子走。2005年前11个月,我国重点监测的42种主要资源、能源类进口产品,因价格上涨因素多支付了300亿美元;其中,原油多支付118.1亿美元,成品油24.3亿美元。正因如此,中国原油等大宗资源、能源性商品的进出口贸易,要尽快结束单打独斗、散兵游勇的涣散局面,参照铁矿石统一谈判模式,联合在行业协会的统领下,建立对外谈判机制,学会与卖方锱铢必较,寸土必争。与此同时,还要扩大长期贸易协议比例,建立和完善石油期货市场。中国不但是重要的石油消费国,也是年产原油1.7亿吨的世界第五大石油生产国。随着中哈(哈萨克斯坦)、中俄(俄罗斯)输油管道的建成以及国内石油储运和炼制设施的不断完善,中国在连接中东、中亚石油生产国和东北亚主要石油消费国的能源陆路通道中,将处于越来越有利的枢纽地位,相对于日本、新加坡、印度而言,中国在亚洲建立区域性石油期货交易中心方面拥有更多优势。一旦地位确立,就完全有可能发展成为亚洲石油中转、加工、交易和定价的中心。

二是联手平抑油价,共享国际石油定价权。目前,全球每年石油消费量为37.7亿吨,中国、美国、印度、日本、韩国等五国的消费总量已占其中的45.5-50%。国际油价的高低直接制约着五国经济发展的速度。2005年,出于对石油同样饥渴的目的,中、印、日、韩四国(2006年,美国改变对中国的看法,加入这一峰会)开始走在一起,联手探索平抑油价的措施和途径;在印度新德里召开的石油峰会上,发表共同宣言,决心博弈中东石油力量,抵制亚洲石油溢价。亚洲石油溢价往往是一种非正常现象,是指中东石油销往包括中国在内的东北亚地区的价格,通常要比销往欧美地区的价格,每桶高出大约1-3美元左右。此中,中国深受其害。

目前,欧佩克(OPEC)成员国拥有全世界超过75%的石油矿藏储备,每年产销全球40%的用油,因而拥有定价权。欧佩克官方价格和纽约商品交易所的石油期货价格,是世界公认的价格标准。有关人士分析认为,如果把世界前10位的石油进口国和地区联合组织起来,其石油进口总量基本与欧佩克产量持平;如果再能建立欧佩克与石油进口国组织(OPIC)的利润分成机制,增加内部协调和对外谈判能力,那么石油需求国家也许能够较好地改变目前这种被动接受价格的尴尬地位。换句话说,如果能源消费总量占全球近半壁江山的五个大国,联手向跌宕起伏的国际油市抛出一枚定海神针,全球油价是否就此风平浪静一些呢。正是基于这一战略考虑,2006年10月,五国的能源部长聚首北京,共同讨论了包括能源合作在内的稳定国际油价的各种途径,签署双边或多边合作开发协议和“团购”原油协议,同时就与欧佩克争夺石油定价的问题展开讨论。

三是增加国内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的资金投入,创新技术,提高石油采收率。目前我国三大石油公司(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年度勘探的资金额度仅为200亿元,远远低于国际石油公司同比数额。所以,国家要对石油的基础性早期地质勘探工作予以大力扶持,为新区、新领域的开拓创造条件;要通过政策引导各大石油公司增加对勘探的投入。同时,要加快发展石油科技,提高采收率,增加采储量。

转自潮州日报,陈寅生(作者单位:市委党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