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儿女英雄传 六 出剑 197、营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08/

197、营救

正当潘文生和程红在衙门外谈论的时候,其他人也陆陆续续的走了出来,那些地主富户和商贾等都愁容满面,边走边议论:“巡抚大人收如此多的剿乱捐和练兵税,如何承担的起?”

“是啊,莫如关了门回乡下去的好,交了那些捐税,我们还得亏本,迟早都要关门,不如早点关门,躲避战火。”

“你们这些利欲熏心之徒,半点也没有忧国忧民之心!”白发老头听了闹起来:“现在朝廷都到了存亡时刻,你们还念念不忘那些身外之物,简直是一身铜臭,臭不可闻!”

“老先生既然如此慷慨激昂,何不去与那黄得福对质呢?”商人里面有人不服气的问道。

“我这就要去,几千年的圣人之道,教化了那么多蛮夷之人,难道连一个黄得福都教化不了吗?定是他受了手下奸人的蛊惑和蒙蔽。”白发老头愤愤的边说边走了。

“李至那人不信神不信鬼,别说孔夫子,就是把释迦牟尼和耶和华一起拉去都没戏!”潘文生看着白发老头的背影,鄙夷的说道:“圣人之道除教化出无数的奴才之外,我看教不出几个有骨气的人,受了几千年的国内压迫,又是几十年的洋人压迫,还不够吗?”

程红也苦笑下道:“走吧,赶紧把报道传回去,我感觉国内要乱起来,这福州肯定是第一个燃起战火的,躲一躲吧。”

在会后,洪林马不停蹄的赶到电报局,将此事的电文向全国各地的衙门发了出去,不管是否支持他们的行动都发一份过去。由于电报局和电报线路控制在洋人的手里,所以为发这些电报,劳禄就花费了不少的银两,不由得肉疼万分,不过想到能通过苛捐杂税捞回来,心里面也平衡了许多。

关于黄得福是乱党头目的电报发出之后,除那些已经和劳禄联系过的地方督抚等,其余的人无不惊讶万分,这些年人们已经习惯了李至给他们带来的震撼和惊喜,但这次的震撼也实在太大了!当然也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欢喜的是国内那些进步开明的官员和人员,以及在国内外一直鼓吹革命和民主变革的人,愁的是国内的那些还满脑子君臣名分、圣人教诲的读书人和旧式官员。

李至的办公室和蒋秋长的办公室此刻正被国内外的电报所淹没,有疑问的、有谴责的、有破口大骂的、也有鼓励和拉拢的。现在的人都挤在原来的尚书府办公,蒋秋长捏着一大把电报纸走到李至的面前,郁闷的说道:“兄弟你看,2个小时,收了百多封电报,其中骂我们的有30封,询问的有40封,鼓励的有十几封,鼓励和赞同的主要来自于海外,包括兴中会的那些人,骂的主要来自于国内,海外也有些,发自原来维新失败后潜逃国外的维新派人士。”

“我这里更多,不过还好嘛,至少不是一边倒的骂我们,还是很不错的!”李至笑道:“既然发生了,就需要面对,去发封通电,直接承认,另外警告国内的各地官府,胆敢与人民为敌,迫害体育会和进步党人士的,都逃不脱东北军战士的制裁!”

“好,我这就去!”蒋秋长点点头:“我们是不是要准备下成立政府,直接共和?”

“原本想平和的过度,让国内少点战乱,留点发展的元气,到底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李至叹息道:“既然已经泄密,就亮开旗号,甩开膀子,大刀阔斧的干吧!立即准备成立政府的事,先订立相应的过度政府章程,邀请海内外的有志之士参加我们复兴中华的大业。”

“好!”蒋秋长坚定的点头赞同道:“咱们奋斗了那么长时间,不就是为这天吗?虽然会有国内外的很多阻扰和非难,但我们有信心!”

“我也有信心!”李至站起来道:“我们相信东北军的20多万战士,也相信我们遍布全国的同志,更相信进步和发展是全体中华民族的愿望!路漫漫其修远兮,我们一起共度!”

如果说劳禄和洪林发出的电报是一枚炸弹,引爆了全国各地人的思维,从京城发出的几封通电就如火星,直接点燃了一座火山!李至等人不但直截了当的承认了所有事实,还发出警告,让国内的官府投鼠忌器,另外一封则宣布将在三个月后正式建立共和国,邀请国内外所有的有志之士和各方面的人才齐聚京城,共商国事,也欢迎国内的各官员参加共和政府,经过公平考试和审核后,任何人不管民族、性别、党派都可以在政府内担任职务。

这就让国内的各方面势力心动起来,很多人并不愿意就此成为普通老百姓,在大多数过人的心中,为官才是正统的出身。按实力来说,李至他们取得国内政权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先立功,在新政府里面谋求一个合适的位置呢?与满清一起覆灭又是何苦?

至于国外的兴中会等,则各自有各自的算盘,部分性格直率的见国内革命快成,纷纷通电表示回国参加共和政府,但一些私心极重的人则担心自己的地位和权利,打起了不同的小算盘。

楚天放带着的突击队通过抓获的两个俘虏,弄明白了现在的状况,虽然外面的世界已经是惊涛骇浪、天翻地覆,但对于他们来说,如何把朱红朝等人营救出来,才是最重要的事。经过对两个俘虏的详细审问,基本可以确定朱红朝等8人确实关押在营地中央的房间内,由康总兵的亲兵看守。而且最大的利好消息是今天晚上有洋人送枪械弹药到码头,为保密的需要,军营内一半多的士兵都将去搬运,同时还有部分士兵继续留在福州城内执行保卫和警戒任务。这样一来,军营内只余下700来名官兵,对救出朱红朝等人是非常有利的。

楚天放估量了目前的局势,考虑之后,召集主要人员确定营救的行动方案。

“大家请看,这是官兵军营的布置图纸,距离关押目标山包最近和最安全的路线是由小河滩潜入,那里水草茂密,利于隐蔽,而且这个营地的官兵没有水上力量。巡抚衙门的水军距离此地几十公里,对我们的行动没有威胁。”

童升科点点头道:“那我们就从滩头潜入,现在春节刚过不久,气温还很低,对我们很困难,但对官兵来说更疏于防范。”

“那好,就这样决定了!”楚天放定下决心道:“由我带队进入,童升科你带领三个小队在西侧的山包上执行掩护和支援,一旦我们失败或者遭遇强力抵抗,就由你们攻击。”

“明白!”

“杜黑,你集合二个火力组提供火力支援!另外派一个小组由夏三全和杜皓带领,共三个小组,在福州方向阻击可能的援兵。”

“明白!”

“大家注意,待我们得手退出后,会发射三颗绿色信号弹,大家就可以按预定路线撤退。如果进攻受阻,则发射三颗红色信号弹,由童升科方向担任主攻。大家分散准备,据情报,洋人的枪支弹药在午夜时分送到,他们最迟天亮之前就会返回军营,大家要注意行动速度。我们1点开始攻击,现在开始对表!”

入夜之后,突击队的战士像夜色中的猎手,开始按照分配的任务向预定地点前进。杜黑带领的火力组选择了两个相距不远的山头设置了迫击炮阵地,六门60mm迫击炮展开,火力覆盖官兵的军营全部,带着有线电话的观察员则潜伏到距离军营不到一公里的地方,严密监视着军营内的动静。

楚天放带领六主力攻击小组七十多人潜伏到河边,留下一个小队负责退路,剩余的战士都轮流乘坐三艘充气橡皮艇向军营边的河滩划去。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军营内的官兵除赌博和酗酒之外大都进入了梦乡,整个军营除赌博的人不时发出的呼喝声外,显得特别宁静。巡逻的士兵慢吞吞的挪动着脚步,无精打采的背着破旧的步枪在军营内来回的镀步。

待人员过河完毕,中队长程前凑到楚天放耳朵边上低声道:“队长,我查探过了,河水不深,紧急情况下可以直接涉水而过。”

“好!看见了吗?通到山包的房间道路有三条,分布在三个方向,其中面对河滩的方向没有路,只有不高的悬崖,而且杂草、林木较多,是个理想的进攻路线。”

“明白,我带人上去!”程前连忙回答道。

“屁话!”楚天放不高兴的说道:“肯定是我带人上去,你安排下,做好警戒工作,为撤退做好准备。我带二个小队上去,剩余的左右阻击,马上行动!”

“是!”程前很郁闷的走开安排阻击和警戒,打冲锋一直是很危险的活,可楚天放老是和他们抢,要是队长有个什么意外,这突击队怎么办?可队长有命,也不能不从,考虑之后,程前在左右各安排了一个小队进行阻击,自己带一个小队到山包下支援。

负责阻击的小队到两侧之后,立即占领有利地形,并在官兵可能来的方向埋置了几枚反步兵雷,火力也按照最佳态势进行了布置。军营内打着火把巡逻的官兵根本就不愿到河滩这边来巡逻,最近的时候也只走到距离埋伏阻击的突击队战士数十米的地方,然后就怨气冲冲的折返回去。

中间准备突击山包的战士则抓紧时间歇息,为即将开始的进攻活动做准备。时间很快到了午夜时分,突击的队员们都在最后一次检查自己的装备和弹药,楚天放和程前握了下手,带领着两个小队向山包上的营房快速的摸去。借着山下零星的灯光和山包上房间内昏黄的光亮,正在前进的楚天放等人发觉关押目标的地方警戒要比松散的军营严密的的多,很多游动的明哨,还有固定观察哨。在面对河滩的的小悬崖上,有一个小小的工事,里面坐了两个荷枪实弹的哨兵。

进攻的突击队战士在摸到小悬崖后,放慢了脚步,躲到茂密的杂草丛中。楚天放考虑下之后,挑选了两个会功夫、格斗了得的战士上去摸掉哨兵。得到手势命令的战士解下身上的装备,将多功能匕首含在嘴里,带上一只手枪,像蛇一样轻灵的隐入了杂草之中,向哨兵的位置摸去,很快便消失在突击队战士的视野之中。而工事内的哨兵却不知道危险正要降临到他们的头上,依然百无聊赖的在工事内苦挨放哨的时间。

天空里划过一片巨大的乌云,风也突然大了许多,刮起了很多的灰尘,也把杂草和树木等吹的呼呼作响。很多人都条件反射的眨了下眼睛,随后蓦然发现,悬崖上的哨兵已经不见了踪影,两条灵活的身影向下面做了个完成的手势。

后面的战士迅速的前进,很快上到了工事边上,楚天放低头看了一眼,两个拖着长辫子的哨兵已经被锋利的匕首割开了喉咙,萎缩在工事内,脖子上巨大的伤口像河马的嘴巴,肺里面残存的空气将丛血管内喷溅出的血液吹出大量的血泡,在工事内铺了一地。经过工事边的其他战士却对这两个倒霉的官兵熟视无睹,对空气中令人窒息的血腥味毫不在意,继续向自己的目标移动。能参加暴风突击队的战士都是强悍的军人,谁的手上都有几条人命,在对付俄国人的战争中,他们消灭了不少的俄军,是真正的冷血杀手,稍微表现不优良的战士就会面临被淘汰到各师属特种部队的危机。虽然只要曾经在暴风突击队服役就是所有步兵眼中可以骄傲一生的资本,但对于自命不凡的突击队战士来说,任何淘汰都是铭记一生的屈辱。

按照事先分配的任务,两只小队左右分开,沿着营房的边缘向内搜索,任何一队发现目标后立即撤退。为给官兵制造麻烦,避免救出目标后被过多的敌人追赶,担任爆破的战士和助手不断的从背包被拿出乳胶炸药,插上雷管之后粘贴在经过的房间门上,只要房间内的敌人一推门,就会引爆炸药,将房间炸为废墟。

楚天放带领一个小队的战士利用房间的阴影和各种构件的遮挡,快速的向营房的纵深前进,一路上有惊无险的躲过了多批巡逻队的眼线。突然一个队员停下脚步,用手示意着一个方向,并用手势告诉队友:发现目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