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秘录之智斩淫凶 第四卷 雷霆震九天 第四卷 雷霆震九天

李氏春与秋 收藏 0 2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0/[/size][/URL] 第四卷 雷霆震九天第五十五章两个日军 祥林嫂在大家伙的劝说下终于同意去医院作详细的身体检查了,立刻屋里那些高兴的特工都忙活开了,有几个跑出去张罗汽车,还有几个去准备必须物品,沈醉他们护送祥林嫂上了汽车,又交代好陪去的几名特工应该注意的事项才目送他们的汽车驶出军统大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0/


第四卷 雷霆震九天第五十五章两个日军

祥林嫂在大家伙的劝说下终于同意去医院作详细的身体检查了,立刻屋里那些高兴的特工都忙活开了,有几个跑出去张罗汽车,还有几个去准备必须物品,沈醉他们护送祥林嫂上了汽车,又交代好陪去的几名特工应该注意的事项才目送他们的汽车驶出军统大院。


看祥林嫂他们已经走远了,刘铭今才偷偷用肩膀撞了撞沈醉:“头,祥林嫂的病专家真的说没有办法根治了吗?”


“是啊,”沈醉沉闷的点点头,“这样的毛病在中老年人中很普遍,我西关的奶奶和姨妈都有这种病痛,那几年我问了好多专家,可惜呀,所有的专家都向我介绍了这种病症的缘由和有效治疗的方法,可就是没有办法根治,只能是在平时多护理、多预防才能缓解和预防病症的发生。对了,我还没有问呢,怎么祥林嫂家里会是这样的情况?”


“哎,还不是因为太老实了呗,唉,老实人无能啊,总是让恶人欺负。”


“什么?!你们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能让自己人受气呢?”沈醉不满起来。


“没有问过?唉,我们问了几次了,可是那些龟孙羔子官僚单位说是属省里管辖,根本不吃我们这一套,而且还说我们插手地方事务管的太宽了,郁闷啊,你看弄得祥林嫂有冤屈没有地方申,反而得了一身的病。”


“是吗,有冤屈没有地方申,哼哼,”沈醉嘴角泛起了冷笑,“下午你派几个人去把那些官僚头头都给我请来,cao,要是请不动就给我抬来,我倒要看看他们有多是、大的官威,多大的后台?”


“是嘞头,我办事你放一百个心吧。”唯恐天下不乱的毕大队长紧跟着抢下了任务。


“可是头,”毕福建跟在后面走回办公室还有点不甘心的问着,“你看现在报纸上铺天盖地的到处都登载着专治疑难杂症的医药广告呀,还有不少是那些明星在亲身介绍疗效,而且我还专门跑了几家去问了那些买药的人呢,他们也都说疗效不错,我还想这几天带祥林嫂去看看是不是能买到一些对症的药呢。”


“咦咿呭,”刘铭今斜眼瞧瞧他,“呀哈,几天不见还真看不出来啊哈,你小子长能耐了,看似这么精明的人怎么也开始上江湖骗子的当了呢?”


看着刘铭今那副摇头晃脑、悲天怜人的标签表情,毕福建气哼哼的叫起撞天曲来,“刘头,我怎么会是老上当呢,我可是当场找不少买药人问过疗效的呢,要是没有效果他们那么多人也不会买啊。”


“嘿嘿,说你胖你还喘呢,还精明的当场找人问疗效,你知不知道啊,那些故意买药的人都是托,他们是故意引入上当的,你还别不信,要是不信你问问蓝局长,他们警察局最近已经抓过多少这样骗人的江湖郎中了。”


在旁边落座的蓝庆花脸上一个劲冒冷汗,他最怕的就是惹火上身,可这火还就偏偏不放过他,吓的这位蓝大局长慌忙站起来点头哈腰回答问话:“是是是,卑职最近是抓住不少这样的江湖骗子,不过毕大队长说的那几家卑职没有调查过,还不知道,嘿嘿,不知道呀”


毕福建郁闷的看他一眼就拼命的挠起头来,“咋回事呢,为什么我的智商一在你们面前唉,咋回事呢?”


“哈哈哈”一屋子里响满了笑声,连旁边的孙楚寅、蓝庆花都偷偷的捂住嘴干笑。


“咳咳,”沈醉忍了忍笑意忙转移话题,“天也不早了,下午我们还得做一些准备工作,不知道孙市长和蓝局长说的那几个案子有没有第一手资料,不然兄弟下午开庭可就麻了爪喽。”


“有有有,卑职都带来了。”蓝庆花一听沈醉的话意就慌忙翻开自己的公文包,“他们上告的这几个案子我都带来了卷宗,请特派员过目。”


沈醉信手拿起两份卷宗扫了一扫标题,立刻那眼睛瞪大了一倍:“什么,《造纸厂排污案件》?《开车压死老太太案件》?什么跟什么呀?我堂堂的特派员居然、居然要管这么鸡毛蒜皮的案件?那法院都是干什么吃的?”


“哎、哎,特派员请息怒,请息怒,”孙楚寅忙把又冒冷汗的蓝大局长拉到身后对沈醉连陪笑脸,“是这样的,其实这些案子法院都是判过的,可是呢那些告状的呢老说不公平、不公正,又是一个劲的上告,哎,闹的我们也很头痛,有几次我们都把那些告状的当成闹事的给关起来了,可是没有用啊,关过了几个月以后他们一给放出来还是到处告状,哼,气的我们几次都想毙了他们,他们眼里还有王法吗,还有我们这些当官的吗,还有我们的官威吗?”


说着说着我们的孙楚寅大市长都激动起来了,沈醉冷眼瞄瞄他,“是啊。这些个刁民怎么这么不懂事的呢,见了当官的应该磕头,要知道当官的就是王法,当官的就是大爷”


在孙楚寅大市长后面的蓝大局长可吓坏了,他忙把还没有听出话音的孙大市长推到身后,重新对沈大特派员汇报起工作来,“特派员请息怒,请息怒,我们家老孙不是这个意思,不是这个意思,”


沈醉听到这话心头猛一跳,那脑子就像短了路似的嗡嗡作响,当时那下面的话也忘了说了,那蓝大局长看面前的大特派员不说话了以为沈醉消气了连忙接住话题汇报起来,“特派员呀,您一来我们可有主心骨了,要不然有不少事情我们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就那我们最头疼的那两个日本战俘来说吧,我们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的呀”


沈醉一愣,“日本战俘?你们手里有日本战俘?”


“是啊是啊,”蓝庆花看沈醉注意力转移了,忙兴奋的向下诉说到,“这两个日本战俘在我们这里几年了,原来是我们的部队在进行长沙大会战时抓获的,因为战事紧张就暂时让我们后方警察局帮助看管一下,可是后来的战事不顺利那些部队就撤走了,战俘呢也没有人过问了,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正好您来了,就请您帮助那个主意吧。”


“啊啊,日本战俘,嘿嘿,”沈醉带着让人心颤的笑容看着蓝庆花递过来的战俘档案:“樱木花道——日军少尉;小泉寸一郎——日军大尉;嗯,看不出还是个大家伙啊,行啊,下午你们就给押解过来吧,反正战争也结束了,给甄别一下就该放他们回国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