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秘录之智斩淫凶 人物简介 第七十一章 会见密使

李氏春与秋 收藏 0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0/[/size][/URL] “哪里哪里,水平一般。”沈醉谦虚了两句又回头瞧了瞧后面紧跟着的黑帮探子的汽车,“嗯,这是什么?”沈醉被汽车后背上放着的一个纸袋子给吸引住了。 “哦,”刘铭今转头看了看,“唉,又忙的忘了,这就是你从公园脱险后借的人家的衣服,我们给熨好了想下午派人给送去的,可惜忙的没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0/



“哪里哪里,水平一般。”沈醉谦虚了两句又回头瞧了瞧后面紧跟着的黑帮探子的汽车,“嗯,这是什么?”沈醉被汽车后背上放着的一个纸袋子给吸引住了。


“哦,”刘铭今转头看了看,“唉,又忙的忘了,这就是你从公园脱险后借的人家的衣服,我们给熨好了想下午派人给送去的,可惜忙的没有时间啊。”


“哦,那算了,等过两天在多背些礼物送去吧。诶,不过这正好,不用费心思化妆了。”沈醉倒不客气,三下五除二的脱下来身上的军装,他拿出里面的长袍俐落的换上,立马从一个癖血的杀人魔王变成了一个文质彬彬的教书匠。


沈醉活动一下身体,觉得打扮还不错,才满意的点点头,他好笑的看看后面跟屁虫似得跟的紧紧的那辆黑帮小汽车,扭头吩咐开车的特工:“老兄,在前面转弯时慢一些就行。”


“好嘞。您就瞧好吧。”特工乐呵呵的下着保证。


刚过了前面街市的转弯处,特工司机立刻放缓了车速,沈醉猛一打开车门就像离弦的箭一般窜出车外,车里的刘铭今急急的应手关上了车门,并随风轻轻送出一句:“保重!”


沈醉跳下了小汽车把身形隐在街边的小店招牌下,眼看着后面跟屁虫似得黑帮小汽车急巴巴的跟随着自己的汽车远去,嘲弄的牵动一下嘴角,才叫上黄包车向自己的目的地赶去。


沈醉在用过几个反跟踪技术动作之后才来到徐鹏飞他们住的旅社,在旅社大堂里沈醉就看到在担任警戒任务的冯贡和梁红玉,他们笑呵呵的对沈醉做个安全的手势才过来叫着“沈老板”一类的寒暄话,并由梁红玉将沈醉引到后面的客房里。


沈醉一进客房就又遭到一次热切地拥抱,沈醉定神一看,原来这次来的密使竟然是自己在响山特工研讨班的老同学——情报科的王阿宝中校和袁西峰少校。


“难得,难得啊,老伙计,想不到一别多年,我们又在这种情况下见面了。”


“就是啊,这一别多年你老兄光顾着在外面风光快活,那里还能想起我们这帮弟兄啊。”


“哎哟,西疯老弟啊,这几年不见,你还是这么厉害呀,哈哈,别急,下回行动我就带你一起去。”


“得了吧,就你那个拼命三郎的劲,再疯,我可不敢跟你一起去疯呀。”


“哈哈、、、、、、”一帮弟兄在一起肆无忌惮的畅快的说笑着,仿佛世界上的一切困难、坎坷都难不到他们一般。


梁红玉扑闪着大眼睛看着这三个真性情的男人在一起畅谈,在徐鹏飞几次示意下才反应过来,悄悄的反身带上了房门,自己到隔壁房间担任警戒任务了。


徐鹏飞看梁红玉把房门关上了,忙将沈醉等人让到了里屋,在一旁沏上好茶,静静的等他们叙完旧。


沈醉他们热闹的啦了一会才转回正题谈起他们此行的使命来。


西峰先听听外面的动静才从墙角拎出一只黑色普通的旅行箱来,他和阿宝一起小心的将旅行箱放到了桌子上。


看着旅行箱已经放好了,西峰和阿宝才如释重任般的松了一口气,他们又分别从怀中掏出一个牛皮信封分别递给沈醉和徐鹏飞。


沈醉和徐鹏飞打开信封一看,里面是自己在军统总部预留的N组密码之一,沈醉看了里面“东岳泰山”的记号一眼就把信封揉搓成一团丢进了屋里取暖的火炉中,他看徐鹏飞也把手中的信封丢进了火炉,两个人才对两位密使点点头表示都准备好了。


阿宝和西峰看看他们,示意他们靠后,然后才每个人各掏出一把小钥匙上前将旅行箱的上盖打开,里面露出一个转轮密码锁,这才是真正的密码箱开关。


阿宝和西峰把旅行箱的上盖像保护盾一样树立起来保护自己的胸腹要害,才齐刷刷的后退几步让沈醉上前输入自己预留的密码。


沈醉一看到这次密使带来的竟然是五级绝密密码箱,他的后脊梁也感觉到一阵阵的发凉。


看到密使已经后退了,沈醉才小心的上前用保护盖挡好自己,然后才敢细心的输入自己的密码——“3、7、7、7”,输入完毕沈醉才轻轻的后退把位置让给了慌忙搽了一把冷汗的徐鹏飞。


徐鹏飞急忙上前也小心的输入了自己的密码,看自己输入完毕之后,在密码锁的两侧显露出来了两个钥匙孔,徐鹏飞才长长松了一口气对阿宝和西峰点点头,表示成功了。


西峰、阿宝看他们已经完成了密码的输入,就又各自掏出一把长柄钥次走上前将钥次小心的插入钥次孔中,看钥次已经严丝合缝的插好了,两个人才对望了一眼点点头,两只手齐刷刷的一起用力拧动了钥次。


“喀吧!”在寂静的屋内终于响起了久盼着的箱子开锁的声音。


“呼!”几个人都长长的舒出一口长气。


西峰和阿宝仔细的揭开密码箱的上盖,把里面的两块黄澄澄的方块拔下电线接头小心的捧放到墙角,在场的几双眼睛眼看着那标有‘TNT’标签的黄方块安全的放到了地上,才终于如释重任的松懈了下了。


阿宝掏出手帕搽了擦鬓角的汗滴对大家招呼道:“好了,已经大功告成了,来来来,都坐下,我们谈一谈下面的安排。”


西峰将密码箱中的一个黑匣子取出放到桌子的中央,又把密码箱也挪到了地上给大家腾出空来,徐鹏飞忙把热茶给大家续好,这四个人才分别落座,竟等着主戏的开场。


看看大家的神情,阿宝先做了开场白:“兄弟此次到来是受局座的委托慰问和激励大家的,局座非常知道办理本案的困难程度和各方面的阻力,因此希望大家能够再接再厉,一定要办好本案,而且一定要在规定的时间内办完它,也要办好它。


局座知道这个要求对你们狠苛刻,可是局势在此,不得不为之啊,希望你们能理解局座的苦心。”


沈醉和徐鹏飞互相看看对方苦笑的脸色,沈醉深深吸了一口气,谨慎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在座的都是自己的兄弟,我也就不瞒着了,虽然我来到这里才不足一天的时间,但是已经看清本案情况的确不复杂、、、、、、”


“嘢?”周围立刻惹来一片白眼。


“是的,情况的确不复杂,但是这里的关系网太过复杂,地方势力盘根错综,根本不能够用正常的法律程序来公正的了结此案,因此这才是最难办的地方,所以、、、、、、”


沈醉说到此处不由自主的压低了声音,“所以我们只能用我们‘特有的手段’来解决此案,这应该包含了上面的意图。


但是目前的问题是———如何既能用我们‘特有的手段’来解决问题,又能够堵住对方的嘴,让他们输的心服口服,不敢在大面上找我们的毛病,——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漂亮的在局座和委座面前交差。


但是如果我们随便找个机会就把那个狗崽子给剁了,那不光是没有机会,反而还会在局座和委座面前留下更大的麻烦,而我们也会被当成是顶缸的倒霉虫的。”


阿宝赞同的点点头,“是啊,我们临来的时候局座对此也很担心啊,因为委座一直因为害怕黑帮像动乱的那几年一样影响政局,多年来委座动用了多少心思一直在暗地里消减、打压黑帮,他也怕会因此而让这些黑帮找到借口引起黑帮的反弹,到时候各地几大黑帮一起起哄,在上海坐冷板凳的黄金荣和杜月笙再冷眼相观,再加上全国的学运、共党的逼宫,那时全国的局面就更不好收拾了。


唉,这也是为什么委座即想安抚百姓又想查、、、、、、”


“嗌啃。”旁边的西峰急忙咳嗽一声。


“啊,对了,”察觉到失言的阿宝急忙转换话题,“为什么大名鼎鼎的凶神在今天下午会被一个小毛孩给气得乱抖呢?”


“嗯,你怎么这么快就知道了?”


“哈哈,别误会,局座嘢命令我们全力配合你们行动,所以呢我们行动科已经调动这一带的全部人马暗中行动了,下午在后面听审的记者就有我们的人,有情况时在下一定全力以赴。”阿宝急忙表明态度,他可不想现在埋下矛盾树立强敌。


“啊,多谢,多谢了啊。”沈醉也忙举起茶杯致谢。


“对了,沈兄,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啊,刚才有弟兄汇报说你刚离开警察局,蓝庆花就找孙楚寅一起带人去往长沙了。”西峰小心的探着口风。


“哦,他们也知道大势不妙要去找后台了。咍,算了,现在还真是顾不上他们了,我们现在对付黑帮都有些吃力,没有闲工夫管他们了。”


“那该怎么办?现在关键的证人全部被灭口了,目前只有那个警长在逃,我们情报科的弟兄也在全力寻找他,看有无可能当突破口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