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秘录之智斩淫凶 人物简介 正文 第六十九章 初次交锋(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0/



沈醉狠狠的一敲惊堂木制止了这声渗人的狼嚎。


“原告方律师的确不可以在没有任何证据时就怀疑几位检验法医的道德品行和职业操守。好了,不必再争论,你们退下,下面传本案被告——姜军武上堂。”


“是,下面传被告姜军武上堂。”


随着传唤声,从层层围绕着的被告室中走出一个小脸白白的时髦青年,看他一身艳亮西服衬托从高挑细瘦的身材,油光闪亮的大背头下面映衬着一副神采飞扬的表情,虽然还有一点点小白眼以及没有胡须,可世人还是要赞叹一声——好一副皮囊!


沈醉在打量这个姜军武的同时,姜军武也用他那特有的小白眼满不在乎的打量着沈醉。


沈醉可不想让这个长不出胡须的小白脸这么认真的瞧着自己,忙开口打破沉寂:“你叫姜军武?”


“嗯。”


“那你把案发时所经过的事情讲一下。”


“什么?当时这么多事情我怎么能记得住?再说了,时间又过的这么长了,那卷宗上都记得很全了,照着看好了。”


“姜军武!我是让你讲一下当时的情况,不是让你教我怎么看卷宗!”


蓝大局长一看双方顶起牛了,忙打岔劝道:“姜军武,你要知道,上峰对你的这个案子是很重视的,这位是上峰专门派来督审此案的特派员,你要配合,知道吗,这样吧,你就把你能记得的当时的情况讲一下吧。”


“噢,在那一天晚上因为我们去朋友家参加生日PATY,大家又喝了一点酒,所以就回来的很晚咯,当时我们从朋友家回来以后我就把她送到了学校宿舍,因为天又晚我们都喝多了,我就留在那宿舍里没走,不过你可别误会,当时我们可是什么都没有做啊。”姜军武挺着白里透红的小脸赶快为自己辨别着。


“哼,什么都没有做?姜军武,既然你什么都没有做,那为什么在黄静静的身上会有大大小小近百处伤痕?嗯?这你怎么解释?”


“什么?有近百处伤痕?哦,这我可不知道啊,可能是兵荒马乱的碰上什么歹徒了吧。”姜军武倒是一推四五六推的到干净。


“什么?在这朗朗乾坤之下竟然会是兵荒马乱到处有歹徒?姜军武,你是在做白日梦吧。”


“哎呀呀,怎么能这么说呢,特派员啊,虽然是朗朗乾坤之下,可是我们还刚刚听说您老在今天就碰上了两回歹徒的袭击了呀?”姜军武好笑的用小白眼瞧着沈醉。


“你你你、、、、、、”沈醉脸色通红恼的直拍桌子,“姜军武,你不要危言耸听,今天不过是在追捕几名共党要犯,不是什么歹徒袭击。难道说那天你和黄静静也碰到了共党要犯?那共党要犯造成了黄静静身上的近百处伤痕,嗯?那共党要犯竟然还用烟头烫,钢针扎这样的酷刑来对待她?嗯?”


“特派员啊,这也是不是没有可能的呀,这也可能是她落到了共党要犯手中遭到了严刑拷打,那些个共党要犯为了从她口中获得到党国的机密就对她实施了酷刑,这些情况您只要一抓住那些个共党要犯不就一清二楚了吗,您说呢?”姜军武望着高高在台上的沈大特派员明显带有一副气死人不偿命的表情。


“你、你、你,好你的姜军武,那我问你,既然你们那天晚上是在一起的,为什么共党要犯只是严刑拷打了黄静静,却没有碰你,啊,你说这是为什么?”


“哎呀,特派员啊,这更好解释了,那是因为她被共党分子抓住严刑拷打之后又给放了,我们才见的面又一起参加的生日PATY呀,我这样一说你是不是就明白了啊。”


“好,就算是你没有被共党分子给抓住,那为什么在你们见面以后,你看到她的一身伤痕竟然没有询问,这可是一夜的时间啊,你可别说你眼神不好,看不清眼前的景象,嗯,这你该怎么解释?”


“呀,特派员啊,当时我们见面时,她是怕我担心就没有告诉我啊,更何况在夜间我们又响应政府的息灯令没有开灯,所以我没有看见她身上的伤痕,这也很正常啊,你说是不是啊。更何况这样一来不就好解释了吗,黄静静是因为受到共党分子的严刑拷打而伤发身亡的,您老只要是一大显神威抓住那些个共党分子不就都一清二白了吗。”


“你说、你说什么、、、、、、你、你、、、、、、”沈醉这时只觉得全身的血往上撞,那脸色被血光映的红中透紫,可是说不出话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