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0/



在人们期盼之中,那一脸郁闷的警察队长终于走到台前有气无力的宣布今天的重心案件上场:“下一个案件,传《女教师死亡案件》中的原告、被告和有关证人上庭。”


在宣告声中从原告室和被告室中走出本案的原告、被告以及相关的证人,大家泾渭分明的在大厅左右两端站好,绝不相连。


看大家都到齐了,蓝大局长站立起来示意大家坐到大厅最前排的证人席位上才作开审发言:“诸位,此时此刻我们都很悲痛,我们今天站在这里是为了我们美丽的女教师黄静静一案而来,我们都不敢相信,年纪青青的才刚刚步入社会就是孩子们的好教师、好朋友、好知己黄静静小姐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就像一朵美丽的鲜花过早的夭折了。


为了查清黄静静小姐死亡的真相,为了让我们相信正义、公道永远在我们身边,也为了继承总理的遗志、弘扬总理的精神,(即:孙中山先生)党国亦非常关注此案的发展,现在党国也专门委派沈醉特派员亲临本市督察本案的审理,让我们热烈欢迎沈特派员的到来!”


“噼里啪啦……”大厅里响起一阵半边是期盼半边是应付的掌声。


“好,下面有请沈特派员讲话。”蓝大局长慌忙应付完自己的讲话。


在大家的掌声中沈醉摆出一副和蔼、睿智的面孔站立起来,好像刚才癖血的恶魔面孔跟他毫不相干似的。


“诸位湘潭的父老乡亲,在下离家多年在外漂泊,但是在下重来都没有忘记故乡和故乡的山山水水、父老乡亲。如今家乡出了如此大的事情,在下也非常悲痛,没有想到一个年轻的生命竟然会如此轻易的逝去,一个人们的好教师就如此的离开了我们,这让我们悲叹世道竟然如此不公,竟然将一个美丽年华的生命轻易的给剥夺了生存的权利……但是我相信我们在座的、我们家乡的、我们全国的有良知的人们都不会甘心世间就没有公道,人心就没有公正,一个娇嫩美丽的生命就永远蒙受冤屈的离开我们!”


激昂起来的沈醉环视一下群情激动的会场步入了正题:“这个案件如今不光惊动了我们湘潭、长沙,也已经惊动了重庆、甚至于已经惊动了全国,为此党国最高领导层在日理万机的情况下还亲自关心、询问本案的进展情况。


为了尽快的查清此案,还死者一个清白,上峰特委派在下回故乡彻查此案,并严令让在下尽快查清本案,让真相大白于天下以告慰亡灵,在下希望在座的各位能够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以利于本案的尽快查清,在下先谢谢诸位了。”


沈醉言毕“咔”对众人敬了一个军礼。立刻全场响起一阵感激、期盼的掌声。


蓝庆花恭请沈醉落座宣布案件询问正式开始:“现在我宣布《黄静静案件》开始审理,下面请案件证人上前接受询问。”


警察队长立刻上前两步唱名:“有请本案证人田小丽上前问话。”


一个两眼通红的年轻女教师慢慢走上询问席。


沈醉看看手中的档案轻声问道:“田小丽,你同死者都是湘潭小学的教师,当时是你第一个发现黄静静死亡的是吗?”


女教师点点头。


“好,那你就把当时的情况述说一下好吗?”


“哦,好的。那是因为黄静静太活泼好动了,她喜欢清晨就早起锻炼身体,因此我们常常相约早晨一起锻炼的,可、、、、、、可是谁知道那天早晨我去叫她,当时我去的时候看她的房门还是半开着我还以为她已经起来准备锻炼了呢,谁想到、、、、、、谁想到、、、、、、呜呜呜、、、、、、”


女教师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


沈醉等她慢慢止住了哭声才又问她:“那么在出事的当天夜里你看见什么可疑的人没有啊?”


“没有,那天晚上静静说要陪她男朋友参加朋友的生日聚会,说可能要晚一点回来,让我们不要等她了,因此我们在那天晚上没有看见她,也没有看到什么别人。”


“哦。”沈醉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问完了,客气的请女教师回到证人席,才冲警察队长示意继续进行。


“下面传高林峰巡警出庭。”警察队长继续唱名。


一个瘦瘦弱弱的年轻巡警走上询问席敬礼:“报告长官,我叫高林峰,是第三巡片的巡警。”


“哦,好,你就说一说在案发的时候你们看到的情况。”


“是,长官。在案发那天凌晨我和温兆伦警官在巡逻的时候抓了个小偷,正在我们要把那个小偷送回局里的时候,忽然听到后街响起了警笛声,我们忙跑了过去,看到是湘潭小学的一群老师在吹警笛,我们就问他们出了什么事情,他们说学校里面有个女教师死了,可吓人了,我们急忙跟着他们跑到出事的宿舍楼,温警官在外面看了一下情况就叫我往警察局里打电话报告情况,然后我们就在外面警戒,很快局里值班的李金豆警官就带人来了,李金豆警官到了以后就叫我们几个警员弟兄在外面警戒,然后他和温兆伦警官边了解情况边进去查看情况。”


“嗯,那你有没有进到案发现场看一看呢?”


“没有呀,刚到的时候我还有看着那个小偷就没有上楼去,后来李金豆警官来了以后就让我们小警员警戒了,我也就没有时间上去看看了。”这个问题吓得小警员脸都白了,他可是已经知道温兆伦警官是怎么死的了。


“哦,那然后呢?”沈醉也知道问不出什么线索来就顺口向下问道。


“啊,啊当时我们几个警员在外面警戒来着,忽然外面急匆匆的跑来了一个人,那个人一进学校看见我们警察猛然愣住了就想往后退,我们一看他可疑忙拦住他没有让他走,这时在旁边的老师就说这个人是死者的男朋友,我们就忙扣住他然后向李金豆警官汇报了。李警官忙带他回局里询问去了,我和温兆伦警官也随着回来了,以后的事情我真的就不知道了。”


小警员急急忙忙的为自己表白着。


沈醉看也问不出什么实质性的线索了,就挥手让他下去,由值星队长谭黑鸭宣殡仪馆的证人茅三生上庭。


很快,一个头顶光光冒油、挺着好像十二个月的肚子的胖胖老头走上询问席。


“报上你的年龄、职业。”


“是、是、是,我叫茅三生,今年五十五了,是殡仪馆的仓库看守。”茅三生搽着油光光的脑门上不由自主冒出的汗急急忙忙的回答着。


“哦,殡仪馆的看守?”


“是、是、是,我就是看个仓库唔的,嘿嘿、、、、、、”茅三生干笑两声。


“那?仓库里的尸体都是归你管喽?”


“对对对,那里面都是归我管,嘿嘿、、、、、、”


“那为什么死者黄静静的尸体在你管理下会高度腐烂的?嗯?为什么?”


“那是、那是因为,这管理,需要、需要很多复杂的步骤,嗯、嗯,还需要很多的化学药品,我们单位设施不到位,各项条件都跟不上,所以,嗯、所以我们没有做好工作,是我们的不对,是我们不对、、、、、、”茅三生忙乱的对着沈醉解释着。


沈醉却毫不停顿、步步紧逼,“设施不到位,各项条件都跟不上?嗯?为什么死者在停放近一年的时间里,经过春天和炎热的夏天都没有腐坏,却单单在已经起寒风的秋末冬初的短短半个月就高度腐坏了呢?嗯?说!”


“这,啊,这是因为,嗯,因为、、、、、、”茅三生抓耳挠腮的回忆着上庭前背的草稿,可怎么也想不起来该怎么说了。


“啪!”


沈醉猛一拍桌案,“是不是有人指使你怎么干的?说!”


茅三生受到这突如其来的打击慌了神,他那惨白的脸下意识的向后瞧了瞧,却只是看到几张面色铁青的脸。


“没有,没有啊,长官,我发誓,我发誓啊,长官,真的没有啊。”


“哼,好硬的嘴,在事实面前都敢说谎,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那好,来人,带他下去,让他看着证据重新录一下口供。”


“是!”


随着话音立刻冲上来两个如狼似虎的特工揪起茅三生就给拖出大厅,一路上还留下杀猪似的嚎叫,“长官,我冤枉,我冤枉啊,长官、、、、、、”


++++++++++++++++++++++++++++++++++++++++++++++++++++++++++++++++++++


嗯,我已经决定将夜间出场的小泉寸一郎设定为广岛人,是日军第五师团(即坂垣师团,又名广岛师团)的成员——


《中新网12月14日电中国13日纪念南京大屠杀70周年,但目前日本国内对于南京大屠杀的看法仍然是摇摆的,右翼势力仍坚决否认发生过南京大屠杀,有的媒体最近仍拒绝承认南京大屠杀的真实性。


据台湾联合报报道,日本《读卖新闻》12月11日的社论,以“南京事件70年”取代大屠杀的敏感字眼。更有甚者是,12月8日《产经新闻》头版头条标题竟然为“大屠杀是蒋介石的虚构”,指国民党为了战时宣传的需要,虚构了南京大屠杀。“WILL”杂志12月号撰文称“捏造南京大屠杀”,又称“南京大屠杀”是“中国反日宣传的最高杰作、是传播反日的病毒”。


日本东京广播公司北京支局记者藤原大介表示,面对这段惨痛的历史,中日两国虽有不同的声音,但对于探究历史真相,都保持正面积极的态度。藤原认为,历史问题是中日关系当中极为重要的部分,他身为日籍媒体记者,会秉持客观、冷静的态度报道相关新闻。


另一名不愿透露身分的日本通讯社记者表示,日本右翼人士仍坚决否认发生过南京大屠杀。他发现,许多中国年轻人大量接触日本漫画和电视剧,对于日本文化怀有好感,但是一提到南京大屠杀,还是会激动。他呼吁,仇恨不易消除,中日间的友好关系,还需要彼此的共同努力。


“忘记仇恨的前提是要分清是非。”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专家高洪说,目前日本国内对于南京大屠杀的看法仍然是摇摆的,在日本国内仍有部分带有“右倾色彩”的声音,他们对于历史的歪曲才是中国百姓始终抱有“仇恨”态度的“最根本原因”。


据环球时报报道,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所日本问题专家刘江永教授也认为,从记住历史、尊重历史的角度上说,“更需要日本方面的勇气”,中国不应该排斥“有良心的日本人”。刘江永介绍,他曾多次去广岛的原爆纪念馆参观,日本民众对于二战最深的记忆不是侵华战争,而是美国原子弹。实际上,广岛曾一度作为明治天皇发动中日甲午战争的“督军地”,大批侵略中国的军舰都是从广岛出发的。在抗日战争中,广岛人组成的日军第五师团(即坂垣师团,又名广岛师团)直接参与了南京大屠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