辣手神枪 第一季 狼行太行 第五十二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60/


看着自己最宠爱的姨太太被犬养一郎带上轿车,师仁轩真后悔发请柬给他,本打算借他的身份来提高自己在工商界的威望,结果却是引狼入室,白白搭上了一个如夫人,心里别提多难受了。女儿师艳红早已变成了犬养一郎的禁脔,连过年都不让回家看看,现在又赔进去一个姨太太,也不知道还能否放回来,而且连问都不敢问,这活王八当得可真够憋屈的!

师仁轩笑容僵硬地挥手送别犬养一郎,内心早把他祖宗八代痛骂了一遍,无奈的精神胜利法。被带走的姨太太是他去年刚娶的,人才十九岁,长得格外标致,深得他的宠爱。如今这样一个娇滴滴的美人落入了犬养一郎的魔爪,指不定会给糟蹋成什么样子呢!

这绿帽子是带定了。

轿车的尾灯消失在长街的尽头,师仁轩步履蹒跚地走回老宅,此事除了忍耐他还能做什么?若是惹恼了犬养一郎,自己一家老小都别想活命,日本军队的凶残狠毒绝不是能用语言来形容的。他们在南京城一星期内就杀了三十多万中国人,简直把那里当成的屠宰场,区区上阳县城顶多有三五千人,还不够他们塞牙缝的呢!

千万别干蠢事!师仁轩不断警告自己,亲闺女送出去自己都不心疼,更何况是个姨太太了了,有钱还怕找不到更漂亮的女人。第26旅团过了正月就撤走,这绿帽子也带不了的多久,咬牙忍忍就过去了。

犬养一郎的副官手拿加急电报找到师艳红时,她刚刚起床,还没来的及梳洗打扮。昨夜犬养一郎带回了父亲的姨太太,她便回到了自己做闺女时的房间去睡,那女人好歹也是她名义上的妈(虽然她从来也没叫过),两人同床陪秦也未免太尴尬了。

犬养一郎酒后色急,也没强留她。

副官知道旅团长昨晚喝多了,而且还带了个女人回来,自己要是贸然创进去,不挨顿臭骂才怪呢!可方面军总部发来的电报注明是加急,必须要在第一时间交给犬养一郎。他想来想去,最终决定让师艳红把电报送进去,女人比自己方便。电报是用日文写的,量她也看不懂,不必担心泄密。

师艳红简单梳洗了一下,在副官的陪同下来到犬养一郎的卧室门前。副官将加急电报塞到她的手中,让她马上进屋去交给犬养一郎,不能有任何耽搁。卧室的门没有反锁,独院门口有警卫二十四小时守护,绝对安全。师艳红轻轻推门而入,反手关好门后便朝里屋走去,脚步很轻柔,担心惊醒了熟睡中的犬养一郎。

犬养一郎的脾气她最清楚,此时进去挨骂算是轻的,搞不好就要受皮肉之苦,最好还是别干傻事。稍微等了一下,师艳红壮着胆子冲里屋喊道:“犬养将军,犬养将军,有您的加急电报,是方面军总部发来的,我可以送进去吗?”

很快,里屋传出犬养一郎疲倦的声音:“进来吧。”

师艳红挑帘走入里屋,轻手轻脚地来到床前,双手恭敬地将电报递了过去。犬养一郎根本不看她,摆摆手说:“先放到桌上,我一会再看。”

窗帘拉的很死,屋内昏暗不明。师艳红把电报放在紫檀木客桌上,不敢走也不敢坐,只好静静地站立在一旁等侯。她不用想也知道父亲的姨太太被折腾惨了,落到犬养一郎手上的女人别想有好日子过,她自己不就是这样熬过来的吗!

犬养一郎的军刀就挂在床头,走过去拔刀下刺,许多人的冤魂就可以安息了,自己有这个勇气吗?

师艳红慢慢地向床头走去……

杀死他!杀死他!一个愤怒的声音在她心中吼叫,离军刀越来越近了……

手指刚刚触及刀柄,犬养一郎猛然发出亢奋的叫声,惊醒了走火入魔的师艳红,令她顿时吓出一身冷汗。自己真是太愚蠢了,犬养一郎若是被杀身亡,别说师家满门老幼活不成,恐怕就连上阳县城内的居民也会被无情的屠杀,这种事日本鬼子干的太多了,险些酿成大祸。

让这么多人给犬养一郎陪葬值得吗?

她悄然退回原地,心脏狂跳不定,好一会才恢复了正常。

又等了五分钟,犬养一郎才掀被下床,父亲的姨太太像死人一般躺在床上,眼圈发黑,目光呆滞,脸色白的怕人。师眼红赶忙上前为她盖好棉被,伸手梳理她凌乱的秀发,那张毫无表情的、布满泪痕的秀美脸蛋,令人看得一阵阵辛酸。

她回去后肯定会被父亲扫地出门的,师仁轩可以忍受亲闺女被日本人糟蹋,但绝不会给自己找顶绿帽子来带。

为什么受伤害的总是女人?她悲愤的在心底怒问。

犬养一郎拉开窗帘,阳光刺目,闭眼适应了一会才拿起桌上的电报细看。电报言简意赅:说日本中国派遣军总司令畑俊六大将,将于三日内亲临华北方面军视察慰问,特令所有旅团长以上军官赶到北京接受总司令官的慰问和训话,无故不到者军法从事。

盯着电报在炭火火盆中化为灰烬,犬养一郎不禁皱起了眉头。“薙草”行动一迫在眉睫了,此时去北京岂不贻误战机,来回少说也要五天。但是电报上已经写明无故不到者军法从事,和自己今后的前程比起来,“薙草”行动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往后放一放也无妨。

他可以对冈村宁次阳奉阴违,但畑俊六总司令是万万得罪不起的,不然自己调往南方军的事可就真要泡汤喽!


刚过初十,虎子就坐不住了,急着要去舅舅家。他腿上的枪伤已经完全好利索了,整天蹿上蹿下的比猴子还灵活,典型的精力过剩。夏少校已于三天前将埋藏在太原城附近的冲锋枪顺利取回,并打听到栗先生已死,其剩余势力正和城北的董老大争夺地盘,双方已火拼了不下数十场,死伤无数,至今也没分出个胜负来。

听说日本人已经介入此事了,一方面大力弹压,一方面磋合双方坐下来谈判,重新划分势力范围,一时半会也无暇再贩卖鸦片害人了。

老桂的伤势也恢复的不错,已经可以让人扶着下地走动了,酒馆正月里不开门,有敏一个人在家照顾就行了。敏坚持每天练习打转轮手枪,命中率正在稳步提高,远了不敢说,二十米内击中个人不成问题,防身自保已绰绰有余。

快两个月没进山了,不知老村长、李二贵夫妇和李强组建的抗日武装过的怎么样了,也应该去看看了,同时顺便“拜访”一下犬养旅团,把准备好的“过年礼”给狗娘养的一郎少将送去。夏少校让虎子先去舅舅家拜年,两人约好正月十四在北峪村的废墟碰头,一同前往老村长那里去过元宵节。

虎子当天下午就走了,仅带了一支盒子炮防身,其它装备由夏少校带去北峪村。这次进山“狩猎”有了冲锋枪,虎子可真是如虎添翼了。为了携行方便,他把心爱的鬼头刀留在了老桂家,冲锋枪杀起鬼子来更痛快,一扫一大片,就像是在割韭菜,想想就爽得不得了。

夜未央,月未圆。

敏沉沉睡去,嘴角挂着一丝满足的笑痕。夏少校默默地抽着烟,一股强烈的爱意瞬间涌上心头。妻子死后,他从未试着去爱别的女人,家人和朋友曾给他介绍过很多品貌俱佳的女孩,但都被他拒绝了,直到遇见了敏。

听说爱情会使人胆怯,但他却异常渴望去战斗,为国家,为同胞,也为了敏,用侵略着的鲜血让爱永恒!


听说夏少校和虎子来了,李强连夜带这两名警卫员从驻地赶到了老村长家,恰好赶上汤圆出锅,热腾腾的真馋人。他组建的抗日先锋队已经正式更名为上阳县游击大队,归中共上阳县委直接管辖,属于地方武装,人数已发展到一百五十多人,接连打了几场胜仗,士气正旺!

抗日队伍是拉起来了,可枪支弹药却是非常短缺,有些队员至今还在用冷兵器,同时也缺乏正规的军事训练,战斗力总是提高不上去。夏少校曾答应送给他一批缴自日军的武器,其中还包括一门六十毫米迫击炮,要是有了这些精良的武器,游击大队的攻坚能力将明显提高,对日军第26旅团的威胁就更大了。

他这次来就是和夏少校商量如何交接这批武器。

李强连吃了两大碗汤圆仍不解馋,又让李二贵的媳妇柳素娥给盛了一晚碗,当即狼吞虎咽地吃起来。游击队的驻地在人迹罕至的大山里,生活条件异常艰苦,饥一顿饱一顿是常事,年三十每个队员才分到五个杂面饺子,略微带着点腥味。

此时能吃上又香又甜的汤圆,简直是又过了回除夕夜。

跟他来的两名警卫员也一人吃了一碗,没饱,但不好意思在要了。老村长知道游击队日子过的苦,就让柳素娥把剩下的汤圆都煮了端上来,今晚管够。汤圆是夏少校带来的,同时还带来了五百块大洋,全部分给了老村长和李二贵夫妇,穷乡僻壤生计艰难,用这笔钱买些农具牲口,也好为春耕作准备。

老村长和李二贵夫妇商量好了,这五百块大洋他们不能独占,拿出二百块交给李强做游击队的活动经费,其它三百块被分成若干等份,分发给那些被安置在周遍村落的北峪村村民,大家日子都过得挺拮据,多少是个心意。

李强吞下最后一个汤圆,就手端起碗连汤也一起喝干了,然后抹抹嘴打了个饱嗝。夏少校含笑递支烟给他,李强接过来凑到油灯前点燃,深深地吸了一口,看样子是好久没过烟瘾了。众人知道他们俩有事要谈,都静悄悄地退了出去。

两人先谈好了武器的交接办法,由游击队派出一个分队跟夏少校去山里的秘密地点取回,不过要等到他给犬养一郎送完“礼”后再进行。

“鬼子们最近有什么动作吗?”夏少校用不着和李强客套,直接了当地问道。

“年前封锁了一阵山区,见没什么效果就撤回去了。”李强用尾指挑亮油灯,“但听说他们过了正月就要被调走了,上阳县的防务由伪军来接管。”

“调那儿去?消息可靠吗?”

“调去那里不知道,但消息是那个狗娘养的一郎少将亲口说的,应该错不了。

“他亲口说的?”

“对。上阳县的维持会长师仁轩举办了一场工商界的联谊会,把他给请去了,当众宣布的,我们的一个情报员当时就在现场。”

“这狗东西在上阳县欠下了多少血债,就这样让他走也太便宜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

“去县城里给他‘饯行’,杀不死他也要留下个念想!”

“这太冒险了,我需要请示一下县委。”

“此时人不宜多,只我和虎子便足够了,你只需帮我们混进县城跟那个情报员联系上就成。”

“这没问题,但我们也不能干看着呀!”

“你们可以在外围造造声势,吸引鬼子们的注意,把县城里的守备队给调出了,这就是最好的帮助。”

“你和虎子准备什么时候进县城?”

“越快越好,后天怎么样?”

“行,我马上回去准备,明天下午等我的消息。”

“一言为定!”夏少校伸出右手。

“一言为定!”李强也伸出了右手。

两只坚定的大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油灯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