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南!京京——金陵双雄》 第七集 12月18日 草鞋峡英魂 第四十一章 生死名单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42/


第四十一章 生死名单

(第四十一章和第四十二章是写12月17日晚上的事情,但与第二天的《草鞋峡英魂》联系密切,故放在12月18日的内容里发表——作者注)

这次幕府山救孩子行动除了南南、京京双雄外,加上张铁成、胡大奎、罗维汉、洪彬共六人。临行前燕京详细向驻在惜春阁中的文世震中校(被南南任为特别队第九小队副队长)和马向东少尉讲解了战备洞的使用注意事项,告诉了他们“南南——京京”的口令。然后又让他们往卡车装上了30支三八大盖15把手枪两挺机枪和一批弹药。军官、宪兵和川兵们知道不能去太多人,都围着给他们送行。

吉普车上胡大奎“中尉”开车,南南和京京坐在上面。楚绍南还是少佐副官,燕京又当回了记者。卡车由“曹长”洪彬开车,上车前洪彬把车牌子弄掉了,他怕日军搜查这台车。张铁城“大尉”和罗维汉“中尉”坐在驾驶楼里。

燕京先把大家领到了和平门的探春池,楚绍南要和从厂舍救出来的军官们了解一下那里的情况。第八小队上尉营长杜立强队长和中尉连长胡琼海副队长兴高采烈地组织人把30支长枪、两挺机枪和15支短枪等武器搬运进探春池中。

楚绍南向两名少将问好后,和大家介绍了日军的入城仪式和今天发生的事情。大家为大闹夫子庙的过程拍手叫好。最后大家一听说要在明天的大屠杀以前去厂舍里去救孩子,众军官皆为感动。大家纷纷回忆各自所在厂舍的孩子情况。

有一个军官说自己是其中一个厂舍中成立的自救委员会的头,没想到自己先跑了出来,应该回去帮助他们。还有几名军官也报名要到自己呆过的厂舍救孩子。

一个身材矮胖的军官走到前面说着四川话:“本人是七十四军五十一师少校军需官谭明艳。我的那个厂舍里也成立了委员会,我也是成员。本来想领导大家过长期的战俘生活,没想到日军这样残忍。所以我要回去看看大家,而且我知道哪个厂舍的娃子多。”

有人在笑他的女人名字,谭明艳昂着头说:“这更说明我得参加保护女人和娃子的行动。走吧,南南,天快黑了。”

楚绍南深深为谭明艳等军官的真诚所打动,昨天才脱离危险今天却愿勇敢地再回险地。他和大家说:“我们不能去太多人,回来时会占孩子们的位置的。让谭少校去就行了。”谭明艳少校还是那身国军的制服急忙上了车,一行七人奔中央门而去。


出城和进入日军关押战俘警戒线都很顺利,日军各部都知道这几天国内慰问团要到来,都在盼着国内带来的慰问品和家书,找支那孩子让大和民族发糖果以示恩赐的理由很充分。

吉普车先到老虎山转了一圈,找了几处伏击的地点,都不理想。然后抓紧时间回到关押俘虏的厂舍门前,做为司令部的少佐副官楚绍南和守卫的日军沟通了几句,众人便分头进了厂舍。 谭明艳一下车就奔最后面的厂舍跑去,罗维汉和他一组跟在身后。楚绍南进入了那个最大的厂舍。

其实这近六万人里,当时只有一万四千多人是真正在战场上俘虏的,其余几万人大都是逃难的市民和陆续抓来的散兵。所以这里面有不少妇女和儿童。最近这几天女人基本都拉出去了,日军把她们用运煤车成车拉到城内的宿营地和城外驻扎日军的村庄,供成批的日军发泄兽欲,才后再杀掉。孩子们都留在了厂舍里。

黄昏已至,厂舍虽然几千人挤在一起但却死气沉沉。和昨天来时相比,这里关押的人们更虚弱了,日军不给食物,只是给点沟里的水喝,已经有被饿死的人了。想通过饥渴来迫使这几万人丧失反抗力是日军残酷打压计划的一部分。

楚绍南和难民们先表明了身份,表达了要把孩子们带出去的意思。在人群里走了一圈后,领出来10多个孩子。正当他要领孩子们出去的时候,听到里面还有个孩子在说话:“爸爸,找妈妈的游戏太不好玩了,我都要饿死了。”

楚绍南回头细看,在墙边靠着一对父子。便走了过去说那父亲:“你怎么不让孩子跟我走,怎么也要留一个根啊。”

那年轻的父亲虚弱地低声说:“长官,我是太平路钟表店的,我原是想和孩子死活在一起……既然您这样说,那我就拜托长官您了……”然后努力大声对看上去不到五岁的儿子说:“阿敬,下一步,就是你和小哥哥姐姐们在一起,跟着他们走就能找到妈妈了,你快到他们中间去吧。”

看孩子摇晃着走过去后他急切地和楚绍南说:“长官,我一直在瞒着孩子,不让他知道这个悲惨世界,我骗他说是在玩着找妈妈的游戏,其实他妈妈早在13号那天就被鬼子抢走了……拜托了,尽量帮我把这个游戏玩下去,待我来世相报!”说着他跪了起来,一头磕在地上就不动了。

楚绍南见状,默默地深深鞠了个躬。转身要走的时候,不远的人群里有人说话了:“兄弟请慢走。我有份东西求你带出去。”

人群中大家传过来一个纸包,楚绍南接过感觉是几十页纸。打开一看,是密密麻麻的名单,正反两面写得满满的。名单上有一部份是一个人的工整笔迹,大多数都是本人亲笔。很多名字前都注明了自已的职业和身份甚至年龄。楚绍南看到这些人的身份有军人、工人、职员、农民、教师、学生、医生、僧人、公交车司机、人力车夫、缝衣匠、绒工、瓦匠、木工、茶役、厨师、各种商贩等。

那人挤过来了,向楚绍南长揖一下说:“我是汉中门莫愁书店的老板,我姓金,是这几天我让大家把自己的名字写下来,如果我们都死了,希望后世能记得,我们这些人曾经来过这个世界。”

楚绍南眼睛湿润着翻看着名单,顿觉这名单重若千钧。金老板又补充着:“前面12页是我们这里的3607人,后面的19页,是我们每个人记得的被日本人打死的亲友,有7433人。看得出您是个好人,是个仗义的能负责的人,就拜托您了,请把我们这些人的名字留给后人。”

楚绍南收起这生死名单,一个立正,紧紧握住金老板的手,又向黑压压的人群环敬着礼,许久才放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