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血木棉 第十章 无言离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8/


离开兰英家的第二天,我们接到命令,向战区集结。

开拔是在清晨,那是一个凉气十足,白雾笼罩的清晨,似乎老天爷也要为我们营造一个悲壮的气氛。

尽管天气很冷,驻地的父老乡亲们听说我们要走了,还是纷纷到街道、公路的两旁为我们送行。当我们的车队打响马达的时候,一阵阵鞭炮声、锣鼓声响起,“英勇的解放军叔叔们,你们是最可爱的人,我们等你们凯旋,祝你们早传捷报”,中学的孩子们质朴的祝愿从广播里传出。许多大妈们象送自己的孩子一样,老泪纵横,不停地向我们挥手告别。战友们被感染了,也都激动得泪水汪汪,拼命地挥着手。

我在欢送的人群中四处找寻,杨大爹看到了,杨大妈看到了,小弟也在中学生队列中找到了,但却没有兰英的身影。

我不知道那天她向连长、指导员说了什么,也不知道连长、指导员跟她说了什么,反正从那天以后,兰英就没有在我面前出现过。

我们的车队驶离了小镇,我还在不停的回头张望,但除了在路边零散的几个扛着锄头下地干活的大哥、大嫂向我们挥挥手外,仍然不见兰英的影子。我一阵茫然,兰英,你在哪里?

我还是不死心,脑子里在播放着电影了的镜头:我们的车子离小镇越来越远了,兰英突然出现,她手里挥着一条红丝巾,追着我们的车子,一边跑,一边喊:“洪超,我等你!”

但这样的镜头被无奈的情感剪辑删除了。我感到我的双眼湿润了。

突然,陈勇使劲地拉我的手:“快看,快看!”

我顺着陈勇所指的方向看去,在渐渐散去的薄雾中,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公路边的山坡上,我差点叫出声来,那不是兰英吗?

我的手抬了一半又放下来。山坡上的兰英也似雕塑一般一动不动,她似乎没有看到我们。她应该也在找我吧?

要不是在那个特殊的环境,要是在今天,我可能会跳下车,冲到兰英的身旁。但那是不可能的了。

兰英的身影越来越模糊了,逐渐变成一个固定的点,也在我的心中留下一个永远的梦。

已经看不到兰英了,我还是不住地回望,但除了山坡就是山坡。一场只有开始,没有结局的爱情就这样结束了。

陈勇默默地拍拍我的肩。我感到手臂上兰英咬出的伤口隐隐作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