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你确定你没有开玩笑?”汤因比先生皱了皱眉毛说道,“为了在白一剑的问题上面给你们的足协补偿,我已经向他们提供了大约两千万的赞助金,而且现在的中超的冠名权也是我花了五百万买下来的,你的意思是我往里面烧钱烧得还不够?”


“这个……”荣世源稍稍明白一点汤因比先生的不满,荣家下属的一个公司也拥有一个足球俱乐部,当然知道每年往里面烧钱的情况,他端起茶杯掩饰了一下自己的不安,整理了一下思绪说道,“你就别抱怨了,这点钱对你来说不是一点毛毛雨吗?实际上中国足球现在的这种情况里面你也出了不少力,说实话,就凭香港队得这个实力就是有两个白一剑也不可能在世界杯上面进八强,你自己说你帮他们投入了多少?荣家也有人在搞足球,这个我们也清楚的,你往里面投的钱可是论亿在计算啊!而且别说你的企业没有在裁判什么的上面动手脚,我们可不是足协那帮子傻瓜,被别人耍,算计。”


“绝对没有动裁判,”汤因比先生信誓旦旦地说道,“最多赞助了别人球队一点奖金而已,这个是绝对没有问题的,在法律上面。”言语之间已经有点松动了,这点让荣世源窃喜不已。


“现在国内的足球这个情况,可以说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了,所以需要有人挺身而出,运用专业的知识来拯救我们的足球实业也就是拯救球迷,你这么专业,不能够光在旁边看着吧?说实话,上面对于足协也很不满意了,破坏社会和谐啊!但是有找不到合适的人来接手,这可是你们表现的好机会啊,我可知道你们好几个人都是球迷,当初要不是白一剑在国家队出了那么一档子事情,你们也不会做出这么多的事情的,看在萧小姐也是中国人以及安平和他爸爸的面子上,你就稍微帮帮忙好了。已经有人建议提调安澄海去做足协的主席了。”


“啊?我怎么帮忙?上次你还说有人提议调安平的爸爸去中宣部或者是文化局呢!英格兰队可是连欧洲杯的决赛圈都没打进去,我还在考虑是不是收购一家英超球队呢,现在你又要我帮助你们中国足球,你要我怎么做?收购一家中超的球队吗?”


“能不能把国奥队送到你们多特蒙德的青年队里面……”


“绝对不行!”汤因比先生直接说道,萧虹飞小姐起身给荣世源先生倒上一杯新茶,荣世源先生接过杯子之后被汤因比先生的回话吓了一跳,差点把茶洒出来。


“这么绝对?”荣世源皱着眉头问道。


“你也要看看我们俱乐部的容量,我不能把多特蒙德的青年队完全变成一个华人的青年队吧!而且里面考虑的问题比较多,包括草皮够不够用啊,住宿安排,的国的球迷能不能接受啊!而且我们青年队还要打青年队联赛的,总不能够一天没事干陪你们玩吧,而且你们的主教练能够答应吗?香港的球员都是由我们的青年队的主教练训练的。”


“足球这方面我不是很懂的。”荣世源喝了口茶掩饰自己的尴尬,“那你有什么提议。”


汤因比看了看萧虹飞,笑了笑,萧虹飞会意说道,“我们可以出两千万,任由他们把国奥队拉到那里去训练,巴西、阿根廷、秘鲁、巴拉圭,都可以的。”


“这个……”荣世源脸上挂着尴尬的笑,要是是指给钱就能够训练出好的水平的话,中国足球就没什么问题了。“你这得不考虑一下帮帮忙,这可是一个加分的好方面啊,你在欧洲有俱乐部,路子和经营什么的都很熟,上面会给你们开绿灯的,有个好印象了办起事情来也方便一点。”


“我觉得这是一个长远的投资,就目前的中国足球的环境来看现在投资非常的不明智。”汤因比先生直言不讳地说道,“今年看到中国队的分组我就不抱什么希望了,恐怕在2014年世界杯预选赛之前你们的国家队是没有什么动力的,但是香港队就不一样了,2008和2010年都很值得期待,他们的联赛和人才培养虽然有断层,但是一直很健康,现在又有了欧洲的稳定的培养通道,运用起来已经很容易上手了,你光看见我们这些年来在他们身上砸钱,知道我们这些年来卖人赚了多少钱吗?”


“这个?”荣世源摇了摇头。


“目前合约在我们受伤的球员的身价加起来已经超过三亿欧元了,”萧虹飞小姐在旁边补充道,“华人球员虽然便宜,但是架不住人多,特别是这些人大多都还是年轻人,升值空间很大,所以实际上我们还是赚了。”汤因比先生闭口不提自己赌钱的事情。


“这个模式完全可以照搬到大陆来啊!”荣世源不解地问道。


“那么你们的联赛不就是一点用都没有了?”汤因比先生说道,“同时你们的足协还有什么用?国内的联赛是不是马上就面临崩溃了?这些问题不能够不考虑吧?多少人会失业,多少人会闹事,这又不够和谐了吧?”


“我完全不懂了!”荣世源摇了摇头,“联赛不是一个人才库吗?我们可以做成巴西或者阿根廷那种情况啊!”


“问题的关键就是你们完全不能够,除非有一次彻头彻底的革命,荣先生,你喜欢革命吗?”汤因比先生笑着问道,“我记得你的俱乐部当过一次维新派的。”


荣世源尴尬的笑了,他知道汤因比先生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了,中国足球的问题是体制问题。


“或许我们可以买裁判不吹黑哨,球员不打假球,给足协补充一点专业人士?”汤因比用询问的眼神看向荣世源,“您的俱乐部不是在向西甲的豪门学习吗?”


“俱乐部这些事情我一向是不管不问的。”荣世源连忙摆了摆手。


“所以,你们政府什么话都不说,模模糊糊地说给我开绿灯,我实在是不敢去搅这趟浑水,难得你们联赛里面不是也有一个非常有资本有背景的先生吗?怎么不请他出来好好规划一下,别人可也是专业人士啊!”


“这个,”荣先生还是苦笑,“中国的情况非常复杂的。”


“没错,因为很复杂,所以我们也不能够傻傻的当出头鸟,这件事情还是等你们中国自己的有识之士来办好了,事实证明只有国外的主义和你们中国的具体实际相结合产生出来的新的主义才是解决你们中国问题的最好的指南。当然,我们也并非一点事情都不做,实际上龙发的广州制药厂已经收购了一家甲级球队,而且现在它们已经升上了中超,他们的主教练据说是你们中国的前国奥队的主教练,他准备招揽中国目前最有前途的青年队员,打造一个青年近卫军,到时候我们的俱乐部会和他们建立起合作的关系把中国的年轻的人才送到欧洲去,这是短时间见效的小办法,不过我想还是有用的。”


“广州制药?你是说是沈某人的那支球队,最近居然在打我们俱乐部的球员的主意的那个俱乐部?和你们是什么关系?”


“他们的焦董事长和我们是朋友的。”汤因比先生笑着说道,“你要看到,长春的球队也有我们的赞助,现在广州的球队也在我们的支持之下,说实话,你不能够说我们对于中国足球漠不关心。”


荣世源气愤地拍了一下沙发,“我们今年没有夺冠也有你们在里面捣鬼的成分?”


“看看,”汤因比先生笑了笑,“荣先生并不是向你所说的那样不关心自己的俱乐部呢!”


荣世源握着手很是不安,“这就是你们最后的态度吗?”


“当然,”汤因比先生点了点头,“不过我想等08年或者是2010年之后,你们的情况会更坏一点,到时候我觉得更是适合我们出面的时候。”


“这句话的意思是……”荣世源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就是说你们的球队所处的黑暗还不够,我觉得他们完全可以再黑一点,在香港队更加灿烂的光芒之下。”


荣世源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摇了摇头说道,“那么我们还是不要说足球了,我最后的一个目的事来和你们讨论一下在汽车生产上面的合作的,我们的集团一直希望能够在新型汽车的开发上面有些突破,这样子看来,你们又走得比我们远。”


“这个我完全同意,实际上我们也想在国内找一家合作的企业作为盟友,”汤因比先生站了起来,“但是这个你完全不应该跟我说,你应该能够直接和奇瑞的老总谈谈的,实际上国内的发展问题我已经完全委托他负责了。”


“汤因比先生,”荣世源站起来拍了拍汤因比的肩膀,说道,“虽然你已经是世界首富了,但是你似乎从来不吃一点点亏,这种态度实在是要不得的。”


“和我谈您才会吃亏的。”汤因比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