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惯于长夜过春时 第173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我不认为我们有必要和他们在这方面保持合作!”萧虹飞小姐在送走了两位老总之后气呼呼地说道,“同时也没有必要由我们出面去见这两个人的,而实际上我已经知道这两个企业已经获得了国家的巨额补贴了。”


“但是马上他们每年就要上缴10%的利润了。”汤因比先生笑着说道,“实际上美国的石油消耗量比中国大得多,但是你看到美国有哪个公司的能够像这两个公司一样做大吗?完全不可能,我们在中国的贸易的开展还要多借助这两个公司的帮助呢,所以和他们谈翻了对我们来说实在不是一件好的事情,我毕竟还希望能够在新疆的沙漠和西北的黄土坡上种植我们新型植物的。而且虽然我们只是一个代加工点,但是你要看到这段时间我们的利润是多么的大特别是全球原油价格上涨以后。”


“不过我想美国市场的利润更大的。”萧虹飞小姐反驳道,“你们难道一直没有注意北美吗?”


“这可不是我的错,”汤因比先生摊了摊手,“美国人不喜欢我们拿着专利赚他们的钱,不过我多少知道一点这到底是为什么,从美国的沙漠里面开始出现了我们的植物开始,但是这些人很焦急,不知道怎么用,我想很快会有人来接触我们的,特别是现在我们开始注重拉丁美洲的市场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有代理商在采购我们的新型油然后转卖到北美的市场上去了,我想我们应该再有耐心一点,不管是对待中国的市场还是美国的市场。”


“安平先生办的杂志被迫停刊了。”萧虹飞小姐说道,“似乎是因为说了很多不合时宜的话,虽然借口不是这个,说是因为他以书代刊,违反了规定,政府多多少少还是给了他一点面子的。”


“这个白痴,老是给我们添麻烦。”汤因比先生拍了拍脑袋,“他就不能够让我们省点心吗?不过这个轮不到我担心,让他的老爸担心去吧,似乎是电脑当初分析人格的时候过于简单化了,我还是希望他能够像七宝一样拍片子比较好,起码人家犯的是道德伦理问题。”中间有一句话汤因比先生一呼噜就过去了。


“我想不到安平先生居然是一个理想主义者,”萧虹飞小姐感叹道,“之前看了他的书就知道了,没想到他在有钱之后居然还是这个样子一点都没有变呢!”


“一定是电脑出错了,”汤因比先生暗自咕噜道,“但是居然没有人觉得奇怪,难道这才是那个家伙的本性?”


“另外,”萧虹飞小姐接着说道,“荣世源先生将来香港和你面谈,这是秘书刚刚告诉我的。”


“嗯?”汤因比先生愣了一下,“安平的事情和我们没关系,怎么也不应该来找我们啊,难道是那两个该死的企业的问题?不对啊,或者是开发西北沙漠的问题有着落了?”


“我想你胡思乱想的一切都没有到点子上。”萧虹飞摇了摇头说道,“最近不是国家队输得很惨吗?也许他是来让你兑现你的诺言的。”


“但是他又不是总局和足协的人,怎么会是他来,也许有其他事情才对。”汤因比先生皱眉说道。


————————————————————分割线————————————————


荣世源先生几乎成为了汤因比先生和政府之间的传话筒,同时起同样作用的还有香港的李家和霍家等等,不过荣先生的特殊的身份让他的说话带有最后的决议的味道。这次荣先生来找汤因比先生足球当然是其中之一,不过这不是最主要的。


“本来这些事情和萧小姐直接说就是了的,但是既然汤因比先生也在的话,那么一起谈谈也好。”荣世源先生颇为踌躇满志地说道。


“我愿意听听您的话,同时也不建议你用小姐这个词称呼我的太太。”汤因比欠了欠身子,萧虹飞小姐白了他一眼。


看到世界首富还有心情和自己开玩笑,荣世源也颇为受用,笑着说道,“上面已经同意了你们提的大部分的计划,具体的事情还需要专门的人来和你们谈,不过原则上是已经同意的了。”


“是吗?”萧虹飞看向了汤因比,汤因比点了点头说道,“我以为这样大的计划你们会开个十几次会来决定的,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了结果。”


“伟大的会议之后有必要让社会变得真实的和谐一点,”荣世源先生自嘲道,“何况这些项目都是有利于民生的,上面和我们当然会支持。”


“哦,是吗,现在的情况确实不是太好,我个人觉得现在的情况倒很像是一个讽刺,如果这样子说没有得罪你们的政府的话。”汤因比先生说道,萧虹飞小姐露出了一点同意的眼神。


“表面上是比较乱,不过我们不是在调整吗?”荣世源一副政府发言人的样子,“你看看,北京、上海、深圳、重庆、南京这几个房价上涨的最严重的地方这段时间房价都有下跌的趋势,国家也已经宣布到了年底给公务员发六个月的猪肉补贴了,在民生上面控制住局面,接下来一切都好办了,所以你们的自来水厂和那个沙漠之舟的种植项目国家也就上了心,要有新气象,所以先派专家考察,接着准备和你们谈具体的项目计划,争取在08年的时候就可以上马,垃圾厂和金属厂一次性批了下来了。”荣世源喝了一口茶说道,“我们也算是老合作的了,萧小姐更是熟人,这方面我是不会骗你们的。”


“但是也不会太便宜我们的。”萧虹飞小姐接着说道,“国家绝对不会直接放任我们在这几个方面搞的,肯定有相对应的限制性的命令吧。”


荣世源差点把口里面的茶吐出来,只好解释说道,“这些项目牵扯的范围太广了,很多地方没有国家出面事情就不好做,所以在股份啊什么上面国家占一点也是帮助你们排除障碍,而且我们之前的合作不就是很清楚的吗”


“你的意思是麒麟基金还要掺和进来吗?”汤因比先生微笑着问道,“我记得他们的大部分资金好像还陷在房地产里面的说。”


提起了房地产,荣世源露出了尴尬的神情,扬扬手说,“这个就不要说了,这次是国家直接出钱,国家开发银行直接出资,算是国家基础建设项目的投资。”萧虹飞小姐笑了笑,之前提到的各大城市的房价下降很大的原因是因为汤因比先生投资的低价房大量投资市场的缘故,也难怪荣世源先生提起这个就有点尴尬。接着荣世源先生感兴趣地问道,“难道你们对于麒麟基金有看法吗?”


“这倒是没有,不过我很不喜欢他们总是怀疑我们隐藏了技术,隐藏了赚取利润的真实值,而且我受不了他们每个月都查账的工作方式,这和我们的习惯不相符合。”萧虹飞小姐接着说道。


“你看到了,我老婆不喜欢,我也不太可能喜欢的。”汤因比先生喝了一口咖啡说道,“我的佩服他们的认真的态度,不过我认为这些人应该到你们的反贪局去工作才对。”


“这个玩笑私底下开开也就算了,不要拿出去说。”荣世源摸了摸头说道,“这里面很复杂的,不是一句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不过你要相信现在国家还是很希望能够和你们合作的,而且……”


“而且因为石油的问题不太会和我翻脸。”汤因比直接接过话来。


“你也清楚的。”荣世源摊了摊手,“这样子的事情放到哪里哪个国家都会有不放心的地方的,特别是中国这种情况,你们的一个董事又不懂事,而且又有这么多的麻烦,但是上面还是忍着了。”


“那个人做的事情和我们完全没有关系的。”汤因比说道,“而且轮不到我们来教训他,你们上面应该直接找他的委员父亲才对。不过说起我们的合作,你们准备占多少股份?”


“这个要专家来和你们谈的。”荣世源顾左右而言他,“我们还有其他方面的合作计划的。”


“你总该交个底吧,这也不算是什么商业情报,只是提前知道一下而已。”汤因比说道,“这个应该没什么关系,按照你们政府的习惯,不占到50%以上是不可能的。”


荣世源笑了笑,没有回话,算是默认了。


“这个条件绝对不可能的!”汤因比斩钉截铁地说道,“技术什么的都是我们的,但是偏偏你们占主导权,开玩笑,钱我自己能够出,哪怕你们给我什么不要还的贷款。”


“你在中国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还是抱有这么简单的想法吗?”荣世源皱着眉头说道,“虽然这对你们来说有点不公平,主动权确实在我们手上,但是到时候国家是不干涉你们公司的经营的,而且你看看这两个项目,水厂、沙漠的植物种植,垃圾厂,那个是私人和外资能够做的?你也稍稍灵活一点啊!”


“我当然可以灵活,”汤因比看了看自己的老婆之后说道,“如果你们的政府愿意签巨额的赔偿合同保证我们的经营的话,我就愿意接受你们50%以上的股份额,我们的流动资金还要在非洲做投资,我当然不愿意把钱全部投到中国来,特别是还是有人愿意帮我出钱的情况下,而且我很希望这个项目不是政府出钱,而是像你们这种红色资本家和我们合作。”


“你的顾虑未免太多了吧?”荣世源眉毛都皱到一起了。


“除非你们的领导人当着全世界的面说五十年不变,也许我还能够相信的。”汤因比说道。


荣世源沉下脸来,问道,“这是玩笑吗?”


“完全不是,”汤因比看了看萧虹飞说道,萧虹飞点了点头。


“实际上,”萧虹飞说道,“中石油和中石化的老总刚刚来拜访了我们,商量成品油涨价的事情。”


“这个我知道!”荣世源挥了挥手。


“所以我们想也许有一天我们的利益会不一致的时候应该怎么办。”汤因比先生笑着说道,“最好之前就能够说清楚最好。”


荣世源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说道,“这个还是交给专家来和你们谈好了,反正也不关我的事情,我们还是谈一点轻松一点的,你对于投资中国的足球有没有什么兴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