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龙小姐长达三个月的周密的准备终于派上了用场,从前线撤退下来的兵,只要不是中央军而且达不到营建制的统统被她就地整编,同时福建军队主动出击,掩护友军撤退。前线副总指挥陈诚真的是水平有限,七十万大军的撤退混乱无比,幸好福建的军队派出了引导的小队,指引友军撤退并且掩护他们撤退,一个小队甚至在嘉兴前线救下来右路军的副总指挥薛岳。翁照垣的师被派进了南京城,等到他们一进城,安平就派遣他们守住南京城的各个要地,督促居民疏散,同时用大船南京的民众和受伤的军人送到武汉然后转向后方,按照安平的想法,打巷战就是打巷战,不能够有居民影响自己的作战计划,蒋委员长此刻已经无可奈何了,在中山陵拜祭之后,就直飞武汉了,南京就留下了安平和十三个残缺不全的师了,还有刘湘顾祝同这两个大佬,蒋委员长专门留下他们帮助安平指挥军事。但是十三,真是一个不吉利的数字。

龙月凤小姐发电:我会想办法在外围支持你。

安平的回电是:不要以为我像唐生智一样白痴。

把南京守上一个月安平很有把握,他的信心来源于埃里克森先生的二十架战斗机和十架运输机已经到了广州,随机而来的还有大量的物资,不知道这些东西蒋委员长付不付钱。

胡宗南守在江北的第一军被安平命令驻守在浦口的津浦线附近,接应到时候可能撤退的部队,为此安平专门保持和胡宗南的电报通畅,同时电告全军将士,南京武器充足,粮食储备充足,必须坚守一个月的时间,下关江面由宪兵看管,一个月时间里,这里的船只运送伤兵后撤,凡是胆敢不听命令私自撤退的,一律就地枪决。同时安平先生拿出大量的牛肉罐头让士兵们好好吃了一顿让他们的长官鼓舞士气,同时着手巷战的准备,在南京市内广架高音喇叭。翁照垣的部队接受过龙月凤的巷战训练,安平把他的师按连打散分街区布置,让他们每个连带一个营的友军教导他们怎么打巷战,为了鼓舞人心,到了武汉的空军不时飞到南京运送补给和支援防空。这是埃里克森先生为了帮助安平先生不挂掉做出的做大的努力了,他的行为极大地吸引了日本和英国方面的注意,相信接下来的日子他不会好过。

龙月凤小姐的工作也做得很好,蒋光鼐将军率领部队节节抵抗,掩护部队退向安徽和浙江,等退到浙江的时候,蒋将军发现自己的兵力变成了十五万。张发奎带着部队退往广东,薛岳领兵退到了江西湖南整编,陈诚退到了浙江,大撤退终于没有演变成为放鸭子。龙小姐的部队隐藏在苏浙皖交界处,随时准备支援南京的外围。蒋将军对于龙小姐如此慎重地对待南京的战事感到有点新奇,他相信龙小姐不会无缘无故送翁照垣的六十一师进南京城,看起来,这位小姐准备在南京外围打一个大仗了,而这也正是福建军队所想的。

日本方面在追击上海的败军的时候遭遇到了顽强的抵抗,据悉这是中国福建方面的军队在掩护友军的撤退,将领乃是日本人的老对手,蒋光鼐将军和龙月凤将军,松井石根还颇为踌躇,但是很快他属下的部队就不听他的命令自行向前追击了,尤其以谷寿夫的第六军团为最厉害,完全不管司令部和东京方面的命令,第六师团一边杀一边抢,被福建的部队阻击之后爆发出了嗜血的本质,谷寿夫认为当前的情况不可能考虑和中国议和甚至是稳定战线的问题,支那七十万的大军已经被打败了,不趁胜追击的话,难道指望对方恢复过来之后再打吗?华北方面也是同样的问题,前线的指挥官都不认为停下来会对他们有好处,他们只看到前面一座座城市在向他们招手,后来增援华东的上海派遣军司令朝香宫鸠彦王赞同谷寿夫的想法,他命令自己麾下的部队也不顾一切向南京推进,这样子的话,松井石根也不得不命令自己的部队推进了,同时他还要考虑稳定已经获得的土地的问题。得到了发泄的日本人在苏州大肆屠杀当地的中国人,引起了国际上面的关注。

北边的战线上太原战役已经结束,日军在付出了巨大的代价终于占领了太原,同时沿津浦线进攻顺利,韩复渠在和日本人稍稍硬碰了之后马上保存实力的心,对外宣称自己在黄河北岸和日军激战五日,伤亡惨重,不得不后撤。实际上只守了两天就迫不及待地跑了,直接把黄河北岸和济南丢给了日本人,不过已经做的比历史上面好的太多了,起码韩将军没有差点被日军俘虏,同时掘开了黄河北岸,力求拖延日军的前进,他的这番行为可是把蒋委员长以及第五战区的司令长官李宗仁给气得不行。

华北方面的日军也无视东京方面的命令,执意南下进攻徐州、郑州一线的国军,就前线香月清司提交给东京的报告来看,他认为,当前的和日军对抗的中国军队在长江下游是蒋中央政府的精锐部队,在华北是阎锡山的精锐部队,其中还包括支援他的中央军和中共的精锐部队,如果放弃打击任由敌人整编备战的话,日军在后续的作战中肯定会吃到和开始作战时一样的苦头,所以一定要一开始就下定决心把这些部队全部打垮,那么后面的作战中日军面对的就是临时召集起来的乌合之众了。但是他没有意识到日军的精锐部队也在这几次战斗中损伤严重,丧失战力的同时也有日本方面,但是香月清司还是建议部队迅速出兵广东福建,彻底切断中国的外援,对于埃里克森先生大规模地向中国运送物资,日方都有了解,但是抓不住证据,这是因为埃里克森先生的潜艇每次都出动护航的缘故,日军军部里面头脑清楚的人对于这样的建议的反应就是把香月清司抓起来枪毙掉,但是随着中日战争的扩大化,他们也没什么选择了,除非这个时候和谈,但是这又是不可能的。诚如就任南京卫戍司令的安平所说,“中日之战已经到了一方倒下为止的地步了,我们决不讲和,如果讲和的话中日之间的局势应该恢复到1895年马关条约签订之前的局面,如果日方答应这个条件的话,我们就可以讲和,至于战争赔款什么的我们就大度一点多让让一点就是了!”

安平的讲话极大的刺激了日本朝野上下,大家都叫喊着要给支那人一点颜色看看,一些理智得不扩大派的话语顿时被淹没掉了。日本陆军命令华中派遣军务必在十日之内拿下南京,最好生擒安平。而埃里克森先生打电话给安平同志告诉他最新的飞机乃是最新式的歼击机中国的歼-5,在回答为什么是歼-5而不是苏-17时,埃里克森说因为造起来比较便宜。而且埃里克森先生认为这样子的话会比较容易赚到钱,唯一可能的麻烦就是陈纳德上校很有可能对于这些飞机眼红不已,而现在他们手上的飞机只有苏联支持的六十架飞机,国军的四百架新式飞机损失殆尽,飞行员也损失殆尽,虽然日方的飞机也损失了一千架左右,但是制空权现在被控制在了日本人的手上了。

“如果开着这么先进的飞机,哪怕只有十架还不能够控制住制空权的话,我就只有把志愿军的空军司令长官枪毙了。”埃里克森先生这样子对安平先生说道,“好不容易蒋委员长才同意空军由伊里安志愿军自己指挥的,而且这些钱全部是我自己付,国府居然不买单,看起来我觉得还是把飞机卖给德国人比较划算。”

“这次金手指开大了!”安平说道,“如果蒋委员长知道南京城里面的装备是怎么样的话,他可能会自己来主持南京保卫战的。”

“为了造就一个战争英雄,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而且龙小姐那里的物资比你还要丰富,我现在担心的是把日本人打得太狠他们坐下来谈判就完了。”

“这是不可能的,先生。”安平回应道,“我还指望他们解救被殖民压迫的东南亚呢!如果他们不去的话,我们怎么会有机会独立呢?”

“说的不错。”埃里克森先生赞同道。

在接下来的南京的守备战中,安平总是呆在中央大学的鼓楼校区里面,坐在能够让全市的人民和士兵听得到他讲话的广播前面,一遍又一遍的重复,“我是南京卫戍司令安平,我还在南京,现在是十二月XX日,我军还在和日军在光华门,中央门激战,日军尚未突破我军的紫金山防线,所有的部队要明白,现在后退一步就是死路,大家按照计划打,第六师团的司令长官谷寿夫是一个白痴,凡是击毙谷寿夫或者是活捉他的人一律直升三级,奖励一万美金……”

谷寿夫在自己的司令部里面听到了这些广播之后恼羞成怒,催促自己的军队不断地进攻,但是被装备了新式武器并且弹药充足的中国军队一次次地抵抗住了,安平在广播里面一遍又一遍的说,“南京将是谷寿夫、松井石根的丧命之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