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安将军,埃里克森先生这是什么意思?”蒋委员长很愤怒的问道,他的身边还有陈布雷先生,孔祥熙部长,以及白崇禧副总参谋长,就这么几个人坐在办公室里面看着安平先生,等待他的回答。因为这个事情实在是太严重了,上海战事能够坚持到现在不仅仅出乎白总长和其他高级官员的意料,连蒋委员长都觉得意外,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一开始就有力地扫清了市区的敌人,同时利用空战有效打击了日本的空军和海军,失去了空军和海军的火力掩护只下的日本的登陆的陆军和国府的精兵不相上下不仅仅是中方依靠了人数和地理优势,而且主要是美国人的炮火厉害,有效地补充了国军一向重火力不足的缺点,加上炮兵师师长蔡中芴乃是难得一见的炮兵人才,使得国军在火力上面吃亏不大,这些种种优势都是依靠了埃里克森先生建立起来的,这个时候埃里克森先生把这封信发过来,自然让这些大佬紧张无比,因为上海战事所需要的大量军火还依靠埃里克森先生的船队偷运至广东,然后层层补充上来的。


“委员长阁下,”安平看完了附在账单后面的信之后觉得蒋委员长阁下似乎是过于紧张了,“埃里克森先生这个样子也是有不得意的苦衷的。”


“哦,是吗?”委员长阁下脸红了一下,咳了一声之后说道。


“国府的很多军火还是美国的公司生产的,所以付费也要付给美国,埃里克森先生只是公司的大股东,他不能够把公司的债务拖下去,所以国府的分批付款实际上是埃里克森先生垫付的,然后再由他个人收取的。由于埃里克森先生为了投资南洋大规模地出售股票,所以有段时间他的流动资金比较多,所以可以帮助国府垫付货款,但是最近因为南洋方面的投资比较大,所以流动资金日见枯竭,加上埃里克森先生违背英荷政府的命令私底下援助我国,他的压力比较大,南洋又有人在搞事,埃里克森先生这其实是在向国府诉苦,没有其他的意思,也希望国府能够体谅他一下,而且这笔钱也不是一个小数目,拉到中国的物资也不是埃里克森先生自己一个人的,如果没有利润的话,很有可能……”


“我也知道埃里克森先生不容易!”蒋委员长拍了一下大腿站了起来,“但是国府也很艰难啊,战事一起,到处都是难民,国府的税收什么的都收不上来,政府今年九个多月的收入居然来去年的半年都没有,军事开支又大,我们也是拿不出钱啊!德国方面的货款都是用矿石和农业产品低消的,现在战事一开,海疆又被封了,矿石什么的有没有什么方法运出去,你说怎么办?”


“委员长阁下,孔部长。埃里克森先生的想法是或者国府放弃和他在美国开的公司的股份作为抵消,或者是国府增加他在中国的公司的股份,并且多加照顾,他愿意一直保持和国府的合作的。”


实际上所谓的国府在美国的公司的股份其实就是孔宋蒋陈在美国的私人投资,算起来差不多也有一两个亿的规模,如果全部抵消掉的话,还能够换千百架飞机开开,蒋委员长和孔部长听到这个话,顿时有点不自然,蒋委员长说道,“抗战时间还长,我们都是长期抗战,苦撑代变,不能够一次性把自己的本钱全部投下去,那些钱还要换飞机和军火,所以暂时最好还是不要动,埃里克森先生在中国的企业我们当然也要照顾,埃里克森先生对于我国是有大功的,但是他投资的企业过于敏感,不是机械就是飞机,然后就是军工厂和矿石,石油,这些都是国府的战略物资,我们不能够不控制,又没有其他的方法。”


看到白总长一脸的鄙薄,安平当然知道蒋委员长的心思,于是他接着说道“埃里克森现生写信给我说过南阳的华侨踊跃捐款支持中国的抗战,但是苦于日英荷的封锁,埃里克森先生提议华人的捐款不如交由他直接换成物资送到中国来,同时他接受中央派人的财务监督,华侨方面他推荐陈嘉庚先生直接监督自己以公平的价格兑换成物资,同时保证华人的捐款全部到国府的账上抵消掉物资的账目。”


这个,蒋委员长看向了孔部长,孔部长一脸严肃,陷入了深思。


“如果日方进攻广东、福建的话,埃里克森先生承诺的物资怎么运送?”白总长开口问道。


“我们在缅甸由商务代办处,同时仰光也有我们的码头。”安平说道,白总长点了点头,孔部长有些谨慎的问道,“你说的是全部南洋的捐款吗?”


“按照埃里克森先生的意思仅仅局限于荷属东印度和伊里安查亚,”安平回答道,“埃里克森先生愿意向国府投资,不足的金额可以在日本战败之后再结算。”


听到日本战败这句话,蒋委员长难得地露出了笑容,说道,“可以可以,国府大规模的军事物资的采办还需要埃里克森先生的帮忙,我们不用派人过去监督,只要埃里克森先生每年把账目递给我们就可以了。”


孔祥熙也点了点头,然后蒋委员长收回了那封信说道,“那么接下来让我们谈谈军事问题好了,各位,我们到参谋部去一下。”


到了参谋部人也就多了起来了,何应钦几乎就是一直守在这里,还有一大群参谋围着地图拿着旗子不断地按照前线的战报把旗子放在相应的位置上面,蒋委员长他们一进去,何部长就马上上前敬礼,蒋委员长就问道,“前线的情况怎么样了?山西、山东的情况怎么样了?”这其实主要是帮助安平问的,因为安先生刚刚从上海方面回来,对其他方面的情况不是太了解。


“在王以哲增援了山西之后,山西的局势还是呈现胶着的状况。”何部长很快领会了蒋委员长的意思说道,“我们和阎锡山商议之后为了确保太原,拟将部署在平汉线上的四个半师转向忻口,华北方面我军的空军战斗很艰苦,损失很大,而敌人在华北方面有很大的空中优势,所以打起来虽然达到了阻击敌人的目的,但是部队的伤亡比较大。”


“把张学L的冯占海的军队调到河南,随时支援山西。”蒋委员长直接说道。


“但是自开战以来,东北军的于学忠、王以哲都相继调上了前线,现在又调了冯占海的一个军,那么张学L在西安就只有一个黄显声一个军了,陕西的驻军只有他和杨虎城的第17路军,陕西的防务怎么办?”何应钦小心翼翼的问道。


“什么怎么办?”蒋委员长怒气冲冲地说道,“他张学L不是想收复东北吗?现在华北都要丢光了,他张某人难道想坐在后面不出力吗?西安!西安在什么地方,他们北面有傅作义和中共,东有阎锡山,河南和湖北都是我们在帮他守,他张学L不出力不行,当年闹着要抗日他闹得最凶,还有杨虎城,叫他整军准备出潼关,他们在陕西和中共搞什么三位一体别以为我不知道!”


“但是西安的防务怎么办?”白崇禧问道,“共党在那里要是国府的力量弱了,被赤化了的话就不好办了!”


“调杨渠的五十军让他们去守潼关,再调潘文华的川北保安团去陕南,给他们一个军的编号,让他在川北、陕南、甘肃就地扩招训练,另外让刘湘把他们的预备队都准备好,支援华北的战场,宋哲元真是靠不住!健生啊,第五战区的司令长官我是不能够再兼了,还是请德邻兄出面主持第五战区的大局啊!”


白崇禧还没有回答,何应钦就接着报告说道,“委员长,韩复渠又发来电报,说鲁南大雨,道路泥泞,增援宋哲元的部队不能够前进,又说德县已经有李必蕃的23师驻守说什么增援已无必要,还说他需要防守黄河和山东沿海,兵力不足。”


“娘嬉皮,”委员长狠狠拍了一下桌子,让整个参谋部的人都吓了一跳,意识到自己失态之后,蒋委员长马上镇静下来,说道,“回电无论如何一定要让他出兵,说话什么的你们斟酌一下。”说这话的时候蒋委员长看了看身边的陈布雷,陈点头示意知道了。


这时候白崇禧说道,“这正是国家存亡之际,向方兄怎么能够这个样子呢!委座,为了国家民族大义,我一定说服德邻兄出山的,实际上德林兄也盼着带领我们广西的子弟兵杀敌保家呢!”


蒋委员长连连拍手,说道,“好好,这才是党国的栋梁啊!”


“委员长阁下,”安平在旁边说道,“我认为我们需要发挥出媒体的优势,大打宣传战,到时候就是韩主席想保存实力,也不得不畏于人言打上一两仗,到时候山东的局势不糜烂的话,就可以有效地保证了日军的华北华东的军队被隔开,也为我们在徐州和河南的战局布置争取了时间。”


“哦,你有想法吗?”蒋委员长很感兴趣地说道,“之后和布雷先生好好说一下,我让他们好好配合你,说起来易生你在新闻上面很有才能呢,这段时间上海的报纸我都看了,你的功劳可不小啊。”


“这是委员长的栽培。”安平微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