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弥散着硝烟的世界 第165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日本人的形势并不乐观,这很有可能是因为他们刚开始信心太足的缘故,日军叫嚣的三个月灭亡中国的口号不是没有一点基础,事实上历史上面南京确实半年不到的时间里面就沦陷了,在日本人或者是其他的人看来,首都沦陷差不多国家就已经灭亡了,但是中国是一个不发达的农业大国,根本不怕自己的地被占,牢牢拖住了日本人的脚步,最后日本人终于被拖垮了,但是对于已经看到了胜利的人来理解战争中间的苦难和迷茫实在是有点难为安平了,相比较而言,龙月凤小姐对于这个的理解就比较深,因为她对于在自己身边战死的人印象深刻的缘故。


由于战事是在华北和华东地区同时进行的,所以这两个地区的正常的商业活动就收到了很大的影响,基于同样的理由,短时间内,国民政府的军费开支达到了一个惊人的数目,特别是国民政府意识到自己的军火储备将不可能支持接下来像上海一样的大型会战的时候,蒋委员长通过德国顾问紧急向德国定购了一大批军火,货单如下:


---步枪三十万支(每支配弹一千发)


----手枪三万支(每支配弹一千发)


---机枪两万挺(每支配弹一万发)


---37厘战防炮五百门(每门配弹一千发)


---迫击炮五百门(每门配弹二千发)


同时蒋委员长接到了德国方面的通知,中德之间的军事合作到了1938年的时候自动终止,德国方面会撤回所有的军事顾问,并且会在官方形式上断绝和中方的贸易往来,这对于蒋委员长来说不能不是雪上加霜。


而且很快蒋委员长就发现,他还欠了埃里克森先生一大笔军火费没有付,这批军火费里面包括飞机、水雷、机枪、火箭炮、美国火炮和炮弹,包括历次累积下来的款项,蒋委员长面临将近一亿的外债,而且还是美元。


鉴于目前的情况,而且中方的抗战还需要埃里克森先生的支持,蒋委员长把安平从上海前线紧急召回了安平同志,当时安平除了负责前线的物质供应之外,还负责向各国的媒体记者发布战报的任务,通常来讲,安平同志发布战报往往比日本方面晚上一段时间,他往往就日本人的战报进行评论,抓住日本人好面子的特点把日本人的战报批驳得体无完肤,让大家觉得日本人就是在说谎,同时对于国军自己的情况又很好的掩饰同时发布假的情报,虽然不受记者们的喜欢,但是让国民政府很满意,安平先生把战报的发布会当作是一场娱乐活动,从这点上讲,他在心态上很成功,日本人玩不过他。


“什么?日本人说他们攻打罗店一周时间里消灭了我们五千人,同时他们只损失了两百人左右,那么很好,我希望他们能够在罗店那个地方继续增兵,只要打上个四五周,我们就会因为战斗伤亡过大而不得不投降了,那个时候日军的伤亡也不过才一千多人,这是他们能够承受的吧!松井先生一定会高兴死的,他们怎么还不向罗店大举增兵呢?”


“你说我军在市区的部队正在大举撤退是被日军击溃了,好吧,我承认这个说法,实际上我应该告诉前线的士兵,如果他们被击溃了的话他们就不应该顺着华界路后退同时向前开枪,他们应该直接逃到英租界或者是法租界,这里的记者很希望看到被击溃的中国士兵的样子。”


“上海的前景不是很乐观,当然,到了最后会很不妙,到处都会是尸体,不仅仅由中国人的,也有日本人的,到时候就看看是谁的尸体多一点而已,不同的是日本人不会像日俄战争中一样毕功一役了,那是因为莫斯科太远了,老毛子即使是想打也只有干瞪眼,等他们到了远东,日本人已经布好阵势在等他们了,这就好像我们爬山涉水累个半死到了目的地却要和对手跑百米跑一样,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不仅仅是因为日本人方面缺少乃木希典和他的两个儿子,同时海军也没有东乡平八郎,而是因为我们有英明的领袖和众志成城的精神。不知道松井石根大将有没有带着自己的两个儿子和背着三具棺材出征。”


“你要问我对于我们面对的敌人有什么评价,我只能够说这些人在细节上面还是颇有可取,但是说到眼光就不行了,日本方面有长远的战略思想的人不多,我想陆军方面有石原莞尔和冈村宁次,海军上面应该有山本五十六,你说他现在是航空部部长,哦,那么这位部长的日子恐怕不好过,我愿意承认我国和日本方面在海军上面的巨大的差距,同时为不能够和山本将军在战场上面交手感到遗憾,但愿日本的领导人不要头脑发热把这位将军派来指挥陆军。”


“说实话,他们(日本)的陆军真的不怎么样,当然我指的不是战斗力而是他们说谎,你让我怎么相信说中共的在平型关用一个师的兵力打仗日本人说他们只有六十人被歼,同时太原会战打了这么久了,日本人居然说伤亡不到一千人,那可是十万以上的双方军队的对碰啊,而既然现在你还问我说我们在上海的伤亡,那么我就老老实实的说我们的伤亡比日本人多,多多少,他们伤亡不到一千,我们的伤亡不到三千,是他们的三倍,我觉得我已经够老实的了。”


上海的报纸采访安平先生写的报道一度成为了上海的娱乐节目,这是因为上海的外国人太无聊的缘故,他们希望看到中国军队如同常理一样崩溃,但是没有,中国人坚持了一个月的时间,北面的战场战线还相持在罗店——大场——虹桥一线,张发奎的部队还在南边严防死守日军登陆,同时和伺机向南面突击的登录日军相抗衡,日本人在逐渐掌握了空军的优势之后,开始派出海军掩护陆战部队了,蒋委员长布置在上海前线的空军开始面临战力不足的窘境,苏联的飞机还是赶不上埃里克森先生的新式战机,国府方面的空军损失大了起来,主要是飞行员的损失简直承受不起,安平估计当国府的空军优势丧失的时候,就会逐步走向失败了。但是作为国府的新闻官,他的发言还是有效地隐藏了国军的情报,同时迷惑和消遣了日本方面,日本方面就安平提起他们的战神提出了抗议,这又是世界战争史上的一个笑话。安平同志对松井石根的回应是他在毕业的时候就已经输给过中国人一次了(被蒋百里夺了毕业第一名,拿到了天皇佩刀),如果再输的话,就应该退休养老了。这番话激怒了松井,日本加紧了攻势,虽然国军防线一度失利,但是日方也付出了很大的伤亡,等到松井醒悟过来才发现,他上当了。


而安平将军奉命回南京述职之后,他的工作由宋子文全权接收,新闻发布的工作交给了朱绍良,相比较而言,朱绍良干巴巴的口水话让记者们觉得大为扫兴。对于安平的离开,日本方面也大大松了一口气。


国军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虽然没有取得具体的进展,但是还是守住了预定的阵地,在炮火上被增强了的国军在阵地站上不是像历史上那么吃亏了,而且当年国军的精锐在训练的时候就被专门训练了怎么挖战壕防空放炮。日军鉴于自己在开战初期在空军上面吃了亏,一门心思地准备扩大华东地区的空战,一个月时间里,日军出动十架以上的飞机作战三十三次,五十架以上的作战十二次,零星作战不计其数,国府的飞机损失很大,可用于作战的飞机和飞行员大大减少,最后不少美国教官在拿到高额的津贴之后主动出战,中日双方在上海上空激烈作战甚于陆军,日本改装后的飞机和临时购买的德国的飞机一度和中方相持不下,因为中方的飞机越大越少,日方越打越多,所以当日方的飞机损失到接近四百架的时候中方也几乎有两百架的损失,飞行员的损失中方几乎坚持不下去了。日方逐渐取得了海空的控制权,特别是中方还要在南京、武汉、杭州、苏州等重要城市防空的地步下,蒋委员长终于发现,对于作战而言四百架飞机远远不够用,特别是华北华东两线开战的情况下。


安平到了南京,进了蒋委员长的办公室,看到的第一张东西不是地图或者罗盘,而是埃里克森先生发给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的一份账单,上面显示自1934年来,国民政府历次和他交易所有的账目,除了结清的尚还有八千六百七十万美元的欠款,这个数字还随着埃里克森先生不断地向国民政府输送物资而增长着,埃里克森先生对于蒋先生的人品始终持有怀疑的态度,觉得自己有必要稍稍提醒一下委员长阁下,他面临的局面有多严峻,而自己又是做出了多么大的牺牲。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