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弥散着硝烟的世界 第162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日方开会的最终结果是由寺内寿一大将出任华北方面军的司令长官,统一指挥香月清司的第一军团和西尾寺造的第二军团,共计八个师团和临时航空兵团共三十七万人,稳定平津地区和河北中部之后再以平绥线为作战目标,剪除接下来的平汉线和津浦线作战时的侧翼威胁。华中方面将原来准备派遣到上海的上海派遣军直接扩编为华中方面军,以松井石根为司令官,下辖松井石根的第十军和原上海派遣军各部共计三十万人,打算是击溃上海国民政府的守军,然后沿长江占领华中重要的城市,歼灭党国的精锐部队,逼迫政府尽早投降。


鉴于上海的局势已经被中方所控制,下一步就是严防日军登陆,所以陈诚的第15集团军被派到上海北面,南翔——蕴藻浜——吴淞镇南端一线,准备攻击任何在吴淞以西登陆的日军,这样子,上海的国军明显分成了左中右三路,左边是陈诚的第15集团军,中路是张治中的第9集团军,右路是张发奎的第8集团军,国军在上海的总兵力也达到了四十万。刘建绪的第10集团军和蒋光鼐的第19集团军相继在浙江集结,积极防御在沪宁线和吴福线上。


虽然上海的战事开始得很顺利,但是松井石根的二十多万华中方面军在山东的海面上面飘来飘去还是让蒋委员长觉得担心,而且鉴于华北地区糜烂的局势,因此,整编共党的部队的进程就大大加快了。陕北地区的红军被改编成第八集团军,下辖三师六旅十二团,每师定员一万五千人,改编后的八路军迅速赶往山西加入华北方面的作战序列,接下来就是国府和中共方面在新四军的改编上面扯皮了。


安平在上海前线露了一次面,主要的工作是给前线部队送补给,在相应的地方构建补给站,存放军火和食物,好不容易抽了一次空到前线观看了龙小姐怎么攻克日本海军陆战队的司令部。这场战斗说起来完全没有技术可言,根本就是拿钱往日本军队头上砸把他们砸死,龙小姐在一次进攻中打出了价值十万美元的军火,让安平同志看得很肉痛,张治中、王敬久、俞济时、宋希濂、孙元良等高级将领也看得震惊无比,日本人在重火力打击只下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中方的进攻轻松得一塌糊涂。但是这些人认为这不是中国军队应该打和打得起的作战方式,连龙小姐自己都承认在接下来的战斗中中国军队不得不发起不怕死的精神来打仗了,中国不是美国,这样子的消耗,蒋委员长和埃里克森先生都负担不起。


安平同志接下来的工作几乎要把自己忙死,他要调度后方的弹药的分配和储备,安排仓库的分布,还要帮助宋子文、孔祥熙、杜月笙等等把他们的物资财产什么的运到后方去,几个纨绔子弟为了一批纱布闹的不可开交,还是安平带着宋子文、杜月笙过去才压住了场面,因为大家都是亲戚,不好脸面上过于过不去,这批纱布就被孔部长高价买了去送去了战地医院。安平还要担心上海的难民救济以及医疗问题,托埃里克森先生的福,上海来了大量的国际红十字会的工作人员,安平把难民组织起来作为民工用,每天提供三餐饱饭,还有肉罐头吃,充分体现了什么叫做人民战争。这场战争中上海黑社会的老大杜月笙出力颇多,安平先生的军火不少都是青帮的弟兄通过租界运送的,日本人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安平为了感谢杜先生把香港的一处宅子送给了杜先生,并且说上海极有可能保不住,让杜先生造作打算。


在开战之前,白崇禧、蒋百里等等军事高参都说上海地形是一块凸地,应该注重侧面防御,防止被敌人从侧面包抄了后路。安平更是认为不能够打战地战,即使要打也是点到为止,节节抵抗了后退,以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保存自己的实力为主,因为中方派上战场的都是精锐部队,损失掉就太可惜了。但是蒋委员长认为为了反击日方三个月灭亡中国的嚣张言论,无论如何上海要守三个月,同时为了争取国际上面的支援和同情,中国军队不能够主动放弃自己的土地,这下子就把前线的部队害惨了,好在蒋委员长似乎是不愿意给福建的部队在上海继续扬威的机会,蒋光鼐的五个师始终守在浙江的国防工程线上。


张家口南口相继被攻克,察哈尔全境沦陷,华北方面日本一边从张家口继续沿平绥线向西进攻,一边准备南下进攻山西。张学L辖下的王以哲和何柱国以及于学忠部均奉命东调,面临这个情况,张学L只有奉命执行,蒋委员长巴不得这时候张学L不听话,但是张少帅听话得不得了,连杨虎城都想带着兵增援华北或者是华东地区,把西安交给中央军来驻守,蒋委员长在办公室里面一阵屈闷:当初就不该签字。


宋哲元的部队在华北被打得落花流水,华北的局面要求中方扩大上海的战事支援华北的局势,这时,松井石根带着十万大军在宝山至浏河口多处进行登陆,虽然遭到了陈诚部队的顽强抵抗,但是日军还是在强大的活力掩护下和自身不要命的冲锋只下,登陆成功。在占领了罗泾、盛桥、宝山之后又接着向罗店月浦发动了攻击,力求占领罗店之后从侧面对上海城里面的中国军队进行包围。同时日方可能也打算扩大华东地区的战事支援华北的局势,最好把中央军的精锐牢牢拖在上海,让华北的军队好好收拾那些军阀们。


龙小姐的影响力很局限,日军的舰队又出现在了长江口上,虽然没什么可能进入长江和黄浦江的水道,但是日方摆出的正面登陆作战的姿态牢牢的牵制了中央的张治中的第9集团军,埃里克森先生在完成了他的工作之后回到岛上去了,安平同志通过卫星发现大量日军小规模侦查部队出现在了金山卫和杭州湾一线,看起来日军准备提前实现两线登陆了。


不得不说在野外和日本人打阵地战中国军队是真的还不够行,陈诚的部队和日方始终维持二点五比一的死伤率,这还是中方军队的装备得到了加强的结果,张治中的部队不得不在江湾,杨行,庙场主动向日军的侧面出击,帮助陈诚减轻负担,双方军队在罗店杨行展开血战,伤亡都很大。接着日军又在张华浜登陆,进兵殷行镇,桂永清的教导总队在这里和日军相持不下,好在中方的空军还颇有优势,日方虽然总结出了一些对应中方先进飞机的作战技巧和改进了自己的飞机,但是作战起来还是日方占有劣势,但是安平知道接下来就不一定了,一是日军的损失能够很快得到补充,而且日方的飞行员比中方多得多,中方的飞机是坏一架少一架,伊里安查亚的四十名飞行员损失了八名之后就被召了回去,毕竟伊里安查亚要的是有经验的飞行员,而不是飞行员的尸体,另外五十名飞行员接替了他们的位子加入国军空军听从国军指挥,在上海之战中,四十名飞行员产生了五个王牌,但是八名飞行员的损失还是让王长安先生心痛,得到美国教官操练的中国飞行员表现很不错,开战十天时间里,中方损失二十五架飞机,十八名飞行员,而日方的损失是这个的五倍以上,不过随着战事的进行,这个优势大概就不会维持下去了。


日本在上海北面强大的攻击让蒋委员长产生了错觉,他几乎准备抽调南线的部队支援北线和中线,这个想法被白副总参谋长否决了,据判断,日方极有可能在上海的南面金山卫和杭州湾之间登陆,从两翼包抄上海军队的后路,到时候就极有可能是前线崩溃的局面,所以南线的部队不能够动,还要加强对于可能登陆点的防卫,但是不少人都对于日军可能在金山卫登陆感到不可能,这个地方据考察是不适合登录的,但是安先生支持白总长的观点,上海的地形太危险了,一定要预防敌人抄后路,而且不能够把军队没有纵深地堆在上海正面战场上,中国和日本是不可能毕功于一役的,要留好力量准备后面更加残酷的战争。但是蒋委员长很犹豫,因为国联正在准备开会讨论上海问题。安平知道国联开会没什么用,但是蒋委员长不知道,他还死死地指望友邦的友谊。


于是上海的战事继续扩大,龙小姐被从战场上调回了浙江防线上,大家对于她指挥的耗费炮弹的作战方式不感冒,张治中和德国顾问也不认同她的火力至上理论,实际上龙小姐还提倡精确打击和重点打击,但是不符合国军的现实,龙小姐离开了前线之后日军纷纷扩大规模登陆,国军一度陷入了阵地苦战。而蒋委员长似乎是大大地不冷静了,他继续向前线加派队伍,张治中的中路军总指挥的位子让给了朱绍良,除了他的第九集团军之外,又补充了第18、第61师和独立第21旅;陈诚的左路军补充了薛岳的第29集团军;张发奎的右路补充了刘建绪的第10集团军,几乎是押注似的把华东地区的部队都压上上海上面去了。所幸蒋光鼐的第19集团军被分散到了第二线的国防工程线上,没有也被前调,对于这个安排白崇禧和安平除了颇有微辞之外都是深深的担心。蒋委员长不仅仅从军事上面考虑问题,他还要考虑政治和外交,中国军队必须在上海打上三个月,哪怕少一天都不行。


与此同时,龙小姐积极布置第二防线,同时做好了一切收容溃兵的布置。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