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这一场战斗一直持续到晚上,其他阵地都勉强支持住了,日军也疲惫不堪,无力再战,就地停火等待援军,同时川岸文三郎也接受了香月清司在电话里面的一顿臭骂,其他地方二十九军即使不是反攻也是节节抵抗,日军的进攻进行得颇不顺利。因为南苑没有拿下,日军北平东南、西南的部队被割开,不能形成包围北平的态势,同时南面宛平方向何基沣旅正在积极准备反攻卢沟桥阵地。宋哲元以为南苑可能已经收不住了,找人冒死突出包围向南苑传命令让他们退回北平,但是这条命令被安平直接丢掉了。“日本人都已经知道的计划,传过来有个毛用。”

华北屯驻军第二联队萱岛联队因为日方知道了南苑军队的撤军路线转向了大红门,结果被佟麟阁部狙击,安平的看法是,“走也不能照你们的路线走。”

实际上南苑的形势颇不乐观,主要是火力的问题,即使是补充了弹药也不一定能够支持多久,这完全是因为中国方面的军事工业太落后的缘故,同时平津地区日方的军队已经和中方的军队绞合在一起了,如果就这么纠缠下去的话,很有可能最后中方被日方打垮。如果前提是日方一直打的话,不过现在看起来,日方的前线指挥已经被中国人的抵抗气疯了,不继续打是不可能的,宋哲元已经和张自忠、冯治安商量怎么撤退的的事情了。

“怎么电台用不上了?”安平很郁闷的拍了拍电台,因为宋哲元各部都是独立作战,协同性不够,很容易被分别消灭掉,现在电台之间又联系不上,联系上也会被日本人偷听。安平固守南苑起到了支援丰台、宛平的作用,但是现在已经不是那么的能够坚持了,赵登禹的部队虽然还能够作战,但是实际上损失比较大,那些学生兵又不安分,在后面几乎是浪费弹药。“叫那些学生收拾东西,抛下重装备,轻装准备转移。”安平对自己身边的人叫道。实际上安平先生已经得到了具体情况,知道通州的“冀东防共自治政府”傀儡政权伪军张庆余、张砚田部已经乘机发动起义,消灭通州日军,逮捕汉奸殷汝耕之后才下了这个命令。之前张庆余、张砚田和二十九军联系之后安平的建议就是他们成功之后绕过北平南下保定石家庄。

“赵师长,和我一起沉夜转移好了。”安平对赵登禹说道。

赵登禹很吃惊地说道,“嗯?我以为你要固守南苑呢?宋司令的手令你不是都丢了吗?”

“实际上,我已经下令做好撤退准备了。”安平说道,“只是我不能够严格按照宋司令的计划作,日本人都知道这个计划的,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放了潘毓桂这个王八蛋任由他向日方报告说我们会固守?我根本就是想出乎日本人的意料,正好他们今天进攻不利,肯定会等到明天白天才会再进攻,到时候飞机就不是两三四五架了。”

“所以呢?”赵登禹问道。

“我们要趁夜转进。”安平觉得转进比撤退好用多了。“你马上组织一下敢死队,趁夜先发动一下夜战,掩护全军转移,手榴弹什么的,全部装备给敢死队,让他们向日本方面好好突一下,我们赶紧也向保定方向突围,宋司令都走了,我们怎么能够还不走!”

赵登禹点了点头,说道,“明白了。”

“管住那帮子学生,不要让他们闹事,TMD,老子好不容易保住了这帮子兔崽子,到时候要是在路上给我出问题就完了,后面两翼,前面的掩护要做好,不要把撤退撤成了放鸭子,赵师长和我一起坐车走吧。”

二十九军在二十九好凌晨全军撤出北平,只留下了张自忠代理北平市长和独立二十七旅改编为保安队维持北平治安,张自忠就此背上了汉奸的骂名。南苑方面赵登禹阻止了一个营的部队断后,每人发手榴弹十枚,大刀一把,班长一律配一挺捷克机枪,安平把重炮打完炮弹之后全部毁掉,重机枪架在自己的悍马车上,和赵登禹一起向南突围,同时自己的护卫开着镶了钢板的大卡车,架着机枪或者是自动步枪,载着二十九军的文职人员在前面开路。出发的时候,安平对着那帮子兵和学生大叫,“给我保持队形,除了枪和子弹其他的都丢掉,保持警惕,队伍跟上。”一个营的敢死队突进了日本军的阵地,猛丢手榴弹,乱开机枪,日本人醒过来看到大刀片子白光闪闪,顿时双脚发软,鬼哭狼嚎。

安平用仅有的三辆改装卡车在前面充当突击队的作用,黑人兵用架在车顶上面和车子侧面上的机枪进行火力掩护,几千人的军队跟在后面跑,安平的车子开在最后面,不停地叫道,“**,跑快点,跑快点,你们TMD今天晚上没吃饭吗?”

事后赵登禹回忆说,“他的,太险了,留下来的敢死队听说没有一个活的,后面殿后的军队也损失了一半以上,我和安平将军坐在车子上面离最近的殿后的部队不到一公里远,安将军居然还有心思开着窗子大骂那些要掉队的学生,晚上我们八九点钟出发,到了早上的时候就遇见了保定方向过来接应的秦军长的部队,那个时候松了一口气的士兵都软倒在路上,起都起不来,学生兵更是不行了,有不少人一口气一松就晕了过去。“

“不过好在撤退的时候先是有友军37师的掩护,我们的汽车上面的几枪也起了不小的作用,沿途没有被阻击,一切还算顺利。到了晚上的时候,司令和秦军长,冯师长等也撤出来了,不过掉队的人比较多,没有我们人员齐整,点了一下人数,发现还有三四万人,只是很疲惫,打不起来了。”

“安先生第二天就上了从南京那边派过来的飞机回南京去了,他还给给我们捎了不少手榴弹,并且说撤退的时候一定要有部队在后面掩护,不能放鸭子,这个大家都知道的。这次撤退最大的收获就是保存了实力,一千多学生兵跑出来了十之八九,这都是以为抗日的中坚力量啊。后来这些人虽然说起安将军还是抱怨说他看不起大学生什么什么的,但是对于他能够带着自己从敌人包围里面突出来也是感激不已,当时他们还没有这么好的觉悟,那个叫做宁欢的家伙居然跑去找宋司令说安将军是逃跑主义,结果被宋司令狠狠骂了一顿,但是谁不是逃跑,不跑就全部死在日本人手上了,七七事变的后期我们已经占了相当地劣势了,完全被围住了,不跑就是死局,我们要是全军覆没,那华北几乎就没什么力量阻止日军的进一步前进了……”

蒋委员长一直很担心安平同志的安全,一听到安平同志已经突出了重围到了保定,马上下令驻守在洛阳的空军马上派飞机把安平接到南京。蒋委员长看起来已经意识到了华北平原地势平阔,实在是不适合和日本的机械化军队火拼,所以准备实行蒋百里先生的计划,在上海方面对日军动手,让日军从北向南的进攻方式,改为从东向西沿长江进攻,利用江南地区的水路纵横的地势,拖慢日军的进攻步伐,那么就很有必要在上海和日军干上一仗,这一仗极有可能非常残酷,中国方面希望能够得到火力弹药上面的援助,所以紧急向德国方面订购了一批军火,不过这批军火很有可能赶不上上海的战事了,老蒋紧急召回安平就是想看看安平同志对于中方的装备什么的有没有好的办法,毕竟这次上战场的都是蒋委员长的嫡系部队,而且是最精锐的八十七、八十八、三十六师和教导总队。

“我还是当好一个后勤军官好了。”安平暗自嘀咕,因为在上海方向上对日作战是绝密的消息,所以蒋委员长要等到安平到了之后才能够和安平商量问题。先前的淞沪战役的时候国军的将领就认识到了自己们在重火力上面的不足,在上海作战日方极有可能有空军和海军的优势,继而有重火力的优势,所以贩卖美国重炮的安平先生就成了焦点人物,大家都知道十九路军是怎么在他的帮助下和日军较量不相上下的。

飞机在南京一降落,安平一下飞机就看到了蒋委员长的侍卫长严主任就站在小汽车的旁边,他见到了安平之后马上拉开车门说道,“将军,委员长正在会议室等你,希望你能够马上去。”

安平点了点头,对着跟着自己的黑人保镖说道,“每人发两千,自己去玩吧,不要闹事,不要乱跑。”张少校和徐少校点了点头,他们身后的黑人们个个兴高采烈。安平对着严主任微微一笑,钻进车子,向着总统府方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