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弥散着硝烟的世界 第155章

陈安平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size][/URL] 日方和冀绥自治政府于十一日达成了初步的协议,在中方的退让下宋哲元得到了日方口头上撤兵的保证,于是产生了和平的幻想,以军队大部在平津为名滞留平津拒不去保定,同时发表讲话,认为卢沟桥事件只是局部冲突,完全可以通过中国方面的退让达到和平解决的结果。看起来宋哲元在华北主政的时候退让退上瘾了,安平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日方和冀绥自治政府于十一日达成了初步的协议,在中方的退让下宋哲元得到了日方口头上撤兵的保证,于是产生了和平的幻想,以军队大部在平津为名滞留平津拒不去保定,同时发表讲话,认为卢沟桥事件只是局部冲突,完全可以通过中国方面的退让达到和平解决的结果。看起来宋哲元在华北主政的时候退让退上瘾了,安平当着他的面说他即将晚节不保。宋哲元虽然心怀忐忑但是还是觉得和平不是没有希望,何况有一帮子亲日派的奔走,同时他对于安平直接下命令,命令自己的部下非常不满,当着安平和部下的面说安平已经不是北平军分会的副总参谋长了。安平毫不在意,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民众捐款买的武器已经补充给了准备调进北平的赵副军长所部了,希望你发现中了日本的陷阱的时候不要太晚,你希望不丢地盘,但是也不能让自己的部队被日军包围消灭吧!”


宋哲元不知道说什么好,安平走向门口,然后转过来说道,“我守在南苑的军营里,哪里也不去,但是你们最好不要放松战备,宋司令是知道热河、长城战役里面日军的表现的,而且你要知道东京方面不一定能够控制得住前线的军队的。”


日方关东军入关,华北驻军增兵实际上是瞒不住的,也亏了宋哲元在历史上面能够被骗了十几天,几天之后,虽然宋哲元还在不断地和日本方面谈来谈去,但是一遇进攻立即还击的命令已经发到下面的部队去了。


安平在华北方面的商号已经全部做好了撤离的准备,在事变之前就已经开始进行撤退了,大量的货物和物资被先运到保定,然后在转运徐州,安平不想给华北留下任何能够帮助日军的东西。安平坐的汽车是埃里克森先生的汽车公司生产的加重型悍马,这种超越时代的车子凭借当前的技术一共也就生产了不到五十辆,全部用来送人了。中国只有三辆,安平自己留了一辆,另外两辆送给了委员长,这种车子根本就是几乎就是一辆高机动性的坦克,在特制的车顶上面架上机枪就是一个移动的碉堡。埃里克森先生对于发动机还做了一点弊,蒋委员长对于他的两辆悍马视若珍宝,平时自己都舍不得坐,安平驾着悍马,带着一帮子美国黑人雇佣兵在北平、天津之间跑来跑去,日本人恨得牙痒痒的但是也不敢上去挑衅,因为布置还不够好,不能够动手。


日本的华北屯驻军司令长官田代皖一郎因为受不了平津局势的刺激,在十五号的时候因为心脏问题病死,香月清司接替了他的职务,在华北方面采取了更加积极的态度。分别于二十五、二十六和二十七号发动了对廊坊、丰台、广德门和通县、以及南苑的进攻,安平当时正在南苑和1500多学生兵在一起,这些人都是平津地区的大学生,为了报国自愿来军营当兵,宋哲元几乎是把他们当作是干部在培养。在二十五号日军进攻廊坊的时候,安平就把库房里面的枪给学生们发了下去,同时还发下去了一百多枚地雷,命令这些学生没事干的话就按照布防图把地雷布好,同时挖战壕,免得这些人没有事就顾着拿枪激动去了。当时赵登禹、佟麟阁、郑大章一个副军长,两个师长都在这一带,安平觉着这样子实在是不合理,让佟麟阁带队到退到大红门附近,郑大章的骑兵师支援丰台,自己和赵登禹留守南苑,这样子还能够互相支援,加上还有地雷和挖的工事,完全能够挡住日本人一两个大队的进攻。佟、郑两个人也意识到高级官员不能够在一个地方,以免被端了司令部,加上日军已经开始进攻廊坊,可能下一个目标就是大红门和丰台,于是同意了安平的安排,马上带队布防去了。安平自己给南京方面发电表示北平战事以不可免,中央要早作安排,同时命令趁现在日方的飞机还没有参战,赶紧把北平重要的人和事装进飞机带走,这里面除了什么教授什么的之外,还包括前北洋大帅吴佩孚和前民国总统段祺瑞。


电告了南京政府自己将帮助第一集团军努力抵抗日方的侵略并且寻机转进之后,安平也不管蒋委员长怎么发电报催促自己回南京了,反正最后的班机已经飞走了,这个时候要走日本方面也不会答应,要走只能够自己杀出重围,日本方面三万人已经把北平重重围住了,入关的日本军总人数已经达到了十万和宋哲元的正规部队差不多了,宋哲元的部队正面临被包围歼灭的局面。


“你们这群白痴,给我把沟挖深一点,不要以为那把枪就可以杀人了,就你们这点素质,上了战场还没有开枪就全被日本军爆头了,所以要把沟挖深一点,把工事修得坚固一点,足够藏住你们的小脑袋瓜子和屁股。看什么看,现在你们都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给我加快点干,别TMD以为自己还是知识分子,就算是知识分子在战场上面也是挨一枪就死了,不会有机会多挨几枪的,我这是在教你们怎么样救国,你们先要活下去,然后把冲进你们阵地的日本鬼子全部干掉,这样子打上几年,如果你还没有死的话,恭喜你,你就可能看到日本人不够了,他们能够上战场的人都死光了,这时候我们还有大量的人可以派上战场,那么我们赢了,你们帮助你们的祖国消耗掉了最精锐的敌人,这就是在救国……”说着安平走到一个杵着铁锨在旁边喘气的家伙的后面,一脚把他踢到了他面前的沟里面,同时大叫道,“长官还没有叫你们休息的时候给我好好挖。”


周围被逼着挖沟的兵们头转过头来看着安平,都很气愤的样子,一个看起来是头儿的家伙走过来敬了个礼说道,“报告长官,我看不出来挖工事埋地雷有什么用,日本方面已经开始进攻了,我们也应该进攻他们,把他们赶出北平去。”


安平翻了翻白眼,先是对身边的赵登禹说了一句,“你们是怎么培养这群白痴的?”


赵登禹神色尴尬,这一千多学生兵在宋哲元和他们军队高层看起来,宝贵无比,自从一二九之后不少大学生弃笔从戎,宋哲元的部队几乎是把这些学生当作是未来的军政干部一样养着,还专门把他们安排到了最安全的南苑军营。这些大学生们性子高傲无比,说起救国来谁也不比谁差,宣传鼓动个个都是好手,但是偏偏在这个时候遇见把一二九运动彻底搞歇菜的安平,本来心里面就有火,同时又被安平派出来挖工事埋地雷干这些体力活,同时还被长官用尖酸刻薄的话辱骂,也难怪这些骄傲的年轻人受不了。


赵登禹也只好提高声音说道,“宁欢,干什么,不准质疑长官的命令,接着挖,马上就是晚饭休息了。”


看到军长发火,那个叫宁欢的家伙稍稍有点收敛,他缩了缩脖子,看了安平两眼,嘟嘟囔囔地说道,“我自是想问一下这个有什么用而已,打起仗来我也不会怕,躲起来算是什么。”


这段话被安平听见了,他只是感叹这个时代的大学生居然和自己一样对于战争这么不了解,实际上算起来安平只能算是一个后勤军官,实际上他没有指挥任何一场战役。作战的战略什么的他倒是提得出来,但是具体的指挥和布置他就不怎么擅长,按照他的说法就是:这样子的战争技术含量实在是太低了,他大概能够理解的也只有银河英雄传说里面的战斗方式,这也不一定,这位驾着一辆海盗船逃跑的家伙说不定只是在撤退的时候是一个行家。


“宁……少校!”得到旁边的赵登禹的提示之后,安平知道了这个叫做宁欢家伙是一千多学生的头,直接挂着少校的军衔,但是和自己的中将的军衔差远了,参加过长城抗战的赵登禹还是比较尊敬,呃,只能说是对于安平颇为客气。“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呆在军队比较好,就你这点军事水平的话真的不如跟在我身边几年的司机,我不知道宋司令是准备培养你们干什么的,不过我一定建议不要让你们去领军,不然很有可能你带的军队一次冲锋就被敌人全部消灭了。”


宁欢少校恶狠狠地瞪着安平,牙咬得紧紧的,看样子几乎要上来和安平拼命。安平撇了撇嘴,拿出枪来说道,“给我去执行挖工事的命令,没有命令不准停!要知道凭军衔我是可以直接枪毙你的。”安平笑得很邪恶。


“那他们怎么就在那里休息?”宁欢指了指坐在墙角晒太阳的安平的二十多人的黑人部队和赵登禹的一个也在休息,检查枪械和武器的一个团。


安平看了看说道,“那些美国人是我的卫队,要养精蓄锐,到时候要护送长官从包围里面杀出去,而那一个团是到时候日本人进攻时抵挡的主力,你以为我们到时候要靠你们这帮子枪都没开过几次的家伙们来保护吗?No!挖好公式之后你们就去当后勤兵,好好打理东西,准备好要转移,不要拖了我们的后脚。”


“你这是逃跑!”宁欢叫道。


“不,是转进。”安平强调到,“擅自批评上级的战略是不对的,你这种没脑子的家伙只要执行命令就好了,要不是因为现在大学生比较宝贵像熊猫一样,我才难得管你们,随便你们和日本人拼命好了,但是事实总是很残酷,无论从哪个方面讲你们都有很高的价值,那么只能够想办法把你们带出去了,这让我真怀恋大学生就像狗的年代啊!”


宁先生肯定不能够理解这种情绪,当然,赵登禹师长也不能够理解,不过他还是知道安平先生的做法实际上是在保护这些学生的,不过为什么他的嘴就这么臭呢?赵师长暗自嘀咕。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