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弥散着硝烟的世界 第154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此刻万平县长兼219团团长吉星文正陪着中日双方的谈判代表在宛平城里探查日方“失踪”的士兵是否在宛平县城之内,但是日军方面已经开始向宛平县城里面打炮了,同时开始向龙王庙和铁路桥方向发动了进攻,安平守在桥头愤愤不平的说:**,被骗了,先打的不是这边。


吉星文和一众双方代表还在宛平城里面日方军队就已经向城里面打炮了,代表们什么都不顾了,先自己想办法藏好了再说。吉星文怒不可遏,高叫着要让传令兵去下命令反击,这时候已经有一个士兵急急忙忙跑了过来报告道:“团座,安将军说他已经指挥城外的部队开始反击了,让我来通知您。”吉星文当时就呆住了。终于,安先生抢在吉先生的前面下了命令,把自己的名字留在了历史书上面,不知道蒋委员长会不会怪他擅自挑起边衅?


在北平的三四个月的时间里,安平打着视察教育和实业的名义在北平天津大肆活动,督促北平和天津的大学南迁,由于之前一年多时间里都在做准备,所以这个行动还是颇为顺利,这是相对于历史而言,自从五月开始就不停地有流言说日本方面会在六七月份的时候向北平方面发动大规模的军事行动,而这种流言又随着日本方面的大规模的军事演习变得越来越接近现实。于是安平就不需要花大力气来说服这些教授校长和学生了,虽然搬迁学校要花大量的时间和金钱,但是怎么都比什么都沦落到日本人手上好。安平就打着这个旗号在北平天津公开活动,干涉华北自治的内政,日本人多次抗议都没有效果,安平甚至跑去看尚在北平读书的李香兰,并且在面对日本公使的质问的时候理直气壮的说自己是为了发展商务贸易才来北平的,在自己的车子上面插瑞典、美国国旗以及国府的青天白日满地红,而且身边有大量牛高马大的美国护卫,日本人很痛恨这个无耻的家伙,或者说日本华北屯驻军很痛恨这个家伙。


战斗打响的时候,秦德纯在北平和日本方面交涉,之前日本方面要求二十九军撤出卢沟桥城外时,秦德纯就已经和张自忠、冯治安召开了紧急会议,同时向南京方面发电,表示抗战决心,说卢沟桥已经涉及主权,绝不后退一步,将竭力与敌周旋云云。委员长当即反应,发出了“不挑战,必抗战”的指示,同时电令驻扎在山东乐陵的宋哲元迅速北上主持大局,同时中央宣布,改第二十九集团军为第一集团军,宋哲元为集团军总司令,人事照旧。蒋委员长接下来就将登上庐山讲话:“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皆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我们只有牺牲到底,抗战到底,惟有牺牲的决心,才能博得最后的胜利……”这就是全国不少人都等的等不及的抗战宣言了。


安平正在前线指挥军队,实际上这位先生根本就没什么指挥军队作战的经验,一直以来他做的几乎都是后勤上面的事情,不过他带着的那些美国保镖们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这些人依靠简陋的公事,用精良的武器打击对面的日本人同时还要躲避飞过来的炮弹。但是这些黑人兄弟们个个神采奕奕,兴奋异常,拿着最新的M1加兰德步枪或者是M1918式勃朗宁自动步枪,和日本人打得正欢,安平站在旁边拿着一杆毛瑟98k狙击步枪和对面的日本人互相狙击对方,这让张少校和徐上校急得直冒冷汗。


“不用担心,”安平对他们两个说道,“日方实际上兵力不足,就是有火力上面的优势也不足以突破我们的防线,我估计很快他们就会要求停战和谈什么的,然后再增兵了,我们还有足够的时间连连枪法,两位难道不试一试吗?实际上我私下里带了不少武器过来,我们最好把子弹打完,我在南苑还有不少库存的弹药。”


“安将军,安先生。”吉星文来到了前线看到安平正在悠闲地作着狙击手,“这里很危险,您还是进县城里面去比较好。”


“不,”安平笑着说道,“我想没有人能够比我更了解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了,虽然这里的公事修得不是那么的结实,但是我向日本人还是打不过来的。”安平说完之后看到自己这边的士兵们在拿到了好的步枪之后射得正欢。


“吉团长,我建议我们晚上夜袭一下,你知道吗,我的车子的后备箱里面还有五箱手榴弹。”


“好吧,将军。”吉星文摊了摊手,“你简直就是一个活动的军火库,不过你的安全还是很重要的,秦副司令已经打电话多次来过问你的安全了,蒋委员长也发电报询问过了,我可不能够让一个国府的中将留在前线上面,日本人会高兴死的。”


“好的,等他们准备用和谈拖时间的时候我就走。”安平点了点头,“不过之前我倒是想好好玩玩,我走之后所有的武器都留给你,实际上你们的军火库里面的子弹已经多了十万发了。”


“安先生。”吉星文长长吸了一口气。


“会在你们收到的捐款里面扣的。”安平拍了拍他的肩膀,“上校,还是让我们好好和日本人赶上一场比较好,你看看,我的副官们都被我派上去了。”


日军遭到了顽强的抵抗,数次进攻不果,都被二十九路军,不好意思,是第一集团军的战士们抵抗了回去。日本方面最大的缺点就是人力不足,华北屯驻军不足,关东军入关还需要时间,偏偏屯驻军又过于积极,私下里就发动了事变。日本军队之中流传下来的下克上的美德也在华北驻军里面发扬光大了,日本东京政府也不得不出来给他们擦屁股。


吉星文的部队晚上的时候组建了突击队员突击,人人背背一把大刀,腰叉手榴弹,几个重要的班长什么的还人人发了一把驳壳枪,二十发子弹的弹夹。吉星文团的士兵们个个士气高涨纷纷表示要给小日本一点颜色看看,当天晚上反攻铁路桥,收复了失守的铁路桥和龙王庙,几百名日军被全歼。日军眼见宛平城一时半会攻不下来,于是又玩出了谈判拖延时间的把戏,冀察当局居然准备同意,安平在秦德纯的办公室里面抽着烟问道:“日本人的关东军和华北驻军都在积极调动,你们还想谈判,他们让你们退到保定然后再不打你们干不干?”


这个时候全国已经群情激愤了,蒋委员长发表了庐山讲话之后,延安方面也发表了申明,认为这个时候已经是平津危机,华北危机,全国危机的时候了,应该发动群众,开始抗战。安平派遣自己的保安部队统一安排北平地区的民众后援会等团体,指挥他们有条理地捐款捐物等等,当然捐的钱被安先生当作是向自己买军火的钱直接划到了自己的账上,然后从保定地区运送囤积好的军火向北平方面运送。


宋哲元考虑到这可能还是一个局部性的冲突,同时出于不希望放弃自己的平津地区的地盘的念头,认为应该停止冲突和日本方面和谈,力求能够和平解决事件。但是日本方面不扩大方针的将领领导人相继失势,盲目而且冲动的扩大派上了台,希望能够直接吞下整个华北。安平的表示是和谈可以,战备不可以放松,暂时他是北平城里面军衔最高的将领之一,而且大家在长城抗战的时候都在他的手下打过仗,鉴于安先生说的日方接着和谈的契机调集兵力的事例如上海和热河、长城事件,大家都是深有体会,所以尽管军令没有继续追击日方的军队,但是战备一刻都不放松。


十一号的时候宋哲元到了北平,安平一再向蒋委员长发报,声称华北的军事冲突已经不可避免,但是宋哲元仍然心存幻想执意和谈,中央须做好战斗准备,一旦北平战事一开,那么中日全面冲突即不可避免。而日本方面在外交上面对南京政府态度极为无礼,一再强调华北的事件乃是日方和华北自治政府之间的事情,南京政府无权过问。这种态度大大地激怒了蒋委员长,他一边指示何应钦向宋哲元发电,一再要求宋哲元到保定全局主持华北战事;另一方面命令山东、河南、山西做好备战准备,同时将库存的大量枪械发给军队配装,又向德国和埃里克森先生定了大量军火,请他们速速通过海运运抵广州。还命令两广、福建、四川、西北各省做好整军的准备,同时和中共谈判的整编问题也得到了蒋委员长的适当让步的指示,蒋委员长已经下定决心和日本人开战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