渐近自由 弥散着硝烟的世界 第151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58/



红格尔图的战事一停止,傅作义当即决定先发制人,闪击百灵庙,蒋委员长已经提前发来电报,示意应该积极收复百灵庙、商都,稳定绥远的形势,委员长阁下已经忍不下去了。十八日傅作义发动了全军作战部队向百灵庙集中的命令,到了二十二号的时候已经集中完毕,日本人万万没有想到中国人居然敢主动进攻。田中隆吉和今村均还在商都整顿王英的败军,同时命令一部分伪蒙军增援大庙,保护百灵庙的外围,同时加强商都、化德的防务,准备接下来继续进攻。但是到了二十四号凌晨一点,傅作义命令部队直接进攻百灵庙。安平坐着吉普车前去观战。


就安平看来,花了两三天才集结好进攻的兵力根本就不能算是什么闪击战,但是后世的人已经这么认为了,那也没什么办法。好在这时自1933年以来难得的一次大捷,也没有过誉的地方。伪军在日本顾问的指挥下,奋起反击。经过八个小时的奋战,傅军歼灭敌人七八百人,俘虏三四百人,缴获无数。安先生在意的机枪的评价是作用无穷,就是太耗子弹了。


对手的孱弱让安平都提不起精神来了,一场仗下来绥远军连死带伤不到三百人,傅作义兴致勃勃,准备接下来扑灭敌人反攻同时包围百灵庙攻占大庙。安平对于傅作义将军如同历史一般的胜利给与了祝贺,不过他的心思不在这里,在远处的西安和广东。龙月凤小姐分外地不安,因为如果历史上应该出现的西安事变没有发生的话,共军的处境就会相当危险,先不说西路军全灭在马家军手上,光蒋委员长对于陕北的围剿就极有可能取得成功,毕竟陕北的共军不足四万,而国军在几个方面加起来超过了五十万。安平能够理解龙小姐脆弱的心理,如果历史在这里拐一个弯的话,那么中国史自1921年以后完全要重写了。


傅将军取得了他应有的胜利,各路伪军的反攻被粉碎,“大汉义军”的副司令雷中田被击毙,同时还有大约五百名伪军被击毙,同时投降和投诚的伪军就更多了,日本的两百多名顾问在整个战役中间被打死。日本人认为当前形势不是太好,但是没有做好和中国方面开战的准备,同时对于安平和傅作义颇为忌惮,蒋委员长就在西安,很有可能接下来的进攻演变成大规模的日中会战,这是应该避免的,因为华北的局势还是不明朗的,不适合作更加冲动的举动。


当然百灵庙之战的重要意义不仅仅是激发了全民人民抗战的斗志和信心,最重要的是,在外蒙古实际上已经独立的情况下,它避免了可能的接下来的日本人控制的,也许会后患无穷的内蒙古也独立。12月傅作义收复了多处据点,包括重要的锡拉木楞神庙,接受了不少日本同胞的援助,安平给孝义兵工厂发了电报,指示他们加大MG-42机枪的产量,现在的产量太低了,每月才产十来挺。傅作义先生收到了救国会的不少捐款直接被安平收去了。到了12月12日这一天,安平同时接到卫星的报告和西安方面的电报——西安事变如同历史上记录的一般发生了。安先生不知道远在广东的龙小姐是不是很高兴,不过安先生自己是叹了一口气:看来又要想办法拉张学L一把了。


形势一下子变得对于中共有利起来了,不管是哪一方面。


西征的军队古浪被马家军重创,红九军损失两千人占到了全军的三分之一,他们的许多重伤员在撤退的时候不能够和部队一起走,结果被马家军全部杀害。接着中央电令西路军停在永昌、山丹、凉州一线,这里地形狭窄,南北都是高山沙漠,村庄零落,居民回汉杂处,实不容易建立根据地。但是这个时候中央红军被国军重围在陕北,不得不摆出一副将渡河和西路军会合的姿态假象,以牵制国军守在黄河沿岸,自己好向东向南突围,结果就是西路军和马家军不停的血战,陆续减员。等到西安事变爆发,红军内部一阵欢呼,光明来到了,报应也来到了。


但是全国人民的舆论并不是向着中共的方向的,鉴于蒋先生的领袖地位,同时短时期内没有人能够取代他形成一个强有力的核心,大家出于抗战的目的的考虑,都不愿意中国变成一盘散沙,讨伐张杨的文章和口号络绎不绝。著名教授闻某在课堂上面直接跑题大骂张杨两个人是混蛋云云,因为他知道自己的学生里面有不少是进步青年,比较容易冲动,所以他先表现得激动起来。军阀里面只有李济深、白崇禧、陈铭枢、李宗仁同情张杨的处境,但是他也不敢直接说让他们把蒋委员长搞下去,只是同意说要让委员长停止内战,一致对外。原先对于张学L希望抗战抱有同情的阎锡山也突然改变口风要求张杨两人慎重,最好和平解决,放了蒋委员长。韩复渠、宋哲元、龙云、刘湘和他一个调调,但是大家都不想打内战。这个老西自己在山西救国会里面隐藏共党并与之合作,先前和张学L说得好好的恳请委员长开抗日大计,到了最后翻脸不认人,难怪冯玉祥被他耍了两次。同时政府里面要张杨负荆请罪的不在少数,南京方面更有不少人别有用心,打着营救委员长的名号准备出兵西安,要缚张杨二人于城门之下。刚刚向绥远战事筹集捐款的救国会的诸位君子发表申明,希望双方保持克制,力求保证委员长阁下的人身安全。


安平看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一件一件的发生,转而向第一夫人和广东以及西安发电报,表示自己将马上飞赴西安,为和平解决事变出一份力,等张学L一回电,安平先生就坐着飞机从绥远的临时机场直飞西安了。目前在中国,随时都有飞机坐的,除了蒋委员长之外,就只有安平了,不过他是为了做生意方便,没有办法。


张学L对于安平能够出面调停西安事变感到万分的感谢,怎么说大家也有点交情,而且安先生能够和蒋委员长说上话,蒋委员长自从事变之后就不怎么说话,连饭也吃的不多,情绪很不稳定,一直担心自己会被张杨交给共**。现在事变不仅仅牵扯到了国内的军阀,各国帝国主义也牵扯了进来,日本人几乎向代替张学L把蒋委员长弄死,但是他们不好自己出面,只好煽动南京政府里面的亲日派出来吆喝。英美认为蒋先生是中国政治稳定的保证,应第一夫人和宋孔两家的请求一直要求和平解决。苏维埃的钢铁领袖斯大爷认为中国的政局稳定有利于牵制日本方面的注意力,避免他们把注意力放到苏联的身上来,而蒋是中国稳定的必要因素,所以张杨的行为不符合苏联的利益,同时中共的愿望也不符合苏联的利益。中共被自己的老大哥狠狠打了一棒,马上把自己的口号从反蒋抗日改为逼蒋抗日。毛主席在操心怎么让蒋委员长承认红军的问题,张副主席看着红四方面军的战报,心里面在流泪,我的第四方面军啊!


安平在飞机上面受到了宋家和孔家发来的电报,请安先生一定积极斡旋,南京方面的讨伐派他们正在努力压制,力求平安地把委员长和平迎回去,这时候就不得不说安先生实在是取了一个好名字,连只信耶稣的第一夫人都对他充满了信心。


龙小姐的电报是:历史终于回到了正确的轨道上面来。安平瞪了一下,暗道这大概是所谓的单方面的正确,谁知道这个时空里面历史会怎么走。龙小姐的PS是:王亚樵已经去了香港,不日将转去缅甸。安平知道,这个本来应该在今年挂掉的家伙算是保住命了,前去缅甸收集资料也是一个不轻的工作不知道交给黑社会能不能完成,实际上缅甸的华人里面有不少南洋方面的眼线,要王亚樵去,主要是让他保命,龙小姐安排的行程还包括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尼。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