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每个人都是折翼天使

蒲舒 收藏 22 1066
导读:楔子 给每一个灵魂涂上一种色彩 很多事情,经历了也不一定能明白。 很多事情,没有经历或许也是一种幸福。 很多事情,经历后才知道都是伤害。 但是,只有经历着和经历过的,才成为了一个人独有的财富。 我不会画画。画画是什么?我从没有弄明白过。 看过很多画家的画,很痴迷于色彩和意境,徐悲鸿的马,梵高的向日葵,韦恩的猫,甚至一些漫画,总感觉内心里有一双眼睛,一双属于色彩的敏锐的眼睛,在很多个瞬间被一些色彩牵动,有那样一种冲动,在一

楔子 给每一个灵魂涂上一种色彩


很多事情,经历了也不一定能明白。

很多事情,没有经历或许也是一种幸福。

很多事情,经历后才知道都是伤害。

但是,只有经历着和经历过的,才成为了一个人独有的财富。


我不会画画。画画是什么?我从没有弄明白过。

看过很多画家的画,很痴迷于色彩和意境,徐悲鸿的马,梵高的向日葵,韦恩的猫,甚至一些漫画,总感觉内心里有一双眼睛,一双属于色彩的敏锐的眼睛,在很多个瞬间被一些色彩牵动,有那样一种冲动,在一张白纸上用内心里流出的色彩来描绘一幅画。一幅属于我自己的画,即使那不是画,那也只是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这不知道是不是一种天赋。


但是在军校,我的这种似乎是天赋的独特却给我带来很多好处。在一块黑板上,可以画出很多东西,人,花,国旗,楼房,华表,长城……我说的好处不单是我读军校以后就开始办板报,这好处有很多,比如,办板报的很多人都是女生,嘿,我不是色情狂,我只是出于本能,喜欢和一些眼睛细长,手指白皙的女生呆在一起。还有,我因为板报办得好,入党也被领导提前考虑,总之,是受益匪浅吧。

毕业的时候,临行的同学最后一次站在我画的那块黑板前震惊。

那是一幅什么样的画呢。

“真是不可思议。”有个平时不太爱说话的戴眼镜的女生看着我。她冲我微笑。那幅画上有207个天使。每一个天使有不同颜色的双翼。我注明了每一个天使的名字,当然,是我们队每一个同学的名字。

这其实是一件很轻松的工程。勾画轮廓,调色,写字,非常简单,比任何一次板报评比的时候要简单,不用喷底色,不用打格子,的确是一项简单的工程,现在想来也是。

但是当一幅画满了五颜六色的天使的板报放在眼前的时刻,那种震惊,应该会有吧。

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很多个时候,我都是这样做着一些事情。没有理由地做着。不去考虑后果,做着的,是自娱自乐的小事情。

这是半年前发生的事情。

不过现在看来仿佛已经经历了千山万水和一生的时光。


第一部分 每一种生活都有它的色彩


军属院给人的感觉永远是绿色的。从门口的卫兵,到院子里的松树和花坛里的草坪,还有每一个季节的那种特有的韵味儿,一切都是绿色的。绿色,代表希望,代表生气,代表庄严。


有几个干部身上的绿军装给人的是近似于夺目的感觉。不知道“夺目”这个词语用在他们身上合适不合适,只是每次看见他们的身影都会让人产生一种想要亲近而又敬畏的感情。


这是一支武警内卫支队。负责保卫工作,具体是保卫什么,这里的人都守口如瓶,有人传说,是一个军事基地,也有人传说是国家领导人,总之关于这里的任务,有很多的小道消息,最后,因为大家谈论起来都不了了之,所以到后来,就无人问津。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没有人愿意为这样无聊的问题去刨根问底,这是一个世外桃源一样的小地方,人们关心的是一些茶余饭后时了解到的关于这个县城的一些人和事,比如关于县政府的一些人事调动阿,领导的提升之类的,谁家的帅小伙娶了谁家的姑娘,再就是电视台播了什么好看的电视剧,诸如此类。


地方虽小,但是也不乏精彩,商场,影剧院,体育场,什么样的地方都有。俗话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个小县城虽然是小了一点偏僻了一点,但是人们的生活还是非常丰富的。当然,也有很多令人惊喜的存在。

比如这支内卫部队。机关设置在县城的中心地带,穿着军装的人每次下班回家路过时,人们总是对他们抱以羡慕的目光,笔挺的军装,年轻的脸庞,总是那么令人向往。

周俊文就是这几十个绿身影中的一个。

不过他已经不再年轻,四十出头的他已经当上了支队的参谋长,可谓是事业已经稳定。这个县城,周俊文的存在也同样是一个惊喜。很多年轻的女孩子都喜欢在背后对他指手画脚,原因是,他这个人确实如他的名字,俊文,有着英俊的外表和文质彬彬的气质,让所有的女子为他心动。


这一天,周俊文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六点了,在办公室忙碌了一整天的他,伸展了一下自己的身体,最近是联合公安局的严打时期,有很多的事情要处理,他对着空气微微地叹了口气。

支队接干部上下班的专车已经走了,办公室的那辆吉普车也被副参谋长借走,现在只有慢慢走回家了。他走到楼梯口的警容警前整了整自己的头发。他没有注意到其实白头发已经爬上了发梢。

参谋长,您怎么现在还没回家呢!背后一个浑圆的声音传过来。是机关的战士白铁兵,大家都叫他小白。这是一个浑圆的人,他实在是太圆了,脸,胳膊,连说话都感觉是圆的。机关的战士和干部都有这个发展的趋势。

正准备回家呢!怎么,小白今天来视察工作啊。周俊文打趣地说,转身已经准备下楼。小白是支队长的御用战士,经常帮支队长整理文件,很多干部都喜欢跟他开这个玩笑,而小白也会偶尔透露一下支队长的小道消息。这个办公楼里,小白并不会跟所有的干部这么亲切地打招呼,他也知道毕竟是一个战士,哪能那么随意呢,不过周参谋长却是个人人都喜欢的人,应该用平易近人来形容吧。

参谋长,跟您说个事情。小白凑上前,周俊文这才意识到,这小子肯定是瞅准了他已经出办公室才来找他的。

哟,我以为什么事儿呢!小白说完,周俊文赶忙把他推开,佯装不懈的表情看着他。

一个男人,婆婆妈妈的,不就是几百……那个钱字还没有说出口,小白已经捂住了他的嘴巴。

本文内容于 2008-2-27 17:59:59 被蒲舒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