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罗九煞星 目录 第十七章北野家族(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15/


回冰艳走到水野小泉身边,用叫踢了踢疼混过去的他,邹了邹眉头,转过身对着方伟强道“他就交给你了,背起他,走,我们回总部。”

方伟强哀号一声“不是吧~~~~~~~~~为什么要交给我,他伤成这样和你有关吧。”

回冰艳转身对着方伟强,眼睛微眯,轻笑道“和我无关哦,那可不是我打的呦,再说了,就算和我有关,可是,你不觉的让一个长得这样青纯可爱又美丽大方的小姐来背这头猪很不合适吗?”

方伟强听了后不由小声自语:还青纯大方呢,这丫的,他要是青纯大方,那猪都能飞上天了。

“你在那里说些什么啊?”回冰艳笑眯眯的向方伟强走去。

方伟强一看回冰艳走来,不由开口道“啊,我是在赞美你这青纯美丽大方的小姐说得太~~~~~~~好了,恩,我这就去把他抗起来。”说完,不等回冰艳过来就向着地上那头猪跑去。

过去把水野小泉抗在肩膀后,在心中暗骂:“这猪他妈的就给自己找麻烦。还有这婆娘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恐怖了,哎,还是以前好呀,就算偶尔偷袭下她,最多就大叫大闹下,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呢?”不由在心中一阵大叹,人的变化太快了……

…………

吴翔回到别墅后发觉现在突然没玩游戏了,竟然不知道该做什么,只好无聊的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回忆着过去,慢慢的,不知不觉竟然就睡着了,要知道他已经有几百年来没睡过了,这一次竟然睡着了,实在不可思议。

等第二天清晨,吴翔醒来后也是惊讶不已,不只如此,他还发觉修为竟然微微有长进,不由大叹修行还是这样顺其自然就好。

‘今天也是无事可做,在家里待着也是待着,不如出去逛逛。”吴翔在心中想到。

于是便向山下走去,此时还是大清早,弥漫的薄雾还未完全消散,晨风透着馨香,小鸟依依,骄阳穿过薄雾照射在身上,这一刻的感觉好极了,来到山下,路上只有稀疏人流,和来往的飘浮车,吴翔漫无目的的在城市中穿梭,走着走着,不知不觉来到一家小吃店的门口,吴翔闻到了种令他很怀念的味道——锅边糊,不由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时代还有这样古老的小吃,脚下不知觉的迈进小店。

这店不大,只有四十平方米左右,设施也一般,几张木桌工整的排放着,店里客人也很少,只有四五个人,而且都是老人,看来现在也只有这些老人对这旧时代的小吃感兴趣了,现在这时代的好吃的太多了,而且又方便,全部进行过压缩,只要买一些回去,想吃什么放进微波炉中一弄就行了,现在可以说科技发达了,失去的东西也多了,象这小吃店,基本是没得找了,繁华的城市,无不是高级酒楼或KTV,特别是KTV在这高科技的时代越加受人欢迎。

“呦,小伙子,你来这有事吗?呵呵,实在是很少见有年轻人来我这小店啊。”一个慈祥的老人来到吴翔面前问到。

老人的声音硬朗豪迈,一头苍苍白发和那被岁月沧桑爬满的脸庞显示出老人的年迈,不过老人身材挺拔,面色红润,整个人给人一种只有年青人才有的那种意气风发色彩,只是老人的一双苍老而炯炯有神的眼睛中略带着些许忧愁。

吴翔看着老人,缓缓道“给我一碗锅边糊。”

老人一楞,接着豪迈的哈哈笑道“好,好,没想到现在还有年轻人能瞧的起这不起眼的东西,来,快进来坐。”

吴翔进到里面随便选了个位子坐下,里面的老人们都友好的对其点点头……

不一会儿,老人就端来一碗热腾腾的锅边糊,和一条油条,放在吴翔桌上。

吴翔看见这油条略带惊讶的望了老人一眼。

老人以为吴翔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于是笑着解释道“这个叫油条,这外面已经没得买了呵呵,这也是百年前的小吃了,现在这东西少见了,我这油条可是自己做的,你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绝对不会比现在那些高科技产品差。”

吴翔并没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拿起汤勺轻尝了下锅边糊,口感非常好,而且竟然略带嚼劲,这老人的技艺实在厉害,要知道这锅边糊只不过是薄薄的一层面糊在洒锅边利用热气与蒸汽煮成的,这样薄薄的一层想要做到如此口感实在不容易,不由点了点头,正要拿起油条时,门外来了几个人。

“张老先生!昨天和你商量的事你考虑好了没有?”人还没进来,声音就先传了过来,虽然称呼了一声老先生,但口气却丝毫没有尊敬的感觉,倒是给人一种傲慢与霸道之感。

毫无疑问,这张老先生就是这家店面的主人了,只见张老(暂且称为张老吧),转过身形对着来人迎去,来到几人面前不客气的冷哼一声,道“我是不会答应的!你们都从这里滚出去!这不欢迎你们!”说完张老便伸手去推那几人。

吴翔转过头望了一眼几人,来人有五个,全都统一的黑色西装,眼带墨镜,一米七九至两米左右的身高,一身虎背熊腰,十足的彪悍打手模样,而此时张老正使劲的要把几人推出去,不过结果可想而知,张老虽然身形挺拔,丝毫不比现在的年轻人差,但在怎么说也只是个毫无搏击之力的老人家,怎么可能去推动这几个一看就知道经常在外打混的彪壮大汉?

几个人见张老如此不给面子,还敢伸手来推自己,不由一怒,伸手向张老一推,张老不由得踉踉跄跄往吴翔的方向倒去。

吴翔不留痕迹的伸出一只手在张老背部轻轻一拍,接着一托,老张自然的坐在了椅子上,吴翔则当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静静的吃着锅边糊。

张老愣愣的坐在椅子上,还搞不清楚状况,为什么自己没摔倒,而是很自然的坐了下来。

中间一名似乎是领头的大汉不由愣了下,接着对身边同伴道“这老不死的还真好运啊?”接着使了个眼色。

剩于的几名大汉会意的点了下头,上前对着着店里的客人们一边比划着一边道“看什么看!看什么看!以后这里不做生意了!再来的话就打断你们狗腿!还不快滚!”

店里的客人也只不过是普通的老百姓而已,更何况还全是老人,虽然心理不满,想要出口说几句,但是见几个大汉那一脸的煞气和彪悍样,不由都把话吞进肚子里,愤愤的看了几眼才走出店外。

吴翔并无理会几人,还是自故自,悠闲的吃着锅边糊,头都不抬一下。

“哎呀?你这臭小子是耳聋了是不是?还不快滚!不然哥们几个打得你回娘胎!”几个大汉见吴翔竟然还在那悠闲的吃着,不由怒骂道。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