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议FQ转为判徒汉奸的必然性

FQ,粪青,指以愤的假像,行粪的事实的极端分子。


近代中国有个大名鼎鼎的愤青,曾因为了民主革命去刺杀满清高官而被捕,在满清的狱中写下“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的豪言壮语。而正是此人,以抗战时期竟然投靠日本人,成为伪国民政府的总理,协助日寇“管理”敌占区,成为中国近现代史上臭名昭著的民族叛徒与汉奸。

此人就是汪兆铭。


汪兆铭,字精卫,说起汪精卫大家一定耳熟能详。为什么这么一个坚定不移的“革命”愤青,为转变为一个举国声讨的汉奸呢?这就得从愤青的特性说起。


愤青分很多种,一种愤青能以国家存亡民族大义为已任,在国家民族的生死存亡关头,慨而愤起,放弃原本的看似平坦的人生道路,以专业和学识,转而投身到唤醒民族振兴国家的事业中去,此类愤青客观理性,清醒的认识民族的弱点与落后,深知洋为中用,埋头学习西方文明才是振兴民族之唯一通途,此类愤青为真愤青,詹天佑,孙中山,鲁迅为此类愤青的代表。尤其以鲁迅最为人所知,鲁迅原本学医,在看了一场反映日俄战争的电影后,愤而弃医从文,以唤醒整个民族为已任,从《呐喊》到《彷徨》,以锋利辛辣的文字,彻底反省民族的劣根性。


而另一类愤青就不值一提了,日后必学汪兆铭,转投民族敌人的阵营,成为民族公敌。为什么这么说呢?是因为这类愤青的特性所决定的。

此类愤青,有以下特征:

一、愚蠢无知,夜郎自大。

二、极端,极度不理性。

三、世界观狭隘,或根本没有世界观。


汪兆铭其实算是一个有学识的愤青,但是他同时有一个弱点,即比较极端,从他刺杀载沣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来,整个清王朝的腐朽不是一名两名官员造成的,而推翻这个腐朽的王朝,也不是杀掉一两个官员能达到目的。杀掉整个清政府的所有官员又如何?不是又来了个袁世凯吗?

所以汪兆铭极端,同时他的世界观又比较狭隘,在日寇节节逼近而国民政府军又一溃千里的情况下,错误地判断世界形势,转身投入日寇的怀抱,以求“曲线救国”,成了背了千里骂名的民族叛徒。


这一类愤青是与汪兆卫有相似之处的,从他们几个简单的逻辑表现就可以看出来,1、此类愤青不讲道理,喜欢以喷粪解决争论,我相信这里有很多人深有感触;2、此类愤青极为极端,比如判断一个结果非黑即白,非生即死,非敌即友,不是胜利就得投降;3、此类愤青不学无术而又顽固不化,这样的例子在铁血已是汗牛冲栋,不一一表述。


由此可见,真愤青理性而又清醒,是真正的爱国者,是真正在关心国家与民族的兴衰,真正以民族的兴亡为已任。

而假愤青,是披着愤青外衣的粪青,是潜在的叛国者与民族敌人,一旦时机合适,他们会立即失去理智,露出狰狞的面目,投入敌人的怀抱,成为新一代的汪精卫!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