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南明之美人江山 第四章 江南烈血 39节 困兽之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68/


公告:不笑生新书《铁翼鹰扬》,鏖战在一战法国的天空,沉浸在法国金发女郎的爱情之中,17K火热签约新书,每日三更,敬请大家支持不笑生冲榜,有票的砸票,没票的收藏、点击,不笑生在这儿先谢谢各位兄弟的支持!

另外,本书已经全部写完保证全本!(:


得到吴胜兆肯定的答复之后,小营长开始说话了。听他的语气显然对于清军的作战能力根本看不到眼里。

“候爷的意思是对于清军派战船倾力来攻有所顾忌么!就个人看法来说,他们似乎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强大,所以对于他们的进攻我一点也不担心。呵呵,也请候爷不必在意他们的攻击,对于他们的这种作法,我们早就有预案在先,您看岛上的大致驻军是这样的……。”

听了小营长的话,吴胜兆才对这岛上神州军的军力有了个大概的数。

岛上驻军并不多,仅一支对基地起保护作用的海军陆战队的游骑兵营即他们除了迫击炮车以外,没有其他战车,他们的任务就是保证附近几个小岛的安全,并没有对外出击的打算。

同时,基地附属一个三十艘编制的“梭鱼级”快艇中队,分为十个小队。每一小队中,配置两艘使用“效飞神弩”及“榴弹发射器”的人员杀伤艇,第三艘既是小队的指挥艇,同时艇尾配置有五管火箭炮的“梭鱼级”为火力压制艇。

岛上仓库中的物资足以使神州军基地之中的人员在满负荷作战状态下,使用三个月左右的时间。

介绍完了,年轻的小营长笑着说:“所以,暂时来说,还不会有什么太大问题,此处的情况我们在出发前往运载你们的时候就已经与神州城进行了报告,想来过不了多久,我们的增援就到了。在这以前,无论我们,还是那些梭鱼级就够清军应付了,况且咱们这儿可住着那些高人呢!”说着他的头偏向军事情报局专用的小岛上一扬。

“来多少船炸不掉啊!清军能游到这岸上才叫真叫本事呢!至于粮食,我想也不是太大的问题,本身仓库中有不少贮备。

现在情况特殊,加了从苏州城接来的人及你们,粮食是有些紧张。不过我已经和这儿的渔民们商量好了,我们会大量购进鲜鱼及岛上居民家里多余的粮食。另外我们会开始宰杀贵军所有的部分马匹,先从受伤及老马开始。岛上所有部队及神州城的人粮食都会由我们的宪兵定时、定量发放。

另外,我们已经设法把此处的情部报告送往神州城,我想支援到这儿也要不了几天。现在这些都不是重要问题。我想坚持到支援舰队的来到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你敢肯定你们的支援一定按时到吗?那些清军就会放你们从水路或陆路过来,如果他们不到我们根如何办?”

候方域显然对于这个小军官一口一个“我们神州城”感觉到不满,反问了一句。

小军官显然从没想过这些,稍愣了一下,随即很坚定的说:“不可能,我们神州城绝不会放任任何一个士兵或者市民在外身处危险,而视若无睹。况且,如果一旦无法进行求援,会授予我更大权限,那时行动就方便得多了。”

“比如呢?”

青年军官敏感得看了候方域一眼,似乎感觉到他内心之中对于神州城深深的不满。略一比索答道:“比如我可以随意进攻所有看起来有可能威胁我们的人,并且对于敌军及任何不肯帮助我们的人,可以以任何手段从他们身上获取我们需要的东西。”

候方域笑了,他摇了摇头,看来他为自己下面的发问而自豪。

“难道对于普通百姓也这样做吗?”

这时小军官的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起来,他冷然点头道:“对于普通百姓我们会优先采取公平购买的手段,如果他有足够粮食而又不愿卖与我们的话,那么就可以充分证明他的心里是倾向于敌军的,对于这样的人,我们自然也不必手软。而且……。”

小军官深深的看了候方域一眼道:“而且,我们神州城及神州军每一个人的生命都要比其他任何人的生命安全更加重要。为了他们的安全,我会使用一切手段去做一切我可以做得到的事情。”

吴胜兆在一旁听着,越听越是心惊,看来粮食并不足够支撑很长时间,对面这位小军官虽然看起来毫不担心,只是真要事到临头,他会对清军或者一切阻止他获得粮食的人手软吗?鬼才相信他们会手软的!

吴胜兆打断正欲说话的候方域向小营长说道:“你的想法我很赞同,但我的想法也想得到你的赞同中。看我们都明白现在的粮食将会很困难,尤其是鞑子水军在湖上游弋的时候,可能连渔都打不了,所以我想的是,趁着鞑子现在于苏州、杭州两地立足未稳,我们军合一力,或者可能夺回一城,那时无论粮弹都不会缺少,不知阁下以为如何?”

小军官摇摇头,从一旁拿过一幅图来在桌上展开道:“候爷,您看,这里眼前的大致势,北边是常州、无锡,清军征南大将军博洛的补给重地,那儿有重兵守卫,动不得。苏州城现在博洛手中,这个不说也罢。杭州城在黄卿斌手中,现驻有荷兰战列舰、原鲁监国手下现已降清的水师及清同安候郑芝龙的水师,边距湖不远的湖州都住有数万清军,并配有少量战车。就算要进攻,现在行事也无异于火中取粟!”

听到说起鲁监国手下降清的水师,吴胜兆心中就一沉,那可不就有几万兵马么,再加上黄卿斌的几万,如果郑芝龙再带来些兵,只怕这杭州所驻敌军一点也不比苏州少啊。

吴胜兆拿眼去看适才稍感有些神采的候方域,只见他看着地图,也是满脸的忧虑。沮丧之余,他不禁叹了口气道:“那我们就这么呆着,坐以待毙吗?”

“瞧,候爷,我的职责是非常肯定的,不容变更所以对于您所说的出兵实在是爱莫能助,只是……”年轻小营长的黑眼睛转着,脸上露出一种带有暗示的笑容。头微微向陈荣所有小岛的方向稍稍偏偏。

挤挤眼道:“……只是,他们可没什么限制,最少协助你们搞些粮食回来我想是没有什么问题的,而且据我估计他们也是很乐意活动下筋骨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