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公子哥毁掉的帝国:海上霸权与葡萄牙

lwandy007 收藏 0 631
导读:被公子哥毁掉的帝国:海上霸权与葡萄牙


无意间读到著名学者张文木老师的文章《经济全球化与中国海权》,对张老师在国内不遗余力普及海权理论的苦心非常敬佩,又恰巧在翻看一些关于澳门的资料,因此随手写下了下面的文字,希图此文能够称为张老师文章的一个注脚,帮助朋友们对海权有一个较为具象的认识。


叹兴衰弹指挥间——海上霸权与葡萄牙


“我是最伟大的人,

把地球踩在脚下!

我财大气粗,拥有无限权势;


我是权杖、王冠和王位,:

能使大地和海洋颤抖!


我的威名远扬,


家喻户晓,

我就是葡萄牙,

我比整个世界都大!”

这是葡萄牙诗人罗佩-德-维加的一首著名的诗,将全盛时期葡萄牙人世界霸主的心态表露无遗。

葡萄牙,拉丁文意为“温暖的港湾”,位于西欧的伊比利亚半岛西南部,北部为高原、中部为山地,南部为丘陵,西部为沿海平原,气候冬季温暖湿润,夏季相对干燥,适合农作物生长,盛产玉米、小麦。东部与北部与西班牙接壤,西面和南面面临大西洋。在传统东方战略家的眼光中,葡萄牙不具备任何成就霸业的资本:资源希缺,国土狭长,几乎没有任何内陆可言。国土面积不足十万平方公里,人口不满百万,规模比不上中国的福建省。有谁能够相信,就是这个即使在西欧也并不起眼的小国,竟然于15、16世纪迅速崛起,称霸全球,以自己的意志主导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的“全球化”。


海水有门分上下,江山无地限华夷(清 王闿运)

——葡萄牙的建立

葡萄牙地势背山面海,按照中国传统风水学的说法,这种地形主得父母运,自立门户。不能说这种说法毫无道理,葡萄牙历史上,的确“父母有缘”,与紧邻的欧洲大国西班牙,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葡萄牙的历史,很大程度上就是西班牙的历史。

西班牙与葡萄牙同为最早的海上强国,但是,这个海上的强势民族在其强大以前的历史,则完全是一部被征服的历史。从公元前十一世纪到五世纪之间,先后遭到伊贝洛族、塔尔提西奥族、腓尼基人、希腊人、凯尔特族的侵入。后来凯尔特族与伊贝洛族混合,成为半岛上独特的凯尔提贝洛族。接着迦太基人、罗马人陆续侵入,西班牙成为罗马帝国西边的势力范围,现在的伊比利半岛各处,还残留着罗马的遗迹。公元六、七世纪,西哥德族侵入并建立王国,以托雷多为首都。现在托雷多到处可见西哥德族文化遗迹。到了八世纪,西班牙为由北非渡海而来的阿拉伯民族所征服,直至十五世纪方才拜托阿拉伯人的统治,成为欧洲的独立国家。

葡萄牙本为西班牙的一部分。1093年,西班牙尚处于卡斯提王国统治之下,是阿拉伯人的殖民地。卡斯提王国公主特里萨下嫁波尔多凯尔伯爵,葡萄牙第一次从西班牙分裂出来,作为特里萨的陪嫁,成为卡斯提王国的伯国。

特里萨生子名为阿方索.亨利克斯。阿方索三岁登基,其母摄政。1128年,16岁的阿方索正式主政,放逐其母特里萨,并在罗马天主教势力的帮助下,击败了卡斯提的军队,开始了葡萄牙的独立。1143年,与阿方索与卡斯提王国签定萨莫拉条约,宣布正式独立。并于公元1147年收复里斯本,从此建都于此。公元1279年,国王迪尼斯一世继位。迪尼斯一世在全国范围内排斥西班牙语,推广葡萄牙语,并在公元1290年创立了葡萄牙的第一所大学。公元 1297年,葡萄牙与西班牙签订《奥卡尼塞许条约》,明确了国界。自此,葡萄牙成为十四世纪欧洲第一个独立国家。

万里寒光生积雪,三边曙色动危旌(唐.祖咏)


——“航海家”亨利和葡萄牙的崛起

葡萄牙的崛起,开始于15世纪的亨利王子时代。流行于14世纪的鼠疫夺去了欧洲2400万人的生命,葡萄牙人以其强壮的体魄和强大的免疫力避免了这次浩劫。“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免受鼠疫灾害的葡萄牙人口急剧膨胀,国内种种矛盾高度激化。同时,由于从东北部西班牙城市运入葡萄牙的商路被限制,输入葡萄牙人生活必需品如香料、糖、金银数量的急速减少,价格暴涨,生活水平下降。更为严峻的是,由于欧洲金矿的希缺,葡萄牙铸造货币的几乎黄金完全依靠进口。而黄金供应的不足,使得市场上货币成色下降,信用降低,将葡萄牙的经济逼入绝境,葡萄牙进入了伊比利亚经济危机时期,面临着社会动荡的严重问题。

葡萄牙国土是一块狭长的沿海土地,几乎没有什么内陆地区,加以人口密集,内部资源希缺,依靠内部机制解决社会矛盾毫无可能,只有寻求外向的扩张,转嫁经济危机。陆地上,强大的宿敌西班牙堵住了葡萄牙所有向外扩张的路径,因此,谋图海上的发展成为葡萄牙求取生存的唯一手段。

当时马可波罗的“游记”盛行于欧洲,东方成为欧洲人概念中财富与黄金的同义词,欧洲各国纷纷谋求与东方的贸易。解决葡萄牙经济危机最需要的是黄金,因此,葡萄牙迫切的需要开通东方的航道,寻求与东方的贸易。由于地理因素和历史的关系,在探索新航路方面,意大利人拥有当时欧洲最发达的航海技术,然而,为求取民族的生存,葡萄牙人在欧洲捷足先登,最早开始了向东方的扩张

葡萄牙此时正处于“航海家亨利”统治时代。亨利是葡萄牙历史上最为雄才大略,富有战略眼光的领袖。亨利王子生于1394年,其父是葡萄牙国王若奥一世,母亲是莎士比亚在《理查二世》中写到的冈特的约翰的女儿菲利芭。

1415年,葡萄牙国王若奥一世携王子亨利一起,出动战船200艘、海军1700人、陆军19000名,突如其来地占领直布罗陀海峡南岸的休达城,控制了地中海与大西洋的交通咽喉,全面由海路向未知的世界进军。休达城战役标志着葡萄牙向世界扩张的开始,也正是这一战,令亨利王子一战成名。

当时的欧洲贵族,仍然以陆上骑马冲锋为最高尚的职业,陆地上的猛将是所有贵族少女梦中的白马王子,休达战役亨利完全有可能成为陆战的名将,然而,少年的亨利,却放弃了陆战生涯,对海洋发生了浓厚的兴趣。1415年从休达回国后,亨利就着手准备对非洲西北部的探险,他亲自参与了海船的改进,从意大利网络了大批航海人才,并且在里斯本创建了航海学校,教授航海、天文、地理等知识。亨利王子把骑士团一年的收入拿出来,装备了几支远航探险队,对西北非洲各地进行了广泛的航海探险。

在亨利的关注下,葡萄牙的航海事业不断发展,葡萄牙人于1420年拓居物产丰富的马德拉群岛,随后1432年到达大西洋上的亚速尔群岛。1441年,葡萄牙人到达了非洲,并在返航时从非洲运回葡萄牙10个黑奴,这是欧洲历史上的第一次奴隶贸易,从此开始了非洲黑人苦难的奴隶贸易时代。1445年,亨利王子的船长们通过了沙漠海岸,进入物产富饶的西非海岸,随后拓居西非佛得角(绿角)等地,1456年又到达佛得角群岛。直到1460年亨利逝世时,葡萄牙人已经勘探到西非的塞拉利昂,并且在西非沿岸建立了大批贸易商站

海上贸易的发展,迫切需要强大的海军维护其海上霸权。葡萄牙人的海上武装力量也伴随着海上贸易的繁荣不断膨胀:在岛屿方面,葡萄牙人分别于1419 年、1432年、1455年占领大西洋上的马德拉群岛、亚速尔群岛和佛得角群岛,完成了东大西洋扩张的海上据点构筑。在沿岸方面,葡萄牙人分别于1471 年、1438年、1488年到达了几内亚、刚果、南非等国,完成了非洲西部沿海地区的航行,并沿河侵入到非洲的内陆地区。

强大的海权带来的是滚滚的财富,东方的象牙、香料和黄金如潮水般涌入葡萄牙。葡萄牙人在非洲用小工业品如玻璃镜等来换取奴隶、黄金,在西非沿海地区建立了黄金海岸、象牙海岸、花椒海岸、奴隶海岸等,掠夺了大量的财富,几十年间,传统的农业国葡萄牙一跃西欧最富有的国家。

海权带来的不仅仅是无穷的财富,还有民族的霸权。1494年6月7日,葡萄牙与西班牙签定“托德西利亚斯条约”,确定通过佛得角群岛以西2200古海里处的“教皇子午线”为界,界东属葡萄牙,界西则属西班牙。这个昔日的欧洲弱国,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与老东家西班牙人一道,如切西瓜一样瓜分了地球。此时距,葡萄牙建国不过350年。

作为一个中国人,在这里似乎有必要插一句,1494年正值明孝宗弘治七年,距中国航海家郑和最后一次下西洋航海整整60年。而此时的明王朝,早已将郑和航海的所有资料付之一炬。

海权为葡萄牙人带来了财富与霸权,财富与霸权则进一步刺激了葡萄牙人扩张的欲望,葡萄牙对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的统治开始进入了倒计时。

至今余垒遗残石,白浪如山过虎门(清 康有为),


——迪亚士、达.迦马与葡萄牙在印度洋的霸业"

在早期欧洲人的概念中,印度就意味着东方,东方就意味着财富,因此,欧洲各国都极端重视对印度的贸易,葡萄牙人也不例外。自亨利时代起就一直在寻找着一条从欧洲直接通往印度的航线。在达.迦马之前,葡萄牙人迪亚士已经开始了新航线的探索。

1487年7月,迪亚士受命于葡萄牙国王裘安二世,率3艘船沿着非洲西海岸南下探险。8月,当船队抵达南纬33度的沃尔维斯港附近海域时,突然遇上了连续不断的狂风暴雨和如山翻滚的浪涛,水手们惊恐万端,以为是大西洋凶狠的奥克阿诺斯海神降罪于他7们。魂飞魄散的葡萄牙人日日夜夜祈祷不停,13个昼夜过后,总算盼来了风平浪静。死里逃生的众船员要求立即返航,回到里斯本那个安安全全的港口。但勇敢的迪亚士认为,自然现象必定事出有因,找到真相才是探险的目的。这促使他决定向东航行,以观能否达到非洲的西海岸。

然而,好几天的行驶,迪亚士仍然未见望眼欲穿的绿洲影子。随船地理学家深感迷惘,他重新分析了非洲西海岸的航海图,推断船队已在风暴中向南飘流,大大地越过了非洲的最南端。

经验丰富的迪亚士命令船队转陀90度朝正北航行。几天之后,东西走向的海岸线突然出现在眼前,船队投入温柔的莫塞尔海湾的怀抱。惊魂未定的众船员们纷纷要求停止向东航行而冒险,迪亚士只好率船队返航。

但沿着海岸向西航行不多时,奥克阿诺斯海神再次从天而降,顿时海面暴风席卷、巨浪滔天,一道道凶险的海流自西向东,推波助澜,排山倒海。风浪中,战战兢兢的船员经过两天冒死拼搏、奋力抗争,才使船队小心翼翼地绕过危险四伏的海角,驶进浪平如镜、微光闪烁的非洲西海岸。回首望着令人生畏的岬角,无可奈何的迪亚士咒诅它为“风暴角”。

1488年12月,回到里斯本的迪亚士,向国王描述了险象环生的探海经过。此时葡萄牙已进入艾维兹王朝事情,国王是裘安二世。在迪亚士船队绘制的航海图面前,裘安二世不愧为一代明主,他经过分析认为,绕过“风暴角”,就有希望向东航行进入印度洋,于是金口一开,将“风暴角”改名为“好望角”,希望拐过海角向东就能到达朝思暮想的黄金国度——印度。

1497年7月8日,葡萄牙国王任命瓦斯科·达·伽马为探险队队长,率队再次出航。达·迦马是个小贵族,1460年出生在葡萄牙锡尼什。

达·迦马率领海船从里斯本出发,沿迪亚士开辟的航路南行。比起迪亚士,达·迦马非常幸运,11月22日,当葡萄牙人再次来到“好望角”——曾经的“风暴角”——时,“好望角”没有再起风暴。海流激起两米多高的海浪,推动达·迦马的船队顺利地绕过了“好望角”,进入了印度洋。而后,达·迦马满怀信心沿着非洲东海岸继续向东北航行。4个月航行了约2000多公里,到达莫桑比克。1498年4月,达·迦马抵达肯尼亚的马林迪。

在马林迪,达·迦马做了一件当时不起眼,后来却影响整个欧洲历史进程的非常小的事件:他骗来了一位阿拉伯航海家马杰德为向导。通过马杰德,达·迦马第一次知道,葡萄牙人自亨利时代开始积累的航海技术,在阿拉伯人面前根本不值一提。马杰德带领达·迦马开始了欧洲人第一次横穿印度洋的征程。1498年5月 20日,达·迦马船队顺利到达印度南部的贸易中心卡里库特,实现了欧洲人梦寐以求直接到达印度的愿望,也从此开始了葡萄牙人在印度洋的霸业。

当时的“红毛夷”在东方并不如今日的“外宾”一样受到崇拜。虽然,地处印度偏僻的西部,但卡里库特的繁荣,已使这批见多识广穷光蛋们眼花缭乱。与郑和的大明船队相比,葡萄牙人在卡里库特的作为简直是一群骗子兼乡巴佬。他们急不可待地收购大量的花椒、丁香、豆蔻、干姜、水晶、红宝石等物品,哄抬物价,使毫无准备的当地人措手不及,陷入日用品短缺的困境,影响了当地居民的日常生活。1498年8月29日,当装满香料、宝石的达·迦马船队离开卡里库特时,遭到了当地海军的追击。一年后,当达·迦马船队回到里斯本,船队已经溃不成军,只剩下二艘船44人,活着的人数仅仅是出发时的十分之一!但是,这场耗时两年的航行是值得的,仅仅达·迦马带回的香料就获得极大的利润,是全部航行成本的60倍。更为重要的是,葡萄牙人从此开辟了欧洲经好望角横穿印度洋直达印度的航路!

在达·迦马返航六个月后,以佩德罗·阿尔瓦雷斯·卡布拉尔为首的葡萄牙追踪探险队再次从里斯本出发。卡布拉尔再次到达卡里库特,并载着一大批香料返回葡萄牙。这次,印度人杀死了卡布拉尔的几个船员,为此,1502年,达·伽马再次奉命率领一支有二十条航船的舰队远征印度。

为了显示葡萄牙人强大的海上优势,达·伽马一离开印度海岸,就捕获一条过路的阿拉伯航船,把船货卸下来就在海上连人带船一起烧掉,所有船上的人——几百人包括妇女和孩子——都被活活烧死。达·伽马到卡利卡特后,蛮横地要求卡里卡特国王扎莫林把所有的***教徒都从这个港市驱逐出去。正当扎莫林犹豫不定之时,达·伽马就捕杀和致残了三十八名印度渔夫,随后炮轰卡里卡特。扎莫林虽然极其愤怒,然而,没有海上霸权的印度人却对葡萄牙人的暴行毫无还手的能力,只得答应了达·伽马的要求。达·伽马得胜回朝,在返航时,达·伽马在东非建立了一些葡萄牙殖民地。

1524年,达·伽马又一次返回印度,这一次,新上任的葡萄牙国王任命他为印度总督。他到达印度几个月后一病不起,于1524年12月去逝。

达·迦马之后,葡萄牙人依靠强大的海上力量,大规模向全世界扩张与殖民。1500年,葡萄牙人发现并占领了南美洲巴西。1509年葡萄牙人在印度洋打败阿拉伯人,封锁了红海航路,终结了阿拉伯人对印度洋、红海、地中海的控制权,自此,葡萄牙人完全掌握了印度洋的海上霸权。此后,葡萄牙人继续向西太平洋挺进。1511年占领马六甲,打开通往西太平洋的通道,继之占领并控制了科伦坡、爪哇、印尼等香料产地。葡萄牙人基本上垄断了印度洋和西太平洋的海上贸易。1522年9月,经过3年零12天的生死搏斗,葡萄牙人的又一位伟大的航海家麦哲伦(Ferdinand Magellan)船队回到了西班牙,完成了人类首次从西向东环球航行的壮举,证实地球确确实实是个球形的假说。由于航海探知地球确实是球形的,不管向西或向东,总会出现交汇。为解决这一问题,1529年,西班牙、葡萄牙谈判签订“萨拉戈萨条约”,规定以通过摩鹿加群岛东部17度的子午线为终止界线,界线向西地区属葡萄牙,向东则属西班牙。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的“全球化”竟然由这两个即使在欧洲也不起眼的小国的主导下完成,实在是意味深长。

回首山河空血战,只留风雨响青萍(明.张煌言)

——三王战争与葡萄牙的式微

葡萄牙依靠海权的迅速崛起,让整个欧洲妒忌得红了眼。1492年,阿拉冈国王斐迪南与卡斯提尔的伊莎贝拉女王结婚,西班牙完成统一。女王伊莎贝拉决定授予哥伦布海军大将的军衔和新发现土地总督的预封,派遣哥伦布分别于1492年、1493年、1498年、1502年四次进行美洲探险。结果是发现了中、南美洲。1519年起到1535年止,西班牙人征服了除巴西以外的其它中、南美洲国家,并大规模加以殖民,掠夺了大量的财物,仅1545年至1560年间西班牙人每年从中南美洲运回国内的黄金多达5000公斤、白银高达250000公斤。

西班牙与葡萄牙本是宿敌,西班牙的强大,本身就敲响了葡萄牙人丧钟。偏偏在这个时候,葡萄牙人放松了赖以维系其民族强大海权,开始了陆上的对外扩张。

葡萄牙强盛,来自于与东方的贸易。葡萄牙人依托其强大的海军为后盾,通过与东方及其不平等的贸易,使得东方大量的资本流入葡萄牙。葡萄牙人是近代海权国家的先驱,然而,葡萄牙贵族们的战略思维,却很大程度上仍然停留在农耕时代,与利润丰厚的海上贸易相比,疆场上的纵马厮杀更加符合葡萄牙贵族们的审美情趣。这一次,葡萄牙人将征服的目标定为北非的摩洛哥。1578年6月,葡萄牙国王塞巴斯蒂昂以讨伐异教徒为名,率军2.5万人(雇佣兵为主)于在丹吉尔登陆,开始了对摩洛哥的战争,摩洛哥被废国王穆泰瓦基勒率部投降。摩洛哥国王阿卜德·马利克率步、骑兵5万人迎战。8月4日,葡萄牙军在马哈赞河畔的凯比尔堡附近发起进攻,解开了马哈赞河会战的序幕。由于此役有葡萄牙国王塞巴斯蒂昂、摩洛哥废王穆泰瓦基勒和摩洛哥国王马利克三位国王参战,历史上称这场战争为 “三王之役”。

葡萄牙的强盛来自于其制海权,而其强大的制海权,来自于能征惯战的海军。由于技术落后,葡萄牙海军的生活条件非常艰苦,因此海军战士大多由贫苦人家的子弟担任。这些穷家子弟能够吃苦,打起仗来坚韧顽强,令敌人胆寒。同时,长期的海上扩张使得葡萄牙海军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因此,葡萄牙人的海军勇冠欧洲,少有敌手。与海军相比,葡萄牙的陆军战斗力实在不敢恭维。葡萄牙陆军采取雇佣兵制,军官多是贵族子弟,娇生惯养,作战懦弱无能,加以葡萄牙陆军历史上也绝少有作战的机会,经验不足。而反观摩洛哥军队,东方国家对于陆权高度重视,阿拉伯人是陆上扩张的老行家,摩洛哥的战士大都是久经沙场的老兵,作战经验丰富。从双方力量来看,摩洛哥有大军五万,本土作战,士气高涨,葡萄牙不过有两万余的雇佣军,孤军深入,人人以自保为先,根本不是摩洛哥人的对手。天时、地利、人和都不再葡萄牙一方,这场战役的结果,是显而易见的。

是役,葡萄牙人面对马利克人数众多,能征惯战的阿拉伯士兵,一触即溃。塞巴斯蒂昂率军向马哈赞河对岸撤退。然而,天不作美,葡军渡河时,正逢河水涨潮,国王塞巴斯蒂昂和许多官兵被淹死,其余走投无路,纷纷投降。次日,摩洛哥国王马利克病死。这场战争以葡萄牙人的惨败而告终:国王陨命,军队亡8 000人、被俘1.5万人,无一人逃脱。

前面说过,葡萄牙军官大都是娇生惯养的贵族子弟,这些公子哥打仗无能,被俘虏后却成为了阿拉伯人的财源。为了赎回这些俘虏,葡萄牙人花费了大笔的黄金,经济从此衰弱。而更为致命的是,国王塞巴斯蒂昂的死令葡萄牙国中无主,败势显现。

强大起来的西班牙,自然绝不肯放过这个千古良机。乘着葡萄牙人在摩洛哥惨败之机,西班牙国王菲利普二世声称自己有一半葡萄牙血统,于1580年兼并了葡萄牙,菲利普二世兼任葡萄牙国王,开始了哈布斯堡统治伊比里压半岛的时代。哈布斯堡王朝剥夺了葡萄牙在海内外的几乎所有财产,代替了葡萄牙在海上统治者的地位。

葡萄牙人的霸权如昙花一显,迅速地出现在欧洲的历史舞台上,又迅速地消失于欧洲的历史舞台之中,留给后人的,只有无尽的唏嘘与感慨,和强国必需海权的千古教训。


文章结束之时,恰好电视的屏幕上,响起了《乾隆王朝》的主题曲,那么,就让这首歌,作为我们文章的结束吧:

“月朗朗,

乾坤高悬。

雾重重,

宫阙万千。

风潇潇,

十全武功。

浩茫茫,

四海经典。

看不尽,繁华万里,

转瞬间落日残烟。

图昌盛,百年一梦,

叹兴衰弹指挥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