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三章 玛南反击战 第三节

wanglong6410 收藏 4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size][/URL] 去年7月,周峰逃避帝国兵役逃出湖光城,照准岳父的指点在城西一个小站上了火车,一路西行,在靠近战线的虢郡车站下了车。他不下车不行了,因为火车走不了了——战争隔断了交通。 车上下来的几百人只能在虢郡转道了。这些平民嘴里诅咒着战争,嘟嘟囔囔地带着大包小裹离开车站,在站前广场忍受着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去年7月,周峰逃避帝国兵役逃出湖光城,照准岳父的指点在城西一个小站上了火车,一路西行,在靠近战线的虢郡车站下了车。他不下车不行了,因为火车走不了了——战争隔断了交通。

车上下来的几百人只能在虢郡转道了。这些平民嘴里诅咒着战争,嘟嘟囔囔地带着大包小裹离开车站,在站前广场忍受着各种交通工具的主人的盘剥——那是没有办法的事,除非你打定主意要靠自己的双脚走到目的地。

虢郡是石牛州的一个郡,而石牛州是帝国西南的一个州,向西毗邻观石州,观石州现在已经被叛军占领。这几天,虢郡的气氛已经很紧张,传言一支叛军已经逼近了虢郡,郡里的富人们大多数带着家眷离开故土,向东投亲靠友去了。此时来虢郡的人大部分是转道,少部分是公干,像周峰这样准备投奔“叛军”阵营的恐怕绝无仅有。

周峰在站前广场听了一气人们的议论,估计此时虢郡的治安应该是最紧张的,虽然他带着鼎湖州给他发的身份证,证明他是平民。但如果警察盘查,周峰仍然难以合理解释此时来虢郡的目的。探亲?旅游?或是寻找工作?仔细问下去都会有破绽的。他决定扮演与同车而来的大多数平民相同的脚色,——路过虢郡。那么,准备到哪儿呢?周峰在站前的书摊前买了份地图,坐在台阶上用军人的眼光看了半天,心中有了计较。

他招手叫过一辆三轮人力车坐了上去,对车夫说了声进城投宿,车夫拉起车便跑,“先生准备住什么样的旅店?”周峰早已想好了,“找一间稍微好些的,能洗热水澡的那种。”“好嘞”车夫轻快地跑起来。

出租汽车在虢郡还是个稀罕物,昂贵的价格让一般居民敬而远之。人力车是中级阶层城市出行的首选。车子装饰的很漂亮,关键部件都作了电镀处理,车子的避震不错,坐在上面一面观赏虢郡风光,一面聆听清脆悦耳的喇叭声,非常舒服。

车夫将周峰送到虢郡酒店。周峰付了5个铜元的车资,信步踱入酒店。从门脸上看,虢郡酒店是一路所看见的酒店中最好的一家,也许是虢郡的头牌酒店。周峰认为,越是高级的酒店,治安检查越松懈。他必须在这里休息一天,落实穿越战线的方法。

周峰用身份证登记了一间双人客房,和他预想的一样,酒店并不盘问住宿理由和去向,但费用昂贵,一昼夜为1个金元。他认为必要。他接过服务生给他的房牌钥匙,上楼进入自己的房间,开门才知道,房间里已有一个男人,手里拿着一份报纸,正躺在床上抽烟。见有人进来,立即坐直了身子。

周峰眼前的男子大约27、8岁的样子,中等身材,胡子刮得干干净净,面容属于那种放在人堆中找不出来的那种。

“你好,”周峰将手里的挎包放在自己的那张床上,和男子打了个招呼。

“你好,”男子也淡淡地回应,明显没有继续攀谈的兴趣。

周峰进了卫生间,痛快地撒了泡尿,然后迅速冲了个凉水澡。等他出来时,同屋的伙伴换了付面孔,递给周峰一支烟,周峰示意自己不抽,“先生是刚到虢郡?”周峰点头。“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我们在这里相逢就是缘分。我姓张,叫张未。比你大着几岁,就称呼一声老弟了。”男子自己点着烟深深吸了一口,“老弟贵姓?”“免贵姓周。”贵姓是客气话。帝国最重门第,那些豪门贵族才是真正的“贵姓”一般人是当不起这个“贵”字的。“周老弟来虢郡办事?最近这里局势不稳啊。”后半句话张未压低了声音。

“那又怎么样呢?”周峰问。

“你没听说?”

“听说什么?”

“西边的军队要打过来了。”张未神秘兮兮地说。

“和我们这些平民恐怕没什么关系。”周峰说。

“老弟真是平民?我看出你当过兵。”张未笃定地盯住周峰的眼睛。

“何以见得呢?”周峰一惊。

“尽管你一身便装,当过兵的人特有的举止是遮掩不住的,你刚才不经意间的坐姿便告诉我你是经过严格训练的军人。而且,我还肯定,你不仅当过兵,而且上过战场。我说得不错吧?上过战场的人,在危险来临的时候,眼神中的杀气是平民或者新兵所没有的。”张未注视着惊疑不定的周峰,“老弟放心,我没有别的意思。如今天下大乱,当过兵但由于种种原因离开军队的人数不胜数,老弟何必自疑?”

周峰心里盘算着对方的身份,一番话揭露了周峰的底细,但也暴露了自己。周峰反而觉得对方似无恶意,“我确实当过兵。如今来虢郡却是转道,不知张老哥能不能告诉我如何去柳镇?”

“柳镇已被叛军占领。那是七天前的事了。不知周老弟到柳镇干什么?”

“我有个战友家在那里。战友牺牲了,我想去看看他家人。”

“哦,原来如此。不过此时到柳镇恐怕不大容易。”张未打量着周峰,刚进来时也没用这种眼光,“敞开天窗说亮话,我觉得周老弟恐怕另有目的。如果是,不妨对我实说,也许我能帮你。”张未拦住了正要开口辩解的周峰,“此处已近战区,警察自顾不暇,哪有心情管那些闲事?至于保安总局那些鹰犬,恐怕顾不上审查你一个小小的逃兵。”原来,张未将周峰当成了逃兵。

周峰沉声道,“张先生,我不是逃兵,我去柳镇,是去投军的。”

“投军?”

“是的。帝国所说的叛军,在我眼里却是堂堂王师。就因为他们不放弃一寸国土。”周峰索性对张未说出来,他想,如果张未是秘密警察,绝不会直接揭露他的身份的。与其让他怀疑,还不如直言相告。

“哦,”张未扫视着周峰,“既如此,我们便一路同行。”

周峰惊喜道,“你也要去柳镇?”

“差不多吧。”张未恢复了波澜不惊的脸色,“周老弟,后面的事就听我安排。现在你是我的随员,明白了?”

周峰知道张未不是平常人,十有八九是那边的谍报,但为什么要帮助他一个素昧平生的小人物,却想不透其中的关节。他对张未的身份猜的不错,但不知道张未返回战线的计划中缺少一个助手——他原来的助手意外失手被打死了。

周峰跟着张未有惊无险地穿越了战线,周峰幸亏遇到了张未,穿越战线其实不是件难事,假如你掌握足够的情报并有个好向导的话。张未对当时的战场形势是了然于胸的。不足之处是没有向导。他们根据战场形势,选择了路线,化装成商人,先向南,然后在一个小镇再向西,不走大路,专走山路,最后的一段路程是在夜晚完成的。夜路对周峰不算什么,张未有点喜欢这个沉默寡言但经验丰富的青年。他已大致了解了周峰的经历,相信周峰说的都是事实。

他们顺利地到达靖难军控制区。张未将周峰推荐给一个他熟悉的少校营长,然后他便离开前线了。周峰则被编入了一个新成立的步兵师,部队正在大扩充,原来的海军陆战队和海岸警备队的几十个师已经快速扩充为二百万军队了。部队的骨干越发缺少,本来像周峰这样有过丰富实战经验和指挥经验的老兵应该担任更高的职务,但由于他的来历有待审查,只安排他当了副班长,这还是因为那个少校营长的介绍。

周峰所在的部队被编入了南方方面军,经历了1009年后半年摧枯拉朽的大进攻,部队向东推进了700多公里,周峰经历了几十次大小战斗,从副班长升至了连长。部队几乎要攻入周峰的故乡鼎湖郡了,但失败降临了,他们被敌人撵在屁股后面一路沿着当时进攻的路线退却,几乎没有打上一个好仗。

“就在这里,和狗日的好好干一仗!”周峰猛地站起身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