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513/


第 二 节

二混子顺原路返回,树下已空无一人,当他推开茶铺的门后,才知道人都已进了屋子里。二混子迈步进门,见迎面墙上赫然贴着一张洁白的纸幅,上面用浓墨写了四个大字,二混子费了好大劲才辨清楚,“闲—言—少—述。”二混子不解福伯为何把二大爷说书的口头语贴在墙上,但当他觉察到屋子里异样的安静,人人皆沉默不语时,才若有所悟;遂也不声不响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头顶上就是那张条幅“闲—言—少—述。”

二混子刚入座,门呼地一下子被推开,众人抬眼看去,来人是个稀客——东镇何记商行的何老板。只见他手捂着腮帮子,嘴里还不停的“哼哼唧唧、哎吆哎吆,”进门就直奔黄先生。

众人见他样子好笑,屋里气愤随之轻松不少,于是有人不禁开口打趣他道:“何老板,你这是怎么了?”

“牙……疼,哎……吆。“

“我还以为你脑袋疼呢,原来不过是个牙疼;用得着这么大呼小叫。“

“牙疼不是病,疼起来可要命。”何老板忍疼辩道。

“你不是从来都是找东洋医生看病的吗,怎么这会儿找黄先生了?”

“就是,东洋医生不是有那种神奇止疼药片吗。你怎么不找他去?吃上片不疼不就消了 ?”

“咳,别提了,我去找了,可敲了半天,门也不开,也不知道人都去了哪里?”

“怕不是也失踪了吧?”有 人脱口而问。

“哪里的话?”卖菜的章老三插话道,“人家全家都搬进鬼子的军营里去了!”

“你咋知道的 ?”数人齐声问。

“天未明时,我从园子里下菜回来,进胡同的时候,远远瞧见一辆大卡车停在东洋诊所门前,而且模模糊糊见一些鬼子帮着往车上搬东西,最后我进东洋医生一家子跟着鬼子坐车拐进了北街——那还不是去了 鬼子的兵营?”

“这回有人是再也没的小二郎可生了。”二混子又调笑道。

屋里又是一阵笑声。

坐在角落里的刘吉旺脸上是一阵红一阵白,活象川剧里的变脸。。

屋里又是一阵笑声。

李海山没有笑,面色阴沉,等众人 笑过之后,不知为何他脸色突变,像忽然明白了什么,一招手急唤过小六子,对他耳语了几句,小六子点点头,快步转身出了茶铺。

小六子出门后,那何老板左手拿着一张黄先生在一番望闻问切后开除的药方、右手捂着腮帮子也跟着走了出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