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17岁中专生广州实习时猝死

vwb 收藏 3 735
导读:[img]http://i3.sinaimg.cn/dy/s/2008-02-26/U2008P1T1D15021603F21DT20080226110925.jpg[/img]   安徽农民张学刘贫困的家庭。   核心提示:张全斌,安徽省一个17岁的中专生,在广州某工厂实习时不幸猝死;张学刘,安徽一个小山村的贫困农民,为了给猝死的儿子讨回公道辗转奔波。面对校方的推卸责任和厂方的冷眼漠视,张学刘执著而坚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实的压力似乎要一步步压垮他,这位父亲将何去何从?而在这起事件背后,中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安徽农民张学刘贫困的家庭。


核心提示:张全斌,安徽省一个17岁的中专生,在广州某工厂实习时不幸猝死;张学刘,安徽一个小山村的贫困农民,为了给猝死的儿子讨回公道辗转奔波。面对校方的推卸责任和厂方的冷眼漠视,张学刘执著而坚强,但随着时间的推移,现实的压力似乎要一步步压垮他,这位父亲将何去何从?而在这起事件背后,中专生实习所引发的问题更值得我们深思。


⊙见习记者 邓益辉 文/图


三个电话带来的噩耗


2007年7月26日晚上7时,安徽省萧县徐里村。张学刘和妻子趁着最后的光亮,忙着在地里摘长熟的甜瓜。突然,手机响了,电话是女儿张春晓打来的。张春晓告诉张学刘:“弟弟在广州实习时出事了,有生命危险!”她所说的弟弟便是张全斌,当时年仅17岁,刚刚在安徽省淮北工业学校读完中专二年级。


焦急之余,张学刘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去儿子就读的学校问个究竟。他马上打电话把这件事情告诉在合肥工业大学当教授的堂哥张建设。


张学刘事后回忆,在6月初,儿子张全斌告诉他,学校准备安排他们去合肥的工厂实习。可是,儿子后来却去了千里之外的广州,这是张学刘压根没有料到的。


在赶往淮北的途中,张学刘又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是张全斌实习所在工厂里的人打来的。电话里的消息有如一道霹雳,击碎了张学刘的心——他们张家三代单传的儿子离开人世了!得知噩耗,张学刘在表弟的摩托车后座上呆住了,久久没有缓过神来。


张学刘心中充满了疑惑,他怎么都想不明白,平时身体健康的儿子怎么会突然离开了人世?“当时,我恨不得立刻长双翅膀飞到广州,亲眼看看我儿子到底是怎么了。”时至今日,每当谈及自己的儿子,这位朴实忠厚的安徽农民总是难以抑制心中的悲痛,不时地流下眼泪。


当晚,张学刘赶到了儿子就读的淮北工业学校,他的心中有个疑问:“张全斌明明要去合肥实习,怎么就去了广州呢?”学校的负责人告诉张学刘,张全斌等人一开始是要去合肥宝兰格制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宝兰格公司)实习,是宝兰格公司改变了学生的实习地点,安排他们去了广州冷机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冷机公司)。随后,学校分别与宝兰格公司和广州冷机公司取得联系,确定了张全斌死亡的消息。记者了解到,广州冷机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上市公司,现有职工2000多人。


儿子猝死排除中毒


7月27日中午,张学刘与随后赶来的妻子女儿、堂哥张建设会合,再加上淮北工业学校就业办公室主任张德林以及宝兰格公司人力资源部主管李飞臣,一同从合肥乘飞机赶往广州。


顾不上吃饭,张学刘等人马上直奔殡仪馆。张学刘和妻子看到了静静地躺在玻璃棺里的儿子,顿时陷入极度的悲痛中。张学刘的妻子号啕大哭了几声,便昏死过去。


情绪稳定后,张学刘在与儿子一起实习的同学那里,了解到儿子猝死的具体情形。7月初,由于对广州炎热的天气不适应,到广州不久的张全斌开始感冒。


从6月下旬一直到7月底,当时广州的温度将近40摄氏度,但24名和张全斌同来的中专生都分早晚班,白班工作13个小时,晚班上11个小时。


7月26日早上7时20分左右,张全斌上完晚班后,就回到宿舍休息,直到下午5时多才起床。张全斌的同班同学张雷说:“张全斌和我们几个同学吃过晚饭后,说身体不舒服,又回去睡觉了。”但让几位同学没有想到的是,这顿晚饭成了他们与张全斌的诀别。据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司法鉴定书显示,当晚6时40分左右,张全斌出现呕吐,20分钟后,张全斌由冷机公司的厂车送到了医院,其后由医院医生宣布死亡。这件事情一直让张学刘苦思不解:“厂方为什么没有打电话叫救护车呢?”对此,厂方没有作出解释。


7月30日,张学刘委托南方医科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张全斌的遗体进行解剖。尸检排除了死者食物中毒的可能性,司法鉴定书的结论是死于青壮年猝死综合症。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