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085/


第 五 节

秋季时候的树林是整年中最美的,从稀疏的树叶间奚落撒下的阳光将山林照耀五彩斑斓。树叶、灌木、花草在这个时候已经呈现出了各种各样的颜色。秋末的黄昏来得总是很快,还没等山林上被日光蒸发起的水气消散.太阳就落进了西山。于是,山谷中的秋风带着浓重的凉意,驱赶着白色的雾气,向山下飘去;而山峰的阴影,更快地倒压在树林上,阴影越来越浓,渐渐和夜色混为一体,但不久,又被月亮染成银灰色了。皎洁的月光装饰了秋天的夜空,也装饰了大地。夜空像无边无际的透明的大海,安静、广阔、而又神秘。繁密的星,如同海水里漾起的小火花,闪闪烁烁的, 跳动着细小的光点。山林、树木,在幽静的睡眠里,披着银色的薄纱。山,隐隐约约,像云,又像海上的岛屿,仿佛为了召唤夜航的船只,不时地闪亮起一点两点嫣红的火光。

这几天是从越境以来,最让毒牙感到轻松的一天。如果不是手里还拿着步枪,如果不是身上的衣服里还散发出一阵阵硝烟的味道,这一天就如同两个人在美丽的山林里来一次野外旅行似的.没有了身后的追兵,没有了人喊犬吠,他们的运气也好了许多。在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候,猎鹰在一个小水潭边上布置了陷阱。没一会,一只懵懂的兔子很配合的给两人的晚餐加了一道烤兔肉。而毒牙则在那小水潭里轻松的钓起了两条鳙鱼。于是,两人就在这小湖边上燃起篝火。火光温暖的洒在战士疲倦的身体上,支架上野兔和鳙鱼此刻已经烤的半熟。这时肉香已淡淡的飘了出来。猎鹰仔细看了看,用小刀反复在野兔上划了几下后,从自己的杂物包里拿出盐来,均匀的散在猎物上。一阵“吱吱”声过后没一会,阵阵烤肉香味扑鼻而来。

“手……艺……真不错!”这时,毒牙一边吃着烫口的兔肉,一边盯着篝火上的两条鱼。

还在忙着烧烤的猎鹰苦笑着摇摇头说:“你小子,着什么急!又没人跟你抢,瞧你那吃相!”

“呼……呼……”毒牙吹了吹手中的兔肉接着说:“猎鹰,等退伍了。咱俩合伙开家野味烧烤吧。凭你这手艺,一准火!”说完,毒牙仍然很不顾及自己的吃相,使劲撕下了一块肋条肉。

从上次谈话以后,猎鹰看得出来在这一天里,毒牙一直在有意的拉近两人之间的关系。他再也不像以前似的,总是和猎鹰之间保持了一定距离。现在的毒牙,才刚开始把猎鹰当作自己的战友。

猎鹰听完毒牙的话,没说什么。看看篝火上的鱼也烤的差不多了。就赶紧拔起地上挑着鱼的树枝,把其中一只递给毒牙。然后才坐在火腿旁,慢慢享受这得来不易的悠然。

“啊……”这时,刚刚结束了狼吞虎咽的毒牙,四仰八叉的躺在火堆旁。面向苍穹中神秘的夜空,长长出了一口气。

“猎鹰,你干这个多久了?”毒牙就那么躺在地上,他的眼睛仍然停留在夜空里。

猎鹰听了毒牙的话,沉吟半晌说道:“多久?呵呵……好像很久了。又好像是从昨天才开始!”

“干嘛选我给你当观瞄手?”

猎鹰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毒牙说:“怎么想起问这个?”

“没什么,随便问问。”

“从甄选开始以后你一直很优秀,所以我想知道你到底有多么优秀!或者说,你到底比我强多少。”

“我?比你强?”这时,毒牙从地上坐直身子,用那双乌黑充满怀疑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猎鹰,说:“开玩笑吧!从你第一枪射击开始,我简直成了你的累赘。”

“哈……哈……”猎鹰大笑了两声,说:“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你的直接。不过,你的这种直接,和其他人不同。你敢于面对,和寻找自己的不足。从技战术水平来说,你只是刚刚步入了狙击手的门槛。你也知道,在我们生活的这个特殊的世界里。想了解一个人,都是从小处着眼。你作战开始时的所有表现,都是一个正常人的正常反应,这些无可厚非!可是,从进入小镇开始。你在观察我,而我也在观察你,我在观察你每一次开枪时候的表现。很多时候,你在情感和理智相互矛盾的时候犹豫了。但是,这也我们这个职业所必须的。”

“犹豫?还是必须的?”毒牙挠了挠头,说:“老大,你不是在蒙我吧!”

“有这必要吗?犹豫,说明你有人类正常的情感。从事我们这种职业,对于一个冷漠的人来说,是非常危险的。当有一天,这种人告别了现在的生活,回到社会时,他们会很难从曾经的日子里摆脱出来。而这种人,也很容易会走上另外一条道路。这时非常危险的!最令我欣慰的是,你在最后时刻,依然能在情感和理智中做出选择,配合我完成自己该做的事。这看起来简单,实则有很多人都不能克服自己。我们不想让一个人成为杀人机器,同时也不需要一个优柔寡断的人。明白啦?”说完,猎鹰头枕在自己的手上,也慢慢躺下。

毒牙静静的坐着,回味着猎鹰刚才所说的一切。忽然,毒牙嗅到了一股很怪的味道。

“什么味?”说着,毒牙随着那股怪味抬起了自己的手臂。

“是我们身上发出来的,臭味!真恶心,咱们俩一周没洗澡了!”说完,毒牙开始快速脱下那身穿了一周的迷彩服。然后几步跑到湖边,一个猛子扎进水里!

猎鹰站起身来,笑着看了看正在湖里畅游的毒牙,然后开始收拾火堆旁两人吃剩的残羹。足足过了半小时,毒牙才重新跑回岸上。

“接着!”

毒牙随手接过猎鹰扔过来的毛巾,擦着头说:“我看着。你去洗洗!”

“嗯!”答应一声,猎鹰随后走到湖边……

毒牙坐在篝火旁,拿出枪布擦拭着手里的03式步枪。此时的树林,进入了休眠状态。周围的一切都按照“生物钟”的安排开始休息,只有这篝火散发出的光合热带给人一丝温暖。毒牙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步枪横亘在怀里,背靠着一棵大树昏昏睡去。

朦胧中,毒牙突然感到有一只大手按在自己的嘴上。他猛然拧腰预起,却被人牢牢按住。这时,借着幽暗的月光,毒牙才看清楚按着自己的原来是猎鹰。毒牙使劲睁了睁朦胧的眼睛,这时他在看清楚。那堆篝火刚刚熄灭,火堆的灰烬此时还冒着袅袅青烟。眼前的猎鹰只是在赤裸的身上匆忙的套了迷彩服,头发还在顺着鬓角不断往下滴水。他一只手里紧握着92式9毫米手枪,另一只手则紧紧按在毒牙的嘴上,膝盖顶在毒牙的胸口,双眼紧紧盯着远处的夜空。毒牙用右手轻点了两下猎鹰的手背,然后看到猎鹰低下头来,将手枪放在嘴前做了个禁声的手势,然后才轻轻挪到了一边。

“有情况?”这时毒牙才用很轻的声音问他。

猎鹰摇了摇头,又用手指了指西面的夜空说道:“还不知道,仔细听!”

看到猎鹰的行为诡异,毒牙这时把注意力集中起来,仔细观察着西面。这时,他隐约听到原本寂静的森林不断回响着怪异的“呼呼”,好像有人在用力扇扇子一般。那声音此时由远而近,渐渐清晰起来。毒牙和猎鹰两人同时把目光集中到了月亮的方向,这时一群本该早已熟睡的林鸟正慌乱的四处散飞,其中一群正飞过皎洁的圆月。两人对视一眼后,立刻转身轻轻走到他们的背包旁收拾装备。

“还是那群追兵吗?”毒牙一边背起背包,一边轻声问猎鹰。猎鹰正将自己的03步枪从枪袋中取出,他摇摇头说:“不清楚,但还是他们那群人的可能性不大,那帮人早就被咱们吓破了胆。别废话了,赶紧走!这里的烟火气息,不用一个小时就能把敌人引过来。”说完,猎鹰看了看周围,然后指着西北方的一个小山峰,说:“赶紧离开,去哪山头!”

毒牙手中平端着上了膛的03步枪,他警惕的观察、聆听着四周的动静。在他身后的猎鹰,此时也是三步一回头,警惕的注视着身后的动静!正在两人谨慎潜行之时,他们身后突然传来了一阵机器的轰鸣声!随着那巨响,两人立刻分别在两株枝叶茂盛的大树下蹲踞隐蔽起来。手里的步枪同时指向了天空。十几秒后,一架苏制米-8直升机飞过他们头顶。直到直升机已经超出了视线范围,他们才走出各自的隐蔽点。

“看清楚是什么型号了吗?”猎鹰跑过来问毒牙。

毒牙点点头,说:“嗯,是米-8AMTSh武装攻击直升机,但是没看清机身上的标识。会不会E国国防军?”

猎鹰稍想了想,然后果断的摇了摇头说:“不可能!现在这一带是E国国防军和叛乱份子的交战区,一架直升机在这个时间独自飞行,很容易会成为叛军的攻击目标!”

毒牙听完,点点头接着说:“是一号目标的手下?”

猎鹰又摇了摇头:“也不可能!**份子虽然和这里的叛军沆瀣一气,但是叛军也不会那人在这个时间出动直升机。原因很简单,得不偿失!”

“那会是谁?”

这时,猎鹰好像猛然间想起了什么事,说道:“还记得我们打死的那个狙击小组吗?”

“不会吧!为了两个人,就搞出这么大动静?”毒牙疑惑的看着猎鹰。

“雇佣兵有雇佣兵的规则!”猎鹰一边向前走,一边说:“从这两名狙击手的行为判断,他们应该是应雇主要求,为叛军守护那小镇才会出现在哪里!这一带虽然是双方的交火区,但是E国军队不可能为了那个没有任何战略意义的小地方,专门派出专业狙击手到哪里。我们作为第三方,和他们交火,这就破坏了他们的规则。你想想,一个狙击小组,被另外两名狙击手狙杀。着会让他们在国际雇佣兵的圈子里抬不起头来!所以,他们为了自己的声誉和以后的买卖,必须对我们实施报复,这是他们那个世界的规则!”

毒牙听完猎鹰的话,苦笑着说:“这么说,我们是惹了大麻烦了?”

“差不多吧,雇佣兵这种为了钱打仗的炮灰,一旦被激怒了确实不好对付!”说着,两人已经走到了山峰的半山腰。就在一块突起石岩的阴影里,他们选定了一块可以观察到山脚下丛林的地方隐藏起来。随后,二人分别取出夜视仪和观瞄镜,然后静静等待对手的出现。

大约十几分钟以后,几个黑影出现在山下的树林中。毒牙很快扑捉到其中两个人后,轻轻的声音对猎鹰说:“注意,目标出现,10点钟方向!”

从观瞄镜里,毒牙清楚的看到,那人身高在1.78-1.82米之间,白种人。他头上戴一顶黑色棒球帽,脖子上围着一条阿拉伯方巾。身穿最新式样模块化战术背心,背上背着一只美制AT-4火箭筒,手里平端着一只MP5冲锋枪。他刚从一棵大树后闪身出来,随即倨枪快速前行。从他的动作看得出来,这是一只配合严密、装备精良的的专业攻击小队。

“看见没有,战术动作很专业!如果他身边还有别人的话,这队人和前几天那帮不在一个级别!”猎鹰的声音依然那么沉稳,毒牙从中听不出一丝一毫慌乱。

毒牙侧身看着猎鹰问:“我们怎么办,打还是撤?”

猎鹰轻轻起身,说“先撤!这里距离国境线最多还有70公里,能避开他们最好!”说完,两人快速站起身子再次步入漆黑的丛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