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后事(下)[斑竹已阅]

坐在岳母的灵前,看着岳母因病情折磨的瘦弱的身体。小林陷入了回忆。

小林和老婆刚结婚的那年,春节刚过。小林就带着妻子来到了上海。小林在一家台次企业工作,职位是车间主任的助理。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刚到上海的那段日子,是小林最开心的日子。每天下班陪着妻子逛街、吃饭。

妻子怀孕的那段时间,因为自己的母亲身体不好,是岳母千里迢迢从老家过来服侍妻子。有一段时间小林比较忙,经常加班到十来点钟。回到家,都是岳母起来热饭热菜。总之,对自己是没的说啊。

岳母人很好,周围的邻居都这样说。

……

第二天,家里陆陆续续有亲戚过来吊孝。妻子的外婆一大早就坐在那里哭,边哭边念叨:我苦命的女金儿啊,你受了一辈子的苦,到头来却这么早就走了,让我这个白发人送你这个黑发人啊。她这么一哭,弄的小林、妻子、文平几个也是泪流满脸。几个人好不容易把外婆劝住。这时,外婆说:“你们去租一个电冰棺来,这人还要停几天,等这些亲戚都到齐了,再出殡。”文平是家里的孝子,一听赶紧打电话叫叔叔去联系电冰棺。时近中午,电冰棺送来了。把尸体放进电冰棺之后,大家又商量了一下丧事的进程。最后决定第二天一早送到火葬场火化。因为所有知道这件事的亲人都已经在回来的路上。第二天可以赶到看最后一面。于是联系好火葬场。火葬场的人说上午9点过来。

第二天早晨,亲戚们也都赶到了,大家最后看了一眼。9点钟时,火葬场的车来了,大家帮着把尸体抬进了车里的临时棺木里。车上除了司机还有文平、小林夫妇。妻子晓琴抚着棺木大哭不止,文平和小林默默的坐在边上陪着。小林默默的想:哭吧,哭吧,哭过之后可能心里会好受些。

车子还是出发了。其他的亲戚也包了一辆中巴车跟在后面,车子是晓琴堂叔的,不要租金。由于火葬场在县城,开起来有一段路。等到了火葬场,文平跟着其叔叔去交费。按着火葬场的规矩,在火化之前可以停一下。好让亲人们最后一次看一下遗容。也正在这时,一直沉默的文平哭了。抚在尸体上痛哭失声。在场之人无不泪下。文平他现在才二十岁,这么年青就失去了母亲,小林也是泪水满襟。可最后还是得接受现实,人还是火化了。在回家的路上,文平抱着母亲骨灰盒,一言不发。小林轻轻的在文平的肩头拍了拍。

回到家,文平小心的把母亲的骨灰盒放在厅堂的正中的小桌上,桌前放着母亲的遗像。还有两支燃烧着的蜡烛。按着本地的习俗,骨灰盒还要在家里放三天,然后才出殡。在出殡的前一天上午,妻子的姑父就把别人送来的花圈挨个写好悼词。下午,家里摆满了酒席。按着农村的规矩,红、白喜事都要办酒席的,请自己本家的亲戚吃酒。还要请好八仙,所谓的八仙就是抬棺的人。而作为女婿,这些事都是小林的。小林要给八仙吃一顿,或者每个人给点钱。这样就不要请吃酒。最后在妻子大伯的调解下。小林付了240元钱和一条烟。

第二天一大早,八仙早早就来了。把骨灰盒装进棺材,固定好,盖上棺材盖。绑好打好的草绳,起棺放在村边的路口上。一些后辈也帮忙把花圈排好。一共有十八个花圈。还请了8匹马,请了一辆汽车,装了好些鞭炮,好边走边燃放。

八时许,开始起棺出殡了,在最前面的是妻子大伯的孙子,一个十岁的小男孩,手里捧着小林岳母的牌位。这本来是自己孙子捧的,但文平没有子女。小男孩骑在一匹马上。后面是其它的几匹马,马后面跟着长长的花圈队伍,文平、妻子晓琴、小林一直以这样的次序走在后面,再后面就是八仙,抬着棺木;最后就是一些送葬的人,都是一些亲戚。坟山离村里并不远,但是农村的规矩是不能走重路,所以要绕一个大弯才能到达坟地。

到了坟地,小林妻子的二姑妈充当着司仪;她让小林和妻子先行回家,其它的事就由文平和八仙去做了,还有小林妻子的几位伯你。在出殡之后的第三天,小林,妻子,文平和几位伯伯,还用几个堂哥,来帮着圆坟。也就是把坟地堆高堆圆,来年好立墓墓碑。也就意味着整个丧事结束了。

丧事结束后,小林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在家呆了几天,小林携妻子、儿子回到了上海。新的故事又开始了。

本文内容于 2008-2-26 19:11:24 被ardar001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新闻阅读排行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