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门炮战期间的一起台湾女特工神秘自尽的案件

eqqhjc001 收藏 1 302
导读:金门孤悬在厦门外的海面上,总面积约228平方公里。由于地理位置十分特殊,大陆解放后,金门岛一直扮演着“反共桥头堡”的角色。1958年8月至10月,国共双方进行了一次隔海的军事较量,史称“金门炮战”。金门炮战期间,台湾方面专门派遣了特工秘密到大陆搜集军事情报。本文披露的,就是当时一名潜赴大陆搜集情报的台湾女特工的自尽案件。 一 1958年9月10日,一位名叫薛钟铭的男子到上海市公安局反映情况:当天上午11时,其妻在里弄传呼电话间接到了一个差点使她昏过去的电话———他们9年前随同国民党特务机构一起撤

金门孤悬在厦门外的海面上,总面积约228平方公里。由于地理位置十分特殊,大陆解放后,金门岛一直扮演着“反共桥头堡”的角色。1958年8月至10月,国共双方进行了一次隔海的军事较量,史称“金门炮战”。金门炮战期间,台湾方面专门派遣了特工秘密到大陆搜集军事情报。本文披露的,就是当时一名潜赴大陆搜集情报的台湾女特工的自尽案件。



1958年9月10日,一位名叫薛钟铭的男子到上海市公安局反映情况:当天上午11时,其妻在里弄传呼电话间接到了一个差点使她昏过去的电话———他们9年前随同国民党特务机构一起撤往台湾的女儿薛鸣琴打电话给母亲,说:“女儿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之路,今生今世已经没有再在父母面前出现的可能了,希望父母多多保重身体;希望弟弟妹妹努力工作,要靠真才实学谋生。”


薛鸣琴是薛钟铭夫妇婚后的第一个孩子,1925年出生于上海,自幼聪颖。薛家祖上以经商为业,家境富足,因此一直把薛鸣琴培养到了高中毕业,那年正是抗日战争胜利之年。薛钟铭夫妇的意愿是把这个在薛氏家族中出类拔萃的女儿送进大学,但薛鸣琴本人不愿意。她经人介绍,进入了当时刚剐由军统局改名的“国防部保密局”,当了一名特务。1949年5月中旬的一个深夜,薛鸣琴突然返回家中,向父母和弟妹道别,说她奉命撤往台北。


跟父母道别以后,薛鸣琴再也没有跟家里通过音信,时隔9年之后,她竟然会以电话方式跟家人联系!公安局方面听了薛钟铭的反映,极为重视。时任市公安局长的黄赤波当即下令:立即进行调查!


侦查员找到管传呼电话间的阿姨了解接到这个电话时的情况。阿姨说,那是一个嗓音有点沙哑的女人,要求叫薛钟铭家人听电话,阿姨说好像还听到耳机里传来了一个上海男子的叫声:“阿三头,快!15路来了!”侦查员分析,薛鸣琴这个电话应该是在上海打的。上海市公安局立刻决定组建专案小组,对薛鸣琴进行专案侦查。


侦查员们分头前往15路电车沿线的车站查找公用电话亭,发现在15路常熟车站附近的弄堂口有个公用电话间,但因前来打电话的人太多,守电话的阿姨无法对调查的问题做出确切的回答———这一线索断了。


侦查员们又对全市的饭店、宾馆、旅社进行紧急清查,却仍没发现薛鸣琴的线索。


同时,专案组的侦查员对薛钟铭家实施了秘密监控,然而,两天过去了,薛鸣琴没有在钟家出现,也没有第二个电话打来。



第三天,有人在位于上海市区西南侧与浙江省交界处的一条小河里,发现了一具无名女尸,死者约30多岁,微胖,上身穿着浅蓝色的薄灯芯绒外套,下身穿着米黄色卡其布裤子;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表明其身份的物品。女尸被打捞起来后放在岸边不远处的一个草棚里,由民警和民兵看守。中午时分,上海市公安局的法医赶到了现场。经解剖认定:死者年龄在32岁到37岁之间;没有生育史,生前营养良好,非体力劳动者;死因系溺水;死亡时间大约在36小时之前,无搏斗痕迹。县公安局据此认为,该女是投水自杀。当时,上海郊区还没有火葬场,当地有关部门出面临时制作了一口白坯木棺,将尸体入殓,在附近挖了个深坑埋掉。


同一天中午,在薛家周围执行秘密监视任务的侦查员发现薛家收到了一张邮包通知单,这份包裹单很快转到了专案组。包裹是从闸北区一家邮局寄出的,寄件地址写的是上海一家保密工厂的代号,寄件人姓名是“薛芙蓉”(“芙蓉”是薛钟铭给薛鸣琴起的小名),寄出时间是两天前的上午。


侦查员前往邮局取包裹时,特地请了一名爆破专家对该包裹进行了严密检查,在确认包裹里没有爆炸物之后才当场打开。包裹内有以下物品:男女式外套5件,两块高级毛料,两盒巧克力,两盒饼干和10瓶鱼肝油丸。在一件男式外套的口袋里,装有一个没有封口的信封,里面有100公斤全国粮票、500元人民币和一封信。


信是薛鸣琴写给薛钟铭夫妇的,用的是繁体字,只有短短几十字———这是一份绝命书。信中说,她奉命从台湾赴大陆执行“极端机密的重要任务”,因无法完成“难以返回台北”,不得不选择自尽,希望父母多多保重。


经鉴定,包裹里的所有衣服、食品、药品都是上海产品,人民币和全国粮票也是真品。但专案组此时还难以确定薛鸣琴是否真的自杀了———作为一名特工,玩玩“金蝉脱壳”之类的把戏是小意思。必须见到尸体,才能确认其已经自杀,于是大家联想到了郊区发现的那具无名女尸。当地公安局布置民兵将刚刚下葬的棺材重新挖了出来。经薛钟铭夫妇辨认,确认死者就是其女儿。



然而,薛鸣琴是如何潜入上海的?潜入后又从事了哪些特务活动?唯一的线索就是薛鸣琴寄出包裹的那个邮局。侦查员前往闸北区,找到了该邮局接收薛鸣琴交寄包裹时的当班营业员,但营业员无论怎么回忆都想不起来了。


专案组再次召开案情分析会。大家分析后认为,薛鸣琴是一个受过专门训练的特务,潜入上海后,肯定时时处处都非常注意自己的言谈举止,不大可能拿着偌大体积的一个包裹招摇过市,所以,她应该住在该邮局的附近。专案组立即组织人力对该邮局附近所有饭店、宾馆、旅社前一段日子入住的旅客登记资料进行调查,还通过派出所向各街道、里弄的居民了解情况。在这些饭店、宾馆、旅社里均没有发现与薛鸣琴有关的线索,但辖区派出所的户籍民警却获得一条信息,有一个名叫宋寄萍的人接待过与薛呜琴相似的妇女。


宋寄萍,女,35岁,已婚,军人家属,其夫系解放军营级军官,她本人是上海新跃进化工试剂厂技术员,与一女一子以及婆婆一起生活。1958年9月上旬,宋家来了一个说上海话的青年妇女,在她家住了8天后不知去向。


根据当时的治安管理规定,市民家里来了客人需要过夜或居住3天以上的,必须去派出所申报临时户口。宋寄萍也拿了客人出示的户口簿、工作证到派出所申报了临时户口。客人的名字叫薛倚倩,是上海有色金属研究所工程师,住在本市长宁区延安西路。申报的理由是因为家里修理住房,所以到老同学家来寄住一周左右时间。


派出所的户籍民警根据申报临时户口时的登记资料,分别向长宁区和上海有色金属研究所打了电话,两边都答称,没有“薛倚倩”其人。随即,警车开往上海新跃进化工试剂厂,专案组依法传讯了宋寄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