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红人黛秦: 我暴奶露臀是为了卖思想(组图)

敞开胸衣写作——另类女作家黛秦


二十一世纪,强劲另类的女作者,你们该怎么写作?


自喻为“中国卡夫卡”的黛秦,敞开胸衣且身先士卒地高举“突破中国女性禁欲禁秀的传统,向沉淀几千年的中国封建世俗挑战”!


我生于新中国诞生的国庆节(10月1日)。按西方星像学说,我是天枰座的人。那么,据科学家和星像学家研究表现,天枰座的人具有如下特征:从天枰座开始,星座兽带进入星相学中称之为“社会座”“大座”的后半环。


天秤的符号既不是动物,也不是用人来表示,而是一个完美、均衡的天平秤,它象一个桥梁。天枰座的符号代表着天枰座的公正、平和、平衡、不偏不倚、适度、全面周到。


受其主宰之者维纳斯(金星)的影响,美神、爱神维纳斯(金星)赋予了天枰座优雅、美妙的天性,他们是彻头彻尾的“唯美主义”.也给他们注入了懒惰的情致,我们看到天秤座人总是带着怡人、和谦的甜蜜笑容,迈四平八稳的平衡步伐,举止如同真正的绅士、淑女,他们友好但又不过分地热情,礼貌而又不引人注目地造作,著名的“天枰座的微笑”和温和悦耳的语言,让他们成为十二座中最让他人感到愉快、最受人欢迎的外交官。


天秤的驱动力在于能够平衡事物的各个方面,它通过对事物的正反两个方面的分析,善于通过平衡、比较、调整从中找到公正点。气元素的性质决定了天秤座不受个人的情感支配,有着客观、理智、公正地分析的思维方式。


他们既是思想者、分析家、也是行动者,不同于双子座和水瓶座,天枰座不缺乏行动的能力。通常,他们的行为建立于对所生活社会的理解之上。不同于他气元素族的小兄弟双子座,用好奇、逻辑的眼光看待事物,双子看到的是事物的区别、不同、个别、特殊性。天秤座能够用更加全面、平衡、相关联的方式看问题,并能在任何不相关,甚至是相反的事物间架起平衡的桥梁。天秤的特长在于他能平衡任何事物间的比重,通过调和或者妥协,最终找到和谐、平衡的结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自诩为中国卡夫卡


“中国卡夫卡”。与卡夫卡不同的是我始终在出走。始终以流离不定的脚步踏过让我们可能垮掉的一切。曾苦苦追寻自己的同类,试图瓦解与生俱来的疼痛;结果发现我与卡夫卡之间竟然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我们善于潜伏在“灵魂的地洞”里逃避悲伤和失望的性格;志于坚守在“幸福的城堡”之外用心灵的笔墨描写人类的疏离、苦痛、忧伤和绝望的处世方式;以及“残酷地判决”写人类写社会的由来和最后结局,可能只给自己。


有一天也许会将所写的文字化为灰烬;因为总会突然感悟生命短暂的似乎什么也没发生,需要化解的孤寂和苦痛却绵长得让人看不到希望。对活着的人和自己,这些文字还有什么意义?正像我的小说《香水城》《米粉西施》《烟花》里所表现的,人处在世界庞大的组织之下,竟然无路可走;竟然走不进自己内心渴望的世界。但生命必须以某种方式继续,永不停息;即便不知明天意味着什么,哪里又是可以停下来的地方。


在有生之年只想写一些很纯粹的文字,只想描绘一下心中渴望己久的自由和快乐。没什么能阻拦我们义无反顾地去爱,没什么能阻挡自由的天地自由的脚步。


网络红人黛秦又发话: 我暴奶露臀是为了卖思想


近几个月网上谈论黛秦的文章很多,杂谈又出现以下内容———


黛秦,你目前需要做的是Go in down


黛秦出来推销她的性感与残酷不是一两天的时间了,可到如今我们看到的还是哀怨的黛秦,还有她那些不被理解后的似乎是委屈的言语。从论坛社区走出去的芙蓉姐姐,天仙妹妹,二月丫头早已经在收割炒作的果实了,甚至于第一个千万草根博客Acosta也已经开始做起了青年文摘彩版形象大使这样的兼职,更别说一场抄袭风波让大众认识的四川曾颖的文字满天飞,在近期的某知名杂志我就瞅到了他的名字。而自诩中国卡夫卡的黛秦,现在显然还没走到了收割的季节。


1、黛秦说明


这个常在[新浪杂谈]泡脸的人喜欢说三道四。在世俗的观念中,用没门没派的文字批判现实和时事的人多少算个文字说客。既然是挂上“文”边的人,就不应不懂文字规则,就不该不明白“作家是卖思想的,不是卖脸的”这个家户喻晓、老少皆知的道理。然而,该说客竟然拉出几个靠黑帮黑手举起的“网络泡沫人 “怦击黛秦的“忧怨有加”,甚至羞辱黛秦 “还没走到了收割的季节”。


该说客显然不理解黛秦为什么忧怨有加,为什么没有到收割的季节,她离[收割季节]还有多远?


其实,道理显而易见。有这样的网络风暴,有这样的浪尖泡沫,还有这样在一旁敲锣打鼓、煽风点火的说客,黛秦不得不大声宣告——我是卖思想的,不是卖脸的!


2、黛秦自述


黛秦从事写作十年之久。不幸的是这十年她大部分时间生活在广州、深圳、海口;而且海口居住时间长达六年。也就是说,她从事文学思想积累和创作的时间几乎在“文化沙漠之都——海口”度过。不得不说在某种意义上,海口的确最大限度地限制和影响了她的创作激情和写作内容。在这十年中虽然积累了《决择》《米粉西施》《中国拉拉》《男儿膝下有黄金》《烟花》《香水城》《QQ与爱情》的小说题材和内容,但目前全部完稿的只有青春残酷小说《烟花》《香水城》《QQ与爱情》《地狱里的温柔——中国卡夫卡》。


《决择》是黛秦的第一部小说。1995年她第一次带着《决择》去北京参加“文艺报”举办的大型文学笔会活动,作为参赛小说获提名奖,推荐上鲁迅文学院。可后来,黛秦“决择”去了广州和海南,上鲁迅文学院的事也不了了之。


由于常年在外奔波,四处展转,《决择》不慎遗失。由于年轻,十年她没有一锤子定好自己的决择,而是一头扎进生活的海洋,感受社会带给的冲击和伤害。她大部分时间在企业做事,做过白领职员、房产销售、营销策划。最后,她明白了一个普通职员终根结底平凡的命运,她又决择了单干——做私营老板。在这期间,她的心始终被什么纠缠着(小说的遗失和作家的梦想),2002年她提笔著写《香水城》。过后又完成《QQ与爱情》和《烟花》的创作。完成《中国拉拉》《米粉西施》资料收索和小说大纲。


卡耐基说过:天才是百分之一的灵感加上百分之九十九的勤奋。.爱因斯坦的能量守衡定律也说明:


委实说,她的生活很不安定;但这是她个人造成的。她想起“性格决定命运”,也就顺应了命运。又回到初衷的精神地狱,开始地洞创作。她深深地领悟到死是必然的,但总该有一些人为某个时代做一些颠覆传统和历史的作为;因为时间总是向前飞逝,事物总要日新月异。


最后她决择:作一个颠覆旧世界的英雄。


3、关于黛秦与文人


文人分两种:文学家与杂文家。


按黛秦自我介绍:“中国卡夫卡”。与卡夫卡不同的是我始终在出走。始终以流离不定的脚步踏过让我们可能垮掉的一切。曾苦苦追寻自己的同类,试图瓦解与生俱来的疼痛;结果发现我与卡夫卡之间竟然有太多的相似之处。我们善于潜伏在“灵魂的地洞”里逃避悲伤和失望的性格;志于坚守在“幸福的城堡”之外用心灵的笔墨描写人类的疏离、苦痛、忧伤和绝望的处世方式;以及“残酷地判决”写人类写社会的由来和最后结局,可能只给自己。有一天也许会将所写的文字化为灰烬;因为总会突然感悟生命短暂的似乎什么也没发生,需要化解的孤寂和苦痛却绵长得让人看不到希望。对活着的人和自己,这些文字还有什么意义?正如黛秦的中国第一部用意识流手法布局,用凄美、委婉、空灵、深邃的现代诗歌语言抒写的后现代青春残酷小说《烟花》、以及《香水城》《米粉西施》《QQ与爱情》所表现的,人处在世界庞大的组织之下,竟然无路可走;竟然走不进自己内心渴望的世界。但生命必须以某种方式继续,永不停息;即便不知明天意味着什么,哪里又是可以停下来的地方。在有生之年只想写一些很纯粹的文字,只想描绘一下心中渴望己久的自由和快乐。没什么能阻拦我们义无反顾地去爱,没什么能阻挡自由的天地自由的脚步。


由上可见,黛秦是决择做纯粹的作家。那么,什么叫纯粹,什么叫作家?纯粹是指实实在在、明明白白。作家是指用艺术语言描绘世界和人类。杂家是可信口开河的,可以说三道四的,可以无所不谈,无所不论的。杂家的话可以是有根据的,也可以是自己一家之言。作家不同,他们的思想和语言需要讲究逻辑性和严谨性;需要讲究个性和美学。所以,作家在社会上的成就和地位往往比杂家有尊严或没尊重。他们作品举世公认了,他们享有不同寻常的意义和嘱目,但不一定活着潇洒;他们不被认可了,他们辛苦的耕耘就是一场鲜血付东流,生活一贫如洗。


这么说,卖文字的远比卖脸的辛苦又贫穷。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