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军刀雪亮(4)

山鹰2007 收藏 1 5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size][/URL] 傻了眼?没错,快刀切葱——一刀两空知道不?那时候操刀的家伙还能有谁?不就一个老甘么?话说老甘早得六连兄弟们一步爬上的地面,使足了吃奶的劲儿就向陡坡下猛冲过去。兄弟们刚费力爬上地面站稳,身形快如闪电的老甘已经奔出5、60米,越过第一线堑壕,一手拧住敌人架设好的索具速降了下去。此时最后摔下去的敌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01/


傻了眼?没错,快刀切葱——一刀两空知道不?那时候操刀的家伙还能有谁?不就一个老甘么?话说老甘早得六连兄弟们一步爬上的地面,使足了吃奶的劲儿就向陡坡下猛冲过去。兄弟们刚费力爬上地面站稳,身形快如闪电的老甘已经奔出5、60米,越过第一线堑壕,一手拧住敌人架设好的索具速降了下去。此时最后摔下去的敌人才刚摔下地面,屯在一堆的敌人直呻吟。来不及摔在下面伤得不重的敌人忍着剧痛爬起来,老甘已然如猎食的金雕般向上扑落下来!

“去死!”老甘一手拉着索具,另一手已经拔出了挂在腰间的‘菠萝’,在陡坡飞速疾降的情况下,用牙拉开了环儿,另一手就向着陡坡下跌落敌人的密集处抛了下去,如此往复!

“轰……”随着速降中老甘迅即把随身的‘菠萝’扔将下去,落下大致囤一堆的敌人再遭惨痛打击,又是一片哀鸿遍野后,硕果仅存的20余个敌人再被老甘手榴弹砸掉对半,这还包括没一时断气的在内。便是这样,总还有几个漏网之鱼,就在这几个漏网之鱼起身准备作垂死挣扎时,老甘顺着架好的索具,身猎隼一般在迅即扑了落;而此时,打发了兴致的兄弟们才刚刚迈开步子眼见要干上一票。

就在六连兄弟们,向下一看时老甘当空下落大吼一声,冷厉的刀与敌人的软盔瞬间来零距离接触,“咔嚓!”随着令人胆寒心悸的金铁如肉声响,霎时一个刚艰难爬起身的侧近敌人就被威猛无铸的刀罡劈成了两片人肉,当空飞了出去,一蓬血如雨般轰然爆开四溅在方圆3丈内的地面上。被这一阵血红一浇,本就摔得一阵麻木再被老甘一通手雷收拾后仅剩的十三个残敌恍若间如噩梦惊醒,刹那本正艰难爬起的敌人们都被惊得跳了起来;就这起身一抬眼的瞬间,就近的7个敌人看见了浑身破烂迷彩,状如怒目金刚,似在血河里打了个滚儿的老甘。

但同样凶悍的敌人并没有被老甘那副骇人样,他们几乎同时奋力爬了起来,最近的2个敌人飞快拔出了刺刀,后面点散布的3个敌人正努力半跪起来抬起枪,两个敌人伸手去摸手榴弹袋;更有摔得稍远些剩下的6个敌人正拚命挣扎着起身;一瞬间老甘深陷重围!

老甘瞬间近乎狂妄的怒吼了声:“杀无赦!”本还想着抓俘虏的老甘这次可逼跟咱们红1团同道了……

“千山鸟飞绝!”老甘冷哼一声,“诤!”又一声清脆的缅刀出鞘声,恰好比碧水龙吟,传在山间经久不绝的枪炮轰鸣声刹那随着这一声清晰透亮,愕而寂然了。缅刀高举,蔚蓝天际下映衬太阳一点刺眼的灿烂红晕,炫耀着用死亡与生命凝结的夺目瑰丽,带着风的飘逸,云的淡漠;如一缕惊鸿,用冰冷的铁与温热的血演绎出一段残忍的旖旎。

“杀!”随着老甘怒喝出一声“杀”字,老甘已如振翅大鹏一般在左手3米开外最近的一个敌人眼里冲天而起,霎时刚匆忙拔出刺刀来的敌人已见得冷冽的刀刃似秋风般当空冲自己颈脖间扫了过来,在瞬间一刀曼妙的弧光电闪过后,好大个头颅蓦地冲天而起,“噗!”随着又一声令人不寒而栗的声音,一蓬殷红当空闪耀出生命的无限美丽。

瞬即,越空一刀的老甘顺势猛力一脚扫翻那敌人的尸身,那敌人的尸体带着老甘凌空一脚强力劲道飞出3米多,准确砸倒了那成功拔出了刺刀起身准备困兽犹斗的另一个敌人。就此时,前方断木后三个准备向老甘射击的敌人已经要抬起了枪!

早窥紧了那距离自己5、6米远的敌人的老甘并不心紧,眼见要落地之时,运起全身力气,一手当空撑着在地面斜倒的横木,一个提手翻漂亮落在地面跪立直身子,同时另一擎着缅刀的手就着剧烈的离心力,使劲就将缅刀飞了出去;就在最先一个敌人抬头举枪瞄向老甘的当头,一柄缅刀当空刮起的寒风带着来自地狱森冷,径直向着自己喉咙如电般奔来!

“噗!”那敌人被刹那间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就在本能仓惶提手护住自己咽喉时,锋利的缅刀带着强大的力道,毫无一丝凝滞的贯穿了他手背透入了他的脖子。霎时,又一股细血喷射了出来,那敌人一时死不得,扬倒在地痛苦挣扎着,任由鲜血淌了一地。后面正摸出手雷的敌人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而那两个正准备向老甘射击的敌人一个一愣神一个却毫无迟滞的怒吼着瞄准了,就要扣动扳机;但迟了!

“砰!”一声脆响划破了令人窒息的空气,原来老甘就在跪地一个旋身将缅刀投了过去的同时,顺着一扭之势另一手已经迅速拔出了腰间的77手枪,就在那敌人看到了仅仅5米开外的的老甘准备扣扳机的同时,老甘已经旋过身子间不容发抬手一枪!就是那几乎比别人快上0.1秒的出枪速,一弹早在敌人举枪扣响扳机的刹那先一步击中了那敌人。仓促的射击并没有击毙敌人,那敌人胸部中弹,重伤倒了下去;但就着这声枪响同时却惊醒了敌人。

那个被自己战友尸体压倒的敌人已经忍着伤痛掀开了自己战友的尸体,并迅速爬了起来,愤怒的嗥叫在老甘的斜后方,拎着锋利的刺刀向3、4米外的老甘猛扑过来;那愣神的敌人也迅即回过神来,怒喝一声再度抬起枪就准备射击;而那两个准备投弹的敌人更已经开始准备拉火环!

凭着自己胜人一筹的速度,一枪将敌人击倒的同时迅如猎豹般运起全力两个大步冲凭速度摆脱了身后扑来的敌人,一个箭步到了那正要举起枪的敌人身前;“死!”随着老甘和着敌人的一声怒喝,他一个提纵,借着猛冲之势腾出1米多高冲着那刚对自己平起枪的敌人凭着自身体重当空就是一个两腿飞蹬;“嘭!”随着一声惊呼,闷响,敌人残吟着倒在了地上,随之“砰!”又是一声77手枪脆响,随着一颗子弹迅即在那敌人头上爆出个斗大的血洞,一抹血红飞溅出来,手枪枪口飘出一丝淡淡的青烟,眨眼宣告了又一条生命的结束。但就在这时身后紧贴着老甘后背的敌人也同时到了,带着些许令人寒透心悸的风,那敌人从后面一胳膊已经紧紧勒住了老甘脖子,另一手拧着锋利的刺刀就向着老甘的后心递了过来!

生死存亡的一线,早料到了这危险局面的老甘,就在自己一枪结果了压在身下的敌人,身后敌人一胳膊成功勒紧自己的前一刻,憋足了口气的老甘另一手一翻,运起了家传绝学‘奔雷掌’毫无迟滞的就冲一手揽向自己脖子的敌人大臂轰了过去;“嘭!”毫秒间,伴着一声轰然闷响,在敌人的刀尖眼见迅即抵在老甘后心间的千钧一发之际,那敌人猛觉右臂随着一记似铁锤般的重锤,一股穿透心房的灼烧感如电击一般窜进了自己心头,瞬间遍体毛孔竖立起来,穿透浑身的剧痛令他一时痛入内腑,经不住一口血喷得老甘满头,霎时精神恍惚,浑身乏力起来。这就是老甘用上‘奔雷掌’,以内力一掌重创敌人手少阴心经的恐怖威力。

那敌人胳膊一松,老甘看也不看,飞快抬起手来枪口向后一扬,瞬间“砰!”紧着又一声77手枪的脆响,尚在昏噩状态的敌人双目瞪大,死不瞑目的成为了老甘爆头的猎物。但还来不及老甘喘口气,随着不远处两个敌人的怒吼,被老甘逼疯了的他们凶残狠辣的顾不得倒在地上未知生死的战友,两颗手雷已经向着老甘砸了过来,而老甘身旁重伤中自知难逃一死的敌人同样悍然拉响了自己身上的手榴弹努吼着奋出毕生的气力扑腾过来要和老甘同归于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