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为二十世纪新史的中国风-担忧的风——给秦大总统的一封信

绫雪心 收藏 8 277
导读:大总统阁下在上: 毫无疑问,《二十世纪新史》是一部非常有创意的小说。在下一年之内,四番五次遍阅此书,欲求一篇更新而不可得之时,亦不由感叹大呼:“秦大总统好!为了盗版书友,大总统辛苦了!” 然,时也忧极,虑大总统之后续创意之源。 何忧?切为大总统之历史出发点.。 历史往往是不确定的,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历史是记录。事实上,在下这样认为的:历史是人类社会的一个结果记录。所以,就一般人(无论国内国外)所受的教育而言,历史就是人对结果的一个主观记载运。所以出于某些需要,历史也会加上作者的主观评价。

大总统阁下在上:


毫无疑问,《二十世纪新史》是一部非常有创意的小说。在下一年之内,四番五次遍阅此书,欲求一篇更新而不可得之时,亦不由感叹大呼:“秦大总统好!为了盗版书友,大总统辛苦了!”


然,时也忧极,虑大总统之后续创意之源。


何忧?切为大总统之历史出发点.。

历史往往是不确定的,但是不能否认的是,历史是记录。事实上,在下这样认为的:历史是人类社会的一个结果记录。所以,就一般人(无论国内国外)所受的教育而言,历史就是人对结果的一个主观记载运。所以出于某些需要,历史也会加上作者的主观评价。这就是说,我们的历史,尤其是近代史,往往缺少客观性――或者,所谓的客观性,其本身亦出于自身利益和需要。于是,历史就变成了一个集体需求并且是一个可修改的结果(日本人修改历史,引发的东亚多国抗议。但在与东亚相比,西方及未相关地区如南美、非洲,反应淡然。而在非亚洲国的历史书中,对我们的记录与我们自身的记录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出了什么事,有什么结果,以及这段历史对或错的注释。但是,历史的阅读者,往往都不知历史为何会如此。基本上,历史的阅读者不会去考虑、阅读和理解,历史对象。或完全不关心。现实的历史,只是不同的国家和民族,对历史的一个主观的记录与评价。


如此,切为《二十世纪的新史》心忧。


首先,请恕在下阐述个人对架空历史的肤浅理解。在下认为,架空历史是对历史的一个提问,一个挑战。架空历史就是重塑历史,给读者一种历史提问。挑战历史的绝对性,给历史另一个选择。


在下认为架空小说有两种类型:基于终局的塑造类或基于过程的解释类。


终局塑造类:顾名思义先设定终局,再塑造过程。终局,往往采用现有的,读者向往的或承认的历史经验,如新中国成立简史,或国外的日不落帝国发家简史为教条(为什么说是简史?因为除了简史,没有什么历史适合同样简单的改造史。),先入为主的世界观,给历史代入一个英名神武的领导者,以伟大舵手的身份主导历史走向,“当然的”“偶然的”过程为主导,得到一个看似不可思议的结果(或者某种合理的结果)(中多有历史赞美之言诸如“啊,我们中华民族是最聪明,最勤劳,最能干,最……”“我们中国士兵是最可爱的***”之类。)。


过程解释类:创造历史,作者有区别于教条历史的历史观,意愿客观的解释历史。在小说中,描述一个历史,质疑历史,找出历史根源,提出历史见解。并且在撬动历史车轮时,对历史的创造者——人,进行客观的、富有代表性的、合理的解释。

(过程解释类也是一种历史结局的塑造。这里将其分离出,是对部份架空小说的强烈不满!强烈失望!和激烈的抗议!)


从具有历史意义的《从春秋走向战国》开始(在下是从此书认识网书的粪青——何为粪青,就是只能在想像中打败对手粪材愤青。),结果塑造类历史就成了一种“应该是这样***”的意淫!作者们为了娱已悦众,将历史变得面目全非,随意将人们送至某个时代,或“虎躯一震,王者之气迎面扑至,***当即拜倒,历史的车轮滚滚***”或“***登高一呼,应者云集,尔后以现代***编众训众,率师转战天下,战无不胜,胜于不战!而后与腐败封建***分子、落后***阶级一扫而光,唯我独尊。然后又羞答答的阐述当时历史环境又怎么怎么,当时人心又怎么怎么的,被迫登极,黄袍应身,成为一世明主!后世又怎么怎么记述***开创了一个时代!”荒唐至极!作者本身对历史肤浅的认知,竟成为一代青年们(这些青年于人群中高等教育数比还颇重)追捧的对象(看看书评就知道了。)!随着越来越多的历史认识,对过去、现实不满的人群涌入网络中。历史被一再扭曲,网络充斥着无聊的创意,读众也渐觉索然无味。于是太监横行网络。


归根究底,网络小说不是避难所,现实也是终归不能被小说给改变的。小说能改变的,只有人。作者少有觉醒,大多沉沦了。读者也是(有足够的世界观价值观的读者不屑于此类小说)。


在书虫们千呼万唤,翘首企盼创意的新形势下,杨首长为中华而崛起,对着网络历史大发挑战:“为什么历史会这样?”“如果历史这样,又会怎么样?”一部《异时空-中华再起》,横空出世。


在下非常欣赏杨首长之《异时空-中华再起》、天使奥斯卡的《1911新中华》、六指君的《异时空之抗日》及《明》等等一系列小说。由其极其欣赏杨首长和六指君等长于发掘人性。杨首长极深刻的人物刻划及历史背景环境描述(第三部)!就在下看来,即便现在,也少有人超越。论比肩,也只得六指君的主角能参与到历史中(在下实在无法想象,杨首长是如何构思成那段历史之后的历史!太神奇了!《异时空之抗日》觉稍不及,人的感情不够丰富。在下认为,可能是着重着历史的进程。)


历史没有想当然!历史有无数可能性!做为一个读者,渴望创造,解释,伏笔,铺垫,发展,影响,为作者挥毫自已的历史兴奋,为新的历史见解惊奇。历史是定然的!但我们渴望质疑历史!


历史发于人性!历史类小说一定会涉及一个民族性格!历史是对人和人性的描写!历史不是事件拼装的!历史是人的行为构造的!我们无法了解历史伟人们决定历史时的感情,无法想象小人物们的历史感情,所以,我们渴望重新历史,解释历史,甚至,创造历史!


历史的主体,永远是人!——因为历史是人的历史!

(历史没有创意吗?不,历史本身就是创意。人就是创意。人性就是创意。)


现在以一部在下极认可的,符合在下心目中的,言辞精练的小说来对比下大总统的《二十世纪新史》——《新宋》。


其一、《新宋》非常注重对人物人性的描写。从地位、个性、智慧、世界观、价值观、喜好等等(在下功力浅薄,于人性现只能看透这几点,同时此篇乃急而发,基本未做修改和请教,不谨之处还请见谅。)人性的刻划入木三分。从人极的赵项、石越、王安石、吕惠卿到社会底层的走卒(第一章进城门之时的守门兵士)、路边店主(苏阿二),一个个有血有肉,有智有商,使人一看为真。新宋第一个也是最大的特点,不是词句组织,也不是言语精炼,而是主角已完全的溶入了那个时代。石越只是那个时代的异人,仅此而已。用句话来形容,那就是:石越在新宋做了个未来的梦。时代会改变,但,人是不会变的!阿越从一开始就承认,石越进入了那个时代,他就是那个时代的一份子,既不是主宰者,也不是创造者。相对的,石越也就要面对所有现实人面对的人,强者,弱者,对立的,依附的等等。石越最多只是凭借着已知去干扰,去影响那个时代。其它的,与时人无异。怎么说呢,历史是前进的,但从古至今,人和人性,是没什么变化的(这一点,太令人深刻了,以至有人言,《新宋》真新宋。)。人性是什么?人性是欲望,是比拟,是挣扎,是妥协,什么都是,就是没有想当然!人性不是用来说的,只能在想与做时刻划出来。《新宋》是整个当时时态的所有相关人物的互动,包括宋,也抱括夏与辽等等。在新宋中,社会同样残酷,对手同样强大,狡诈。而石越,只有超越当时的一点点历史走向。石越也在陪着《新宋》成长。


反观大总统的《二十世纪新史》,实在让人失望。大总统强权至上——十几年竟然没有变化!!不可思议(人哪人哪,随环境而变,随日月而变,怎么可能没有变化呢?)。另外,在大总统领导下,正面,上至大总统阁下,下至小兵走卒,觉悟都高得出奇,并且十几年来,人心竟依旧无所改变,有的仍只是忠心大总统,誓死报国!


最不能容忍的,一是《匪穴》的海燕挺身而出。

(诸如此类题材,如果大总统想修个人史而无彩,不如找网虫们于以编排——多少英雄没尘世呢——在下真的一点都看不出,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计谋——有必要吗?没必要吗?有吗?没有吗?……在下只是说说而已,你别太介意了——有必要吗?)


二是战争现场时,士兵心态语言的无耻描写。

(为什么要用无耻呢?在下第一次看过就感动的受不了,第二次感动的痛苦流涕,第三次,跳过此,第四次,再跳,第五次,在下没看这些啊~~)

——这简直就是神话!在下怀疑当时在大总统的统领下,解放的人民都直接进入了共产主义时代,外加无政府、无阶级、无权力争夺、无资质差别的神话传说时代!也就是说,在大总统的带领下,人民光明了!

(太可怕了。若大总统一定要写战争场面并收拾结局,请找网虫,实在不行,请教杨首长或六指君!——大总统,在下求求您了!请您慈悲!)

另一方面,站在大总统对立面的,敌人!不管是国内的,还是国外的,不管是新奸,还是老牌英奸、日奸、美奸、德奸、俄奸、汉奸、蒙奸、满奸,不论胸大无脑也好,无论智商赛过爱因斯坦还是低过大正白痴也好,无论卑鄙无耻赛过曹操还是德勇超过刘备也好,都在大总统先知先决、万神归一下,统统统变得弱智加白痴!

(也是无耻的内容,大总统,求你,不要总是能以不可思议的微小代价,换取不可思议的成果!若是不知如何刻划刘备曹操,请教网虫。在下受不了啦~~~太可怕了,做生意,在下定不和大总统谈判!因为英明神武,比天皇还要神皇的大总统阁下,会散播弱智!而在下实在实在不忍舍弃不高的智商-_-b)

大总统阁下永远是对的——在下高吼着称颂的赞歌,跳过《新二十世纪人民党史》!

(白崇喜、刘伯伯,朱总司令,周总理,历史不能没有你们~~~蒋先生,阎督督,你们死得好惨哪~~~TT——怎么越看越不像呢??)


其二、《新宋》对当时的政治、经济等历史社会背景,有着深刻的的分析(或者说是现代对北宋有着深刻的分析。)。一针见血的指出,急变(即革命式的变革)是不可能的!是无耻的!是不符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于是,阿越转向社会变革。在《新宋》中,变革基于的社会条件有着深刻的阐述,政治、政体、官僚制度、教育、财政、经技、技术、科学等等,平行式的,在符合当时历史社会情况下,和在当时历史社会容忍极限下,将其推动改革,改进!改革不是石越主持规划,石越只借用了当时的形势,引导了变革力量,起画龙点睛之作用。并且,阿越深谙中国官场、政治之道——妥协、站队。有得必有失,雪心受教极深!再得明世间之道也。

(可见,阿越深深认为,一个的力量在历史中,是多么的渺小!虽然说蝴蝶扇动了风暴,但是,谁也没有告诉读者们,蝴蝶主导了风暴!)


新宋突出了人性,对互动的人和历史写得非常深入,非常切中实弊。切以为,这些问题,不仅仅反应的是当时的社会问题,也与衬托着现实!

(历史本身就是不断的重复,历史的问题也是不断重复——这句话的出自不是很清楚了,但大意是如些——因为是人在创造着历史!)


反观大总统的新二十世纪,是革命乎?是改革乎?时弊若何?如何根本若何?未见清楚。


另外,大总统之语言,颇有查良镛先生小说之当年《明报》版之风格。不知何年何月得见其改版。


当然《二十世纪新史》中,最吸引人的地方,莫过于对历史的解读。在下少有看清末明初之历史,更不知当时东北全国弊病若何。大总统之革新,让人耳目一清。

(在下从未想过袁世凯是被财政给逼死的!经大总统一役方知当时中国之乱、弱。)


财政、金融、外交、情报买卖、贷款、改盐税、分划帝国列强、维护主权等等,这些,让人惊讶,此大总统之不世伟业,亦令网虫们振奋——惜大总统力作为已,未能教网虫们人治之道。雪心未有所学也。


今时有人议大总统阁下一战久矣,望能快而过——雪心切以为不可!大总统自当挥洒,尽胸中之材,谱写大总统阁下之新二十世纪史(愿闻得大总统阁下一战史,在下亦喜新一中国之局。)。


好的小说并不只是阐述,也尽得有使阅者思索或强迫思考要点。另外,可否区分描述?如《新宋》,以最朴实之语言,将变革淡入其中,未有形。(当初闻其与西夏战时,未闻史,以为真矣。)大总统一家唱辞太多,令人担忧寡头政治世家之嫌。


其三、《新宋》有原稿、改稿。


原稿中华民族之华美跃然纸上,诸如“啊,我们中华民族是最聪明,最勤劳,最能干,最……”“虎躯一震,王者之气迎面扑至,***当即拜倒,历史的车轮滚滚***”历史赞美之辞之意不可胜数,终令石越过于英名神武,盖只有石越未见阿越尔。故阿越嫉怒,牵开历史的骡马,一脚将石越踹入《新宋改》,令其只身驾车,将中华民族之光彩照人、阴毒险恶、高尚无耻之文化统统拖将出来,遍历扬之。此后,越不敢言中华民族之伟大、光辉,自身之英名、神武,亦不敢出词藻罗嗦、阿谀,惧御史台一众听之,每日功课呈其上,冠“谋反!”之罪!故言语未见或有第一人称之赞美之辞也,盖因中华民族之特色“隐”,去矣~阿越亦中华之沉稳,不敢哗众以骗字之嫌矣~~


新二十世纪史中,小民秦总统帮赞曰:“大总统啊~~~~大总统哦~~~~大总统吧~~~~~大总统呢~~~~”

(石越:“……”

——阿越言:“若敢效,誓将汝再修理一遍!!——咦?为何吾要说 ‘又’呢?”

石越:“……”)

(雪心叹:“若大总统施令,查良镛先生注词句,这世上又得多一中华英主……唉,惜哉……”

查良镛:“非也非也……余当年亦行拖沓之词,《射鸟》与《神鸟》等亦得大修之后,方横空出世,盖绝天下……”(省十万花字)

阿越对雪心:“何来腐儒?”

雪心:“……”一脚踹飞越!

神脚不出,谁与争雄!)





小民绫雪心敬上


言语无行,尖酸刻薄,实乃知识不佳,文笔不通,性格乖张所至。确实望大总统阁下能带领新二十世纪之中华民族,再踩出一条康庄之道也。

大总统,你一定要写完哪!最好留些想像的空间,譬如《1911新中华》类等。盼~

敬礼!!

大总统万岁!!


新民国历97年2月26日

17时整

------已乘99式主战克改,口顶M56式盔,敬等大总统阁下之卫队开大飞天扔板砖。


《二十世纪新史》全文阅读地址:/Book/9761/



本文内容于 2008-2-28 9:13:11 被昨日黄花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