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鹰


一九二六年春,林彪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改名为林彪。这个响亮的名字伴他走过了四十五年的艰辛,辉煌,荣耀,可悲的人生,这两个普通的汉字曾使人不不寒而栗,曾使人肃然起敬,曾使人唾骂不止。


一九二六年七月,国民革命军开始北伐,谱写出了中国近代史的新篇章。这场统一中国的大战,激荡着每个热血青年的心。林彪这个时候还没有毕业,但他和所有黄埔健儿一样,热血沸腾着,燃烧着,他渴望血与火的较量,渴望着生命的价值在战争中的实现。一九二六年九月,他毕业了,被分配在叶挺独立团,任见习排长。他赶上了攻打武昌的苦战。叶挺钢铁般的作风,战友们顽强的精神,感染着林彪。他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很快就取掉了见习两个字。一九二六年十月十日,林彪随铁军从武昌东门破城而入,攻克了胶着多日的武昌城。


林彪所在的叶挺独立团一九二六年底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一九二七年三月,林彪升任国民革命军十一军二十五师七十三团三营的七连连长。四月,参加了武汉国民政府举行的第二期北伐,进军河南,同北洋奉系作战,林彪在一次晚点名时,对全连官兵发表讲话:“蒋介石反水了,他不打军阀,却屠杀我们革命同志,我们的部队要撤回去,打倒蒋介石。”不久,林彪所在的北伐军乘火车从河南许昌撤回武昌,继而东进威逼南京,蒋介石急忙布网设防。于是,部队从九江改道进入南昌。一九二七年八月一日,林彪随部队参加了周恩来,李立三,恽代英等人领导的南昌起义。


在敌军的进攻下,起义军为保存实力,决定南征入粤。


南方的伏天,太阳象火一样的炙人,部队冒着酷暑紧急行军。起义军势如破竹,于八月二十三日占领潮州,二十四日占领汕头,南下广州的目的眼看就要达到了。谁料三十日一早,主力部队分兵三路进攻陈济棠和薛岳部队,反复冲锋几十次,在汤亢附近遭受重大挫折。起义军主力在汤亢战败时,黄绍宏率领三师之众,在帝国主义兵舰炮车配合之下,从韩江西岸进攻潮州,起义军仓促应战,寡不敌众,终于在三十日黄昏撤出。敌人攻占潮州之后,继续向汕头猛攻,革命委员会被迫撤离汕头,到了流沙,刚与从汤亢撤退下来的主力部队汇合,又受敌人的袭击,三万余人的起义军死伤上万人,遭到覆灭性的失败。


在当时的情况下,能保存实力就是最大的胜利。朱德同志率领部队经平和,永定,向西北转移,到达闽赣交界的武平,又从武平经筠门岭,寻鸟,安远,向信丰以西的大庚岭山区挺进。大革命失败,中国革命处于低潮,南昌起义军又在汕头覆灭,只剩下这一支孤立无援的部队,在深山小径中行进,在荒山野林中宿营。十月天气,冷气森森,寒霜苦雨,落叶飘零,饥肠咕咕。不少人心头上阴云密布,暗影徘徊,悲观动摇,离队脱逃者更是成群结对,接二连三。林彪拖着疲惫的身子,风雨兼程,万分的苦恼。这时,南昌起义的大部分领导已经离开了部队,三万之众的起义部队只剩下不足千人,林彪也几乎是一个光杆连长。面对飘零的秋叶,垂头的残军,他不禁仰天长叹,心如刀绞,自己数载寒窗,饱读诗书,满腹锦纶,胸怀鸿鹄之志,一心济世救民,建功立业,想不到今朝虎落平阳,游龙潜滩,满腔热血竟化作今天的秋风,凄雨和那涌动的苦水。这几百人的队伍已经是强弩之末,难道我的追求,我的壮志,我的躯体就随着这溃败的残军走向坟墓吗?不,我还年轻,不能过早的走向死亡,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首要的是保住身体。想到这里,林彪私自逃离了部队。


逃生的路上也不是那么容易,各地“剿匪”风声正紧,林彪是外地口音,又穿着破旧的军装,人生地不熟,要找到安全的地方也确是不易。这位不到二十岁的连长遇到难题,又一次面临这选择。他苦苦思索着:如果父母得知我的处境,肯定伤心不已,要是一下回到他们身边,那多么好啊。要是见到林育南或是恽代英,那怎么解释呢?这可是对不起党的行为啊。如果让蒋介石的部队捉去,说不定头也保不住。想到这里,林彪觉得自己的逃难行为过于轻率,经过反复的思考,权衡,林彪又回到了部队。林彪归队了,垂头丧气的战友们一时惊喜不已。


宁汉战争爆发以后,粤系,桂系,湘系军阀卷入了混战,没有敌人再追击朱德的残部。部队一九二八年初在湘赣交界处进行了整编,编为一个纵队,林彪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二十八团一营二连连长。随后,林彪参加了朱德指挥的湘南暴动。


革命风暴震惊了湘,粤,桂的反动军阀,他们接二连三派兵镇压,一九二八年三月中旬,广西军阀胡宗泽一个师进犯湖南莱阳。当时红军只有第一师师部和两个营驻扎在那里,一,二营分驻四乡,由于敌人来势汹汹,敌众我寡,部队暂时推出莱阳,待机而动。


林彪当时指挥的一营二连驻在城东北四十多公里的一个镇上。当林彪接到师部向莱阳城集中的命令后,迅速将部队集中起来,又动员了当地的一千多名赤卫队员,向莱阳城进发,第二天傍晚,二连赶到莱阳城东北十五公里的敖山庙,得知县城已经被敌人占领。这时,当地人民纷纷要求配合红军夺回莱阳城。


林彪考虑到大敌当前,自己从各方面来说,已经毫无退路,狭路相逢,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他认为敌人虽然有一个师的兵力,但从广西到湖南,地形不熟,我们虽然只有一个连,但有群众的配合,可以出奇制胜。他决定攻打莱阳,打出威风,洗刷昨天不光彩的一页。林彪布置了一千多赤卫队员和敖山庙的两千名农民自卫军由城东,南,西三面围攻敌人,制造声势,混乱敌人,自己率领二连担任突击队,由城北居高临下,向敌人发起突然袭击。


敌人果然以为红军大部队反攻,仓促弃城逃跑,红军乘敌人混乱,经过一夜激战,把一个师的敌人打的落花流水,抱头鼠窜,莱阳城重新获得解放。红二连乘胜猛追到龟市,又消灭了一股地主武装。


莱阳战役,威镇三湘,经朱德亲自提名,昔日默默无闻的林彪一下升任红一师一营营长。一颗耀眼的新星开始在军中升起。


莱阳一战,笼罩在林彪心中近半年的阴影彻底的消失了,他一下子轻松了许多,长期紧缩的眉头也舒展了。这是林彪首次指挥这么大的战斗,没想到是如此的顺利,他一下觉得什么“用帱帷幄”“决战千里”也只不过如此。要是早点让我干个营长,那肯定早就大出战果了;我看那几位团长的指挥也不在话下,不一定如我。


莱阳之战以后,朱德,陈毅率领部队向井冈山进发。一九二八年四月二十八日,朱德,陈毅和毛泽东在江西宁冈龙岩市的龙江书院胜利会师。四月二十九日,毛泽东在茨坪看望了林彪的部队。之前,林彪向全营官兵训话,要求他们理发剔须,换上新的军装,以良好的精神状况迎接毛泽东的视察。这是林彪和毛泽东的首次见面,林彪也许是惺惺惜惺惺,也许是处于讨好之意,他将莱阳战役中缴获的一匹大白马送给了毛泽东。从此,他们两个人在中国的历史舞台上演出了一幕幕不同寻常的话剧。


井冈山会师不久,朱德,毛泽东两部分编为中国工农革命军第四军,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一九二八年八月,红四军二十八团团长王尔琢动员离队官兵回队时候,遭到杀害,林彪接任团长。一九二九年元月,林彪率领部队跟毛泽东,朱德进军赣南,闽西。三月,红四军整编,将团改为纵队。红二十八团改为第一纵队,不到二十二岁的林彪任纵队长,陈毅任政委。这年,林彪在紧张的间隙里,给父母寄了一封家书,他介绍了自己的情况,并要家里不再给他来信,也不要指望他给家里写信。林彪告诉家里,如果要了解他的情况,就注意看报纸的报导。从此,林彪和家里一直失去联系,这只年轻的鹰开始翱翔于高高的蓝天。


在红四军的第七,八,九次代表大会上,林彪都拥护和支持毛泽东的正确主张。一九三零年六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一军团成立,朱德,毛泽东分别任总指挥和政委。林彪升任第四军军长。八月,红一方面军成立,他仍任第四军军长,并兼任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委员。一九三一年五月,中共苏区中央局改组,毛泽东任代理书记,林彪又任苏区中央局委员。十一月,在第一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上,林彪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主席毛泽东〕。十一月二十五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简称中革军委〕,朱德任主席,林彪任中革军委委员。


在中央苏区时期,林彪表现出非凡的军事天才,但对革命前途也有过悲观失望的情绪,怀疑红旗到底能打多久。为此毛泽东写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长篇通讯,对他进行了说服教育。


林彪指挥的红四军,是中央红军的主力部队,一九三零年十一月至一九三一年九月之间,在朱德,毛泽东的领导之下,参加了中央苏区的第一,二,三次反围剿作战。第一次反围剿时,林彪率领红军歼灭国民党的十八师,活捉了师长张辉瓒。


一九三二年三月,中央革命根据地的红军整编,恢复了第一军团的建制,林彪由红四军军长升任红一军团的总指挥,聂荣臻任政治委员。一九三三年一月,林彪改称为红一军团军团长。一九三二年四月,七月,八月和一九三三年元月,林彪和聂荣臻指挥红一军团先后参加了漳州战役,水口战役,乐安宜贡战役和洲湾战斗。一九三二年十二月至一九三三年三月,又率部参加第四次反围剿作战,与兄弟部队一起,在黄坡战役中歼敌五十二,五十九两个师,俘虏一万余人,在草台冈战斗中,歼灭蒋介石嫡系陈诚部队赖以起家的,素称从未打过败仗的第十一师,挫败了围剿计划,林彪的名字也蒙上了传奇色彩。据罗瑞卿女儿罗点点回忆,林彪在一九六四年对罗瑞卿说,当时瑞金三人团的命令是要部队到宜黄地区附近打遭遇战,林彪却连夜把命令改为伏击战,才打出了那个结果。如果部队去打遭遇敌人,敌人很快就会缩回到宜黄。我军当然就达不到这个歼灭战的胜利。毛泽东后来得知此事,感慨的说:“我现在才知道,第四次反围剿的胜利是因为战场指挥员改变了当时统帅部的命令。”并大大增加了对林彪的好感。


一九三四年十月以后,林彪又率领红军参加了中央苏区的第五次反围剿作战。一九三四年元月,在第二次全国工农兵代表大会上,林彪继续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


一九三四年十月,中央红军开始长征。林彪和聂荣臻的红一军团突破敌人的第一,二,三,四道封锁线。十二月,抢占黎平,强渡乌江。一九三五年元月,智取遵义。作为红一军团军团长,他参加了党中央在遵义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他对和自己同龄的王明,博古这些秀才并不感冒,坚定的支持了毛泽东。会后,在毛泽东的指挥下,他率领红一军团四渡赤水,二占遵义,巧渡金沙江,强渡大渡河,飞占泸定桥等著名战斗。六月,中央红军同四方面军会师。七月,红一军团改称为第二军,林彪任军长,聂荣臻任政委。九月,在张国焘分裂红军,危害党中央的情况下,中央红军和毛泽东率领红军一方面军一,三军团(当时已改称一,三军〕组成的陕甘支队单独北上。彭德怀任陕甘支队司令员。十月到达陕北吴起镇。



长征到达陕北后,陕甘支队第一,第二队(原红一,三军团〕于一九三五年十一月组建第一军团,林彪任军团长,聂荣臻任政委。十一月二十一日,林彪指挥了直罗镇战役。同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成立,毛泽东任主席,林彪,彭德怀任委员。一九三六年二月,他率一军团参加东征。六月,中国人民xxxx红军大学成立,林彪任校长(此后便离开了红一军团〕,毛泽东兼任政委。十二月,红一,二,四方面军会师陕北后不久,成立了新的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毛泽东任主席,林彪等任军委委员。一九三七年元月,中国人民xxxx红军大学改称为中国人民xxxx军事政治大学,校址由保安迁到中共中央所在地延安,林彪任校长兼政委。


一九三七年八月,xxxx战争爆发后,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下辖一一五师,一二零师,一二九共三个师。原红一方面的第一军团和第十五军团等部队改编为一一五师,林彪任师长(聂荣臻任副师长〕,并担任中央军委华北分会委员和中共一一五师军政委员会书记。从一九三七年四月至一九四三年三月,林彪还一直挂名担任中国xxxx军事政治大学校长;一九四三年三月以后,才由徐向前担任。


一九三七年九月二十五日,林彪和聂荣臻指挥一一五师在山西平型关歼灭日军精锐的板垣师团第二十一旅团一千多人。这是中国xxxx战争开始以来的第一个大胜仗,这个仗极大的鼓舞了全国军民的士气。


在一九三八年这个虎年正月十二的晚上,林彪率领一一五师直属部队经过山西湿县以西阎锡山的十九军防区时,因为骑着日军大洋马,穿着日本军大衣,没有弄清楚情况的十九军哨兵误以为他们是日本人,盲目开枪,误伤了林彪。子弹从他的右肾进,右背出,伤及腹部和脊骨,流血很多,之后,林彪被转移到晋西的永和县。毛泽东闻讯后,立即电令从交口镇派出两名名医,星夜兼程,两天内赶到永和县,并迅速护送林彪回延安。


返回延安以后,毛泽东等许多领导纷纷前去探望,国民党名将,林则徐女婿卫立煌也到窑洞慰问了病床上的林彪。


林彪和妻子住在二十里铺的一座窑洞里,当时八路军的后方医院就设在附近的一个天主教堂里。林彪不习惯睡炕,又在炕上架了一张床。


当时延安的医疗条件差,又缺少一些必须的药品。林彪的伤口几个月也不见愈合。于是,中共中央决定送林彪去苏联养伤。


一九三八年八月二十六日,毛泽东致电兰州八路军办事处,为林彪联系去苏联的航班。不久林彪即飞往苏联治疗。


接到林彪赴苏联养伤的消息后,苏联政府和中共驻莫斯科的代表团非常重视。林彪被安排在一家最好的医院里,由最好的医生治疗。


阎军的一枪使得林彪和苏联结下了不解只缘。在苏联的三年多时间里,林彪学会了俄语,他作过有关中国战争形势的报告,为苏联通讯社写过文章。一九四一年六月二十二日,德国法西斯以闪电战的方式对苏联发起了突然进攻。经过两个多月的疯狂进攻,北路德军包围了列宁格勒,中路军进犯到莫斯科,南路逼近罗斯拖夫。林彪以一个军事家的眼光,冷静的分析了战场的形势,提笔给斯大林写了封长信,陈诉了自己的见解,斯大林立即接见了这位中国军人。林彪认为,德军尽管三路推进,但重点是进攻莫斯科,苏军的当务之急是建立战略预备队,重点保卫莫斯科,通过莫斯科这步棋,扭转战局。斯大林采纳了林彪的建议。果然,九月三十日,德军以台风为代号向莫斯科发起了重点进攻,南北两路德军也同时发起进攻。德军从西,北,南三面包围了莫斯科。苏德双方几百万人,在莫斯科附近展开了激烈的拼杀。十二月五日,斯大林指挥强大的预备部队对德军开展大反攻,最后取得了莫斯科保卫战的最后胜利,收复了大片的领土。从此,战争主动权掌握在苏军手里。


由于战争的发展应验了林彪的预见,所以,斯大林对他极为赏识,邀请他参加了苏军总参谋部的工作,并送他一支银质手枪。林彪的军事天才赢得苏联同行的一片赞誉,他们也结下了情义。这种情义,使得林彪一直受用终生,以至于他再度同苏联接触,向苏联陈诉与国民党在重庆谈判时遇到的麻烦,以及争取获得苏联军援,这些给国内的战争以帮助。同时也给林彪实足的政治资本。


一九四二年二月,林彪从苏联乘飞机回到了兰州,又到西安。这时,蒋介石正在西安,毛泽东让林彪首先拜蔼蒋介石。这位黄埔学子没有到延安就先拜见老师,使得蒋介石十分高兴。


不久林彪从西安回到了日夜思念的延安。由于体质较弱,毛泽东安排他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当时毛泽东兼任校长。


皖南事变后,蒋介石采用了非常手段。禁止中共重庆代表团回延安,并封锁重庆八路军办事处同延安总部的交通运输。周恩来出变不惊,逼使蒋介石不得不派人跟他接触,商讨和平问题,国共籍借这种关系断断续续,谈谈停停。


一九四二年十月,中共派林彪到重庆协助谈判。由于林彪是黄埔生,这就暗示中共的某种善意,蒋介石很重视,再也不派何应钦之流去应付,而选择了与共产党甚好,而又可信任的张治中代他与周,林洽商。他们谈谈歇歇,歇歇谈谈,前后经过了八个月之久。


一九三四年六月,国民党发动了第三次反共高潮,林彪和周恩来于九月再度去重庆,国民党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恢复了国共继续合作谈判,蒋介石发动的第三次反共高潮被迫停止了。


一九四五年四月,林彪参加了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央委员;八月,又当选为中央军事委员会委员。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后,中共中央从各战区抽调十一万大军和两万地方干部,挺进东北。十月三十一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东北人民自治军,林彪任总司令。彭真任第一政委。一九四六年元月,自治军改为东北民主联军。林彪任中共中央东北局和东北民主联军总司令兼政委。从一九四六年六月到一九四八年三月,东北民主联军在林彪等的指挥下,先后发起了新开岭战役,三下江南战役,四保临江战役,东北夏季攻势,秋季攻势,冬季攻势等重要战役,共歼敌三十五万余人,将东北国民党军队压缩在长春,沈阳,锦州几个孤立地区。


一九四八年九月至十一月,林彪和罗荣桓等一起指挥东北野战军胜利进行了辽沈战役,共歼敌一个剿匪总部,四个兵团部,十一个军部,三十三个师,共四十七万余人,解放了整个东北。这是林彪戎马生涯中最辉煌的一页。


一九四八年十二月,林彪,罗荣桓率领八十四万东北野战军入关,参加平津战役。十二月十一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平津前线司令部,林彪任司令员,罗荣桓任政委。一九四九年一月十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平津前线总前委,由林彪,罗荣桓,聂荣臻三人组成,林彪任书记,负责平津前线党政军全权事宜。林彪等人指挥东北野战军和华北军区两个兵团共百万大军,胜利的进行了平津战役,共歼灭和改编国民党军队一个剿匪总部,一个警备司令部,三个兵团部,十四个军部,四十八个师共五十二万余人,基本解放整个华北地区。


一九四九年,东北野战军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林彪任司令员和前委书记,罗荣桓任政委。四月,林彪率领第四野战军向湖北,湖南,江西进军,五月中共中央决定第四野战军与华中军区(由中原军区改称〕机关合并,林彪任中共中央华中局第一书记,第四野战军兼华中军区司令员。一九四九年七月至十二月,第四野战军在第二野战军第四兵团的配合下,先后进行了宣沙战役,湘赣战役,衡宝战役,广东战役,广西战役等重要战役,共歼敌三十九万余人,解放中南广大地区。一九四九年十二月,中共中央决定第四野战军兼华中军区改称为第四野战军兼中南军区,野战军党的前委改称为中南军委分会,林彪任第四野战军兼中南军区司令员和中南军委分会书记及中南军政大学校长。一九五零年四月,第四野战军及所属兵团番号撤销。在解放战争时期,在林彪,罗荣桓等的指挥下,第四野战军从十万余人发展到一百五十多万人(不含留守东北的三十四万人〕,从东北一直打到海南岛,转战东北,华北,中南十余省,共歼灭国民党军队一百八十余万人。


一九四九年十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林彪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政协第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并任中共中央中南局第一书记,中南军政委员会主席和中南行政委员会主席。一九五二年,又任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在一九五四年九月,一九五九年四月和一九六四年十二月的全国第一,二,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林彪均被任命为国务院副总理和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一九五五年四月,在中共七届五中全会上,林彪被选为中央政治局委员。九月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一九五八年五月,在中共中央八届五中全会上,林彪被选为政治局常委和中共中央副主席。


本文内容于 2008-2-27 7:03:46 被闪烁的红星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