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后事(上)

小林坐在回家的火车上,默默的看着车窗外。心里乱乱的。

今天凌晨2点半钟的时候,老婆晓琴打来电话:“我妈已经去世了,你赶紧回家来”。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老婆哭的很历害。没来由,小林心里突了一下,像是什么东西在心口里敲了一下,一阵阵的痛。泪水不受控制的流下。对着电话,小林说:“我坐今天第一班火车回来,你身边还有什么人在”。“大伯、婶子都在”。说一了些安慰的话,挂了电话。小林静静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出神,任凭眼泪从眼眶中流出。

小林的老家在江西,老婆晓琴是经人介绍认识并相爱结婚,现在一个两岁的儿子。晓琴还有一个弟弟,刚读完中专。现在山西富士康上班。小林的岳母现年四十五岁。本来身体好好的,可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小林的岳母在今年的7月份因身体不适,到医院查出是鼻窦癌,而且还是恶性的。自此小林马上联系医院,并办理住院事宜。大概在治疗两个月后,病情不见好转,当时癌细胞已经转移到骨头里。在晓琴父亲家里人的干涉下,10月8日,他们一家人从上海坐火车回南昌。在南昌的医院再次复诊之后,回家休养。小林因工作的关系,而没有陪同回家。而正是这个原因,他再也没有看到岳母最后一面。

下了火车,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了,这时的火车站人不多,而回家的班车也没有了,小林岳母的家离火车站大概有近三十公里。拦了一辆的士,讲好了价钱,向家里赶去。

到了岳母家里,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家里人都已经睡下。敲了敲门,门开了,只有小林岳母的侄子在守夜(晓琴的堂哥)。小林岳母的尸体摆放在厅堂的西边(这是这里农村的习俗,男子去世放在厅堂的东边,女子去世放在厅堂的西边),穿着篮布寿衣,身上盖着草席,脸上用了块布盖着。躺在由两个长凳架起的门板上面,前面地上放了一双她平时穿过的鞋,还有一个里面装满沙的破桶,上面插着两根蜡烛。由这些便组成了一个简单的灵堂。小林在边上默默的站了一会儿。这时,晓琴来叫小林吃饭,随便吃了点饭,到现在,小林是水米未进。吃完饭后,小林对晓琴堂哥说:“哥,我来守吧,你去休息。”他说不用,争执了几下,最后还是由小林来守夜。这时,文平(小林的小舅子)进来了,说:“姐夫,现在你守吧,到了12点我来换你。”小林说:“行吧,你们去休息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