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记 序章 第二部 内战 第三章 玛南反击战 第二节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932/


周峰向排长们通报了团部的敌情通报,最近的敌人距我们只有不到一天的路程。也就是说,明天中午之前,追敌就可能到达现地。虽然团部的防御计划现在正在制定,尚未下发到连队,但必须做好一切可以做好的准备——弹药、枪支、筑垒工具,等等。一直合计到凌晨2点,周峰才在简易的床上迷糊了一觉。梦中,他又见到孟晓云,最近总梦见她,不过,梦里的女孩影像模糊,面容不清而且举止怪异。周峰在梦中劝说自己,她就是孟晓云,是自己爱上的第一个女人。

爱情真是件奇妙的事。初识其中滋味的周峰每晚在睡觉前多了项必要的节目——想她。回忆是甜蜜的,周峰品味着与孟晓云相会的每一个细节,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由于不断的回忆,记忆反而变得模糊不清,成为一团含混混乱的影像。他为此感到苦恼,后悔应该向她索要一张照片来着。那样可以帮助他“清晰”地看到她。

想她的次数超过了任何人!周峰有时怀疑自己是个“见色忘义”者。 “他妈的,这就是爱情。”

周峰在这几天很少想孟晓云,因为局势变得严重恶化了。经过连续8天的退却,周峰所在的部队自东向西退却了近250公里,丢失了1州6郡。尽管周峰只是一个最下层的军官,但也可以看出眼下的局势,部队如果不在有号称“中南通衢”的观石州玛南郡稳住脚步,整个南翼就算崩溃了。南翼的崩溃将导致整个战线的崩溃,他们将一直撤至西面,他们将可能丧失本来不如对手的资源——人口、土地、矿山、工厂,所有的一切!最后,退到海上,失去支援的舰队被兰斯海军最终击败!消灭!周峰仿佛看到了那个可怕的结局。

内战已经进行了8个月,周峰参加叛军——现在叫靖难军也已经6个月了。由海军陆战队为主的靖难军在经过了最初的暴风骤雨般的进攻后终于显出了疲态,战争形势在向着有利于帝都的方向逆转。靖难军中路直指帝都的主力军——中央方面军在英州会战中遭遇了第一次战略意义的失败,一举夺取帝都的战略企图没有实现。帝国军在复出的王庸元帅的亲自指挥下,挫败了曾一路势如破竹的中央方面军,那是靖难军的主力。如今,双方的大军仍相持在英州西部的仁风郡一带,虽然距帝都只有140公里,但明眼人都看出,靖难军进不了帝都了。

中路在相持,南线却发生了不利与靖难军的又一转变。1010年1月,靖难军的另一支主力,肩负从南翼包抄帝都的南方方面军在帝都西南230公里的南雄州被击败了。轻敌冒进的南方军遭到了对手巧妙但严厉的侧翼打击,一个个的失败诱发了雪崩,这又是王庸的杰作——用连续的撤退拉长暴露了南方军的侧翼,然后拦腰一击。经过冬季的一系列战斗,在帝国南线,恢复了士气的帝国军彻底击败了靖难军,并一路将靖难军撵过了大溪——那是帝国为数不多的南北走向的一条大河。从南翼包抄帝都的战略彻底失败了。不仅如此,对靖难军而言,南翼的崩溃导致了战局的彻底逆转。传言在大本营,已经开始研究总退却了。

一直在帝国军南方战线进行现场实战采访的卡玛王国军事代表团中的资深记者范格罗夫特亲眼见证了帝国军南方反击战的胜利。他发回卡玛王国的一篇颇有见地的长篇报道叙述了这个在严寒的冬季战役的过程和意义,“靖难军的南翼崩溃了------这不过是他们总崩溃的开始。对于王国而言,靖难军的失败也许导致兰斯联邦海军的活跃。因此,南雄州战役的结果未必是一个好消息。经此一役,指挥这场反击战役的王庸元帅应该是帝国军当之无愧的第一名将了。靖难军方面缺少王庸这样在战略策划与战役指挥上均出类拔萃的天才。这无疑是他们的不幸。这场意义深远的战役中闪现出另外几个值得关注的将军,指挥第7装甲军的于泽民中将就是其中一个,他的部队率先发动的具有决定意义的突击造成了战役不可逆转的结果------”

周峰所在的师——靖难军南方方面军第6集团军第22军第66师,随着撤退的部队一路向西逃窜,丢失了大量的重装备。毕竟是新扩建的师,没有那种败而不馁的品质。

“现在好了,终于停下了脚步。”周峰对大本营派来的“巡视员”产生莫名的感激,“早他妈的该这样了!”他渴望战斗,渴望早日战胜帝国军——靖难军将其称为“伪军”,意思是伪朝之军。轩辕台去年9月在好望港宣布自己担任“神华帝国摄政官”,虽然没有正式称帝,但相关政府部门都已成立。一切都表明,与帝都现政权是不死不休的一种态度了。

早日战胜“伪军”就可以回到鼎湖与孟晓云相见,就可以迎娶孟晓云。周峰的战争目的与去年相比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少了热血沸腾,多了几分现实的自私。他没有野心,至少比起半年前没有了野心,只想过一种以前不知道,现在很向往的平常日子。这种日子,帝国绝大多数居民都可以享受到,但他不行,所以,才感到格外珍贵。

天刚蒙蒙亮,周峰接到了团部直接下达给他的8连的命令,要求他们返身东进,在距宿营的小村5里的一座小山上构筑工事,阻击追兵。

周峰所在的团的防御阵地是一条半月型的丘陵地带,卡住了15号州际公路,应该是敌人的必经之路。

周峰按照团部的命令带着连队借着蒙蒙亮的天光上了阵地,开始构筑工事。自内战爆发,靖难军一直取攻势,部队几乎没有防御战的经验。周峰不得不亲自指点连队的筑工,防炮洞、掩蔽部及机枪阵地都一一制定了标准。连队在他的严格要求下干得汗流浃背,一直到冬天的太阳少气无力地升到了高空,通红的大火球却没有丝毫的热气。周峰沿着战壕巡视了一回,炊事班已经将早饭送上阵地,连里的士兵们正端着铝制饭桶吃早餐。早餐有热汤和肉肠。不错,周峰心里嘀咕着。士兵们用眼神问候着这个刚当上连长的青年,虽然年轻,但办事极有条理,使老兵们收起了轻视之心。

5分钟不到,周峰就把自己的阵地巡视了一遍。他的连队防守的地段约1200米,是一段弯曲成U字的土丘,战壕挖在土丘顶上,山丘不高,只有七、八十米,只能算个山包。他现在所站的地方是自己连里的最右翼4排的阵地,4排长就在身边。周峰眯着眼向阵地对面望去,15号公路像一条亮闪闪的银蛇弯曲着从远方爬过来,公路两旁的林带还没有成材,稀稀拉拉的,再远处就看不清了。周峰的望远镜里看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眼前的景象是一幅太平世界,但久经战阵的他预感到一种恶战来临的味道。

周峰让紧跟在自己身边的通讯员将其他3个排长叫来。不一会,三个排长顺着战壕走过来,“有事?”1排长嘴里嚼着肉肠,问周峰。

周峰知道1排长不服自己。按照资历,连长牺牲后应当由副连长接任,但副连长刚被调到另一个连队当连长了,从4个排长中提拔,应当由连里军龄最长的1排长接任。但连里却指定只参军不到半年的4排长周峰当了连长。这让1排长不高兴,但军令如山,不高兴也得忍着。

“不要着急吃饭,”周峰看不惯1排长那副饿死鬼转世的样子,“我的意见是以1排为预备队,你们留在那里,”周峰指着阵地后面的小树林,“你们的任务要在那边埋设地雷,”周峰转身指着像白练般的15号公路,“到营部问问,在哪里可以领到地雷。1排长你负责此事,完成任务后就撤回到树林里待命,听号音吧。”1排长点头,表示知道了。周峰继续说,“阵地还需要大力加强,掩蔽部要多修几个。吃完饭后各排继续加强工事。”周峰又想了想,“反坦克手雷还有多少?”四个排长各自估计了一下,全连总计约有20枚。“集中起来,各排成立2~3个反坦克小组,专门打敌人的坦克。”

“连长凭什么认为我们会遭到坦克的攻击?”1排长歪着头问。

“地形,”周峰指着身后的开阔地带,“只要突破了这片丘陵地带,再往西,都是平原。正是敌人的坦克部队施展的绝好地方。如果敌人的装甲部队突破这一线,向北即可包抄中线我军主力兵团。我们在这里停下既是正确的,也是不得已的选择。相反,敌人决不会允许我们守在这里。”

“你是连长,不是师长。”1排长嘬着牙花子,“你怎么知道上面大人物才关心的事?”

“我们可以打赌。”周峰微笑着接受1排长的挑战。

“赌什么?”1排长好容易抓住一个挑战的机会,自然不愿轻易放过。

“赌敌人2天内在我团阵地投入装甲部队。输者5金元。”周峰仍然微笑着。

“一言为定。”1排长伸出手,准备与周峰击掌为誓,但周峰没有这个意思。1排长顺势挥挥手,“你们都是见证,等着我赢钱请客吧。哈哈。”

周峰严厉地说,“现在的任务是想尽一切办法加强工事。立即干起来,3个小时后我要检查。”4个排长敬礼,离去。

周峰带着文书小李和通讯员小熊回到掩蔽部,营里派来的通讯兵正在沟通与营里的电话,“喂,喂,喂”的不停地叫喊着。“通了,”通讯兵将话筒递给周峰,话筒里传来营长清晰的声音。营长问了几件事,周峰的回答显然让他满意。放下电话后周峰坐在隐蔽部的子弹箱子上抽了支烟。半年来的经历如电影中的慢镜头一幕幕闪现眼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