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总统为何一见胡锦涛主席高呼中国万岁?

围棋理论上,有一种说法叫"大局观",中国的军事战略就缺少大局观。当今,中国如一条卧龙,四面受困,伸展有余,反击不足,进无外围协同作战,退无侧翼保驾护航,以致造成战略上的束手束脚,要想破解目前被动的局面,我们只有到境外开凿军事基地。


日前,有一则新闻,又触动我们的神经。据中新社报道,在未来两个星期的时间里,美国设在关岛的安德森空军基地,将要派遣新的轰炸机部署关岛。美国《空军时报》毫不掩饰地说,美军战略轰炸机在关岛地区的定期集结是为了应对中国。特别是如果美军选择大规模军事介入台海冲突,美军的战略轰炸机可以从本土起飞,在对中国沿海目标实施轰炸后,可以直接降落在关岛接受巡航导弹和油料的补充,从而确保美国战略轰炸机的快速打击能力。


可见,美国人的大局观是狡兔多窟,它利用境外军事基地,也就是兔子凿窟法,作为攻击对手的外围力量。美国人深谙此道,它的窟穴遍布全球,为防备中国这个潜在对手,他在亚太地区有"三窟",哪就是"韩国、日本、关岛",这三窟在中国门庭形成了一个扇面形,此三窟在战略上的意义非同小可,进可借此围堵打击中国,退可做为第二次核打击的报复地,是狡兔真正斗法的魔境,施法的道场。


狡兔三窟之说,语出战国孟尝君的故事。本是兔子在自然界中对天敌谋求生存的一种本能,后人广泛借用,它的意思是指在谋划时,要多准备几手,以防不测,所谓"留有一手"。这是一种非常高明的政治远见,但今天,也同样可借用于军事。兵书《尉缭子》说,凡守者,进不占据城池外围,退不设堡垒,非善者。中国现代军事战略却是不背兵书,自创兵法,始终坚持防御性的战略思想原则,忽视了城池外围的作用,最能说明的是,我们在境外还没有狡兔的窟穴,说白了,就是没有军事基地,这也看出我们目前战略观的短视。我们要想寻求与美国在战略上保持均势,或者说达到"后发制人于同归",保存第二次核打击的力量,就不能没有境外的军事基地。笔者铜都颜小四认为,中国应当一改保守的军事战略思想,为了国家长远的安全利益,不惜一切谋求在境外建立军事基地。当今,美国是中国最大最危险的敌对势力,我们当前的军事指导思想应是"防美为主,防俄为辅,防日为急,防印为缓",据此指导原则,我们首先应在美国这盘棋上做"眼",开凿我们的军事基地:


一、拉美地区:此区为美国的后院。美国从经济、军事、文化上牢牢地控制着拉美国家,长期掠夺和干涉拉美国家,投注了大量的心血。中国如在此凿一"窟",建立我们的军事基地,一旦中美军事摊牌,从其后院纵火,必将燃遍美国的城池,这是美国的痛穴。但在此建立军事基地,非一日之功,我们只能先从经贸方面与拉美国家发展关系,然后徐徐图之,从而商转军。


二、非洲地区:自十五世纪起,非洲一些国家一直沦为西方国家的"海外省"、"托管地",西方国家在非洲以掠夺资源为主,军事意义似乎退其次。我们在此从容登陆,挖潜军事价值,可将落脚点放在北非,比如阿尔及利亚、毛里塔尼亚国家,因为北非的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它背负地中海,与欧洲以海为邻,濒临大西洋,与美国隔洋相望,如在此开凿军事基地,我们一边可以盯着欧洲,一边可以瞄着美国,所谓一剪双刃。


孙子说:"地形者,兵之助也"。中国古代军事家都强调战争中地形的重要性。军事基地,实乃地形之"天宫",守一宫尽挟一地。比如美国的关岛基地,它处于西太平洋中心地带,战略轰炸机可在12小时内,对亚太地区的目标发起空中打击,所以,关岛基地对中国而言,是虎视眈眈如芒刺在背,这就是军事基地的利害所在。我们还记得六十年代,加勒比海危机引发了苏美交锋,当时,苏联在古巴建立了导弹基地,意欲制衡美国,最终以苏联妥协拆除了部署在古巴的导弹基地而告休。但苏联也不是无功而返,这次事件也促使美苏达成了某种默契,那就是随后苏美签订了"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使双方都获利,因为这个条约捆住了无核国家的手脚,是防止无核国家掌握核武器,而有核国家却能保持核垄断地位。随着世界政治与国际关系格局的演变,中国理应进行战略调整,倡导"新思维,新方针"的理念,到境外寻求开辟军事基地,以谋求狡兔一窟或多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与美国建立互攻互守关系,通过军事基地这个"空基、陆基、海基"三位一体的作战平台,发挥"相互确保摧毁"的威慑作用,以求"对等安全"。今天,中国还没有境外军事基地这个胁制手段,如何谈得上确保反制?又如何与美国保持均势?


综述:打开地图看中国,中国正如战国时的魏国,"西秦南楚,赵北齐东,韩国据于前,燕国断于后",六国之兵四守,周边形势逼人。我们知道,守卫城池,积极的防御固然不失为一种兵家策略,但防御要相机出击,攻防兼顾才能克敌制胜。而军事基地,它不仅能提高本土兵力投送和火力打击能力,而且还是守敌之哨,报复之源,所以说,"基地"虽犹如兔子之洞穴,但却是战略之窟。尽管中国在外交上坚持走和平共处的路线方针,但由于中国迅猛发展与美国独霸世界的方针难免要发生矛盾,因此,中美两国在未来的时间里必然会发生激烈的碰撞乃至冲突,我们要以百变应百变,以应招对出招,这样才能保证亚太地区的永久和平与安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