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狼原创]中国要夺取国际媒体的话语权

最近被西方媒体抄的沸沸扬扬的中国08年奥运会艺术顾问美国大导演,斯皮尔伯格以“苏丹达尔富尔问题”为由辞职。一时间这个非洲国家的国内问题被西方莫名其妙的和中国第一次举办的奥运会牵扯在了一起。这个事情还没有消停,美国又以“保护地球人类安全”为理由不顾中国,俄罗斯等一些国家的反对,用舰载“标准3”防空导弹击中了自己一颗失效的卫星。对此事西方媒体集体选择了沉默。而在去年年初时候中国利用一颗报废的气象卫星进行了一次反卫星试验却大肆攻击,到处叫嚣“中国威胁论”,甚至从2007年年初一直宣传到年底,也怕累这这些洋大人。还有在此之前的“中国制造威胁论”。西方媒体对于一些未经证实的事件,完全依靠自己的偏见和猜测大肆抹黑和攻击中国,鼓舌如簧,其想象力和杜撰的能力即使是那些职业的好莱坞编剧和导演都要自叹不如。相信很多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为此忿忿不平,感觉我们国家明明光明正大,事事谦让,怎么理反而不在我们这边了呢?其实这就是现在国际上西方媒体占据垄断地位后出现的国际话语权。

正是因为西方国际掌握了在世界范围内绝大部分媒体资源,比如报纸,电视台,广播电台,网站·····,于是他们就可以把黑的说成白的,好的说成坏的。反正一切目的无非就是抹黑和妖魔化自己的敌人和对手,抬高和美化自己的各种行为和做法。而那些能够反映事实的媒体声音就被“淹没”在西方媒体的喧嚣的“洪流”中了。结果时间一长,这种反复的宣传和说教,和刻意的歪曲事实和强词夺理就造成一种印象:西方媒体宣传的才是正确的。仿佛地球上人类的各种行为规范和标准都是他们西方国家说了算。他们就是“正义的化身”一样。可惜事实真的这样吗?显然不是,要不怎么解释在西方国家中不断发生的各种恐怖事件中,实施者甚至不惜自己生命来保证袭击的成功。为何这些袭击者对西方国家有如此刻骨仇恨?最好的例子就是“911”事件。我的看法是这些大部分由穆斯林极端势力组织的恐怖事件,其实就是这么多年来西方国家妖魔化宣传穆斯林国家和人民的一种必然结果。当然这种极端的恐怖手段是不值得我们认同的。尽管他们的出发点只是想表达自己不同的认识和看法,可是这种手段和做法是错误的,也是不能达成他们目的。

那么作为现在发展中的大国中国应该怎么面对自己在世界范围内,没有国际媒体话语权的窘境呢?在环球时报2008年1月28号11版的《敢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的潘维教授提出了一个崭新的思路和办法。就是要求现在中国的知识分子根据中国国情,创造出一种适合我国目前和未来发展的思想政治体系。因为这些年来中国完全依靠自己发展,不靠殖民和掠夺他国市场和利益的事实已经说明了很多,但是还缺少一种可以系统论述这种“中国特色”国家发展模式的思想体系。只有这样才能现在西方媒体犹如口号和宗教咒语一般蛊惑人心的“民主,人权”理念来竞争。只有这种竞争才能夺回中国在世界媒体上的话语权。然而在看了这篇让人眼前一亮的文章后不久,在环球时报上接连看到3篇反驳这种观点的文章。

首先是环球时报2月5号11版《别发动意识形态大战——与潘维教授商榷》作者是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的访问学者庞中英。文章中的观点是不要发动和西方意识形态大战,因为这样对中国没有好处。然而事实上不是中国想发动这样的意识形态大战,而且是西方国家不顾中国遵守现有的西方国家制定的很多国际标准和规则的事实。一心把中国打造成为自己的敌人和对手,不惜代价和工本的抓住一切机会攻击中国的缺点和不足,不把中国馆塑造成为国际上反面“教材”和形象不罢休。尽管中国政府苦口婆心,不断耐心解释和说明事实。可是一切都不能动摇西方媒体恶意攻击和抹黑中国的决心。最近把苏丹达尔富尔问题和中国举办奥运会就是一个最好的事例。把别国的内政问题和完全风马牛不相及的举办4年一度的世界体育盛事奥运会牵扯在一起,只能说明西方媒体的居心不良。也从侧面映射出西方国家习惯于干涉他国内政的霸权主义心态。其实西方媒体和国家早就吹起了和中国意识形态大战的号角。最近几年来各种有关中国问题和事情的恶意歪曲和捏造,无一不在说明西方国家一直把中国当作一个不同于自己国家和意识形态的另类。我们如果不去正面面对这种挑战,而是采取鸵鸟政策一味回避只能更加被动。

然后是2008年2月14号环球时报11版《不要把自由民主妖魔化——与潘维教授商榷》作者中国传媒大学学者刘建平。文中大意是《敢于西方展开政治理念争竞》一文是把中国推到了自由民主的对立面的国际政治错误。其实把自由民主妖魔化的不是潘维教授,而是西方国家和媒体自己。君不见在西方国家大力推进“民主,自由”的那些发展中国家,特别是第三世界国家,无一不在“民主自由”中“动乱和贫穷”着。可是这些西方国家就是视而不见。还在满世界嚷嚷着“民主自由”口号。可是在西方国家主导的科索沃战争,阿富汗战争,第二此海湾战争来推广和普及“民主自由”价值后,这些地区和国家变得还不如之前,更加地混乱和动荡。无数地人道主义灾难和人间悲剧都在这些国家和地区上演着,于是尽管西方媒体刻意掩盖事实和粉饰太平,然而世界广大国家和人民还是在看清了西方国家和媒体伪善面具后地丑恶嘴脸。于是标榜自己为“民主自由”卫道士地美国在非洲各国中想建立“非洲司令部”的计划和游说在非常尴尬的气氛中破产了。原因也是很简单的,非洲各国都很清楚美国真心目的和用心。于是乎都避之不及。最可怜的就是“民主自由”这两个崇高和神圣的词组,在西方国家和媒体的双重标准和肆意曲解中,成为了和当年“同志”(现在是特制同性恋的代名词)“小姐”(现在特指从事性工作的女性)两个词组一样无奈变成“贬义词”的下场。考虑到这两个已经完全失去了原有意思的词组,看来现在的中国知识分子的精英们很可能被迫创造出两个意义类似或者相近的字汇来,用于区别被西方国家和媒体完全糟蹋了的这两个词汇。

最后是2008年2月22号环球时报11版《被老想象中华文明会被征服》作者是旅居美国芝加哥的印度华人学者谭中。文中大意是现在世界上各种文明生存方式的差异是想象出来的。实际不存在。而且尽管美国很多精英在思想意识上使中国“和平演变”,但是现实中很多美国大学教授和律师在帮助中国建立法制和其他改革。我觉着这位学者明显是把现在这个世界看的太美好了。也许在个人或者家庭的范畴中,各种文明的生存方式的差异和矛盾还不是很明显。但是在国际上各国利益交织的来往中,这种差异还是很明显的。要不怎么理解美国近年来企图在亚洲搞的“美日澳印自由之弧”?怎么理解西方媒体渲染的“中国制造威胁论”?是西方国家利用自己在国际媒体资源上的优势不断抬高和美化自己的文明生存方式,肆意歪曲丑化其他类型的文明生存方式。是西方国家利用国际媒体话语霸权来肆意歪曲事件的真相,为自己的国家利益和经济利益服务。如果我们不去竞争,夺取国际上主要媒体的话语权,发出自己的声音,还原事实真相,只能不断被西方媒体和国家打压和抹黑,疲于应付,一直这么被动下去。中国人如果不通过自己的努力来证明自己的文明是先进和可行的,那么被其他文明征服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最后我谈谈自己的想法。最初为了能够中国的声音在国际上比较“响亮”,觉得只有建设一个有国家影响的超大规模的媒体就可以为中国夺取国际媒体的“话语权”。可是在拜读潘维教授的《敢于西方展开政治观念竞争》一文后茅塞顿开。只有创造出一种有别于西方标榜的“自由民主人权”的思想体系和政治理念才能真正使得中国在国际媒体上发出的“声音”鹤立鸡群,有自己的内涵和新的内容。而不是在西方国家制定了规则的,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国际标准和规则体系中任人宰割。

本文内容于 2008-2-26 14:55:24 被暴风死神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