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人群:“女王”月入过万(图)

暗访长春虐恋人群:“女王”月入过万(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红狐女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虐恋工具——绳子


“施虐女王”月入过万 受虐者都是城市精英[/b]


一个戴着眼镜,相貌端庄的女人出现在记者面前,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记者无论如何都不能把眼前的她和SM游戏中施虐的女王联系在一起,她还有一个妩媚的网名:“红狐女王”,她是所有愿意被虐待者眼中的女王。那些在被虐待中寻找精神宣泄的人大多要花费数百元,才能得到一次她的“调教”,这其中包括捆绑、鞭笞甚至被关进所谓的“狗笼”,这种游戏被称为SM,中文名称为虐恋。



“红狐”就是这个游戏中的女王,作为施虐者,她们被统称为S,受虐一方则被叫作M。


在这个北方省会城市中,大约有数百人在玩这样一种大多数人看来是“变态”的游戏,并且都是城市精英。本报记者通过多方联系后走进了这个有虐恋嗜好的群落,在他们的生活中,普通人的生活与“做奴或者王”的生活是两个平行的世界,互不干扰。


走近(施虐者)


辞企业高管做“红狐女王”


十多种丝袜和各式高跟鞋散落在地板上,皮鞭、铁链、绳索还有一些小的情趣用品则被挂在了墙上


“其实每个S都能在做主人的时候感觉到快乐,这个也是我一直放不下SM的原因。”“红狐女王”自己在网络上报出的年龄为33岁,但对于自己的家人和自己过往的经历,她却一直不愿多提,“这些重要吗,你只要知道我能带给你快乐,能感受到女王的威严就可以了。”“红狐”只是简单的告诉记者,自己以前是一个企业的高管,有着不错的地位和薪水,后来辞职不干,一直在自己做生意。


“大约是在两年前吧,我和朋友在一起时听说了SM,才知道男女之间除了性爱之外,还有这样一种东西能够让人获得快感,我很快就发现我能在这个游戏中找到快乐,并且我很乐意扮演S的角色。”她也给自己取了个性感的网名——“红狐女王”。


为了能够吸引更多的“奴”,她专门租了房子,并且把一个房间改成了“调教室”,因为记者是以“奴”的身份找的她,她把记者领到了调教室,暗红的灯光弥漫在屋内,一个被用来做“调教”的狗笼占去了屋内最大的空间,十多种丝袜和各式的高跟鞋散落在地板上。皮鞭、铁链、绳索还有一些小的情趣用品则被挂在了墙上。


“你喜欢做什么项目?丝袜、捆绑,还是别的。”“红狐女王”把虐待行为称为项目,她开门见山地问记者,并且身上的衣服也换成了女王施虐时所穿的“女王服装”:鲜红的短衫、黑色的皮裙还有就是让网络上所有“奴隶”们迷恋的无色丝袜。


最低收费300 月收入过万


“我不是雷锋,我也要谋生,但我还有别的生意,做这个生意主要是因为我也享受这个过程”


记者:我不是特别懂,这些项目都收费吗?


“红狐女王”:对啊,不都是在网上说好了吗?丝袜项目是400,捆绑是500。


记者:很贵啊!


“红狐女王”:对,这个游戏就是贵族游戏,不是工薪能玩得起的。


此时的“红狐女王”更像是一个精明的女商人,她自己也不否认这一点。


“我考察这个项目也有很长时间了,才决心做这个的,我知道这个东西能赚钱,找很多资料进行了充分论证,觉得这个东西可以做,并且相当值得,收入来源也很广泛。做市场的时候也预热了一段时间,最开始的时候情况不太好,现在就好多了,几乎每天都有来做项目的人,男的多女的少,最低收费也要300元。”“红狐女王”并不隐讳自己的收入,如此算下来,“红狐女王”每个月的收入最低也超过了万元,这在工资收入并不高的长春来说,这个生意可以说是一本万利。


“这个生意最主要的就是要别人信任你,有些下贱的东西,常人做不到的,你必须让你的M充分信任你后,他才能做出很下贱的动作,才能达到愉悦。”可能是觉得记者问得过多,“红狐”有些不满:“我不是雷锋,我也要谋生,但我还有别的生意,做这个生意主要是因为我也享受这个过程。”“红狐女王”说,自己一脚踏进这个行业,原因很多,诱惑也很多,将来没有兴趣了就不做这些东西了。


见到记者迟迟不做项目,“红狐女王”有意无意地提醒了一句:“做项目要先收费,你平躺下来,我先给你做丝袜项目吧。”说完,“红狐女王”把脚放在了记者脸上。


“我只是对这个项目好奇,并不想真正去玩这样的游戏,我们先别做了,就聊聊天吧。”记者以不习惯为由,拒绝了“红狐女王”。



本文内容于 2008-2-26 20:22:11 被阳光6977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