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公众的持续关注和非议,因ATM机出错而多取了17万元钱的许霆被判处无期徒刑一案被迫发挥重审,这个案件由于法律盲点之多和判刑之重才成为公众热议焦点的。就这样,举国注目的第二次审判终于于昨天如期开庭,然而许霆一句“本意是想把钱取出来,保护好还给银行”的出格话令公众大倒胃口,原本对许霆一片同情的舆论突然倒向,对其大肆口诛笔伐开来。显而易见,许霆滥用和辜负了大众对他的同情,以为自己很正义很没错,以至于开始口无遮拦地胡说昏话。他真地想“保护好还给银行”吗?显然不是,因为大堆的钱意外地来到他的面前,人性中的自私和贪念令他自然而然地将其揣在兜里试图据为私有,这才是他真实的本意。所以说,许霆肯定有错,公众对其同情是因为司法被滥用使得他受到了过重的惩罚。人们关注许霆案不是赞美和肯定许霆,而是谴责司法不公和呼唤司法正义。这主要是因为,通过许霆一案,公众看到了中国司法界的两种标准和两副嘴脸。


哪两种标准和两副嘴脸?那就是对老百姓用重典,对官员和上层社会人物用怀柔。对老百姓用重典,不仅表现在老百姓违法犯罪后被重罚和重判,而且表现在疑罪从有和无限制推广使用法律的模糊空间。比如许霆一案,因为ATM机出错而多取了17万元钱就被判处无期徒刑,不仅判得过重,而且是否触犯刑律在法律上还存在着疑问。去年夏天的济南暴雨导致的洪灾,一个名叫“红钻帝国”的女网友因为参与激烈讨论银座商城是否淹死了人而被警方逮捕和拘留,罪名就是散布谣言和扰乱公共秩序,这也是典型的滥用司法。对官员和上层社会人物的怀柔,不仅表现在对这些人有罪不查不究,而且表现在重罪轻判和轻罪不判。与许霆案相对照的是同样发生在广东的开平银行行长贪污4亿一案,案犯余振东潜逃美国多年,被遣返回国后于去年被广东法庭判处了区区12年的有期徒刑。百草止水不仅想问:贪污难道就不是盗窃?事实上,不仅是盗窃,应该还算最为严重的盗窃,因为官员和管理者的盗窃性质更为恶劣,理应罪加一等。依据许霆案的判罚标准,余振东盗窃银行4个亿至少应该判处死刑才对,怎么会只判区区12年呢?同样的标准,贪污盗窃国家资产财富的贪官们,案值数百万也只判个几年或十几年,上千万也就二十几年,再严重的才判个无期徒刑,无论贪污多少能被判处死刑的就已经算是凤毛麟角了。百草止水不仅哀叹:刑加之于民何其之重,加之于官又何其之轻,这就是中国当今的司法现状,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司法国情!


因为许霆案涉及银行,在这里我们同样要谈谈银行方面的两种标准和两副嘴脸。网上流传的专门刻画银行两种标准和两副嘴脸的段子极为经典,现张贴如下以飨大众:“柜员机取出假钱——>银行无责,网上银行被盗——>储户责任;柜员机出现故障少给钱——>用户负责,柜员机出现故障多给钱——>用户盗窃;银行多给了钱——>储户义务归还,银行少给了钱——>离开柜台概不负责”。是啊,既然说柜员机是银行资产和银行机构的延伸,那么从中取出假钱银行怎么无责?柜员机出故障少给钱银行怎么无责?受害者一旦不是普通储户而是银行了咋就责任反过来了呢?在电子银行的时代,多少人的网上银行出现错误,多少人因柜员机故障损失了钱财,为什么银行就无需承担责任?反而是许霆之流,因为柜员机出错而多得到了钱反而遭罪,不仅不当所得被全部追回,甚至被判刑,而且是重刑。呜呼,为啥银行就能逍遥法外?盖因银行属于强势法人,中国的司法国情就是“对强势集团法外开恩格外照顾,对弱势群体要严厉打击法不容情”。如果你对此还有怀疑,那就请你打开搜索引擎输入“城管”俩字,保管你看看中国城管部队的执法现状后你就会无话可说。


另外ATM机出错多给了储户钱算盗窃吗?就算ATM机是银行机构的自然延伸,可也不过是电子银行出纳员而已,只不过这个“出纳员”随身携带了一个装满钱的密不透风的口袋远离了银行母体罢了。如此看来,你银行的出纳员出错并多给了储户17万元,这样就算是盗窃?那是你们银行给的呀?许霆又没偷也没抢,凭什么就给扣上一个“盗窃银行”的罪名?就好像有人走在大街上口袋却朝外漏钱,钱掉在地上一张、两张、三张……有个好奇而又贪心的人跟在后面捡,只是捡起来后没有还给失主,而是据为私有。失主警觉后依据有人指点找到捡钱的人,不仅要求索回自己的钱财,还报案说该人偷盗,大家说这合理吗?其实,看了昨天的开庭之后,百草止水认为许霆的辩护律师为其进行无罪辩护非常合理,只是该律师还未抓住辩护要点,应该不仅要勇于承认ATM机是银行资产,还要特别强调ATM机的电子出纳员特征。该案的根源是电子出纳员发昏所致,许霆只不过有些贪心,在一切按照正当程序操作的情况下,他既没有强迫电子出纳员给钱,也未强行从电子出纳员的口袋里掏钱,所以既没偷也没盗更没抢,法庭必须予以无罪释放。


但是为什么公诉机构会提出如此严重的指控呢?而且一审法官居然全盘接受并义无反顾地予以重判?一方面说明中国的司法工作人员素质存在着极其严重的问题,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的司法实行的是官与民的收支两条线,对官太宽对民反而太严,宽到如春风拂面和冬日送暖,严到如数九寒天或夏日骤寒。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两种标准和两副嘴脸?原因就是中国的官员一向高高在上目中无民,不仅没有一点传说中的“公仆”形象,而且简直就是古往今来的骄横无比尊崇无限的“主人”。与之对照的是,中国的宪法赋予广大公民以至高无上的“主人”地位,现实中却毫无任何“主人”的待遇与实惠,不仅要在“仆人”面前俯首帖耳,甚至都不能对“仆人”说三道四指手画脚。官与民的位置如此颠倒,地位又如此悬殊,又焉能保证掌握公权力的官不对自己大肆优待而对脚下的“主人”又不大肆羞辱和摧残呢?

本文内容于 2008-2-26 14:15:45 被百草止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