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2月17日,世界历史再次被改写,一个主权国家少了一个自治省:占地只有1万平方公里,人口只有200 万的科索沃宣布独立。

科索沃问题像前南联盟和塞尔维亚腹腔里发炎的阑尾,已经让世界痛了20年,这一次,它干脆把自己切了下来。1989 年,在苏东风潮中风雨飘摇的南联盟塞尔维亚共和国当局,为了守住自己历史记忆中的“圣地”(科索沃在历史上是塞族人的领土,并在此进行过抵抗奥斯曼侵略军的伟大战役,塞族人被迫迁徙后,阿族人迁入),通过修改宪法,取消了科索沃的部分自治权,从而使科索沃阿族人大为不满,这根阑尾开始糜烂。

不论世界各大政治体对科索沃的独立进程采取何种立场,居住在这个地球上的华人立场肯定是有分歧的。无论是拥护还是反对科索沃的独立,都不是因为这一事件攸关自己的切身利益,而是它链接着华人关于台湾的联想。

不过,在我看来,科索沃是否独立与台湾是否脱离大陆之间没有多少逻辑、法理或国际政治联系。

首先,科索沃问题是民族问题,而台湾问题则不是。科索沃的阿尔巴尼亚族人占总人口的90%,而台湾和大陆的人口主体都是汉族,尽管台湾当局故意制造本地人与外省人之间的冲突。民族问题引发的独立冲动,即使在老牌的民主国家,如加拿大和英国,都长期存在;但一个民族内部,不管有没有大规模人口迁徙,只有政治分权问题,并不必然有政治自决问题。台湾与大陆的历史统一是可以追溯的,科索沃与塞尔维亚的历史联系则已被长达400年的民族主体的变换所中断。另一方面,作为对极权统治的反作用力,民族独立是整个苏东独立浪潮的一部分,科索沃只不过是它的余波,台湾则不受此反作用力的影响。

再次,科索沃对北约和美国有极其重大的地缘政治利益,台湾主要对日本有此利益。科索沃地处东西欧的心脏地带,对它的争夺是欧美海洋国家对中东欧大陆腹地的斯拉夫国家集团势力范围争夺的历史延续,欧美国家愿意看到它独立。

但科索沃是科索沃,台湾是台湾,不要让不恰当的联想,害了自己。(文/吴稼祥 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公共政策研究部高级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