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突袭八路军总部 专门刺杀彭德怀






1942年5月,八路军总部遭到日军的袭击,损失严重,但彭德怀等总部领导人在此之后仍率领总部机关继续转战于晋东南抗日前线,予敌以重大杀伤。


■日军精心策划“C号行动”,目标直指八路军总部


1942年春,侵华日军按照惯例对华北的各主要抗日根据地展开“扫荡”。根据日军华北方面军年度作战计划,驻山西的日军第一军司令官岩松义雄和他的幕僚们制定出一个所谓“晋冀豫边区肃正作战计划”,即“C号行动”,目标直指中共中央北方局、八路军总部和一二九师师部等统率机关,以及位居辽县、黎城之间的黄崖洞兵工厂。


为确保“C号行动”的成功,日军华北方面军自4月开始便相继对冀东、北岳和冀南地区展开“扫荡”,继而又于5月初出动5万余兵力对冀中抗日根据地展开了“铁壁合围”和拉网式“大扫荡”,实则是声东击西。日军这次特别挑选受过专门特务训练、具有丰富特务活动经验的士兵组成“特别挺进杀人队”,对外称“挺身队”。其任务是专门刺杀彭德怀、左权、罗瑞卿(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主任)、刘伯承(一二九师师长)、邓小平(一二九师政委)等八路军高级将领,捣毁八路军统率机关。在日军对太行区进行“扫荡”之前,其“挺身队”或身着便衣,或化装成八路军模样,夜行昼伏,已先于主力潜入抗日根据地内。


就在彭德怀与左权全神贯注于冀中战局发展的时候,岩松义雄乘机向太行区不动声色地打出了阴险的“连环拳”。5月14日,日军第一军三十六师团主力及第六十九师团一部共7000余人,在飞机的配合下突然“扫荡”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所在的太岳抗日根据地。紧接着,岩松义雄又秘密从各地抽调兵力包围太行区。面对大举“扫荡”的日军,彭德怀和左权要求八路军总部及北方局各单位立即行动起来,加强警戒,作了反“扫荡”的战斗准备。

■左权牺牲,彭德怀悲痛之余决定“搭台”再干


针对日军的作战企图,根据敌我双方的情况,彭德怀和左权果断决定:跳出日军的合击圈,向东转移,必要时可转入“敌后之敌后”的冀西一带。


日军发现八路军分路突围的意图后,便急速收缩包围圈,并用更加猛烈的炮火向突围队伍进行轰击。日军的飞机也在不停地向突围队伍投弹、扫射。为了八路军总部的安全,左权令作战科科长王政柱陪同彭德怀在警卫连的掩护下先行向北突围,由他来殿后指挥机关人员的突围。下午5时左右,左权带领突围队伍来到十字坡西北的山垭口。这是日军组织的最后一道火力封锁线,冲出这个垭口就等于胜利了。


为了确保安全,左权要求跟在他后面的突围人员全都卧倒,等他走过山岗没事后,其他人员再行通过。然而,谁也未曾想到,就在左权即将翻过山岗进入安全地带的时候,几发罪恶的炮弹袭来。硝烟散去,左权倒在了十字坡上,弹片击中了他的头部。一代抗日名将,就此走完了他37年短暂而光辉的人生历程。


在日军的这次大“扫荡”中,八路军总部和北方局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损失:除左权壮烈牺牲外,总部司令部通信科科长海凤阁、野战政治部组织部科长李文楷、锄奸部科长李月波,北方局调查研究室主任张衡宇,新华社华北分社社长何云等,也都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另外,北方局秘书长张友清,总部后勤部政治部主任谢翰文、军工部政委孙开楚等人在突围中被俘。


自5月25日夜接到一二九师关于“八路军总部遭敌袭击,北方局和总部人员分路突围,总部电台中断,情况不明”的报告后,毛泽东、朱德焦虑不安,彻夜难眠。27日,毛泽东、朱德再次接到一二九师的报告:彭德怀率部由石灰窑向西北方向突围,左权突围中阵亡,罗瑞卿、杨立三向黑龙洞方向突围后,再次与敌遭遇。”


看完电报后,毛、朱两人相对无语。他们为党失去左权这样年轻而优秀的军事人才感到莫大的悲痛,同时也为罗瑞卿、杨立三等人的安全担心。所幸彭德怀已经突围,八路军总部也就一定还在战斗。毛泽东提笔起草了一封给刘伯承、邓小平并转彭德怀的电报:“悉总部被袭,左权阵亡,殊深哀悼。瑞卿、立三已否脱险?甚念。目前总部电台已全部损坏,建议总部暂随一二九师行动。”


再说罗瑞卿、杨立三率部于5月25日突围后,又四次遭到日军的合击,机关人员也有一定的伤亡,好在两人最后安全脱险。彭德怀得知这一消息后,喜出望外,马上电告其归队。他在6月15日给中共中央书记处的电报中,将这一情况也作了报告。


毛泽东、朱德等人在获悉华北前方战况,彭德怀准备“搭台”再干的建议后,当即对华北敌后抗战的严峻形势作了全面分析,特别是此次八路军总部被袭,左权阵亡,教训十分深刻。中共中央书记处经过反复讨论,最终达成一致意见并致电彭德怀:为了确保安全,避免类似情况的再次发生,八路军总部最好由晋东南迁至晋西北。


■权衡利弊,彭德怀等决心继续留驻太行


收到电报后,彭德怀陷入了沉思。中央郑重地提出八路军总部转移至晋西北,又郑重地征求他的意见,彭德怀不能不认真地考虑。


经过反复通盘考虑,7月16日,彭德怀以个人名义向毛泽东发去了一封电报,详细陈述了他对于八路军总部转移一事的意见。为了进一步阐述对八路军总部走留一事的意见,同时也是为了给中共中央的决策提供参考。7月21日,彭德怀与罗瑞卿及北方局组织部长刘锡五联名致电毛泽东并转中共中央军委、中共中央及杨尚昆,对总部的行动提出两种方案:


甲:倘仅为保护机关与干部之安全,则总部仍留驻太行山为宜,其理由已见16日彭电。现机关已缩小,行动转移较便利,太行山回旋地区较大,安全问题已加注意,总部、北方局经营太行区事务数年,一时亦不易回延安,在西移中尤有阻滞政治影响之必要。


乙:倘另有原因,总部非西移不可时,则总部以回延安为宜,北方局即可撤销,由中央直接指导几个分局的工作。


毛泽东等人在认真研究了彭德怀等人的意见后,于8月1日召开了中共中央书记处工作会议。会议决定同意彭德怀等人提出的八路军总部及北方局留在太行地区的建议,由彭德怀代理北方局书记,邓小平任太行分局书记。


8月25日,中共中央军委向八路军各大战略区负责人发出通令,正式任命滕代远为八路军前方总部参谋长。


9月,中共中央北方局太行分局成立,统一领导太行、太岳、冀南、晋豫(中条山)四个抗日根据地区党委。


经过短短几个月的努力,彭德怀等人便将统筹华北敌后抗战全局的“台”再次完整地搭了起来。此后,八路军总部继续战斗在太行山地区。朱德、彭德怀等人则通过这个“台”继续指挥八路军在敌后的抗战,一直到1945年全国抗战胜利。(据《党史博览》2006年第7期潘泽庆/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