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战将周希汉

huangam_0123 收藏 4 1330
导读:铁血战将周希汉 作者:周泰阳 此文章是经过我的好朋友,周泰阳大哥的许可发表的,特此说明。 斗转星移,父亲离开我们已整整19年。每逢“八一”,对父亲的回忆与怀念都会格外浓郁。生死两界,哀思绵绵。尽管难以细致而准确地涵盖父亲75年峥嵘岁月的波澜人生,还是撰文记之以为追念。    我的父亲周希汉1913年8月出生于湖北麻城周家坳村,14岁参加黄麻起义,25岁即任第386旅参谋长,36岁被任命为第二野战军13军第一任军长,驰骋千里,鏖战沙场;身经百战、戎马一生。建国后

铁血战将周希汉

作者:周泰阳


此文章是经过我的好朋友,周泰阳大哥的许可发表的,特此说明。


斗转星移,父亲离开我们已整整19年。每逢“八一”,对父亲的回忆与怀念都会格外浓郁。生死两界,哀思绵绵。尽管难以细致而准确地涵盖父亲75年峥嵘岁月的波澜人生,还是撰文记之以为追念。

我的父亲周希汉1913年8月出生于湖北麻城周家坳村,14岁参加黄麻起义,25岁即任第386旅参谋长,36岁被任命为第二野战军13军第一任军长,驰骋千里,鏖战沙场;身经百战、戎马一生。建国后历任海军参谋长、副司令等职。1955年被授予中将

令人好奇的是,我父亲没有当过团长而当旅长,从旅长直接擢升为军长。然而,如果了解了父亲战争年代一连串的漂亮仗,这个晋升轨迹就不那么令人费解了。父亲这一生南征北战、出生入死,指挥了许多有声有色的战役,回忆起他在那些大仗、硬仗、恶仗中的料事如神、用兵如神,许多老战友、老部下都赞不绝口。其中,广为流传的有歼灭“天下第一旅”这一仗。

“天下第一旅”是胡宗南的主力整编第一旅。该旅清一色美式装备,中将旅长黄正诚毕业于黄浦军校,又留学过德国,很受蒋介石和胡宗南器重,十分骄横。

1946年9月22日,陈赓经过缜密筹划,命令四纵第十三旅在浮山佯动,引诱黄正诚率该旅离开临汾前去增援。23日,第十一旅和十旅分别埋伏在临浮公路官雀段和陈堰段将黄旅分割包围,我父亲(当时担任第十旅旅长)率领的第十旅包围的是黄本人所率的该旅旅部和主力第一团。

陈堰南面是高山。我父亲命第三十团在陈堰东侧阻截黄增援浮山、官雀方向的去路,第二十八团埋伏于陈堰外公路西北待机,第二十九团则在陈堰西侧截断黄返回临汾的退路。战至黄昏,黄正诚见突破我军阻击阵地毫无希望,只好收缩进陈堰村以图休整待机。

夜战、村落战是第十旅的拿手戏。但为了避免误伤村民,也为了进一步消磨对手的斗志,我父亲没有急于突破,而是逐步施压,慢慢收紧包围圈。午夜,黄被压缩于陈堰一隅,第二十九团向黄的指挥部发起攻击。

陈赓打电话告诉我父亲黄的第二团已在官雀被歼,并问陈堰这边天亮前能否解决战斗。父亲胸有成竹地说:“没问题,给黄正诚准备早饭吧。”

24日凌晨,“天下第一旅”覆灭。俘虏超过2500人,其中包括该旅少将副旅长戴涛、少将参谋主任顾铁和少将一团长刘玉树等,黑暗中没有找到黄正诚。父亲自信所有的环节都没有疏漏,黄跑不了,便命第二十九团政委吴效闵重新打扫战场,特别要注意在俘虏中查找。清晨,吴效闵在一群被押出村外的俘虏中找出了套着士兵上衣的黄正诚。只见他上身穿士兵服,下身却还穿着将校呢马裤,足登皮靴。

被认出后,黄提出要见战场的“最高指挥官”。吴效闵就把他带到我父亲面前。临时指挥所里,两个旅长见面了,一个又高又瘦,一个敦敦实实;一个军装微带寒露,一个浑身上下疲惫不堪。对视良久,黄正诚气恼地转身,“你不是陈赓。”并傲慢地问我父亲是谁。我父亲压住火答道:“敝人周希汉。”

黄想见的是陈赓,他不信陈赓不在陈堰前线,吵着要见陈赓。我父亲忍不住刺了他几句:“杀鸡焉用牛刀,捉你,我周希汉足矣。不服?咱们野战、村落、白天、夜里,都打了,你攻也攻了,守也守了,你哪样行?”黄正诚羞愧地低下了头。 鶾當6諁4协

这一仗,沉重地打击了国民党军队的嚣张气焰,也鼓舞了解放区军民的士气。黄正诚送给我父亲四门崭新的山炮和大批美式枪械,十旅腰杆一下子硬了不少。

父亲打起仗来,心细如发、足智多谋。据父亲的老战友赵华清、雷起云、何云峰、卫小堂等人讲,父亲打起仗来思维敏捷、见微知著,总有先敌人之见、高敌人之筹,颇有处事不惊的战将风范和智者风度。

铁马金戈,叱咤风云。父亲从一个14岁的农民子弟,历练为一代战将。仅当旅长后的4年多时间里,父亲率部纵横16省,击毙和生擒了61名国民党将军,其中8名两星将军,包括汤尧、喻英奇、黄正诚、邱行湘等。

1952年,海军肖劲光司令和空军刘亚楼司令都想要我父亲去他们的军种工作,父亲选择了海军。其实早在“小诸葛”坐军舰逃往海南时,父亲便心系大海了。

那是共和国诞生不久,蒋介石的国民党政府由广州迁至重庆。华南和西南境内仍有国民党军队,战争还没有停止。其中最重要的一支,便是以白崇禧为首的近20万桂军。此公多谋善断,用兵神出鬼没,在国民党高级将领中首屈一指,素有“小诸葛”之称。两军酣战,“小诸葛”败下阵来,伺机出逃。待父亲率部追击到龙口时,“小诸葛”已人去港空,追击的部队只能望海兴叹。阳光刺眼,海风飕飕,唯有涛天咆哮的白浪和漫天飞舞的海鸥。父亲当时就心中发狠道:“老子们很快就会有海军的。等着瞧吧!” 蓦

现在终于有机会了。1952年,我父亲奉命率第十军(当时我父亲已调任十军军长)的一个师和军部机关及直属队并入海军。然而,创建现代化的人民海军岂非易事?

父亲是那种放在哪里都会拼命干好的人,永远是干什么像什么,要干就干得最好。累死不做外行人。仅仅几年时间,父亲就从一个海军外行变成地道的内行。周恩来总理曾向外国军事代表团介绍父亲:“中国海军参谋长,海军专家周希汉,希汉中文的意思是少有的英雄。”

众所周知,我父亲在负责海军装备工作期间,中国海军的舰船装备和海防有了长足的发展。特别是,1969年党的九大召开后不久,中央军委任命我父亲为国务院造船工业领导小组副组长,并任“09工程”和“718工程”领导小组副组长。在党中央和军委领导下,这几个小组的工作人员在艰难的历史处境中完成了导弹装备海军护卫艇、驱逐舰的壮举,特别是研制成功第一代中国核潜艇,它具有遥控远程军事打击能力。 ?

殊不知,我父亲作为这项光荣使命的负责人,付出了多少艰辛,熬过了多少个不眠之夜!令人欣慰的是,经过父亲与许许多多同志的呕心沥血,中国核潜艇终于下水试制成功并列编,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的国防力量,使中国屹立于让所有大国都不敢轻举妄动的东方之巅。

万顷碧波。银色的月光,映照着海港;英雄的水兵,等待着出航……新中国的战舰开足马力,冲向大海深处,看到这一切,身为新中国海军创始人之一,我父亲眼泪盈眶……

回顾我父亲几经生死的战争生涯,不能不提到两位军中元老,其中一位就是徐向前。父亲常感念,徐帅先后几次救了他,如果不是徐帅,恐怕他早就身首异处了。

我父亲认识徐帅是在1930年底。当时他17岁,刚刚被任命为红四军第三十八团共青团委书记,初次相识就给徐帅留下了机敏好学的好印象。1931年的10月,父亲因祸得福,在方面军总部当了参谋兼徐总的书记员。只要时间允许,徐总就给他讲解该怎样做,为什么要这样做。父亲真切地领略了徐向前严谨的指挥风格和成竹在胸、从容不迫的大将风度,还学会并养成了自己撰写训练工作、总结等公文的习惯,感觉就象突然登上高峰,眼界豁然开朗。

1932年10月,红四方面军总部进至应山以西的吴家湾。我父亲负责打前站,选择宿营点时,他知道张国焘讲究排场,就把最阔气的房子安排给了张。谁知张却大发雷霆说这座房子孤立突出,会遭到敌机轰炸,一口咬定我父亲是要谋害他,命人把我父亲推到河边处决。没想到碰上了正在河滩上散步的徐向前和方面军总政委陈昌浩。徐总问明情况后命人给我父亲松了绑,我父亲这条命才算没扔在那个河滩上。

另一位对父亲有知遇之恩的前辈就是陈赓大将。我父亲认识陈赓也是在鄂豫皖根据地。我父亲奉命去陈赓所在部队传令并了解情况,才第一次见面,陈赓却亲热地称我父亲为“老部下”。他们一个诙谐幽默,一个不苟言笑,却十分投缘。

抗日战争爆发后,两人再度相逢在八路军第三八六旅,陈赓任旅长,我父亲只是作战股长。父亲很钦佩陈赓谈笑风生,爽朗豁达,用兵挥洒自如,不拘一格。陈赓则很欣赏我父亲长期司令部工作养成的严谨细腻的作风,同时也欣赏我父亲善于独立思考,做事细心胆大,临机处置能力强的特点。正是在陈赓的力主提拔下,1938年6月,我父亲25岁时便被提升为旅参谋长。我父亲的成长离不开陈赓的悉心培养和放手使用。郏县战役中,敌情突变,情势十分危急,陈赓的指挥所也同时侦听到了这个敌情。有人主张给我父亲发电命其立即撤出。陈赓断然否定说:“我们不要干扰周希汉。让他自己决定,我了解他!”

徐帅、陈赓大将的爱护和培养固然重要,但说到底,我父亲所以能从一个农民成为将军,还是因为他走上了革命的道路。是人民军队培养了他,造就了他。他常说:“没有人民军队,没有革命事业的发展和成功,一个姓周的农民不可能被造就成将军。”

父亲清楚地记得,在夺取郏县的战役中,4个营,2000来人,半个小时要喝上热汤,还真不容易。然而,并没费多大力气事情就解决了,当地的老百姓都给送来了。热馒头、热面汤,还有刚煮熟的鸡蛋……父亲双手捧起一碗热面汤,还没开口吃,两颗硕大的泪珠便哽住了嗓子……

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父亲将他这一生演绎为大爱的一生。在战争年代,他珍惜、爱护每一位部下;在“文革”期间,处境风雨飘摇的他力保战友及其家人;在和平年代,战友的家属、父老乡亲、残疾人,所有需要关心的、他能帮得上的,他都会尽己所能予以帮助。

在我父亲眼里,他的部队一兵、一枪、一弹都是珍贵的。他常说,打仗难免有牺牲,但指战员应该爱惜自己的部队,以尽可能小的代价夺取胜利,不能有那种拿着生命、鲜血换阵地、换英雄称号的愚蠢思想。为什么不让我们的战士活着当英雄?!

在郏县战役中,父亲部署停当后,众人都以为他要下总攻命令了,谁知父亲用力扔掉烟蒂,大声说:“开饭!”父亲说,有吃饭的时间,为什么不吃?吃饱了有劲,吃饱了壮胆,吃饱了心不慌腿不软脑子也好使,这不是一句口号、一个“拼”字可以代替的事情。

父亲曾与张廷发、尤太忠、皮定钧、刘有光、陈康、李成芳等好友在枪林弹雨中并肩战斗、出生入死。(编者注:上述这几位前辈都曾担任毛泽东时代各军种、军区方面负责人)父亲晚年最记挂的就是这些亲密战友。离休后,他经常夜间睡不着觉,老是回想起过去在枪林弹雨中浴血奋战的战友,尤其深深怀念那些在战争中光荣牺牲的战友。他常说:“我们算什么呀!我们不过是无数牺牲的战友中的幸存者而已。”说至情深处,他不禁老泪纵横。

对普通百姓,父亲总是饱含深情。他常说:“战争时期,老区的人民对革命是出了大力的。解放这么多年了,老区的人民生活得还是很苦啊。我们不管怎样,比他们是好多了,虽然帮不上大忙,解决不了根本问题,但是应该让他们知道,我们没有忘记他们。”

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父亲不知听哪位老友点拨,发扬南泥湾精神,掏钱叫人买头小猪崽,养在后院。翌年,这猪已长到百十斤,父亲请人来宰,我们哥儿几个本以为可一饱口福,不料父亲却叫人把它割成数十块,分送给机关士兵食堂改善伙食,后来想到还有几位病重干部未顾及便又送去一些,到后来留下来的只有猪下水和一小堆骨头,引得炊事员直嘟哝:“真是赔本赚吆喝。”

然而,父亲对子女却很严格,甚至近乎苛刻。我们兄弟姊妹6个人,我父亲坚决不允许任何一个孩子进入他所工作过的十三集团军和海军工作,他坚持的信念是,任何子女都不能沾他的一点荣誉,必须自己从头干起。

父亲一生转战南北,在战争岁月里度过了许多个有惊无险的日子。艰苦的战争生活在他的身上,留下的是看不见的伤口与烙印,这在他生命的晚年显现得尤为突出。晚年的父亲心重而沉默,常常见他眼中深含忧郁和深思。印象中,离休后的父亲总是坐在斑驳的藤椅上,目光悠远而又苍凉。虽有儿孙绕膝,更有老伴相随,但父亲的心几乎少有人能知晓。黄忠虽忠,毕老矣!长夜青空、寂寞和孤独像汪洋肆虐包围着父亲那颗欲罢不能的老臣心。

著名军事家、战略家克劳塞维茨在《战争论》中写道:一个好将军本身就是一个军的战斗力,一个军的部队可以挂帐歇马、劳师安顿,可是像父亲这样昔日在战场上叱咤风云的老将军,一旦停下革命的脚步,其内心的跳动谁人能懂? =T嵿o誸|?

1988年9月,风烛残年的老父亲自感来日不多,拿出多年来所有的积蓄向残疾人联合会捐赠了一大批书籍。没想到,这竟是父亲最后一次为他深爱的人民耗尽他生命的余光。一个多月后,父亲永远离开了我们。 翺盧錟X

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和我们共同清理遗物时发现,除了少许国库债券外,我父亲几乎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作为遗物留给我们。看到这一切,周围的人们不禁泪如泉涌。大家很清楚:眼前这位遗物的主人,战争中,曾是百经沙场、九死一生的一位老将,解放后,曾是掌控中国海军建设装备数十亿经费的大员啊!

父亲那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浴血奋战、戎马一生却没有任何私心,也正因此,父亲那一辈将帅们至今仍受人敬仰。他们对党的无上信仰,对革命的无限忠诚、对革命事业的不朽业绩都将永远镌刻在中国历史上,成为不朽的丰碑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