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翼鹰扬 第一季 法兰西之恋 12章 遇袭

不笑生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size][/URL] “哦,差点忘了,这是诺曼留给你的纸条。” 简.梅林说完,将手中的纸条递给麦克.郎之后,急匆匆的走了。现在精神已经好了许多的她,得去看着那些护士们收拾好伤员们的物品,作好午饭后离开的准备工作了。 将简.梅林搔扰走了的麦克.郎,他的注意力再度转移到依然在为了武器而忙碌的唐云扬身上。 “嗨,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4131/


“哦,差点忘了,这是诺曼留给你的纸条。”

简.梅林说完,将手中的纸条递给麦克.郎之后,急匆匆的走了。现在精神已经好了许多的她,得去看着那些护士们收拾好伤员们的物品,作好午饭后离开的准备工作了。

将简.梅林搔扰走了的麦克.郎,他的注意力再度转移到依然在为了武器而忙碌的唐云扬身上。

“嗨,唐轮到你了,你对她一定作过些什么!我敢打赌,她对你开始好奇了,这是一个不错的开始!怎么样,你打算追求她吗?我可以帮忙的,我教你英语,当然可是要收费的哦……你的香烟不错是不是可以拿来交换呢?”

唐云扬现在才感觉到,麦克.郎这个家伙的话可不是一点多,他无奈的将口中的烟喷出老远去,顺便叹了口气。

“杰克老兄,算我求你了,让我把这些忙完可以吗?香烟你喜欢的话,就全拿去吧!”

下午,趁着天色将晚的时候,是将包括麦克.郎之类的伤员,及那个被俘虏的德军军官向后运送的时候了。为此专门由一辆架着机枪的装甲汽车在前面开路,后面跟着三辆漆着红十字的马车。作为麦克.郎的跟班,唐云扬也坐上马车。

他哪里知道,这仅仅是恶梦的开始。

麦克.郎没有姓错他的姓!在搭乘上救护车之后,他依然不停开动他的脑袋,仿佛在热汤中的鲶鱼,一个劲直往豆腐里钻,只是他钻的是钱眼罢了。

“唐,我又想了了一个好主意,你的这种香烟,将来我们可以生产这种带过滤嘴的香烟,在美国……”

看他畅想的表情,似乎在他的脑袋之中,已经过早实现了他的发财梦。而且,他的絮叨已经引起简.梅林的几次警告了。

唐云扬如今才明白,为会么在蹬上运送伤兵的马车时,他会要脑袋朝外。此刻这个脑袋就如同孔方兄一样的麦克.郎,使他终于理解到当年悟空兄面对唐僧大叔时的那种感觉。

“杰克,你睡一会好吗,照这样看我们到达医院里还要好一阵子呢!”

唐云扬坐在救护车的最后面,车箱两侧都是躺着伤员的病床。虽然耳边一直是麦克.郎使人几乎难以忍受的絮叨声。

麦克.郎被唐云扬的话,噎得顿了一下。随即转移话题,看来要他不说话,是件挺难的事呢!

“那么她呢,我说说她总可以吧……知道吗,我听说她是一个富家小姐,怎么样是个值得追求的女人……”

麦克.郎用眼角向唐云扬示意,坐在他对面的简.梅林。

“哦,不,我想睡一会了!”

唐云扬已经被麦克.郎扰得头晕了,只好头靠在车厢之上,装出一付睡着的模样。在闭起酸涩的眼睛之前,唐云扬悄悄注视着对面简.梅林。

“她该是那种有活力的女人吧!”

一直忙碌的,直到现在才有空将头告在壁板上简.梅林似乎已经睡着了。借着遮得严严实实的马车里,点着那盏昏黄的马灯,唐云扬看得见简.梅林的长睫毛如同扇子一样,在眼睑上投下的阴影。

金色的长发绾在脑后,额头给人的感觉很圆润的感觉。她的嘴唇丰满而又线条美好,对于唐云扬无疑是一种不出声的诱惑。

正在这时,简.梅林似乎动了动她的身体,吓得唐云扬一闭眼,仿佛他正在进行的是某种不道德的偷窥。

等了一会,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注意力集中在简.梅林的手上,那似乎正在告诉他战争的残酷。

她的手上布满血污,深深渗入掌纹的血色,使她的手已经看不出来白晰的肤色。

唐云扬闭上眼心里骂道:“战争,他妈的战争!”

在马车走在烂路上的摇摇晃晃当中,在麦克.郎絮叨的有如唐僧一般的声音里,唐云扬睡着了。奇怪的是他居然梦到了那位刚刚认识的简.梅林,梦到了那海一般蓝的眼睛、阳光一样的金发。

“轰”

巨响惊醒了沉沉睡去的唐云扬。

一瞬间,他仿佛经历了世界末日样的恐怖。在地雷的爆炸之下,强烈的火花猛力爆发出来,爆炸的碎片打穿了马车的车身。

被炸中的马车在地下连续几个翻滚之后,终于停了下来,车内的人也滚做一团。当翻滚停下来之后,唐云扬有点尴尬的发现,他居然就趴在简.梅林的身上。

“你还好好吗?”

唐云扬一面用他那堪称简陋的英语问了一句,一面手忙脚乱的爬起身来。随后两人不顾爆炸后的硝烟使人涕泪横流,合力从马车之中拖拽着车中的其他伤员。

运载的伤员,由于他们大多是头朝前睡的,结果多数已经在爆炸中死亡,唯独坐在车后的唐云扬与简.梅林虽然受到一些震荡,两人都没有受到实际伤害。

而头朝后睡的麦克.郎则因为满脑子的美元,一直没有睡着,在爆炸声响起的一瞬间,他居然来得及抱着缩脚,他是伤员之中唯一的幸存者,只在缩脚抱着头撞到了伤口,这时在那儿咧着嘴呻吟。

另外一个活着的是为他们赶车的法军士兵,两匹马为他挡住了大多的弹片。所以稍稍受到震荡的他仅仅受了一点点擦伤。

就在他们手忙脚乱的时候,路旁树林之中,射出极为密集的枪弹。

“我们遇到了袭击!”

唐云扬一把拉住,匆匆为麦克.郎检查一下伤口,就又要跑出去抢救其他人的简.梅林。

可是,简.梅林根本听不懂唐云扬一急之下喊出的汉语,猛得一用手冲了出去。

一旁的麦克.郎可听懂了,嘴里骂道:“该死的女人!”

唐云扬再一把抓住,把枪探出去准备帮助战友的法军士兵。他这样做不但于事无补,而且还会引起敌军的注意。

“嘘!”

唐云扬一面压住因为他的拉扯已经发怒的法国的身体,一面向一旁的麦克.郎道:“告诉他,让他和我一起行动!”

麦克.郎向那个法军士兵用手势及半调子法语嘀嘀咕说了两句,好在这个法国兵还不算笨,弄明白了唐云扬的意思,冲他点点头。

趁着这个当,唐云扬从已经滚到路基一侧的马车残骸之后,悄悄探出头去前观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