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烨选集 ID散文 流逝风之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766/



流逝风之影


每一个名字都是一段故事,我眼中的每一个ID至少都拥有自己的生命,也能让我联想遐思,不绝于耳。

又是一个故事的开始,依然是如此的开头。这是一个不同性格看到后会有不同反应的名字,流逝风之影。我的性格一直以来,都标榜着开朗、阳光、豁达、自信,可是看到这五个字之后,我也会莫名其妙的流连出伤感的韵味,但是这伤感之中却带有一丝壮烈的慷慨,就像我站在绝顶之巅,迎着晚霞看着自己曾经杀戮的战场。


确切的说这不是一段故事,而是一幅画,一副难以用纸笔描绘的画。

残阳,或许飘雪,也或许飘血,一派日落黄昏的景象,依稀记得刚才的金戈铁马,也记得多少男儿英勇的忘记自己的名字,而奋力的向死亡冲去。

流逝的是什么?

有人说,可以流逝的是时间。没错,时间这东西,在有些人眼里,是最适合流逝的内容了,事实上也有太多的人去真真切切的流逝着自己的时间。就算流逝到最后,他们也会一笑而过的说道,这是命啊,人生自古谁无死,至于能否留取丹心,是否照得上汗青,那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有人说,可以流逝的是感情。也对,感情这东西,在有些人眼里,是最让人琢磨不透的了,本是同林鸟的夫妻,转眼间就可以各自的飞走。其实这也是时间的流逝,慢慢带走了很多到头来看上去是牙秽的东西,哪怕这些东西在当初看上去是何等的美妙和令人回忆,或者曾经让人生死相许。

其实,流逝的真正的含义,这些人都没有搞明白。


看着流逝风之影的名字,其实就可以最直接、最直观的告诉你答案。风,有影子吗?这是什么样的风呢。

人们都很相信缘分,都纷纷的找寻着自己的缘分,也有的人口口声声的说着找到了自己的缘分。其实什么是缘分,他们都没有弄清,缘分和风有什么关系,他们更加的模糊。


风,是一个让文人柔弱、让武人刚烈的怪东西。缘分,是一个让文人惆怅、让武人诀别的怪东西。

流逝了风的影子,还能找到什么呢。

你说已不确定对她的感情,却又狠不下心辜负谁的心,与其让她在你怀中凋谢枯萎,不如让她出去放纵后悔。是不是该流逝的都能流逝呢,是不是你的心里也做好了准备不再流连什么了,而是让它流逝的像风的影子一样,再也抓不到了。

真情就像是催眠的幻术,让两个人琢磨不透服了药之后的美妙,风就像吹醒两人的冰冷感觉,让两个人瞪着眼看着对方,却发现再也不能真切的认识她和他了,还有他们曾经拥有的幻术。谁也不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但是却都问出了为什么。

流逝的东西到了要结束的时候,都会感觉它流逝的很快。比如爱情,流逝到最后,甚至连余温都感觉不到了;比如时间,流逝到最后,甚至连目光都呆滞了;比如风,流逝到最后,甚至连群角都飘不起来了。

幻术的结束,不是说明两个人黔驴技穷了,不是说明两个人的欺骗之术用尽了,而是流逝了,真情流逝了。还是那句话,谁也不想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即使他们两人之中有人知道为什么,也不愿意说出口。因为流逝了。

这幅画,画到这里的时候,我却发现画不下去了,因为画画的感觉也流逝了,还自诩为开朗豁达,还标榜自己自信乐观,一个名字就让我陷入了流逝的惆怅之中。画不能再继续了,不知道能画出什么来,强迫大家看到流逝而和我一起伤感吗,不能,引领大家看到风的影子就和我一起惆怅的想去抓住飞走的风吗,也不能。

所以,还是个人按照自己的理解去品味流逝了的风的影子吧。


还是说说像风一样的影子吧。

缘分都说是天注定的,其实我倒是觉得缘分是前世的你自己注定的。常常听说的那句话:“佛说,前世的一个回眸就注定了今生的一段缘分。”我觉得说的很有道理。

不能说我还记得什么前世的哪一下回眸,我不具备如此的神通,我只能说今生的每一次回眸都希望能注定一段来世的缘分,哪怕来世那段缘分也就是再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回报我一个灿烂的微笑呢。

于是,像风一样的缘分纷纷留下了今生的影子,和印迹,是我在人为的制造着来世的缘分。我微笑的面对每一个人,每一个和我擦肩而过的人,都能够得到我善意和由衷的微笑,因为他们不知道,在来世,这些人就是我的朋友和财富,我在为来世积攒我的财富。没有人能发现我微笑背后的窃喜,我也希望把我这个积累财富的秘诀告诉别人,让大家一起做来世的财富拥有者。

风一样的缘分,就这样被我一段段的记录在今生。任时间如何流逝,那也只不过是我去享受来世财富的路程,我不着急,也不懊恼,流逝的终究让它流逝了吧,其实我没有愧对这流逝的过程。

流逝了是命中注定的,记录了的是我今生创造的,在遥望来世财富的时候,今生我手中的积累还会少吗?


这还是一幅画,刚刚还说道这幅画有些画不下去了,可是现在我又发现到,这幅画已经被我画得差不多了,这越来越像一幅画了。

没有了懊恼的流逝,还能成为流逝吗,风一样的缘分都已经记录在我来世的财富中,它还能称为风一样的吗?我拥有着今生的美丽的画卷,也怀抱着来世的财富人生,我的画卷,壮丽,不壮烈,我的画卷没有残阳了,飘的是血或雪已经无所谓了,那只不过是流逝了的东西,就算它们是命中注定的也难不倒我描绘来世的人生。


流逝风之影,原来并不伤感,原来并不惆怅。

流逝风之影,原来是一部壮丽的人生啊。

流逝风之影,原来是一副励志的画啊,大家发现了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